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单兵战斗力,日本鬼子数第一

很早以前就想写这篇文章,那时正在热播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所以不想给热血沸腾的国民们泼凉水。从那开始,抗日剧越拍越多,一发而不可收,甚至到了泛滥成灾的程度;情节也越来越离谱,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我觉得有义务和责任把真相告诉大家,不能让国民都去当阿Q。于是就花了很多时间查找资料,收集史料,记录数据,做了一番功夫之后才开始写这篇文章。

一看标题,很多愤青就会拍案大骂了。在这里我劝你们暂且息怒,平心静气地看完之后,如果你还觉得我是一派胡言,那时你再骂不迟。每一个人都有爱国热情,但爱国不是自欺欺人,不是精神胜利法,不能罔顾事实一厢情愿地觉得中国什么都应该是第一。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说,为了维护自我意识和心理平衡,人类会不自觉地对记忆进行筛选、扭曲。对破坏心理平衡、造成自我否定的部分进行遗忘、改造、合理化地处理。而对增加自豪感、自信心的荣誉、成功,则加强记忆,甚至夸大、虚构。更重要的是,这一切往往是生物本身的无意识行为,意识不到自己的记忆已经走样,不再真实。

我们需要知道发生在80年前的那场战争的真实情况,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善于总结,才不会重蹈覆辙。

日军战斗力究竟如何?对于这个问题,8年抗战中与日军直接交手的中国军队的将领和士兵最有发言权。 指挥台儿庄会战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是这么说的:日本军队的长处,那也确是说不尽的。日本陆军训练之精,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日本高级将领之中虽乏出色战略家,但是在基本原则上,绝少发生重大错误。日本将官,一般都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但其做事皆能脚踏实地,一丝不苟,令人生敬生畏。

曾分别任第六、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武汉会战和远征军入缅的陈诚更是对中日两军做了直接对比:优势兵力,不能专就量言,质的关系尤为重要。我们抗战动员的兵力,在任何一次会战中,都比敌人多几倍。即如武汉会战,光是九战区指挥的部队,最多时有七十多个师;而敌人使用部队,据先后发现之番号计算,总计不过七个师团。其所以能以少击众者,除装备关系外,就是因为素质的优越。反过来看我们自己,部队虽多,但量的优势每为质的劣势所抵消,徒然虚糜饷糈,并无补于败亡——此“兵在精而不在多”之所以为至理名言也。武汉会战中,王陵基军团及第三十军团孙渡、张冲两军,均因素质太差,甫经接触即溃不成军;而滇军卢汉所部,未经接触,仅闻敌机之声亦即溃散——以致连累素质较优的部队也无法达成任务,而造成全盘的失败。故素质是部队的命脉,与其多而乌合,不如量少而精,反而能在疆场上发挥战力。

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曾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我感觉敌人能攻占任何他们想要的目标;倘若他们没有占领某地,那是因为他们不想要。在整个抗战期间我思路一贯都是这样,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抗日名将宋希濂将军曾做过这样一个估计:一个日本兵的作战能力相当于七八名国军士兵;一个日本兵凭借一支步枪,经常能阻击国军一个连的运动。

林彪在平型关大捷后在经验总结上写道:敌人实在有许多弱点可为我乘,但敌人确是有战斗力的。也可以说,我们过去从北伐到苏维埃战斗中还不曾碰到过这样强的敌人。我说的强,是说他们的步兵也有战斗力,能各自为战,虽打败负伤了,亦有不肯缴枪的。战后只见战场上敌人尸体遍野,却捉不着活的。敌人射击的准确,运动的荫蔽,部队的掌握,都颇见长。对此种敌人作战,如稍存轻敌观念,做浮躁行动必易受损失。我们的部队仍不善做疏散队形之作战……我们的军事技术,特别是战斗员与班、排、连长的技术与战术教育,实在还须大大的努力。过去大半年,部队虽然得到了休息整顿的机会,在风纪、礼节与正规化上进步很多,但对战术训练还很差。今后应努力加强这方面的教育。

以上就是在战场上与日军交过手的中国将军们的评价。

我们再来看看在战场上直接和日本士兵厮杀的中国士兵们的评价。

多次参加对日军作战的新四军老战士姚天成说:日军不仅单兵作战能力很强,而且部队之间的协同配合也很好,不管是步炮配合,还是小范围的组、班(曹)、小队的内部配合,都是训练有素的。我参加过的与日军作战,几乎每次都可以看到:对方部队一旦遇袭击,都能迅速展开,并以最快的动作形成单兵之间的交叉火力掩护和步炮之间的相互掩护。而一旦日军形成了战场配合,就基本上没有了射击死角,再要穿插分割他们,难度就非常大了,有时侯甚至是做不到的……抗战初期我们的一个老红军连队与日军作战时,别看日军火力听上去不很密集,但我们那些身经百战动作灵敏的老红军战士,只要是稍不注意,就会被对方击中。

参加过松山战役的老兵谭祖幼讲了这么一件事:我伏在战壕里,一位姓杨的营长就在我身边。忽然,杨营长站了起来,拿着望远镜观察前方敌情。我知道日军的枪法非常准,只要被他们盯上基本上就不能活命了。我连忙对杨营长喊道:“营长!营长!快蹲下来,敌人的枪法准得很。”另一位机枪手也在劝:“营长,看不得!”哪知话音未落,一颗子弹就射进了杨营长的胸膛,杨营长当场牺牲。

新四军老战士孔诚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一次惊心动魄的伏击战。孔诚说,那次战斗,他们集中数倍于日军的兵力,攻打车桥据点。同时,伏击日军的援军。“当时我们占据了有利地形,日军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么多人等着他们。”这场战斗注定是瓮中捉鳖,战斗一打响,附近驻守的日军,果然驰援车桥。等到日军进入埋伏圈后,新四军立即炮火覆盖,当即打死打伤大量日军。重兵埋伏,又打的是后勤部队,战斗理应迅速结束。然而,令新四军战士们没想到的是,这几百人的日军,在遭到猛烈袭击后,很快寻找隐蔽点,形成交叉火力掩护进行反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随后,新四军战士与日军进行了激烈的白刃战,原本很快就能结束的战斗,竟从上午一直打到当晚10点,付出大量战士的生命,才将这股部队吃下。一名日军军官,身负重伤仍狂呼乱叫,经被俘日军辨认,此人是指挥官山泽大佐。对于日军的快速反应能力,孔诚至今印象深刻,这是很多中国军人在战争初期所不具备的素质。

对于日军士兵的印象,中国士兵的普遍反映是:日本人打仗厉害,不怕死,枪法也好。

可以说从将领到士兵,与日军交手过的中国军人无不承认并感叹对手在军事素质上的强大与优秀,这是就是铁一样的事实,尽管我们很不服,却很无奈。

小说《敌后武工队》的作者冯志是小说主人公魏强的原型,他在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大冉村坟地伏击战进入白刃战时,日本军曹一撮毛一人对抗辛凤鸣、李东山、赵庆田三个人,最后虽然被赵庆田用刺刀捅死,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日本兵拼刺的能力。这是一对三的结果,假如一对二会怎样?一对一呢?小说中还写道,行进中的一队日军一听到枪声,马上散开,卧倒,判明情况,自行组成一个个三人战斗小组,互相掩护,就地还击。军事素养之高可见一斑。

事实上,在广大的华北地区,一个日军小队就能维持一个县的治安。毫不夸张的说,在辽阔的中国战场上,每一名日军都是被以一当十、甚至当百来使用的。正是因为日军的战斗素养很高,我们每每打不过,就会找托词来掩饰自己的无能和战斗力低下,如:鬼子集中优势兵力对我某某山区根据地进行扫荡......其实日军在中国从来就没有过优势兵力,占优势兵力的恰恰是我们。例如:八路军围攻日军炮楼时,往往有区小队甚至县大队配合,而据守炮楼的一般只是日军的一个小队,谁是优势兵力不言自明。陈诚说:“我们抗战动员的兵力,在任何一次会战中,都比敌人多几倍......我们自己部队虽多,但量的优势每为质的劣势所抵消,徒然虚糜饷糈,并无补于败亡。”而我们虽然人数众多却打不过少数日军,说明我们的单兵战斗力不如日军。在抗战初期,日军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所以中国才会出现“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我们再来听听与中日双方都交过手的第三国士兵的评价,无疑更客观、更公正、更有说服力。

美国陆战队员李.伯奇二战时曾经在菲律宾的湿热丛林中与日军作战,并在战斗中负伤。5年之后他又参加了朝鲜战争的长津湖之战,跟志愿军交手,他是这样评论中日两国士兵的素质。

记者:怎么看中国士兵?他们是好战士吗?

伯奇:与日本士兵比起来,他们不是。他们试图纯粹靠人多取胜。我个人不认为他们是优秀战士,但他们特别守纪律且能吃苦。当然中国士兵有许多个人英雄举动,但总的来说他们靠人多优势。

毫无疑问,在伯奇看来,日军的单兵作战能力比中国士兵更强。

日军的作战能力究竟有多强?下面我用具体的数据说话。

一.中日士兵对比:

共军

以平型关战役为例:林彪的115师是主力部队,兵力12000人,又是预先设伏。日军是板垣师团的辎重部队,即后勤部队,明显不是作战部队,事先又不知情,钻进了口袋阵。日军的人数是1000人,双方兵力对比是12:1,但战役最后的结果是双方各死亡1000人,伤亡比是1:1,我军没有俘虏一个日本兵。《抗战以来的八路军、新四军》一书认为:我团营干部五人负伤,以下近千人伤亡。第5连百名壮士,凯旋时只剩30多人,连长曾贤生壮烈牺牲。独8旅3个团一个补充营5000多人,损失一个团。这就是平型关大捷的真相,日军后勤部队的战斗力由此可见一斑。 另一场战斗更能说明日军的战斗力,那就是关家垴战斗。这次战斗,八路军出动129 师主力8个团加总部炮团一部约一万人,围歼日军冈崎支队510人,激战两个昼夜,八路付出重大伤亡,但未能全歼日军。八路军在关家垴战死589人、伤1570多人,共计2160余人。日军阵亡71人,战伤166人,失踪2人。八路军和日军的兵力比是20:1,战死比是8.3:1,战伤比是9.4:1。

张学良的东北军

以日军攻打北大营为例。 1931年9月18日傍晚,日军炮轰中国东北军北大营,东北军奋起还击,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伤亡比是13:1。要知道当时东北军的兵力有二十万之众,而日军只有两万多,在兵力对比几乎是10:1的情况下,东三省竟然迅速沦陷了。

国军

以淞沪会战为例。 淞沪会战,日本宣布死伤4万多人,而中国军队则伤亡了近30万人。比例1:7。 抗战初期,布防在河北、山西一线的三十万国军被区区三千日军像赶鸭子一样赶的到处乱窜,平均一名日军追击100名国军。

看到这里有人就会说了,我们打不过日军是因为他们的武器比我们的先进。这是欺骗了我们几十年的谎话,其实当时日军的武器并不先进。 日军的武器

步枪 日军在抗战中的单兵装备,主要使用6.5毫米口径的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式步枪,其具有精度好、射程远和枪身长利用于白刃格斗的优点,但由于6.5*50毫米步枪弹头飞行过于稳定而使得杀伤力不够,打进人体后容易穿出,停止作用不明显。日军大量使用的“三八”式其整体性能不如国军装备的“中正式”,中正式步枪仿自德国M1924步枪,配用7.92mm子弹,精度高,杀伤力大,携带方便,有效射程800米,进入人体后弹头易翻滚形成较大空腔,碎片易滞留体内,使人立即丧失战斗力,所以被国民政府看好并从德国获得授权仿制该枪,命名为中正式7.92MM步枪。

轻机枪 日军所用轻机枪主要是人称“歪把子”的大正十一年(1926年)式。歪把子机枪的优点是射击准确,缺点是供弹不畅,加上通用的6.5毫米子弹杀伤力不足,杀伤性能不如中国各派军队主要装备的捷克ZB-26轻机枪(通用德式7.9毫米弹)。日军于1939年研制出7.7毫米口径的九九式轻机枪,也因生产能力不足未大量装备。

重机枪 抗战中日军的重机枪为九二式,使用 7.7毫米口径子弹,耐寒性好,远距离命中精度相当高。缺点是靠弹板供弹操作不便且易卡壳。枪口火焰很小,利于隐蔽,提高了在战场上的生存率。性能同样不如中国军队的马克沁机枪。

冲锋枪 日军没有装备冲锋枪,是拘泥于日俄战争的经验,认为“一门百发百中的大炮要胜于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日本国内没有资源,冲锋枪耗弹多且精度差,又不符合日本武士最后以刺刀决胜的观念。战场上的国军或是共军,都有冲锋枪。后来在太平洋战场上,守岛日军吃尽了美军“汤姆森”冲锋枪的苦头。

手枪 日本南部十四式手枪(王八盒子)因弹簧钢质量差供弹常出问题,被称为“二次大战中最差的手枪”。中国军队则大量装备了性能最优秀的毛瑟驳壳枪,即大名鼎鼎的盒子炮。

迫击炮 日军主要装备的90毫米九七式迫击炮性能优秀,弹道弯曲,死界很小,射速快、威力大,重量轻、体积小、便于机动、易于操作、造价低。不过因为中国军队同时装备的82毫米迫击炮性能也非常优秀,这使得日军在支援火力迫击炮上并没能占据优势,但日军大量装备了50毫米口径的八九式掷弹筒(一个中队有6具),具备一定近战火力优势。

重武器 抗战初期,日军地面重武器数量多于中国军队。日军一个师团支援火炮有24门四一式75毫米山炮、12门75毫米加农炮(亦即野炮)和24门三八式70毫米步兵炮。

坦克 日军装备的坦克数量少且性能很差。

重炮 日军的150毫米榴弹炮射程不足10千米,无法和国军装备的德国的sFH-18型150毫米口径、射程超过15千米的榴弹炮对射。

日军单兵装备 日军步兵标准制式装备包括步枪1支,刺刀1把,前后盒弹匣(子弹120发),手榴弹4颗,钢盔1顶,略帽1顶,军服1套,皮鞋1双,水壶1只,饭盒1个,寝具1套,3至10日口粮1份,急救包1个,全套装备重15至20公斤。

整体来讲二战日军轻武器装备甚至不如国民党军队万国牌武器,与美国、德国等国陆军相比,差距更大。日军主要步兵武器是三八式步枪,自动武器很少,而美军、德军和苏军大量配备了冲锋枪、突击步枪等速射武器,是日军无法相比的。日军在火力配置上,与美、苏、德等国陆军相比无疑也是落后的,尤其是坦克的使用上,日军坦克水平低数量少,与欧洲战场美、苏、德各国部队相比均有较大差距。

二.苏日士兵对比

以诺门罕战役为例。 苏军集结第1集团军(6万余人,辖3个步兵师,即第57师、第82师、第152师)、摩托化第36师,机械化第5旅,装甲第7旅、第8旅、第9旅,坦克第6旅、第7旅、第11旅,空降第212旅、机枪第5旅、炮兵第185团,反坦克炮第37、85营,第63、66、150防空营等其他部队(另附外蒙骑兵第6师、骑兵第8师等部队),共计机械化大军10万余人(另外动用铁路昼夜不停的运送来18000吨炮弹,6500吨炸弹,7000吨燃料,4000吨粮食和4000吨物资、3000辆载重汽车..... 苏军一共有498辆坦克、346辆装甲车,542门大炮,515架飞机)。7月15日,朱可夫被任命为集团军司令员。 战前,斯大林告诉朱可夫,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此役,苏军出动兵力达10余万人,日军出动兵力总数为58925人,兵力对比是2:1,(还有一种说法是3:1)日军除了航空兵大致和苏军持平外,炮兵,机械化装甲兵,后勤保障方面都远不如苏军。日军大炮的炮弹是5个基数,苏军大炮的炮弹无限量(最后苏军弹药消耗达到31000吨)。两军炮兵对射时,苏军炮兵竟然光着膀子,没有任何防护,因为日军炮弹的射程打不到苏军炮兵阵地上。战后双方的伤亡数字是:苏军24903人(据1991年苏联解体后解密的档案资料),日军18868人(据《朝日新闻》1966年在靖国神社统计),苏日双方的伤亡比是1.27:1,无论人数还是武器,苏军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最后苏军的伤亡竟然比日军多出6000多人,如果说诺门罕战役苏联胜利了,那么只能说惨胜。 朱可夫对日军的评价是下级军官很优秀,战斗很狂热,但是越往高层越烂。另外曾在GRU任职参与过该战役的瓦西里·诺沃布拉涅兹上校在回忆中认为苏军的战斗有很多缺陷,是靠巨大的人数和兵器优势打胜的。8月份的反攻中,苏军集中2个步兵师,1个摩托化步兵师,2个团级编制的蒙古骑兵师,1个机枪旅,在绝对优势的飞机和坦克支援下,才勉强围歼日军1.5个2流师团,伤亡超过40%,其实际战斗力并不算很高。显而易见,日军的战斗力明显胜过苏军。

三.美日士兵对比 以太平洋战争最为惨烈的冲绳战役为例。 美军伤亡7.5万人,损失飞机763架,舰艇404艘,坦克372辆; 日军伤亡11万人,被俘9000人,损失飞机7830架,舰艇20艘,其中包括著名的大和号战列舰。此外,岛上平民死亡超过10万人。该战役被丘吉尔称为“战争史中最激烈最著名的战役之一”。此战中美国第十集团军司令巴克纳中将及96步兵师副师长米伊斯利准将阵亡,日军冲绳司令牛岛满大将及参谋长长勇少将自杀。此役美日的伤亡比是1:1.46,日军高于美军。但我们要知道,美军的胜利是建立在以下这些数据基础上的: 1、美国的人口是日本近两倍; 2、美国的国民收入是日本的7倍; 3、美国的钢铁产量是日本的5倍; 4、美国的煤炭产量是日本的7倍; 5、美国的汽车产量是日本的80倍。_ 此外,美国工厂的现代化和自动化水平要高于欧洲和日本,美国的综合国力远远高于日本,太平洋战争是美国依靠异常强大的国力压垮了日本。如果让一个美国兵拿着和日本兵一样的武器作战,失败的肯定是美国佬。

四.英日士兵对比 以香港战役为例。 1941年12月8日早上8时,由酒井隆中将所指挥的日军华南派遣军(第23军)之下陆军司令佐野忠义大佐(第38师团)指派步兵司令伊东武夫属下三大联队228、229、230步兵配合第66队北岛冀子雄炮兵团作先遣部队从深圳分打鼓岭、罗湖及新田3组进攻香港,总兵力39700人。当时负责防守香港的主要有步兵7个营包括英国两营、加拿大两营、印度两营步兵和香港义勇军6队,加上皇家炮兵团及港星炮兵团,配合皇家海军等总共约15000人守军。英日比例1:2.6。日军占优。日军有数量上的优势,士气高昂且训练充足,还有由广州开出日机飞行团在香港上空轰炸支援。而英军方面,陆军由杂牌军组成,训练方面参差不齐,空中力量亦异常单薄,也缺乏雷达可以使用,最重要的是兵种不同出现了配合问题,这也反映出英军平时的协同训练较差。 最后的结果:经过18天战斗,日军成功占领香港。英军1720人阵亡,2300人受伤;日军683人阵亡,1413人受伤。战死比例2.5:1,受伤比例1.62:1。英军均多于日军。 1941年11月,加拿大军方从温哥华为香港派驻两营援兵,共1,975人。他们大多未完成训练,且未装备重武器。最终有557人战死,余者皆成日军的战俘。

五.德日士兵对比 由于这两个国家在二战期间同为轴心国,没有在战场上交过手,不好比较。但我们知道,二战时德国的工业化水平和科技水平已经相当的高,逼近世界顶级,在二战末期造出了V1、V2飞弹,甚至差一点造出原子弹。德军的机械化程度也很高,他们的飞机、大炮、坦克、机枪、冲锋枪、步枪、手枪等武器都是二战战场上的佼佼者,甚至是精品。相较之下,日军的武器则相当粗劣,故障率很高。日军也远未实现机械化,只能算半机械化、半骡马化的军队。二战时德军已经没有骑兵了,而日军还保有大量骑兵。我们知道,骑兵是一战时的兵种,在欧洲,除了苏联和波兰,其他国家早就将骑兵淘汰了。纵观二战欧洲战场,德国的胜利几乎都是由坦克创造的,即所谓的“闪电战。”德军大规模集中使用坦克做为突击力量,撕开对方的防线,再由跟进的步兵分割、包围敌人加以消灭。换而言之,德国是利用机械化兵团作战取得胜利。德国士兵手里的武器,身上的装备,得到的支援,都是日军望尘莫及的。德国铁蹄踏平欧洲靠得是机械化和先进的武器,日军横扫东亚、东南亚靠得是士兵的素质和狂热的武士道精神。在缅甸跟日军作战的英军回忆说:“日本士兵特别能吃苦,仅仅靠一袋大米就能在丛林里生存。” 二战的最后结果,德、日两国都失败投降了,在投降方面德、日两军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比较的例子。 1945年5月8日法西斯德国投降,然而在远离柏林2000英里外的北极地带的一个第三帝国前哨,还留有11名被遗忘的纳粹士兵。他们收到上级发来的电报:“德国投降了",这几个人就烧了所有文件,等待上级的命令。他们靠吃罐头食品为生,顽强而愚忠地坚守在他们的战斗岗位上。结果等了三个月还是没消息,这伙人等不得了,向盟军发送信息。同年9月4日,他们向一队毫无思想准备的挪威海军正式投降。这批德军在祖国投降后坚持了三个多月。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散布隐藏在太平洋岛屿上的日军却并没有全部接到投降命令,他们很多依然拒绝投降。直到1951年12月最后一批成建制的日军小队才走出丛林向美军投降。这批日军在祖国投降后坚持了6年多!德军和日军在各自祖国投降后坚持的时间比例是1:24。

日军的单兵战斗力之所以如此之强,得益于他们普遍受过良好的基础教育和长时间的严格军事训练。

幕府末年的日本,识字率就相当高,据统计当时的日本人,男子有45%识字,女子有15%识字。到明治维新大兴教育之后,1872年,日本公布《学制令》,到35年之后的1907年,日本的小学就学率达到97.83%,基本做到了小学教育的普及。 在受到过基本教育的兵源基础之上,日军的训练也相当严格。据昭和十五年(1940年)日军颁发的《步兵操典》规定,步兵单兵及大队以下步兵分队训练主要内容包括: 单兵教练,即单兵队列(包括射击、投弹和动作),单兵对歩、机枪的射击和掷弹筒的使用。 中队教练,包括队形、战斗、分队、小队、中队的进攻、防御。 轻机枪和自动炮教练,包括密集队形、射击、分队、小队、中队进攻、防御,以及夜间战斗。 步兵炮、速射炮教练。 大队教练,包括进攻、防御、追击、退却,以及夜间作战。 抗战初、中期参战的日本士兵,大体上要接受将近一年的军事训练。前5个月是新兵集训,训练课目包括队列、刺杀、射击及拉练。在这期间最少要有一次在严冬条件下的五天野营拉练,训练士兵严寒耐力及夜间应战能力。接下来2个月是常规单兵综合素质训练,强调小队、中队一级作战协调。在这期间每天必须有30公里以上行军耐力训练,并由教官掌握其中强行军比例,但不得低于每日5公里的强行军。新兵在转入小队、中队级协同战术训练时,大都加入该部队老兵的“私货”。这些“私货”练起来都很苦,例如立姿加重物持枪长瞄,打夜间100米外香火头,避弹奔跑及针对避弹奔跑的射击方法,狙击与反狙击术,突发情况下防守与反击的动作等,都是在战场上非常实用的技术。再接下来的1个月是中队、大队级作战训练。新兵从这个月开始接受野战射击训练,游泳训练及强化刺杀训练。除此之外,另有每天40公里的行军。最后2个月搞大队、联队级作战协同,高级技战术动作及火线机动。经此训练之后,每一名日本兵都成了一个战场魔鬼。

日军《步兵操典》规定:新兵入伍以后每月用于实弹射击训练的子弹,步枪不得低于150发,机枪不得低于300发,每年用于训练的步兵子弹则为1800发。在这种严格要求和训练条件下,日军射击水平普遍较高,通常每个中队(连)优秀射手占到三分之一左右。英国军事评论员给日本军队军事素质的评价是:装备B级,战术水平A级,单兵射击技术A级。即二流的装备,一流的战术水平和射击水平。 记得我小时候看过一部反映抗日的黑白电影,名字忘了,只记得里面一个日军小队长有一句台词:“土八路的,兵书的不读,战术的不会。”引得观众哄堂大笑。这句台词也反映了日军下级军官皆出自士官学校,并受到过严格的培训。

据一些抗战老兵回忆,许多日军士兵在乘车行进时举枪射击,仍能较准确地打中百米内的人形目标。而普遍受过基础教育的日本兵在受到长时间严格训练后,对技术兵器的操作、保养水平更是远优于中国士兵。 直到战争后期,日本在战争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兵源枯竭,不得不扩大服役年限,征召了许多“胡子兵”和“娃娃兵”,老的老,少的少,且训练的时间、质量都不能保证,军事素质就大打折扣了。

日本在抗战前6年派往中国的都是在国内受过严格训练的一流部队,士兵被灌输武士道精神和向天皇尽忠的思想,而武士道精神其中一条就是注重的个人的苦练,最大程度的提高自身的技能,所以日本鬼子射击技术普遍都很不错。在实战中,日本兵一般可以在600到800米距离准确杀伤对手。日本兵东史郎在中国杀害的第一个中国人,就是两个在黄河对岸逃跑的青年农民。虽然相隔很远,但是他第二枪就射中了其中一个农民的后背,杀死了他。大家都知道,黄河两岸的距离是很远的。东史郎作为一个普通的日本鬼子,都有如此的射击技术,那么可以想象整只日本军队的战斗力。普通的三八式步枪还可以作为狙击枪使用,在战斗中起到很大作用。在太平洋的岛屿争夺战中特别是在瓜岛争夺战中,美军的恶梦就是手持三八式步枪的日军狙击手。

我们不能否认,日本兵相较于苏军、美军、德军、英军以及中国国共两军而言,特别能吃苦耐劳,特别坚韧不拔,特别具有不怕死的精神和誓死如归的武士道精神。这里我要举一个日本兵的例子,他就是小野田宽郎少尉。我们知道,日本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而在29年之后,小野田宽郎才结束了他的战斗,走出菲律宾的丛林出来投降,他的事迹后来被美国人拿来拍成了电影《第一滴血》。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19日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海南市。1939年3月到“田岛洋行”的武汉分店工作。1942年12月被征召入和歌山步兵第61联队,后分配岛步兵第218联队。1943年9月成为甲种干部候补生,1944年1月进入久留米第一种陆军预备士官学校。8月毕业后成为士官勤务见习士官。9月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接受游击战训练。11月毕业后被派往菲律宾。小野田被派到一个菲律宾的一个小岛-卢邦岛(Lubang),准备在美军登陆后开展游击战。 1944年12月17日,上司谷口命令23岁的小野田在卢邦岛开展一场针对美国人的游击战。他对小野田说:“我们撤退,但只是临时的。你们进山,用埋地雷、炸仓库的办法与敌人周旋。我禁止你自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将回来。这个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 1945年2月28日,美军在卢邦岛登陆,大部分的日本士兵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小野田把剩下的人分成小组,同伍长岛田、上等兵小冢金七、一等兵赤津三人一起隐人丛林,继续顽抗。 8月15日,在盟军的联合打击下,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派出由已投降日兵充当的军使赴各岛劝降,同时撒下大量的传单。1945年10月,小野田看到了美国人发的传单,上面写道:“8月14日日本已经投降。赶快下山投降!”小野田当时将信将疑。忽然听到不远处有枪声,于是认定战争没有结束,传单在骗人,他们又藏进了丛林深处。又过了几年,身边的日军或病死,或被打死了,最后,丛林里只剩下小野田一个人。他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寂寞,在异国他乡的山林里像原始人一样长期生存下来,这一切都得益于他曾在日本陆军中野侦察学校受过有关训练。 1974年2月20日,他在山里偶然遇到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他探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找到小野田)。小野田缓慢的从背后接近铃木,发现铃木是一位日本人。于是,他们展开了对话。铃木告诉小野田,日本真的投降了,战争早已结束。小野田则坚持必须有指挥官的命令才会投降,并要将保存良好的军刀亲自交给天皇。铃木承诺会带着他的队长的命令归来。 回到日本,铃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小野田的老上司谷口义美。原来谷口已经改名并成了书商。1974年3月9日,小野田发现一张铃木留下的字条,说他当年的指挥官,谷口义美少佐已经来到当地,并且附上一份完整撤退命令的影印本。两天之后,小野田越过整个山头,来到约定地点。干瘦的老年少尉小野田宽郎面对长官以最标准的敬礼动作,接受谷口义美少佐的指挥。而同样身穿军服的谷口对站得笔直的小野田念了投降的命令。1974年3月10日清晨,身穿破旧日本军服的小野田到达卢邦岛警察局,他向人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郑重地把步枪放到地上,说:“我是少尉小野田。我奉上级的命令向你们投降。” 1974年3月12日,阔别三十年之后,小野田终于回到了日本,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成了所谓日本“英雄”精神的象征。他参加许多活动,特别是日本右翼退伍军人的活动。每当典礼开始,旧军歌被唱起时,小野田会激动得流泪。他接受过无数次媒体访问,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上百个受伤、至少30个无辜死亡的农民与破碎的家庭时,他坚定认为他没有错,他身处于作战之中,不必为这些人的死亡负责。他坚称自己是一位游击队长,不受任何一般战斗状况的约束,他必须为自己寻找活路。他脸无愧色,他的自传甚至成了畅销书,书名是:《绝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 2014年1月16日下午4点29分左右,小野田宽郎因肺炎在东京的一家医院病死,终年91岁。 请大家不要误会,我之所以举出小野田的例子,不是赞美日本军国主义,也不是赞美小野田宽郎,而只是纯粹从军事角度出发,来说明日军的单兵战斗力。 如果有人说小野田是个例,那么我告诉你,在小野田之前有一个名叫横井庄一的,他于1972年1月在关岛被发现;在小野田之后还有一个叫中村辉夫的,他才应该是“最后一个投降的日本兵”,他于1974年12月在印尼的原始森林中被发现,从时间上来说,中村比小野田还晚9个月。以上这些例子充分说明了二战前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是相当成功的。

反观我们的教育,则充满了阿Q精神。我小时候所受的教育是:小日本不堪一击,是被我们中国的八年抗战打败的;日本兵普遍愚蠢、笨拙,好色,猥琐;日军偷袭村庄时生怕八路不知道,半路上就放枪通知;一个张嘎子就能干掉一座有一小队鬼子据守的炮楼;小小的飞虎队把枣庄、临城铁路线有重兵把守的鬼子搞得闻风丧胆;甚至只要一提李向阳的名字就能把鬼子吓的屁滚尿流...... 现在更加离谱了:什么“子弹可以拐弯。”;什么步枪打飞机,什么裤裆藏手榴弹;手榴弹炸掉天上的日军飞机;一个正被轮奸的中国女子瞬间用弓箭射杀一群手持三八大盖的日本兵;一个民间武林高手可以徒手把一个鬼子撕成两半!

当前的抗战神剧,以及不合逻辑的小说,都在试图通过神化当年的中国军队,讥讽、嘲弄、贬低日军的军事素质,以博得一些无知青年的娱乐心理,让更多的年轻一代对历史产生错误的认识。这些抗战神剧是不折不扣的精神鸦片,看多了会麻痹我们的神经,误导年轻一代,使他们变得无知、盲目、自大,如果将来中国派上战场的是一群阿Q,他们依然会一败涂地,重蹈抗战初期国军望风而逃的覆辙,续写“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四川广汉99岁的抗战老兵马定新评价抗战剧说:“抗战哪有这么容易,几个人就轻易干掉鬼子的一个联队?如果真的这样,我们还用牺牲那么多兄弟,艰难地抗战8年吗?”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随意扭曲抗战历史,丑化我们的对手,都是对抗战前辈的不尊重,对历史事实的不尊重。对敌人的军事素质进行任何丑化与贬低,恰恰是在贬低那些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和活下来的英雄们。如果日本兵真的这么无能,我们还跟他们打了八年,这不是说明我们自己更无能吗?只有正视历史,正视差距,才是我们应有的正确的历史观,才是对老英雄、老前辈们最大的尊重。

看到这里,如果有人还想骂我,那么就骂吧,前提是你要用令人信服的数据和列举出历史事实来支持你的观点,反驳我的观点,不要为骂而骂。我欢迎基于理性的辩论,鄙视泼妇般的骂街。

经过一番比较,我得出的结论是:二战单兵战斗力,日本鬼子数第一。

本文为原创,申请加分。

蒙巴顿勋爵

2016年2月20日于英格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实话说~根据历史记载来看回复:[原创]二战单兵战斗力,日本鬼子数第一二战前中期训练有素的日军单兵战斗力足排世界前列回复:[原创]二战单兵战斗力,日本鬼子数第一但若是算团体战斗力就算是比不上德军,也绝对称得上世界第二~和西方军队相比除了军备的不足被抵消之外,很大部分来自于武士道精神的培养......

11楼vash

无论是否单兵素质第一,日本还是在美国苏联面前,最终失败。在现代化战争面前,单兵素质是一个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在现代化战争中,最高层治军思路是加强武器装备和协同作战能力,让整体部队充分利用武器,发挥出自己能力,使所有要素如一个整体般运作。不断降低个体素质重要性在整体里面的比重。也就是说能虽然一样要求士兵的单兵素质,但如果能把单兵能力的重要度,在整体作战系统里不断下降,这种军队才是不断发展和强大的。比如冷兵器早期就极其讲究单兵能力,后来有了阵型和作战技巧,再到火器时代,再到现代化战争。最高层如果老想着用劣势击垮优势,即便是成功,也会付出惨重代价。更何况这种战例之所以被写入经典,就是因为很少,那么反过来考虑就是赢的概率小。那我们为什么不考虑大概率的事,发展大概率的事,把主要精力放在小概率的事上,是不是很浪费?当然如果是无奈没得选择,那是另当别论。

当然作为基层的练兵带兵,主要工作还是如何强化单兵能力。其实就是岗位不同,工作重点不同。

12楼碳烤

天皇叫日本平民给自己起名字的时候,日本识字率还是极低的,男人达到45%?太神话了,


如果以写家书的能力为标准,日本识字率比大清要低很多,怎么反倒幕府末年识字率很高了? 而且日本是没有科举制度的,只有町人根性,微笑着骗钱的行为深入骨髓,


日本人的素质非常低劣,一举一动都要制定规则来他们模仿着做,所谓什么脚踏实地认真做事的样子,都是从小耳光抽出来的规矩,不这样做,长官看到了照样逮到抽耳光的机会


这种老段子除了暗示误导的作用,没啥价值,

小个子在大个子面前总有一种仰视感和自卑感,纵观整个抗战历程,日军虽然在国军面前耀武扬威,但在八路军面前并没有占多大的便宜,加上伪军的帮衬,也最终没有达到消灭八路的战略目的,历经多次大扫荡,也是日军的获得的战果有几许?当然了,对于国军,日军绝对是不可战胜的,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前,国军还是一败而败,屡战屡败,即使有几次所谓的大捷,最终的结果还是以这些大捷的获得者战略转进而告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