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两首诗的回忆 . 作者:程汝明

此生

此生我只有一悔

那就是认识了你

多少年来

一朵素洁的小花

一滴明净的水珠

都勾起我

略嫌苦涩的回忆

《此生》,许多人认为,是首纯爱情诗,其实,它更多的成分是,我自己向自己告别。——在我主政一家公司,同时恋上文艺时,几乎,每月都有艺界“朋友”来访。除了陪吃、陪喝、陪清谈,还要婉拒各类“赞助”。这令我苦不堪言。

一天夜间 ,我作出“退会”决定:退出三家协会。并立誓:此生,不再参加这类组织。尽管这些协会,在当时,是一些人一生的梦想。

退会后,有过短暂失落,但不久,心绪平定。——有诗有文,自看即可;临池润墨,自得其乐。再无人推人挤,满屋酒气,男甩女发,捶胸顿足,故作高深,胡喊一气之象。

同年,我将《雨花》1991年07期,寄给安徽一位在校读书的女诗人。——此期,有我的《忘却》:

忘记我吧

地没有边

天没有界

你不必为我

苦苦思念

人生

有一片洁净的海岸

那里

种植着

忘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