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8月27日晚,昆山市顺帆路与震川路交叉口处,宝马车违规驶入非机动车道,剐蹭一辆电动自行车(完全没有超标),宝马车下来数人推搡打骂自行车主,自行车主未还手,仅做出规避对方击打的动作,对方其中一人跑回汽车从中取出一把约半米长的刀鞘,拔刀出鞘时,钢刀(刀柄宽约10厘米)利刃反射出亮闪闪的白光。宝马男挥刀砍对方(白衣男),白衣男躲避数次,身中数刀(夏天衣少,刀刀见血),宝马男不慎将刀脱手落地,白衣男迅速捡起刀猛刺宝马男,连中两刀后宝马男逃窜,白衣男追砍,最终宝马男伤重毙命。

以上详细过程大家想必看得都很清楚,但是对此事的看法和评价却大相径庭。

有人说这是防卫过当?白衣男被逼到险象环生,侥幸得已还击,应该是不幸中万幸,果断自卫,这有错吗? 有人说宝马男逃窜后,白衣男追砍是防卫过当的行为,但此时宝马男还有作恶能力,倘若再去车里取别的凶器,或者立即再去纠集同伙呢,更或者车里藏有枪械呢?所以这完全属于白衣男防止侵害行为继续发生的行文,防卫者无罪。若定有罪,试问当时如果你在场怎么办?拔腿就跑,让恶势力继续在街头巷尾横行作恶?

马丁·路德有句名言:“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喧闹,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和执法者的不作为”。

马丁·路德是何许人也?好不夸张地说,正是他的出现(1500年左右)使得欧洲超越了中国。马丁·路德把欧洲人对圣经的理解从“盲目遵从”发展到“辨证看待”,瓦解了持续一千多年、腐朽的罗马天主教会主导的政教体系,各种新教派脱颖而出,欧洲随即分崩离析。独立的各国在新思想(对圣经的不同理解)的引领下激烈竞争(包括战争),政体、科技、生产力迅猛发展(中国人称之为文艺复兴),道理很简单,你不发展就会落后,落后就回挨打!当他们都强大到感觉各国之间难以再相互征服后,开始把魔爪升向了沉睡的东方......

8月30日,警方宣布白衣男已被刑事拘留。

做为法制社会的一份子,在此我必须说两句了,执法机构执行法律时不应背离法律的初衷:声张正义、保护好人、惩罚坏人。

纹身不一定就是坏人?是的,这没错,但我们再看看这个纹身男的生平纪录:

1982年甘肃出生;

2001年7月(19岁)因犯盗窃罪被判四年六个月;

2006年9月(24岁,刚出狱不久)因打架被行拘五日;

2007年3月(25岁)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九个月;

2009年5月(27岁,刚出狱一年多)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三年;

2013年7月(31岁)因犯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判两年两个月。

2015年出狱(33岁)

有优劣、有前科不一定就是坏人,这也没错,但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一次的案发录像,其行为俨然就是平时习惯之举,可想而知,其自最后一次出狱至今这3年,实施了多少侵害他人之举,而我国的法律规定,至人轻伤及以上才被定为犯罪,也就是说平时坏人殴打老实人至其皮肤挫伤、鼻子流血、抽巴掌,只要不至轻伤(大量流血、骨折、内脏受损等)都不触犯刑法。要不是这次遇到一个不畏强暴,不向恶势力低头的大汉反击,这个宝马男还会在社会上横行多久!多少善良老实的人会被他欺凌!

当普通防卫者彻底击溃坏人嚣张行凶之时,执法者应该如何选择?

再次面对坏人施暴时,你我平民又该如何选择?在残虐的暴行面前,我们是要毫不犹豫的反击,还是在生命垂危之际权衡利弊?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平等的博弈,畏惧与逃避,只可能使我们手中的砝码越来越轻,施暴者手中的戾气越来越重。

一个更为不利于法制社会的一个事实也正愈演愈烈,一个社会新生事物:网络贷款,使这些类似宝马男的地痞流氓有了堂而皇之的工作机会:催债人。

说起这些,我怎么仿佛看到了旧社会影子!这是该引起我们的制定法律和执法机构警觉的时刻了!

还是马丁·路德的忠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最后我想问大家,面对社会热点事件,我们是继续选择旁观、沉默,纵容暴力与罪恶大行其道,自己难道不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吗?还是勇敢地站出来,把自己的立场告诉身边的人:白衣男正当防卫,为民除害,理当无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