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第113师在三所里、龙源里地区阻击美军第9军的战斗。

1950年11月26日黄昏,志愿军第38军攻占德川后,即令第113师(辖第337、第338团和第339团1个营)沿安山洞、船街里、龙沼里插向三所里,切断美军经三所里撤往顺川的退路,阻敌增援和突围,配合正面进攻部队作战。

12月1日,美军第9军见从三所里、龙源里突围无望,便遗弃大量辎重装备,于8时开始转向安州方向突围。第113师即配合军主力对敌转入围歼清剿,19时战斗结束。

此战,第113师克服重重困难,按时插到指定位置,切断美军第9军撤往顺川的退路,毙伤俘敌3000余人,缴获汽车500余辆,对配合正面部队进攻,保证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胜利,起到重大作用。因此,获志愿军领导人的通令嘉奖。

当激烈的枪炮声沉寂下来的时候,我们命令各单位(包括包扎所、文工团队)都开始抓散兵。有人把这样捕捉敌人散兵叫作“抓虱子”,这名儿很不雅,倒也确切。侵略者就像是人身上长的虱子,既吮吸人血,又让人刺痒,不得安宁。在我们抓散兵过程中,出现了许多让人好笑的事。 三三八团二连二排长在夜间搜索中,借着汽车燃烧的火光,见到有十几具死尸,整整齐齐地躺在一起。经他仔细观察,发现有的还喘气,他用脚一踢, “死尸”腾地跪了起来,举起了双手。他向“死尸”宣传了我军宽待俘虏政策,不杀、不搜腰包,那俘虏高兴得一立正:“OK ! ”接着踢了身旁“死尸”一脚:“HO !”腾地跳起一个,又是一脚“HO !”又跳起来一个……犹如弹簧一松劲,一个接一个地蹦了起来。这位排长只好给俘虏当“排长”,送往俘虏收容队。

有个电话兵去查线,碰到了几十个敌人,他掏出手枪大喊一声:“不许动!”他独自一人就抓了 80 个俘虏。还有一伙战士在黑夜追赶部队,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从地上弹起一个东西,惊得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了脚步,仔细一看,只见一个美军双手紧紧捂着鼻子,原来是一个战士的大头鞋碰到了他的大鼻头,像这类躺在死尸堆里装死的美军不乏其例。

当然,这是不能责怪这些少爷兵的,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远涉重洋,千里迢迢来朝鲜送命。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里对美军侵朝作了这样的评述,他说:“这是一支张皇失措的军队,对自己对领导都丧失了信心,不清楚自己在那里干什么,老是盼望能早日乘船回国。” 又说:“如果说我们国家进行过的战争中有一场可以称得上不为人所理解的战争,那么朝鲜战争就是这样的战争。” 李奇微抱怨这场战争不为美国士兵所理解,其实如果美国士兵真的理解了这场战争的非正义性质,他们的绝大多数人就更不肯为侵略者卖命了。

有个文工团员用一把提琴当武器,还抓了几个饿鬼呢!战地医疗所的医生做完手术,一挑门帘,见到 5 个美军,着实有点儿紧张。可敌人却自动交了枪,伸手要吃的。军医疗队司务长带着给养员提前去设站,路过一个小屋时,他想进去休息一下,一进门看到几个美军举枪对准了他,而且指着他身上。他嗖地掏出手枪,可把那几个家伙吓坏了,都把枪撂下了,可仍然指着他身上“哇哇”叫。他仔细一想,才明白他们指的是他身上带的干粮袋,看来这几个家伙饿极了,他把干粮袋里的馒头干分给他们吃过,然后就领着走了。在戛日岭山脚下有个小村庄, 一一四师野战医院住在这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天,伤员刚开过早饭,护理员小张端着半盆剩饭来到伙房,一进门,只见一个人蹲在锅台上,正慌慌张张地在锅里剥饭皮,头也不抬地边剥边吃。小张看着不顺眼,以为是我军穿美军服装的战士,不满意地说:“你这个同志真不自觉,为啥开饭的时候不吃饱?”

不料小张的责怪,吓得那个家伙抱着饭皮就往外跑,偏偏他个子长得高,而这座朝鲜的民房又低矮,“嘭”的一声,脑袋撞在门框上了。小张跑上去抓住那个人的衣襟一看,却原来是个美国兵。那家伙乞怜地转向小张,指指手里的饭皮,又指指自己的嘴巴,再指指肚子,弯了弯腰,最后又伸出三个指头。小张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已是三天没吃东西了,饿得挺不起腰来了,不免可怜起他来,便把手里的剩饭给了他吃。美国兵吃了饭,高兴得跷起大拇指,连声大叫:“OK !”接着,便拉小张往外走。小张看他没什么恶意,便跟他向屋后的大山顺坡而上,一直来到一片树林里,原来这里还有两个美国兵,蜷缩在一个小雨裂沟里,正冻得发抖。同小张一道去的美国兵跑过去,把他们拉起来,“哇啦”了一会儿,那两个美国兵立刻站起来,高高兴兴地跟小张下山狼吞虎咽米饭去了。

饲养员李大文抓“虱子”的故事,更是奇闻。这天天刚亮,李大文喂完马,想找个向阳坡去防空,他刚上山,就看到一个美国兵贼头贼脑地往沟里钻。好家伙,看你往哪里跑。

他大喝一声:“站住,缴枪不杀!”

吆喝声把那家伙吓毛了,提起卡宾枪就跑。李大文手里既没枪也没手榴弹,但他决不放过这个“虱子”,一边骂骂叽叽地往前追,猛然拾起一根棍子砸过去,那家伙绊了一跤,摔了个狗吃屎,可急忙爬起来又拼命往前跑。李大文急了,紧追不舍,忽然从怀里掉出个硬邦邦的东西,原来是他刚才喂马剩下的半个大饼子,他哈腰拾起大饼子就朝美国兵砸去。由于离得近,使劲过大,饼子扔到美国兵前面去了。那美军以为是手雷,慌忙就地卧倒,待仔细一看,却乐得他眉开眼笑,万万想不到竟是一块黄澄澄的大饼子。他急忙爬起来,扔了卡宾枪,像饿狗捕食似的捡起大饼子就啃,再也顾不得跑了。李大文跑过去拾起卡宾枪,喘吁吁吆喝着:

“不许动!”

美国兵却边吃边摆手,笑嘻嘻地连叫:“OK,OK !”顺从地跟着饲养员来到了俘管队。还有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有个美国兵藏在军隅里南山坡的一个防空洞里,害怕杀头,不敢出洞,饿得心里直发慌。警卫战士胡茂仁上山抓“虱子”搜到了他,可他硬是不敢跟志愿军战士走。后来经过胡茂仁指手画脚费了老大劲,才使他懂得志愿军是不杀不打骂俘虏的,高兴得抱着志愿军战士就要亲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胡茂仁认为他要咬他,给他当胸一拳。这下美国兵愣了,不知咋回事,害怕得要死。到了驻地胡茂仁告诉英语翻译,说这个俘虏不老实,翻译询问咋回事,俘虏向翻译说明了情况,乐得翻译忍不住哈哈大笑,说:“小胡,人家要亲你,你为什么揍他!这是外国人表示亲热的礼节啊!”胡茂仁明白过来,赶紧走过去握紧俘虏兵的手,歉意地说:“对不起,太冤枉你了!”

由于敌人飞机的轰炸,从祖国运来的主副食品送不到前方,我们吃什么,战俘吃什么。但俘虏中的军官灶和士兵灶是有区别的。规定军官的主副食是从祖国运来的大米和罐头;尉官以下跟我们战士吃的一样。为了解决俘虏的伙食问题,可难坏了俘虏大队负责人苏章同志,每到一地都要他亲自找后勤兵站联系,因为我们没有能力改善俘虏的伙食,解决前方的伙食够我们伤神的了。有段时间,因为敌机轰炸得厉害,被俘校以上军官的伙食不大好,全体美俘军官竟然进行绝食,表示抗议。

我们的俘管人员告诉他们,因为美军掌握了制空权,狂轰滥炸鸭绿江两岸,切断了我军后方供给线,从中国运来的主副食也都被飞机炸掉了。不仅俘管大队没吃的,就连前方打仗的战士也没吃的。在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放下军官架子,有什么吃什么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军进入俘管大队后,生命就有了保障,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只等着停战就可以回家了。可他们自己的飞机却常常同他们过不去。他们既没死在战场上,也没有死在俘虏营,有时却死在自己空军飞机的炸弹下。在往驻在鸭绿江边的志愿军俘虏营押送时,时常遭到敌机的干扰。开始敌机一来,让俘虏摆布板还算管用,后来就不起作用了。一次俘管大队走到遂川金矿地区,被几架飞机发现了。俘虏们主动摆布板,可飞机视而不见,照样扫射、轰炸,俘虏们可遭殃了。伪第七师美军首席顾问坎普尔中校,就是被自己飞机炸死的。

这些曾梦想到鸭绿江过圣诞节的美军,他们终于来到了鸭绿江畔的碧潼,在这里欢欢喜喜地迎接了圣诞节。但他们不是作为胜利者接受圣诞老人的祝福,而是作为志愿军的俘虏“饮马鸭绿江”的。尽管这样,他们却感到十分愉快,因为他们梦想不到在俘虏营里还能过上如此幸福愉快的日子!这一点,连李奇微也不得不承认我军宽待俘虏的政策是人道的。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后来体会到,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攻击。但是,我们发现……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有很多次,他们同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儿食物,对待俘虏采取友善的态度。”

本文选自《三十八军在朝鲜》 原文有删节 作者江拥辉(少将)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