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9)------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抗战前夜

1931年(9)

中村事件与关东军(4)

日本政府、日本关东军与中国方面在日俄战争之后,东北的这种相对“平静”到了1927年发生了重大转化。由于日本国内的金融危机和中国民众反日意识的逐渐强烈,1927年4月日本开始对中国实施“强硬外交”,发生这一根本转变的关键人物就是1927年4月20日出任第26任首相兼外相的退役陆军大将田中义一。田中是日本山口县人,属于在日本军界有特殊地位的长州藩第二代领导人,先后在两届政府内出任陆军大臣,1925年5月他退出军界出任“立宪政友会”总裁。田中的特殊经历使得他与政党出身或是军人出身的首相都有很大不同。因此,他上台伊始面对国内外的困局首先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对外侵略扩张。所以,1927年 6月27日至7月7日他在东京主持召开了“东方会议”。就是这次会议确定了把中国东北和内蒙古地区从中国分离出去的“满蒙特殊论”,成为后来日本侵占东北地区的理论根据。

关东军由于其驻扎在中国东北,自然成了施行“满蒙特殊论”的先锋。1928年10月石原莞尔调任关东军任作战主任参谋衔中佐,1929年5月板垣征四郎调任关东军高级参谋衔大佐? 这两个人物相聚不久,1929年7月1日刚刚上任的关东军司令官畑英太郎中将就立即命令板垣征四郎主持贯彻实施“满蒙特殊论”的工作。

畑英太郎司令官何以挑选了这两个人负责在日本看来如此重要的工作呢?因为这两位实在不是一般的军人。板垣征四郎,1916年日本陆军大学第28期毕业。石原莞尔,1918年以日本陆军大学第2名的成绩从陆大第30期毕业。据说石原莞尔实际成绩是第1名,但石原天生自负,在读书时过于狂妄自大,就连老师也不放在眼里,因此第一资格硬被改成了第二。在此期间石原和板垣相识,并成为一生的朋友。两个野心勃勃的年轻军人再度重逢时都已过了不惑之年,压抑已久的胆识和谋略需要施展和爆发,于是二人决心“联袂”导演攫取满蒙的“大戏”。接受畑英司令官的指令之后,他们最先要做的是组织关东军参谋“旅行”,这种“旅行”其实是借机收集中国军队的情报和部署情况。

1929年7月3日至12日,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带队考察北满,主要是研究日军在哈尔滨附近地区进行攻防战和如何统治占领地区两个课题。1929年10月又组织了对南满和辽西的调研,主要研究日军在锦州地区进行作战的问题。1930年1月,畑英太郎在关东军参谋本部组成满蒙占领地区研究会,自任会长,专门研究关东军现场作战战术。5月邀请其弟时任日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的畑俊六到满蒙视察,共同商议占领满蒙的作战策略。石原和板垣等在两次“旅行”之后便开始制定一项大胆的计划,这个计划被称之为“关东军武力解决东北问题的方针”(简称“满蒙作战计划”)。该计划于1930年12月完成,期间,由于陆军大臣宇垣一成派永田铁三及参谋本部支那课长重藤千秋、陆军省支那班长根本博,到沈阳、北平、天津观察形势以试图确定解决满蒙问题的策略,因此,这些日军本部来的大员们也参与了大部分的计划编制。此计划还得到了参谋本部冈村宁次大佐、东条英机大佐的支持。参谋本部是掌管日本帝国陆军军令的机关,1878年12月从陆军省的参谋局独立出来,改称参谋本部,实现了军事行政与军令的分离。参谋本部与陆军省和海军省的关系类似于中国现在的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参谋本部又分陆军参谋本部和海军参谋本部。1889年以后陆军参谋本部即称参谋本部,海军参谋本部又改称海军参谋部、海军军令部和军令部。

永田铁山等返回东京之前“满蒙作战计划”尚未完成,也没有资料显示宇垣一成陆相看到过这份计划,但宇垣了解这份计划的详细内容是确定无疑的。1931年初,宇垣开始从陆军省层面为侵占满蒙造势,他指示各师团长在其所部就积极充实国防和重视满蒙问题开展启蒙宣传运动。4月1日,陆军省召开师团长会议,会上,宇垣和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长建川美次分别作了演讲,其共同的核心内容为:日本帝国要想保障国家安全,就必须在海外获得独立性资源和市场,能够提供这些条件又距离日本最近的地方就是中国的满洲和东内蒙古地区。这个时期,日本政府推行的国际协调主义路线,对中国采取不干涉主义。并在天皇的支持下签署了伦敦裁军条约,这一外交策略遭到了在野党政友会和军界右翼的强烈批评。他们指责浜口雄幸首相领导的内阁违背军令部意志签署裁军条约是“侵犯统帅权”,违反宪法。因为按照大日本帝国宪法第十二条规定,“有关军队的用兵、作战指挥权,即统帅权属于天皇”,即军权不属于政府管辖,俗称“统帅权独立”。条约虽然签署,但要生效还需要获得天皇的咨询机构枢密院批准,经过政治较量和讨价还价,1930年10月枢密院还是批准了该条约。尽管条约获得批准,但是军部关于“统帅权独立”的主张的声浪越来越强烈。浜口首相坚持政治左右军事,坚决压制军部企图独立于政治的企图。不幸的是1930年11月14日浜口首相在东京站站台上被一名右翼分子枪击到腹部造成重伤,无法再领导内阁工作,1931年4月13日鸽派的浜口内阁决定总辞职,从此日本的政党政治趋于没落,军国主义迅速开始膨胀。一个不算偶然的偶然事件,导致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走向罪恶和毁灭的转折点,是日本的不幸也是人类的不幸。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