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用性说话

用性说话

用性说话,还有比用性说话更容易更直接更实惠的手段吗?夫妻之间别客气,啥也别说,都在性里呢。没有什么不是一次性爱不能解决的矛盾特别是小夫妻,一次不行来两次两次不行接着来点花样翻新,性就是一把解决夫妻矛盾的最佳万能钥匙。在国人的大多数家庭里是基本不存在夫妻之间所谓强奸的问题而且,所谓床头吵床尾和就是指小夫妻之间性活动的频率和魔力只要阴阳合一男女就归一,因此即便是一次打不开还可以继续操练虽然,“崴断”的事也有传说砸了锁的事也有传闻但依旧是屡试不爽基本万能。

突然之间我就推测到他的想法很可能,他为了摆脱我的所谓纠缠会故意把自己的小破私营企业公司搞乱搞砸也在所不惜而且,其心里一定是无所谓的上次的巨力集团就是他们中高层心照不宣墙倒众人推的结果因此,倒闭一家两家公司他也习惯而且到底公司是谁家的他自己也有矛盾心理也这样说过而且,公司在他心里就是个捞钱的工具并不是一手操办的心血在里面的希望就肯定是过继儿子的心态因此,把公司故意弄垮搞垮的结局我就无话可说因为他每天都在存钱为自己铺后路而我呢,大哥也曾对我说过公司倒闭对我没好处你看,这就是所谓的断尾求生为了看我点笑话和悲惨结局,大哥现在就上演自我截肢的闹剧和慢性自杀戏谑剧也是很有可能不然,他这么大一个所谓的成功人士怎会一定要我行我素痴心不改初衷是何必,而且它也不会胸有成竹地告诫我公司倒闭我就后悔再说倒闭是大哥早有的心理准备起码也是最坏的选项一个捞钱的工具用坏了就卖废品因此,可以确定如果真是没有办法摆脱我的“纠缠”大哥一定会出此下策再次上演一出周瑜打黄盖的闹悲剧。060328(不知道这是什么关键时刻一天有两次时间的记录而且从上篇到这里还写不少东西在当时的东拉西扯)

经费紧张,寒冬也不生炉子。这样的派出所似乎很多,可是你们自己喝水用的杯子出了问题,自己人天天喝,为何还要用一次性的纸杯?到底是经费紧张还是浪费的习惯,空调家具办公用品都是借钱买的,为了达标就搞形象工程?使劲借,反正不用还。(这是看电视里一段对一家派出所的报道记录下来的好笑事件,一次性纸杯借钱买办公用品)

五百年后有我,五千年后更有我。 因为诡,所以在变诈。

侠士,来时就有剑,是成功者。壮士,往往一去不复还,是可悲的壮举。

赞美壮士的言辞,多少都包含同情之意,自古壮士多可悲。原先那些从饭店里吃不了兜着回来的,那些存几天不吃忘记还有开始长毛还有没变味就拿来送给我递给我,这位没地吃饭的讨饭人的东西也许就是作为他对我的最高奖赏,他请我吃的全是严格意义上的剩饭也就暗示我只配吃他的剩饭···现在好,这样的待遇也没有了,做个壮士好难。

就做一粒飘在太空不断下坠的尘埃吧

随遇而安

扬,就到青天之外,做流星的光芒

就给你看,就不给你得到

你双手指的力量也没有心的力量

他虽微小却是星际太空的旅航

···兄长无数的尘埃

···却被擦去得了无踪迹

人间无处不飞尘

命在此,作无知

飘啊飘,飘啊飘

···做壮士太累,我为尘埃轻松歌。0329日

职工同我说句话都是有准备的,我同职工说话人家他们也有戒心。警觉的眼神,转动的心脏,如同一群玩耍的兔子突然听到了狼的脚步声响,才发现是我那正常的嬉笑他们也会停止然后,我就成了一些学着演戏的演员在演着装腔作势的新戏剧,不熟练的台词和走台掺杂着不合口的味道。大哥跟我说话就是下命令,我给他回话就是打气筒。如果我足够聪明看破不点破,物质的效果肯定比我的现状好可我是壮士,我是有信仰的壮士。

昨天晚上收费时,因为很难找零钱我就商量着让客户问问与他同来取件的司机有没有零钱也就一块多,你猜怎么着,真是意外的想不到他的回答让我大跌眼镜。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还是雇佣关系反正他说一句:他还有钱,个开车的···我就奇了葩的很不懂;开车怎么了,难道一个司机就不能身上带点钱?你富你是老板你也舍不得不要这点零钱不是吗,我是给大哥打工不敢不要不能不要没权不要而你呢,钱再多不也是现在没有零钱吗?就算一个开车的司机也不至于遭到你如此的瞧不上,你给他白眼你可是坐他车来的,你小看他贬低他瞧不起他不尊重他你小心他跟你同归于尽报复社会,再假如你们是同事呢,那你就更不比他高贵他也不比你低能,他虽然是个司机但他也明白你那些鸡零狗碎狗逼倒灶的心眼子,何必呢?那种鄙视的口气就像远躲穷亲戚一样的讨厌和厌烦,那眼神就像踩到狗屎一样的心烦和心焦,那面容就像迎亲的车队跟送葬的车队碰个对面一样难受和难看。嫌贫爱富的势利眼到了如此的程度,一切就不奇怪,你还想跟我沟通,拿钱来。

别以为他人不知道,什么事都逃不过职工的眼睛。心中有杆秤,凡事评一评。全公司的人都在想这问题结论也是一样:这回行了,你有车了,开着跑吧···当一切似乎情理之中顺理成章之时,一个天大的意外再无能发生了。真不愧是“报复户”,更不愧是“大胸紧”···厂长开着老板的车为自己建一家新公司更为自己跑出来许多客户,还在开业之后把师傅说成死一般的猪,这都没问题,可以。可能是因为他曾是他的同事这点关系吧,也可能是他在最后说自己师从无能热处理就师出有门算给了他一些面子吧···只要在他面前装熊一切皆有可能。我不行,不听话,不会干,不留情,不给面,不怕他···(这段基本没太看明白,特别是那个天大的意外怎么了,不知道)

他在一如既往地举着沾满双手的狗屎,看见谁就给谁摸,摸一些也行,全身摸也行。

农历的三月三快到了,电视在热炒这个节日。这倒是我想起来一些往事,小时候我记得与二哥去三姥爷家借象棋的事但没有拿到,却意外拿回来一支过年没有来得及燃放的鞭炮。在回家的路上我跟在二哥后面小跑步似的追随并跟着一起合唱:三月三一支鞭,四月四没有棋···一直唱到家后来,历历在目的后来情不再,人难见。(前文有记)

当乌龟个王八相继去世,小虾米就成了水族宫殿的霸主,它独自一虾在这里面巡山躲藏漫游我都要为其鼓掌叫好服务。真是意想不到最后的结局,虾兵蟹将成为我水族世界里笑到最后的王者。一个人的世界,给自己当王,难道真不如众星捧月吗。

央视二套节目。那个大块头的主持人同娇小的女主持站在一起做节目时,总是不自觉地和自觉地向女生靠过去。就你们两个的宽大怎么还做的好像在公交车上,不知这算不算另类的性骚扰。存在即有合理,发生就足应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