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佛印简介

佛印禅师(1032年~1098年),宋代云门宗僧。法名了元,字觉老,俗姓林,饶州浮梁(旧属江西省鄱阳郡,今属江西省景德镇市)人。自幼学习儒家经典,三岁能诵《论语》、诸家诗,五岁能诵诗三千首,长而精通五经,被称为神童。佛印少时,曾于竹林寺读《大佛顶首楞严经》,遂礼宝积寺(在今江西浮梁瑶里)日用为师,学习禅法。十九岁登临庐山,参访云门四世开先善暹,复参圆通居讷(1010~1071),师从云门四世延庆子荣,师赞叹说:“骨格似雪窦,后来之俊也。”二十八岁(告别官场正式出家《佛祖历代通载》),由于精究空宗,被称为“英灵的衲子”,而嗣善暹之法,住江州(今江西九江市)承天寺。其后,历住淮上斗方寺(在湖北省浠水县境内),江西庐山开先寺、归宗寺;丹阳(今江苏镇江)金山寺、焦山寺;江西大仰山等知名古刹(四度住南康云居山),前后四十余年,德化广被,为人称颂。宋神宗曾敕赐金钵,以旌其德[也有佛印为“一饱眼福”而被苏轼误至空门一说,这很明显有牵强附会之意(后世脑补)--------(旧)相识及相识后佛印“吃定了”苏大胡子(因为佛印早年未出家之前就已经做过地方官,所以不存在“原为赴京应试”此一说~~~~~苏轼生于1037年1月8日,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年方21岁进士及第。而佛印禅师生于1032年。)。]。佛印门下著名弟子有义天、德延、净悟等门生。元符元年(1098年)一月四日佛印禅师示寂,享年六十七岁,法腊五十。朝廷赐号“佛印禅师”。

树大招风

正因为“了元”了得(苏轼幼年可没得“神童”这一称号哦,但苏轼曾“名动京师”自恃才高--------文人相轻的陋习了,魏·曹丕《典论·论文》),所以在与司马光发生激烈冲突再度被贬瓜州,一肚子窝囊气正好找这个“酒肉和尚”来发泄一通(要不然会便秘或长疙瘩的)[时间上算起来“济公活佛(1148年—1209年南宋高僧)”、鲁智深等花和尚只能算后生晚辈了(不同宗)]!在金山寺苏轼从皇帝讲到文武百官,从治理国家讲到为人之道,话题再转就扯到了佛事上来,也就扯出了个“谁是神棍(屎)”的典故。

这次吃瘪让苏大胡子很是安份了一阵子,但是没过多久就自我感觉在佛学上很厉害,已能比肩太白诗仙了(他了元何足挂齿!李白这段大家无妨去看看《小人物正侃三国(14)~ 第二章 ~外传杂谈~ 第三节 ~青莲居士篇》),诗偈“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呈给佛印。禅师即批“放屁”二字,嘱书童携回。东坡见后大怒,立即过江责问禅师,禅师大笑:“学士,学士,您不是‘八风吹不动’了吗,怎又一‘屁’就打过了江?”、、、、、、

技高一筹

苏轼屡屡在佛理上吃瘪,当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可是他也明知道在这方面自己不是佛印的对手,那就只能“以己之长攻彼所短”换个玩法---------玩文字游戏。这可就玩的多了,譬如:“邀吃半鲁”差点就把苏轼直接给炼成“人精(尽)”[这可本是苏轼的拿手好戏了,当年他进京赶考就因“秦始皇并吞六国”名噪京师]、尸骨未寒[一天,苏轼、黄庭坚和佛印乘船游览瘦西湖,苏轼看见河岸上正有一只在啃骨头的狗,立马有了戏弄佛印主意,吟道:“狗啃河上(和尚)骨!”,很明显有心算无心,这种事先突发事件本就很难对付(这也是世人常言七步作诗难的原因,以及李白被尊为“斗酒诗百篇”诗仙的由来),佛印这一下也急了,急得冒汗,扯出折扇一打开还没扇就眉开眼笑计上心来,只因为这是一把提有东坡居士诗词的扇子,扔到河里,并大声道:“水流东坡诗(尸)!”。黄庭坚旁边一听哈哈大笑“尸骨未寒”!]、东坡吃草、巫山河水、、、、、、直至玩到打饼祭佛、“船板拨开,佛印出来, 憋煞人哉!憋煞人哉!”[至于后世传闻那些佛印吃瘪的,应该都是后人杜撰,因为苏轼不同常人,他只要赢佛印一次他就有吹嘘的本钱了,也就不会再去纠缠佛印(这就像下棋一样,输多了就知道对手棋高一着缚手缚脚,可一局都没赢过那绝对是不会甘心的~~~就和赌徒赌上头了一样;这样佛印才能吃定他,试问他在寺里到哪去弄上好的酒肉吃?),那佛印就没法吃定他了。]

当头棒喝

佛印这么做(残忍)其实是在度化苏轼。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年方21岁,以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的论文得到考官梅尧臣的青睐,并推荐给主试官欧阳修[也就是说,按科举制度苏轼和其弟都是欧阳修的门生弟子];而欧阳修则是满心想凭借自己丰富的学识,效法先秦两汉的古人为手段,力图打破当时陈腐的文风,推行“古文”,是北宋古文运动的代表。因此,当欧阳修问苏轼“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出于何典时(苏轼回答在《三国志·孔融传》中。欧阳修翻查后仍找不到,苏轼答:“曹操灭袁绍,以绍子袁熙妻甄宓赐子曹丕。孔融云:‘即周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操惊,问出于何典,融答:‘以今度之,想当然耳’。”欧阳修听毕恍然大悟~~~~~全都被他愚弄忽悠了;虽然“打脱牙齿和血吞”放过了这位才子~才有了礼部复试时,苏轼再以《春秋对义》取为第一,才有了苏轼考中进士后,给欧阳修写了一封感谢信。欧阳修称赞苏轼文章写得好,说读着他的信,“不觉汗出”,感觉自己也该避让这后生三分~但还是说了一句双关语“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政治是严肃的话题。后来苏轼正是因为“乌台诗案”贬至黄州,在朝中新旧两派都没地位。),这就决定了苏轼以后在仕途的坎坷,以及前途还不如其弟(欧阳修可谓桃李满天下再加上他自己的名气,正所谓:一着不慎,满盘借输)。换而言之,苏轼在仕途上的不利就和佛门提倡的“因果报应”一般,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怨不得别人。常言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佛印让他多泛舟(远行)自己和牛鼻子(黄庭坚)再从旁指点、度化方可消除那积怨[最有名的一个典故就是“尸骨未寒”~~~~~(大意是:苏轼、佛印、黄庭坚三人泛舟于去保障湖的途中,其时苏轼看见河岸上有一条正在啃骨头的狗,心中就有了戏耍佛印的念头,吟道:"狗啃河上(和尚)骨!"看着佛印笑而不语,正所谓有心算无心佛印当时就急了,他懂得这次输了麻烦可就大了,以苏轼的为人会变得更变本加厉目中无人和自己的一世英明也会糟蹋在此人手里不说,甚至还会殃及朝廷、罪及百姓;恰在此时,他因为燥热难耐或者想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恐慌,无意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折扇,这可是一把提有东坡居士诗词的扇子,真是“崆峒访道至湘湖,万卷诗书看转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题材现成的不是,他把扇子扔到河里,并大声道:"水流东坡诗(尸)!",黄庭坚在旁一看佛印发飙作佛门狮子吼了,知道自己是时候出马了,立即打圆场笑骂道“尸骨未寒”,各打五十大板这样一来苏轼就不必心存芥蒂,而佛印的本意也达到了。)作为像苏轼这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本不该做出如此这等低俗的事来,所以佛印借题发挥敲打敲打他,让他明悟官场失意的缘由,以及日后应该注意的地方。]、、、、、、等灵台明净方可与他一战(看来是吃定他了),方可超凡脱俗,方可像李白一般“脱靴磨墨”笑傲朝堂[ 宋黄庭坚《次韵宋楙宗三月十四日到西池出遨》:还作遨头惊俗眼,风流文物属苏仙。~~~~~苏仙!]!

首屈一指

作为高僧当然得打机锋,何况苏轼在政治问题上效仿“青莲居士”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苏轼虽然在政坛还是那般随波逐流不知进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使然佛印也没办法,譬如:程苏结怨(好强词夺理、断章取义、、、、、)!],但是他已能安之若泰了(恰如“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得此等良师益友当然不可能只是收获这么一点点而已,苏轼其长处更是收益匪浅,后世文坛品评东坡居士的著作得出--------在这一时期,苏轼创作了许多诗词作品,尤其是词的创作达到了一个高潮。在黄州时期,苏轼不但开拓了诗词的题材内容,还突破传统,提出“以诗为词”,“诗词一体”等新颖的创作理念。这一时期苏轼的诗词作品表现出一种旷达、清空的风格,打破了婉约豪放的界限,对后世诗词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后期作品有所不及此时~~~佛印就好比那么一根无形的鞭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