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现在,世界各国法律的拟定和成文,好像都是出自于学者之手。笔者认为:在我国,至少在现在,这样做显然不是太科学。

首先从哲学方面,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实践产生理论,理论来自于实践。那么,现在的中国的法学家们有几个有在公检法司部门的实践经历呢?好像没有几个。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人的整个人生都是在搬书本、跑图书馆,然后靠着搬书本、跑图书馆写论文、发表作品、晋升到教授......他们连一丝一毫的法律实践都没有(最多为了赚钱去当当律师),而我们竟然放心的让他们为我们的国家立法?要知道:法律是最直接来自实践直接回到实践的东西啊!

其次,站在政治的角度,法律是最具有阶级性最需要有阶级性的东西。我们国家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我们的领导阶级是工人阶级,而这些人,他们的阶级立场是什么呢?我们不需去调查,我们只需去了解一下这些人研究的学问源自何处就行了,这些人研究的学问基本都源自西方,他们的灵魂和外在表现都早已经西化了(不信大家可以去观察一下:故作清高的大骂中国如何专制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这些人).......

令人啼笑解非的是:这些人研究的学问基本都源自西方,可是这些人对西方法学的理解却非常得教条,而且望望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些人崇拜西方法律,可是这些人却搞不懂现代西方法思想来源于资产阶级和封建君主的斗争(比如“天赋人权主权在民”就是为了针对“君权神授”),所以现代西方法律同样是有阶级性的)

这些人制定的法律对现实中国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呢?在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公安机关办理一起普通的治安案件,案情是一个小偷,偷了50元钱,被当场发现,事实清楚,案情明了,他被带到了派出所。

首先,按照规定他必须被带进执法办案场所。执法办案场所的设置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这么说吧:为了保护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这个场所被修成了绝对高于五星级宾馆的水平,任何一个小小的场所,动辄就需要投入数十万元。而如果去看看我们基层民警的生活、办公环境是什么样的,对比之下,我想每个人都会同情的掉泪。

其次,在执法办案场所,经过一套完整的程序下来,会形成一个最少有1厘米厚的卷宗,这个卷宗最少得需要4到50页A4纸。而一个只偷了50元钱的案件,为什么会形成这么厚的卷呢?大家可以去看看相关法律对此类案件的办案程序规定得有多么的繁琐,这么稍微夸张一点说吧:按照规定,哪怕这个小偷嫌疑人放一个屁,可能都会被要求取一份材料。(对于警察说来说,都是这50元钱惹的祸呀!)

本文说得简单,其实如果操作下来,非常得麻烦。那么制定法律的学者们为什么规定的这么繁琐呢?答案也很简单:他们的西方老师告诉他们程序决定正义!而其实,即便是在美国,一个同样的案子的办案程序规定的也未必会有这样复杂。那这就奇怪了:既然他们师出西方,为什么他们类似的规定却比西方还要严格呢?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警察比西方文明社会的警察粗鲁、水平低、不尊重人权,肯定会刑讯逼供!——破鼓就得用重锤!

我们还是拿公安机关执法办案说事儿吧。每一个从事执法办案的民警,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办案程序的规定几乎年年都会变动,年年都有新规定,规定越来越细,越来越繁琐,让人应接不暇,办案人员感觉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办案新手。我们还可以拿刚才那一起50元钱的案件举例,按照规定,除了以上内容之外,警察从接处警开始,就必须全程录像,录像还要保存;嫌疑人被带回到派出所之后,也要全程录像,录像必须刻成光盘;你在询问嫌疑人的时候,还必须问问他:你刚才吃饭了吗,休息了吗;案件办结,还必须将卷宗扫描进电脑,传送到上级部门......

苍天啊!动用了这么多的司法资源,就为了这50元钱啊!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有一种感觉:这么繁琐的程序,目的好像只有一个——这一切好像都是为了保护嫌疑人的权利。

你的感觉很好!其实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法学者们好像一直都在为且只在为一个东西较劲——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除此之外,他们把好像也没有太多别的了。而且几十年了,这个东西他们依旧没有整明白——他们仍然对中国的做法不满意。

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关心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呢?笔者认为:无他,因为他们的西方教师爷最关心的就是中国的违法犯罪嫌疑人的人权。

我们可以追溯一下:改革开放之后,西方某些人关注中国的人权,似乎是从监狱里面的囚犯开始的——他们指责中国虐囚。由此推广开来,西方从中国的囚犯又联想到中国囚犯的前身——违法犯罪嫌疑人。

西方教师爷的关心,自然会带来他们在中国的徒子徒孙也关心(心领神会)。

通过学习历史,大家肯定有这样的感觉:敌人是坏,可是投敌的汉奸们坏起来,比敌人还要坏,这就是“汉”奸的特点!(当然,这个例子不太恰当——学者可不是汉奸)。于是,学者们开始煞有介事的关心起中国的违法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了,当时到什么程度呢?举一个例子:他们要求禁止召开公审大会,因为这侵犯了被告人的人权(现在公审大会又可以开了,学者们也没人叽喳了).....

如果你好奇地问问他们:你们为什么如此重视嫌疑人的权利呢?他们立刻会板起脸来义正词严的教导你们:违法犯罪嫌疑人是弱势群体,而且没有经过法院审判,他们不是犯罪人,而且还有可能是无辜的!Understand?

呵呵,大家听听:违法犯罪嫌疑人是弱势群体,难道说受害人是强势群体?违法犯罪嫌疑人就算是弱势群体,可是他们是怎么成为了的弱势群体的呢,难道是被迫当上的?还有,违法犯罪嫌疑人不是犯罪人,那为什么还要拘留他们?要知道:拘留一天折抵刑期一天呀,这和被判刑有什么区别?

当然,的确存在有违法犯罪嫌疑人被冤枉的现象,可是这种现象的比例非常少(再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警察打人,也不是什么人都打、随随便便打的),按道理:学者们关注的东西应该是发生率最高的现象并加以研究,对吧?可是中国的某些法学家们非常奇怪:往往他们关注的东西在现实世界里发生的几率几乎为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某一个小偷夜里入室盗窃,受害人家里的地板太光滑结果小偷滑倒摔死了,受害人该不该负责?.....同志们,研究这样的问题有意义吗?在这个问题上你美国的教师爷没有给你做过表率吗?人家美国有没有刑法?什么叫判例法?美国实行判例法的意义何在?你们研究过这吗?

说句夸张的话:在中国,几乎每一个法学者,他们研究法律的方式只有一个——看看资料然后坐在屋子里带着先入为主的眼睛想当然!

毫不客气地说:他们的成果为我们的国家带来了很大的危害!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现在,全国各地随时都会有警察被打,老百姓丝毫不配合警察执法的现象发生,这个责任该谁负?大家可以想。而且,对于当今中国的类似现象,虽然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但是现在你去请教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所以他们索性充耳不闻了,然后继续去捍卫、呐喊他们所谓的人权!

这样的人,我们怎么敢让他们去为我们制定法律呢?我们甚至都不该让他们到我们的学校里教书去误人子弟、误导子弟。如果我们实在不愿意他们失业(他们在外国肯定没人要),我们不如养着他们然后给他们提供房子让他们自在的去研究他们的法律去好了。

至于谁应该是立法者,笔者想:应该是具有丰富实践经历的执法者们才对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