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高考是一个密封的管道,在这个管道上开凿的加分口子越少,公平性流失的可能性越低。但是,如果另一种更加庞大的、以红头文件面目出现的“加分”怪兽朝你奔袭而来,你该怎么办?

冰川思想库特约研究员 | 李跃

临近开学之际,一条与高考有关的新闻让人心绪不宁。

日前公布的北京新高考方案明确,要充分借鉴其他省份的经验,在部分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

这种试点的关键点在于,将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试点院校范围。

1

看清楚了,“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这是一种让人惊讶的颠覆性突破。

要知道,这么多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投身这样一种考试竞争,这么多家长咬紧牙关节衣缩食送孩子送进各种补习班,就是因为高考中,一分之差都可以改变无数人的命运啊。一旦高考分数的重要性被稀释到如此地步,很多人可能都想问一问,这样一来,这种从科举时代就沿袭下来的传统的发愤苦读模式还有意义吗?

虽然,北京市教委有关人士昨日(8月27日)澄清说,综合评价录取和综合素质评价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该市2020年高考采取的是“两依据一参考”:

依据的是语数外统一高考的成绩450分加上三门等级性考试各100分,共750分;综合素质评价是重要参考。而公众关心的综合评价录取是未来要向教育部申请的一种招生模式,在这种选拔方式中,统一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有人理解成所有录取都以这种方式进行,这是不对的。”

▲正在准备进入考场的高考生(图/图虫创意)

而且,按照该人士的进一步解释,这种模式是未来想探索的一种利用综合素质评价从“选分”到“选人”的一个小规模试点项目,既然是试验,就有推广的可能。任何一个好的政策必须经得起质疑,这样一种“试验”,也当直面公众的担忧,以将由此带来的社会心理震荡降到最低。我们当然可以找到一大堆抨击现行高考的理由,我们赋予了分数超强的魔力,以至于整个教育流程度都不得不随之旋转,也许再没有哪一种阿拉伯数字与一个人的前途是如此休戚相关的了。尽管分数面目可憎,但它起码扮演了铁面无私的角色;尽管唯分数论僵化呆板欠科学,但它的刚性起码可以保证更大程度上的公平。

在这个公平成为稀缺品的时代,通过高考实现阶层的向上流动,对许多人来说,是一种底线希望所在。或者说,高考公平是他们的最后心理防线。

2

不久前,一篇《四家长质疑考生答题卡调包,纪委介入检察官实名举报》的自媒体文章,在朋友圈疯转。4名来自郑州、洛阳、周口等城市的家长表示,孩子今年的高考分数与以往成绩、高考后估分严重不符,他们怀疑孩子的答题卡被人调了包。

虽然经过当地纪检部门调查,最终证明这只是虚惊一场,但它所引起的舆论哗然,正是公众关于高考公平焦虑的一种投射。

这也是此前取消各种五花八门的高考加分项目,获得民众广泛欢迎的原因所在——高考是一个密封的管道,在这个管道上开凿的加分口子越少,公平性流失的可能性越低。但是,如果另一种更加庞大的、以红头文件面目出现的“加分”怪兽朝你奔袭而来,你该怎么办?

这头怪兽,就是大力降低高考分数权重,加大“综合素质评价”与“面试成绩”话语权的综合评价录取。

有时想想,相对于笔者当年那种一心只读考试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单纯来说,今天的高中生很不容易,除了一样要应付高考外,还要热心参加公益活动;要处好眼同学与老师的关系;要积极撰写研究报告或者论文;要保持身心健康,具备一定的艺术素养一一这些都是“综合素质”这只筐里的内容。

但是,综合素质评价的各个指标间按什么比例来衡量?每个入的秉性与气度不同,道德素养的评价又如何精确量化?青春期的个性棱角应当是值得适当尊重的,一个人的“合群性表现”一且成了一项考核指标,会不会让他们提前就戴上了假面具,过早地就形成了非人格化的交往呢?

3

至于综合素质评价的具体操作,有一篇文章是这样写的:

老师会给学生们分发测评表,首先学生需要给自己打分,然后撰写自我评价和学期总结。随后,全班同学会依次上台朗读自我评价,朗读完毕后,同学们就开始给被测评同学提意见或给五个维度打分。班干部或班主任会记录全班同学的打分,最终结果的构成来自于50%的同学互评和50%的师评。

我不知这篇文章所描绘的真实性有多大,若果如此,无异于将同学们处于相互监督、制约的境地,这样一种设计,除了制造“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制造无价值立场的“老好人”,还能带来什么呢?健康、活泼、正直的人格,与它是绝缘的。

图/图虫创意

还有,在综合实践方面要看论文数量,但很多人都知道,如今天下论文一大抄,有名的大学教授都可以抄,高中生为什么就不可以抄?这也怪不得他们,过来人都明白高中生功课繁忙,补课乃家常便饭,谁会分出一大块宝贵时间分配给一篇与作业无关的论文?除非真的是兴趣使然。但从效率上看, 又无法与那种鼠标下的剪切、复制与粘贴相比,由此会不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这个从近期媒体爆出的多例大学自主招生由学生提交的论文涉嫌抄袭事件中就可以得到证明。

至于将“面试成绩”计入高考录取权重,公众的担忧在于,由于它较之“综合素质评价”存在更大的弹性空间,在缺乏有力监管与约束的情况下,可能为滋生权钱以及人情交易提供更肥沃的土壤。

4

我的想法是,高考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定要抱着治高考若烹小鲜的谨慎心理,在相应的监管制度尚未完善之前,不如守住刚性的唯分数论,以此守住摇摇欲坠的高考公平。所谓“播下龙种收获跳蚤”,有时候,一些理念越美好、口号越动听,但若偏离了方向,给社会带来的伤害可能会越深。

汉代曾经盛行举荐制,到后来却变成了“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没有具体的量化评价标准,且有太多的运作空间,失败是必然的。唐代开始实行严格的科举制,这样一种刚性的人才选拔机制才得以成为传统王朝赖以运行的基石。

图/图虫创意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废除了高考,改之以“推荐上大学”,由此形成一种隐形种姓制度,一个人如果不是出身好,表现好,如果不是根正苗红,再有读书天赋也无缘大学门墙。至于其中的隐形权力寻租现象,如某些女知青用身体交换一张政审合格证明,更是举不胜举。这是一种大规模的人才逆淘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