扫码订阅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 蒙古人与蒙古帝国2

蒙兀室韦


蒙兀室韦又作“失韦”、“失围”。中唐以后,文献上又把室韦称作“达怛”、“鞑靼”,在历史上是东胡一支,也是现代蒙古族的祖先。

另据法国学者伯希和即P.佩利奥的推测,室韦是“鲜卑”的同词异译。

1、族出东胡

东胡,是包括同一族源、操有不同方言、各有名号的大小部落的总称。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在匈奴东,故曰东胡。”公元前5至前3世纪,东胡各部还处于原始氏族社会发展阶段,各部落过着“俗随水草,居无常处”的生活。

2、名成鲜卑

原4世纪中叶,鲜卑人的一支,自号“契丹”,生活在潢水和老哈河流域一带。居于兴安岭以西(今呼伦贝尔地区)的鲜卑人的一支,称为“室韦”。室韦,始见于《魏书》,作失韦。室韦与契丹同出一源,以兴安岭为界,“南者为契丹,在北者号为室韦”(《北史》卷94《室韦传》)。

3、民族形成

自北魏时期起,室韦各部开始与中原王朝通贡。当时室韦人居住在今内蒙古东北部和嫩江流域,处在原始公社阶段。他们已经从事原始的农耕和畜牧,使用角弓和长箭猎获野兽,用鹿皮制作衣服。男子束发,妇女束发作叉手髻。语言与契丹相同,都属东胡语言的方言分支。突厥汗廷统治蒙古高原之后,室韦人成了突厥臣属。突厥可汗派3个吐屯(总领几个部落的官员)统治室韦。

4、迅速发展

在隋代,室韦分为5大部分:南室韦、北室韦、钵室韦、深末怛室韦、大室韦。南室韦在契丹之北,内分25个小部落,已出现世袭的部落首领。他们用芦苇和柳条编织房舍。使用木筏和皮船。粗放的农耕只能得到少量的收成。饲养为数不多的马匹,而猪、牛较多,但不养羊。自南室韦北行11日路程,便到北室韦之地。北室韦内分9个小部落,以渔猎为主要的生产活动。 捕貂取皮,猎获獐、鹿,取得肉食和皮张。捕鱼也是他们经常的生计,即使在寒冬,也要凿冰捞鱼。由于气候寒冷,在土穴中过冬。人们善于滑雪。北室韦人曾派出贡使,向隋廷贡献方物。再往北,是钵室韦的居地,他们也分为若干小部落。有用桦皮覆盖的房屋,生活方式与北室韦人相同。深末怛室韦在钵室韦的西南,也是穴居的游猎民。在他们的西北,是大室韦的居住地。

唐朝初年,室韦人还处在典型的原始公社阶段,“其国无君长”,“无赋额”。 部落首领称为 “莫贺弗”。在原始的农耕中使用人拽的木犁。盛行集体围猎。在父权家族中保留着明显的母权制遗迹:男子娶妻,要在岳丈家劳动3年,才能领回妻子。据唐人记载,当时室韦人分成岭西室韦、山北室韦、黄头室韦、大如者室韦、小如者室韦、婆莴室韦、讷北支室韦等9部分。

7~8世纪以后,室韦逐渐被称为达怛(元代译作塔塔儿),这是因为达怛部落强大,其他大小部落也纷纷以达怛自称。室韦—达怛人的语言是乌桓、鲜卑以来一脉相传的东胡语言的分支,蒙古语便是从东胡语言的一支方言演变和发展起来的。

唐代蒙古高原动荡的局势把室韦人卷进同邻人的战争纷乱之中,刺激了他们的社会发展。 进入8世纪之后,称为“三十姓达怛”的呼伦贝尔高原室韦人,在反抗突厥汗廷统治的斗争中发展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一些室韦人逐渐向西向南移动,他们在文献中又被称为达怛。到回纥汗廷时期,漠北有九姓达怛,漠南有阴山室韦(又称阴山达怛)、黑车子室韦(又称黑车子达怛)。这些部落参与蒙古高原和唐朝北边的政治军事纠纷,迅速发生阶级分化。室韦各部不断向唐朝朝贡,接受唐朝所授都督、大都督等官号,出现了部落显贵。

8~9世纪,唐朝人对呼伦贝尔高原一带的室韦人有了更多的了解。据记载,俱伦泊(今呼伦湖)“四面皆室韦”。泊西南有乌素固部落,其东有移塞没部落。河(今绰尔河)之南有塞曷支部落。其东有和解部落、乌罗护部落、 那礼部落。在这些部落的东北有山北室韦。其北有小如者室韦、婆莴室韦。此外还有岭西室韦和人户众多的黄头室韦。望建河(今额尔古纳河)畔有大室韦、蒙兀室韦、落坦(一作“俎”)室。

5、进入蒙古

840年,黠戛斯人南下,迫使回鹘人西迁。室韦—达怛人乘机成批迁入漠北,使这一片原是突厥语游牧部落的牧地逐渐蒙古化,从而改变了蒙古高原的民族分布。

9~10世纪,一部分逐渐西迁,到了鄂嫩河、克鲁伦河与土拉河三河的上源肯特山一带,从事游牧。室韦-达怛人是蒙古、塔塔儿等民族的先民。

6、统一蒙古

11~12世纪的生活于蒙古高原的蒙古、塔塔儿、蔑儿乞、札汗亦儿等操蒙古语的游牧民,都是室韦—达怛人的后代。当时,在蒙古高原上生活的除了蒙古诸部以外,还有塔塔儿、蔑儿乞、札汗亦儿等操蒙古语的游牧民和突厥语系游牧民。

后来,达怛又成为蒙古诸部的总称。因为“他们在远古的大部分时间内,就是大部分部落和地区的征服者和统治者,伟大、强盛和充分受尊敬”“由于(他们)极其伟大和受尊敬的地位,其他突厥部落,尽管种类和名称各不相同,也逐渐以他们的名字著称,全都被称为鞑靼”(拉施特《史集》卷1第1册)。由于蒙古部的强大,“达怛”一名逐渐又被“蒙古”所代替,成为室韦诸部的总称。文字记载蒙古之称谓,始见于《旧唐书》,称作“蒙兀室韦”,是大室韦的一个成员,居住在额尔古纳河以南地区。

12世纪时,蒙古部(蒙兀室韦)子孙繁衍,氏族支出,渐分布于今鄂嫩河、克鲁伦河、土拉河三河上源和肯特山以东一带,组成部落集团。其中较著名的有乞颜、札答兰、泰赤乌、弘吉剌、兀良合等民族和部落。当时与他们同在蒙古高原上的有游牧在今贝加尔湖周围的塔塔儿部,住在贝加尔湖东岸色楞格河流域的蔑儿乞部,活动在贝加尔湖西区和叶尼塞河上源的斡亦剌部。这3部都使用蒙古语族语言。另外,还有三个信奉景教的突厥贵族统治的蒙古化的突厥部落,即占据回鹘汗庭故地周围的克烈部,其西的乃蛮部,和靠近阴山地区的汪古部。

当时的塔塔儿部是一个强盛的部落,他们以好动刀子而著称,天性中充满了仇恨、愤怒和嫉妒。

这些蒙古高原各部落之间经常发生争斗,塔塔儿部与蒙古部之间也是如此。在成吉思汗三世祖合不勒汗作蒙古汗的时期,合不勒汗妻子的兄弟赛因—的斤由于患病曾请塔塔儿部的巫师施行巫术,不料非但没有治好,发而病发身亡。后来赛因—的斤的弟兄们杀死了塔塔儿部的巫师,从此塔塔儿部同蒙古部结怨,他们双方只要一有可乘之机,就会发生屠杀和抢劫的事件。

在成吉思汗曾祖父俺巴孩时期,塔塔儿部设计捉住了俺巴孩并将其送给蒙古部死敌金朝,金朝将俺巴孩钉到“木驴”上处死,之后,塔塔儿部又故计重施,杀死了成吉思汗的伯祖斡勤巴儿合黑。

到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时期,塔塔儿人又放毒暗害了也速该。世仇使蒙古部与塔塔儿部的积怨越来越深。因此成吉思汗总在伺机向塔塔儿部复仇。

1196年(金章宗承安元年),金朝丞相完颜襄出兵讨伐叛金的塔塔儿部,成吉思汗趁机联合脱里汗(王汗)去攻击塔塔儿部,当塔塔儿部被金军大败溃逃至浯勒扎河时遭遇到成吉思汗和王汗的联军,经过激战后,塔塔儿部大败,首领蔑古真.薛古勒图被杀。其残余人马等尽归成吉思汗所有。

这次战役,虽然是成吉思汗与塔塔儿部私仇的体现,但在无形中却帮助了金朝,丞相完颜襄甚为欢喜,加封成吉思汗札兀惕忽里的官职。这次击败塔塔儿部,使成吉思汗不仅赢得了金国的封号,缓和了金朝与蒙古的矛盾,而且还赢得了“为父族复仇”的名望,深得蒙古各部人民的尊敬。于是,成吉思汗在蒙古各部中的政治地位逐步提高,从此可以以金朝命官的身分去统辖各部。

1202年,成吉思汗又率军向察安塔塔尔、阿勒赤塔塔尔、都塔兀惕(塔塔尔)、阿鲁海塔塔尔等塔塔尔诸部发动了进攻。双方会战于哈拉哈河入海处的答阑捏木儿格斯,蒙古军队虽然耗损很大,但最终取得了胜利,在这次战役中,成吉思汗颁布了他的第一个“札撒”(法令,军令等),规定在战争中所获得的财物要及时上交,战后平分。但是答里台、阿勒坦和忽察儿却没有听从命令,将所获的财物据为己有。成吉思汗知道此事后,命者别、忽必来二人没收了他们的财产,并将这些财产分配给其他人。

这次战役,成吉思汗所率的蒙古军将塔塔儿部高于车辖的人全部杀掉,剩余的男女老幼皆收为奴隶。塔塔儿部遭受如此毁灭性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1206年,铁木真在斡难河畔举行的忽里勒台(大聚会)上被推举为蒙古大汗,号成吉思汗,建立了大蒙古国。蒙古国的建立,对蒙古族的形成具有很大意义。从此,中国北方第一次出现了统一各个部落而成的强大、稳定和不断发展的民族——蒙古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