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1年(6)

中村事件与关东军(1)

正值国民党内内乱不断升级和蒋介石连续对中共建立的根据地大肆用兵期间,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秘密加速了其侵略扩张的步伐,其主要举措便是向中国东北各处派出军事间谍,刺探和收集东北军的各项军事情报。由于日军谍报人员肆无忌惮地深入东北军军事重地,626日在现内蒙古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葛根庙镇发生了“中村事件”,此事件迅速被日本关东军利用和渲染,以致成为之后引发“九一八”事变的主要借口之一。

那么“中村事件”又是怎么一回事?又如何能成为日军侵华的导火索呢?

6月期间,日军参谋部中村震太郎大尉奉日本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长建川美次少将之命,到中国东北执行秘密军事侦察任务,目的是调查日军在入侵满蒙时,在宿营、给养、供水以及交通等方面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并秘密联络当地亲日的蒙古王公,说服他们准备策应日军进占。中村所要侦察的地段处在大兴安岭南北分界线的内蒙古兴安盟首府乌兰浩特市附近。1928年张学良易帜之后,东北军也做了象征性的裁军,部分老兵及徒手兵被编入东北屯垦军。中村等人所到之地属兴安屯垦区,为民国时期东北自设的省级特别区,不属于国民政府正式批准的省级行政区。192911月成立,除兴安屯垦军外还招募了东北及华北灾民前往。兴安屯垦区辖有洮安县与索伦设治局之地,并包括两县附近的札萨克图旗、镇国公旗、图什孛图旗、扎赉特旗等区域,屯垦督办公署驻洮安(今白城)。东北屯垦军有三个团驻扎在乌兰浩特附近。626日,中村等人准备向附近的吉林省白城市洮南此行出发地返回时,被驻防在现内蒙古东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镇的中国屯垦军第三团所部拘获。这个中村也是属于那种笨得出奇的间谍,虽然冒充是日本农业学会的土壤专家,但6月份的夏日里为了携带收集谍报用的器械竟穿着棉袄棉裤,遇上谁都得上去盘问一下。一经搜查便在一行四人的行囊和中村的棉裤中搜出了调查笔记和多份军用地图,军用地图已对照实地做了纠正和改绘。还查出寒暑表、指北针、测绘仪器和一支专门用来装备日本特殊部队的南部式手枪。调查笔记中,凡他所经过的地区,关于自然条件、村落、居民人数、土质、水井以及可容驻的兵力等都做了详细记载。中村等人虽然间谍罪证确凿,但其依然骄横,审讯之中甚至对中国官兵动拳。本欲将中村等人上交的第三团一怒之下对中村一通暴打,负责审讯的关玉衡团长是牡丹江市宁安县人,是个有血性的东北汉子,鉴于弱国无外交的事实,揣测把中村等人上交通过外交途径处理结果将难以预料。按照国际法,若军事间谍证据确着可判死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关命令下属将中村等押赴山坳枪决。为避免日后麻烦,关还下令焚尸掩埋,又严厉告诫官兵不得对外宣扬,违者军法处置。627日一早,关团长便将此事向兴安屯垦区公署代理督办高仁绂做了报告。高知道此事重大,马上又电告张学良请求指示,张立即回电电令“妥善灭迹,做好保密”。事情至此似乎可以就此了结而销声匿迹了,但因为一个物件和一个人的出现,“中村事件”被恶意夸大最终成为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主要借口之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