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经济增速放缓,父母步入晚年,昂贵的养老服务成为社会中坚担忧的焦点。(三联生活周刊

2018-08-31)

李洁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中层员工,丈夫做葡萄酒培训,他们夫妻二人来北京打拼近20年,搏出一份典型的白领家庭生活:二人每月收入四五万元,从不炒股,攒下两套房产,膝下有一刚上小学的女儿。李洁是独生女,父母不满65岁,退休后来北京与他们同住,帮忙带孩子。
退休后的父母,不论在自己,还是家人眼中,都还算不上步入老年。他们虽没有异地就医,每年体检、开药都回老家,不过老两口当前身体硬朗,退休金每月加在一起有8000元,足够自理。李洁对养老院没有概念,她想到的是和朋友假期住的民宿,年老后朋友们住在一起,互助养老。但待李洁的女儿长大,老人日常行动不便,李洁难以接受将父母送去养老院。可是,她那时将面临的局面是,父母已耄耋之年,自己也临近退休,子女仍在上学或刚步入社会。而当她自己到70岁时,正值中国老龄化的顶峰。她和她父母的晚年由他人照料,似乎无法避免。
然而当下相对体面的养老院的价格,已让李洁吃惊。她父母的退休金在全国属于一般水平,却加在一起都难以支付中档养老院里一张床的费用。夫妻两人单独住在一起,屋中有地方放张书桌写写字,洗漱有私密的空间,每顿可以吃上可口的饭菜,房间外可以遛弯、晒太阳,平时有老年歌舞、书画比赛、展览等娱乐活动,无法自理有人照料,遇到突发情况可以急救,就近送医。
这类需求属于中等养老院的水平。目前北京类似的养老院有六七十家,不算护理费,平均价格每人在1万元以上。即使未来不考虑自己的生活,李洁父母的养老问题将与女儿的教育相冲突。 “之前为了学区房,我们卖掉郊区160平方米的房子,换到城里6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如今算上房贷,每月的花销有2万多块。”余下的钱,李洁要在孩子升学、自己和丈夫的意外保障、父母的晚年保障间做平衡。随着房价趋平,而汇率走低,用房子变现的想法也变得不合时宜。李洁的购买力和资产的价值在无形中下降。多年后父母及自己晚年的日常养老问题,成了她难以企及的盲点。
李洁父母到时能否会在北京养老,成为李洁心中巨大的疑问,而这也将决定她未来是否仍会选择在北京工作、生活。“我在想,如果把北京的房产卖掉,攒出给女儿出国的钱,我也不做这行了,回到老家的省会盘些店铺,虽然生活质量会下降,但能陪父母,生活成本也不会这么高。”
事实上,如今已经住在养老院中的老人,不论收入高低,均在承担高涨的物价、市场中房租和物业费的价格波动,以及由此导致人工成本提高,所带来的养老院价格高,且仍会不断上涨的风险。(阳信 海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