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我相信中国历史上被讽刺的最厉害的皇帝绝对是明武宗,在书中的明武宗天天做和皇帝无关的事情,比如荒淫暴乱、怪诞无耻,甚至说他喜欢吹拉弹奏,因为加入了穆斯林,所以禁止全国吃猪肉,(其实作者我很相信,这是文官集团在黑正德皇帝,东林这批人黑自己皇帝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我就来讲讲这个被书籍黑到体无完肤的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为什么感觉明武宗和张震好像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朱厚照仅有5个月大时,就被他的父亲明仁宗朱祐樘立为皇太子。朱祐樘何许人也?一个明朝唯一没被人黑过的皇帝,一个无嫔妃、无嗜好、无亲信的“三无”皇帝,一个无专权、无战乱、无弊政的“三无”皇帝。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皇权时代,一个真正意义上只有一个妻子的皇帝却出在明朝,独独朱祐樘一人。这是朱祐樘重情重义,与张皇后感情特别浓厚的缘故。这说明了夫妻情到浓时,便不需要什么外遇了。可惜这样一个好皇帝却福薄,当了18年的皇帝即病死在任上,令年仅14岁的朱厚照继承大统。

如果朱厚照年龄再小一点,那还好办。那些个顾命大臣或资深太监多少也可以管住他的野性子;如果朱厚照不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学霸,那他可能反过来被大臣或太监操弄。但是,这两条都不符合,所以他成了大史史上特别有故事的皇帝。说真的,如果不受满清奴才思想毒化,好好吃透正德皇帝朱厚照内心世界和神奇的帝王之旅,编写出好的剧本,朱厚照完全可以撑起我国影视艺术的一个新高度。反正会比恶心人的清宫辫子戏让人精神振奋多了。因为朱厚照是玩乐、学习与工作三不误,在他治理下明朝江山仍然牢牢靠靠的,并没有什么重大历史失误。

平叛乱、痛击北元蒙古、诛奸臣,朱厚照同学有一失手吗?无。

大臣一个个激烈批评皇帝过于玩乐,总是搞得朱厚照同学下不了台,这位同学有生气杀过这样的大臣吗?极少。一些人的死,主要是刘瑾那些奸臣所为。朱厚照直接下令的并无史料确证。

与士兵同吃同住,自己当将军上战场亲手肉搏杀敌,历史上有同样的皇帝吗?有。但是很少比如唐太宗李世民。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如果说正德皇帝昏庸,那为何在他当朝时出现如此多的名人?比如大学霸王阳明、民间医圣李时珍、文豪画圣唐伯虎,还有祝枝山,文征明等等~若没有适宜的社会氛围,人才如何涌现?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著名的戏剧龙凤店,古代很少敢写皇帝的风流事

朱厚照按皇家的习俗,是与刘瑾、张永等人一块玩大的。没当皇帝前,这些小太监与他在宫里玩鹰、犬、猴及歌舞、角觗之以戏,当了皇帝之后,想玩得更刺激一些。这样,就专门建起了一个豹房,玩起了豹子等猛兽。朱厚照还要亲手“搏虎”,其实应当是他的玩伴控制好了的,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文官集团对此忧心忡忡,认为是刘瑾、张永等八位太监太坏了,将朱厚照同学教坏了。这样,一场大冲突就开始了。

刘健、谢迁等人纷纷上书,说刘瑾、张永等是“八虎”,必须除掉。虽然刘瑾最终成为明朝历史上的坏太监之一,但最初的时候,人家不过是陪皇帝玩,想新鲜的方法让皇帝高兴罢了。文官大臣将这一行径上升到政治高度,说得非常恐怖,朱厚照同学听了也有些怕了。他差点都同意文官集团的要求,处死“八虎”。想到自小的玩伴就这样死了,他甚至都很辛酸了,忍不住都下掉下眼泪。关键时刻,刘瑾也没了主意。但是,文官集团的叛徒焦芳与刘瑾结盟,在焦芳的指点下,刘瑾领着“八虎”等太监跪到朱厚照面前哭诉,朱厚照不但决定不杀刘瑾等人,而且还升了他们的官,将司礼监、东厂、西厂交给他们掌管。这下子一来,刘健、李东阳、谢迁等文官集体辞职,以为要挟,朱厚照同意了刘健、谢迁,未同意李东阳。从此,刘瑾有了乱政的机会。

如果不是文官集团太在帝师角色上大做文章,不是逼得小皇帝要杀掉儿时玩伴的份上,或者他们有几个人到现代来学习下,将启发式教育带回去,将青少年必有人生叛逆期心理学带回去,原本聪明好学的朱厚照也不至于如此宠信刘瑾宠过了头。

刘瑾、张永二人被宠信,有一重要原因,是他俩也比较聪明。从心底里,朱厚照同学喜欢比较高智商的人,这一点,很多论者都没有注意。刘瑾想到自己陪皇帝玩会送命,就需要弄权来保护自己。朱厚照同学天资高,从十五六岁到十八九岁,批复的奏章都没有什么大毛病。这样的工作对他来说太轻松了,觉得十分没趣。刘瑾抓住这一点,故意在他玩乐正兴的时候,抱去一大堆奏章过去,要朱厚照御批。几次这样一搞,朱厚照火了。这样的烂事烦我,要你们这些吃干饭的人有什么用?刘瑾就这样拿到皇帝的御批权,有了乱政的本钱。

说刘瑾乱政,回过头来想,也没有多大的事。他主要是利用这个权力打击对他有意见的文官。王阳明任兵部主事时,上了封谏书,说皇上惩罚言臣太过了。刘瑾矫诏逮捕王阳明入狱,先打了50大板,然后发配贵州龙场任驿丞。刘瑾不知道他遇到一个更厉害的茬儿。这王阳明也是文武双全,朝堂上打不死,刘瑾半道上追杀也不成,王阳明到贵州格物悟道,将自己悟成了大儒。此乃别话,

刘瑾这人虽然报复心强,对冒犯他的人毫不手软,但究竟对朱厚照也是一片忠心。凭心而论,他擅权除了对付政敌也不敢乱用,否则瞒不过冰雪聪明的朱厚照同学,他小命一定不保。因此,他也挖空心思为明朝做点好事。他一手推动《见行事例》的颁布,涉及人事、民事、军事方面共85项改革除弊的措施。有建立内厂钳制东西厂的权力,对官员失职和贪污腐败采取“罚米例”措施,降赋税,减轻农民负担,及整顿屯兵,整顿盐法等。这些被称作“刘瑾变法”,是不错的改革措施。朱厚照同学看见刘瑾这么能够为他想事与分忧,当然更高兴了。刘瑾小朋友你好好干,朕知道了。对这些,留守的文官集团领袖李东阳也提不出什么反对意见来。说到底皇帝最重要的是平衡。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只是刘瑾打击的人太多了,连他的太监朋友张永也不放过。1510年四月,安化王朱寘鐇发动叛乱,朱厚照同学就派都御史杨一清和太监张永去平叛。他们仅用18天就将叛乱镇压了。得胜回朝的路上,两人商议除掉刘瑾。他们平叛得胜,张永在朱厚照同学面前就说得上话了。刘瑾得罪人太多,也在政务上有些错误。张永揭露刘瑾有17条重罪,让朱厚照同学认识到刘瑾真不是什么东西。这时,文官集团的领袖李东阳当然要落井下石了。朱厚照有了一些相信,命人抓了刘瑾,但又不完全相信。张永怕朱厚照再念旧情,也就和一些人做手脚了。结果朱厚照同学亲自到刘瑾家里抄家,除了抄得金银数百万两外,还发现刘瑾“谋反”的证据,如伪玺、玉带等违禁物,并且在刘瑾经常拿的扇子发现了两把匕首。刘瑾被叛死刑,并且是最严厉的3357刀凌迟之刑,三天才死。讲到底,权利始终在正德手里,想弄死你就弄死你,不管你党羽多丰满。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武宗最冤枉的一次

1517年,护送太皇太后灵柩安葬,是多么严肃的一件事啊。在江彬协助下,他偷偷在护灵途中出关玩了一次。到了行大礼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群臣按礼仪跪在地上。可地上满地是积水,朱厚照看到心不安,要大家免跪行鞠躬礼。这下子,群臣将“不孝”的大帽子扣到他头上。这年的状元郞、翰林院修撰舒芬更将“孝”字看得比天还大。他上疏《隆圣孝以答人心书》,从孝道、天理、人欲三方面论证朱厚照是一个不孝子。朱厚照不理。六部、翰林院、大理寺、行人司、通政司、十三道监察、六科中的大小官员,包括主簿、大学士、主事、郎中、员外郎、御史、给事中等,连续几个月都不停地上奏,恳求、哀求他做一个好皇帝。可朱厚照思来复去,找不到自己有何重大过失。对这些汹涌而来的大批判,他发现最简单的方法还是不理。

后又听到宁夏边境蒙古鞑靼又要搞事,他一下子找到理由,连忙回京,与群臣商议皇帝亲驾“北征”。群臣齐声反对。他将大臣召集到左顺门,要大学士梁储当面替他起草诏令。梁储誓死不从。朱厚照拔出剑来威胁,不起草诏书,当吃此剑!梁储仍然不从,情愿受死。两人僵持了很久,朱厚照同学却还是没有杀掉梁储。他内心中的纯良是真的,残暴不起来。没有办法,他掷剑于地,对梁储骂了一通就算解气了。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文官集团坚信的好皇帝标准是他父亲明仁宗朱祐樘那样的,要努力给他这匹烈马安上马缰、马鞍那些东西。由于他已经是皇帝,又没有办法采取强制手段,那就只有大造舆论,不停地上奏。帝师们越是想加强对朱厚照同学的控制,朱厚照就越想摆脱。1517年八月,他换上便服带了几个随从偷偷溜出北京,文官们得知,立即追上去,苦口婆心就是劝不动他。他跑去居庸关,守关的御史也是文官集团的一分子,朱厚照怎么叫都不开门。结果,只能灰溜溜回到京城。过了一个月,听说那御史要出关巡视,他认为有了机会,再去闯关。请注意,他甚至没有免掉这名御史的职务。谁知御史还没启程,要第二天才走。朱厚照就到附近农家借宿,第二天才去闯关。在拥有规矩与道德大棒的文官面前,朱厚照同学也不把自己当皇帝,只当自己是一名爱逃学的调皮学生。等御史真走了,他才顺利进入居庸关。(我们的正德皇帝还是满由爱的年轻人)。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朱厚照同学最想干的一件事是战场杀敌报国。朱厚照给自己取了另一个名字叫“朱寿”,自封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并在宣州建了一个“镇国府”。“朱寿”的神武故事随即展开了。

1517年十月,蒙古小王子、鞑靼部巴图蒙克首领(可汗)带了5万骑兵,准备袭击大同府,聚兵到走向应州县。这时候,朱厚照已经在边关玩了一段时间,是在宣府,他与士兵同吃同住,一同玩骑射、剑术。他们按朱厚照要求,将他看作“朱寿将军”。就是将军也从来高高在上,但是这位千古以来的独一无二的皇帝分身将军,却完全将他们当人看,这本身就激起了他们的昂扬斗志。为这样的“朱寿”死战,那可是无限的光荣。因此,听到蒙古小王子胆敢来犯大同,士兵们都踊跃跟着“朱寿将军”驰援大同。大同的守军知道了有这样的皇帝,也都是将士用命抵敌。

朱厚照率军抵达大同,又调集其他部队前来增援,手上的士兵已经达到6万人。调兵期间,他以“朱寿大将军”的名义发函到朝廷,要求调兵和筹集粮草,大臣们还曾一头雾水。边关却有急事,皇帝又去了那里,一想也就明白了,那是朱厚照要亲自领兵打仗。

十月二十一日清晨,大同府应州县的应州会战正式爆发。朱厚照骑在马上,挥舞大刀压阵。有一敌骑走近了,他冲上去一刀将敌人砍倒。这时候,明军哪个不拼命,哪个甘于人后?在“朱寿将军”一次次指挥下,明军哪种不怕死不要命的杀气,直杀得蒙古鞑靼兵鬼哭狼嚎。蒙古小王子哪见过这种疯狂的明军?战斗打到傍晚,蒙古小王子胆怯了,率兵逃往沙漠。这场会战关键是打出明朝的国威。此后十多年,蒙古都不敢再来扰边。实在被吓怕了。

朱厚照到1518年2月才打道回朝。他下令文武百官到德胜门外迎接,亲自讲述杀败蒙古小王子的战斗故事,并说“朱寿将军”真有其人。可文官们不承认“朱寿”的存在,不承认有一个应州大捷。朱厚照实在太失望了。他惟一能做的是封“朱寿”为镇国公,年俸5000石,这位“朱寿”还真在户部立了“户口”。此后,逮着机会,他就去宣州“镇国府”,当他的“朱寿将军”。

文官集团不承认“朱寿”,不承认应州大捷,就是不想让朱厚照同学毕业。这使得应州大捷的战果被严重扭曲,到满清时为强化朱厚照淫乐帝的形象,进一步篡改明史,竟将应州会战的战果说成是明军死亡52人,蒙古军死亡16人。果若如此,蒙古十多年不敢来犯,是啥意思呢?双方均有五六万人在应州县那地界冲杀一整天,就这样一个战果,可能吗?

说真的,如果换了一个稍微暴虐点的皇帝,闹这地步恐怕要大开杀戒了。朱厚照渴望得到承认,可文官集团就是不肯颁发毕业证书,他生气两天,也就算了。他渴望新的作战机遇的来临,但蒙古又不敢来了,没仗好打呀。(很多人说应州大捷是武宗带这一大群人在边界杀牧民玩,那我就呵呵一笑了,自应州大捷后20年,蒙古再也没出现过骚扰边境,哪怕是来抢一只羊都不敢)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1519年六月,江西宁王朱宸濠叛乱了,“朱寿将军”将军又可以开心的出征了。但就在这时候,那个王阳明多事了,主动平叛。还有那个曾经死谏的罗侨,也跟着王阳明起哄。朱厚照好不容易说服朝廷同意他御驾亲征。为让这一仗打得有味道一些,他一路走时故意走慢些,好让宁王朱宸濠兵强马壮些。可是到了八月,等他刚走到河北保定的涿州,王阳明的捷报已经传来了,还说要献俘于阙下。朱厚照的命令是不许。他干脆就慢慢走,边走边玩,王阳明再要求前来献俘,仍然不许。聪明一切糊涂一时的王阳明这才明白朱厚照的心意,重新报捷说所有功劳全是“大将军朱寿”先生的,靠他老人家的威德和方略打败了朱宸濠,朱厚照这才同意接受俘虏,到了南京。“得胜”之后,朱厚照不想回北京,在向北回北京路上走了一段,经过山东临清、江苏徐州那儿玩了一下后,为了名正言顺,他还要将宁王朱宸濠放了,让他再作乱一次,让自己好亲自捉住朱宸濠。这个奇思妙想太过雷人,总算被大臣劝住了。

平定宁王朱宸濠叛乱一节,也可能是满清《明史》和野史加了料,对朱厚照胡乱编排了一番。这故事是强化朱厚照淫乐与游戏人生。《明史》中又说杨廷和由于与王明明的老上级王琼是死对头,所以一生讨厌王明明,并打压王明明的心学。后来,朱厚照的继任者、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曾想让王阳明做京官,就由杨廷和出手阻止了。明朝文官集团内部的妒忌与党争,也不比朱厚照的游戏人生境界高多少。

一个清人写成非主流,昏君、暴君的无厘头皇帝:明武宗朱厚照

正德最出名的就是游龙戏凤,经常被改变成电影、电视剧

最后结语:作为智商特别高的皇帝,任性起来是有点恐怖。如果文官集团不将一些普通的杂事推给他处理,对他的行为不采取那种上纲上线的干预,想办法在国家政务找点有技术含量的难题交给他来处理,挑战他的智商,那又如何呢?朱厚照一度还潜于佛学,与西藏僧人一块钻研佛学,甚至自封过自己是“大庆法王西觉道圆明自在大定丰盛佛”。但是很明显,那些僧人也没有镇得住他。没多久,他就不再佛学中沉迷了。好就好在本性没有严重的缺失,关键时刻抓得住事,抓得住人,故而朱厚照一朝还算平顺。

就事论事,说荒淫,中国历史上比朱厚照荒淫的皇帝多的事。将荒淫皇帝的帽子扣到他头上,那么,历史上更多的皇帝就是超级荒淫了。荒淫不是他的真实特征。说玩乐皇帝,是比较相符。但要记住,他不残暴。中国历史上,不嗜杀的皇帝,也就宋朝、明朝多一些。宋朝、明朝的亡国特别让人痛心,为国殉难的人也特别多,不是没有原因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