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刘伯承有几个流传较广的外号:一个是“军神”,两个是意思差不多的“独眼龙将军”、“刘瞎子”,还有一个叫“当代孙武”。1916年初,刘伯承率领川东护国军参加蔡锷发动的护国讨袁战争。在3月20日指挥部队攻打四川丰都县城时,不幸头部和右眼中弹负伤。由于伤情严重,刘伯承不得不隐瞒身份潜往重庆治疗。在重庆临江门一家德国人开的私人诊所中,刘伯承接受了两次眼部手术。以下是陪伴刘伯承前往就医的王尔常先生之现场目击记录:“第一次手术只是割去腐肉,理顺血管,费时尚不久。数日后阿医生自德国为将军配制之假眼带来时,伤眼重生腐肉,较前尤多,乃动二次手术。更因须配合假眼,故二次手术历时近三小时。当时将军(即刘伯承)拒绝施行麻醉,曰:‘救国救民,来日方长,安能损及神经?’阿医生既系名医,骄傲自大,又秉军国主义恶习,不素对病人有畏痛呼喊者,每打骂随之。将军在第一次手术中即安然稳坐,阿医生已连连点头,口称‘好!好!’二次手术为时既久,将军仍肌肤不跳,面不改色。包扎既毕,阿医生见将军手捏之椅柄已汗水下滴,诧曰:‘痛乎?’将军笑曰:‘些须七十余刀,小事耳!’阿问曰:‘何由知之?’将军曰:‘每割一刀余暗记一数,定无误也。’……昔华佗之疗关羽也,服以全身麻醉之‘麻沸散’,仅施刀于臂耳。将军两次疗伤,余皆亲侍左右,目睹其沉雄坚毅,令西医瞠目,军国主义都咋舌,非超关羽千百倍乎。”正因如此,德国医生在术后惊叹地称赞道:“这位刘明昭(刘伯承的化名)不仅是个标准的军人,而且简直可以说是个军神!”

接下来的一个故事,让你知道“军神”的当之无愧!

1937年9月6日,陕西省三原县石桥镇上空乌云滚滚,瞬时天河倾覆,瓢泼大雨自天而降,如注的雨幕中,全体将士昂然肃立。他们将从这里,开赴抗日前线。

刘伯承冒雨踏上临时用几块木板搭成的阅兵台。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29师了!同志们!为了救中国,暂时和红军帽告别吧!”

刘伯承拿起一顶缀着国民党青天白日帽徽的黄军帽,轻轻用指弹弹,在将士朦胧的泪眼中,摘下红军八角帽,将青天白日帽端端正正戴在头上。

“现在我命令,换帽!”

军令如山倒,刚刚还在雨幕中闪烁的一片红五角,顷刻间被青天白日所代替。

一回到驻地,有人把帽子撕了,有人烧了,哭哭啼啼地喊叫,不干了,要回家。一个战士哭着撕开上衣,拍着胸脯大叫:“老子身上打那么多眼儿,就算狗咬的!”另一个战士叫道:“改编改编,哼,明明就是投降了!”……

突然,谁都不吱声了。闷闷地坐在地铺上的肖永银抬头一看,刘伯承魁梧的身体出现在门口。

“师长!”

大家呼啦一声全站起来,刚才还在哭喊的战士眼里挂着泪珠望着他们敬重的刘伯承师长。

刘伯承用宽厚的手掌摸摸这个脑袋,拍拍那个肩膀,朗朗笑道:“不干了?要回家?你们舍得这个部队?舍得这么多朝夕相处的战友吗?告诉你们,咱是西瓜政策,外边是绿的,里边是红的。明白了吗?”

刘伯承善用妙喻,这一比喻,大家都笑了。

肖永银趋前一步,闪动着大眼:

“师长,我明白了,皮是他们的,骨头是咱的!”

“对对对”刘伯承点着头,“肖永银,你的帽子呢?”

他不好意思地从挎包里取出揉皱的青天白日帽,师长给他端端正正戴在头上:

“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摘帽!”

“是,师长!”

目送师长离去后,大家你望我一眼,我望你一眼,有人突然“扑哧”一声从泪眼里喷出笑:“妈呀,我得写份检讨,再领一顶帽子。”

红军帽要交上去。肖永银抚摸着八角帽上他亲手用红布缀上去的五角星,心里恋恋不舍。对他来说,一个时代结束了。作为这个时代的纪念品,他得到了一枚铜质五角星飞马章——红军十周年纪念章。他把这枚章包了又包,仔细缝进内衣口袋里,贴在胸脯上,这才感到心里有了点慰藉。

延伸阅读:刘伯承(1892年12月4日—1986年10月7日),原名刘明昭,曾用名刘伯坚,重庆市开州人。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缔造者之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家,军事教育家。

辛亥革命时期从军,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相继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建国后,历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二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1986年10月7日在北京逝世,终年94岁。刘伯承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为我国的国防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对我军向正规化、现代化迈进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再看看刘伯承在关于战术理论方面有哪些著作:

《当前的隘路战斗》(1935年10月31日)

《从实战中联想到我军教育要注意的事项》(1936年9月20日)

《击退正太路敌人六路围攻的战术观察》(1937年12月27日)

《论游击战与运动战》(1938年3月)

《对目前战术的考察》(1939年8月22日)

《白晋铁路大破击的战术总结》(1940年5月20日)

《反对敌人大“扫荡”的战术指示》(1941年10月16日)

《太行军区二月反“扫荡”的军事经验教训》(1942年3月)

《太行军区夏季反“扫荡”军事总结》(1942年8月)

《敌后抗战的战术问题》(1943年7月7日)

《武工队在敌后活动的战术问题》(1943年7月27日)

《上党战役某些战术问题的指示》(1945年9月5日)

《上党战役经验的初步总结》(1945年10月14日)

《平汉战役某些战术问题的指示》(1945年10月17日)

《平汉战役的战术总结》(1945年12月1日)

《陇海战役主要经验总结》(1946年9月26日)

《定陶战役作战经过和主要经验》(1946年9月)

《鄄城战役的经过和经验》(1946年11月10日)

《巨金鱼战役的经过和经验》(1947年1月)

《敌前渡河战术指导》(1947年6月22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