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残酷的战场不止有血雨腥风,更有“中二”的奇葩史!

1、凭一把剑,他一人俘获42名战俘!

1939年英法对德宣战。

战争爆发后,英国预备役军官杰克.丘吉尔便手持苏格兰阔剑,手握英格兰长弓,身背箭筒站在了军队长官跟前!

对于古怪的杰克,长官是懵逼的,在再三确认他就是前来报道的军官后,长官一脸问号的询问他为何带这些兵器参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面对长官的疑问,杰克梗着脖子嘶吼着回答:“长官,我认为作为一名现役军官,不带剑上战场是违反军人的着装规定的!”

对于如此的回答,长官竟无言以对...

1940年5月,杰克·丘吉尔和他的冷兵器迎来了首战。

一支德军巡逻队进入了杰克率队布下的陷阱,在最后布置作战任务时,杰克郑重其事的抛出了“进攻信号”:当我用箭射杀第一个德军的时候。

对于中世纪的弓箭是否能够杀伤德军,士兵是懵逼的,但是就在多数人还在犹豫的时候,一名德军士兵却被杰克射出的箭精准的射穿了脖子,而收到进攻信号的英军一齐开火射击,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德军巡逻队便被消灭殆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然,冷兵器的成功运用,不仅仅只是战场首秀。

1943年7月,在杰克的率领下,其所在的突击队登陆了西西里岛的卡塔尼亚。

在登陆的第一天,杰克所在的部队便成功的对这个小岛进行了渗透,而作为指挥官的杰克,更是凭借着一柄苏格兰阔剑成功俘获了一名德军观察哨的士兵!

在简单对德军战俘进行拷问后,手持英格兰长弓的杰克俨然化身“兰博”,在孤身突入德军隐蔽据点后,凭着悄无声息的冷兵器打击,在挟持了德军最高指挥官且经过谈判后,最后的42名德军抵抗力量竟直接宣布“投降”...

而造就了这一伟大战果的人,仅仅只是一名手持阔剑长弓的“中世纪武士”—杰克.丘吉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痴迷成吉思汗的“鬼畜”牟田口廉也

1937年7月7日,郁郁不得志的日本驻屯军大佐牟田口廉也,趁旅团长河边正三少将不在的难得机会,悍然挑起了卢沟桥事变!这成为了他此后一生炫耀的资本,战争时期的牟田口廉也总是长吁短叹:

“说起大东亚战争,那是我的责任。在卢沟桥下令开第一枪的是我,因此,我必须设法尽早解决这场战争。”不得不说,牟田口廉也的这种表态,颇有“皇国兴废在我一人”的味道。

当然,如果说这种“我是关键人物”的心态,还只是止于个人YY的话,那么1943年起被任命为日军驻缅甸15军司令官的牟田口廉也,就着实为“世界反法西斯事业”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牟田口廉也

初到缅甸战场时,摆在牟田口廉也面前最大的问题,绝对莫过于军队补给的缺乏:丧失了制空权的日军,被迫穿越雨林向英帕尔前线运输补给物资。显然,吃不饱肚子这种窘迫的糗事怎么能出现在“关键人物”牟田口廉也身上呢?因此,牟田口廉也想出了一个绝招:成吉思汗在冷兵器时代,能够打穿欧亚大陆,最大的成功就是他的补给办法。我如果仿照成吉思汗的补给办法,抓捕牛羊猪驴猴,平时可以做驮兽,当军粮不够的时候就吃这些牲畜!(老铁现在都不明白,猴子如何做驮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虽然想法奇异大胆,但是在牟田口廉也的推动下,成吉思汗式的补给部队好歹还是建立了起来。梦想着重现蒙古帝国辉煌的牟田口廉也,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宣称:

“陆军现已达到天下无敌的地步,太阳旗将宣告我们在印度肯定胜利的日子,为期不远了。”不过,对于牟田口廉也的鬼话,他的牲畜部队似乎并不买账。1944年1月7日,在日本陆军部下达的1776号指令下,牟田口廉也带着他的15军三个师团总计约10万人,赶着牛羊猪驴猴所组成的成吉思汗补给队。浩浩荡荡的渡过了印缅边界的钦敦江,拉开了英帕尔战役的序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是万万没想到,枪炮一响,日本的“鬼畜”补给队便一哄而散,而倒霉的牟田口廉也,不仅丧失了几乎全部的军粮补给、甚至在肥猪牛羊的横冲直撞下,军队也被冲的七零八落!当然这还不是最惨,随着雨季的到来,不知是误食还是污染,一场从猪开始的瘟病,开始在日军中横行!到当年6月,实在扛不住饥饿疾病的日军强烈要求进行粮草医药补给,但是在收到电报后,牟田口廉也的回复令人啼笑皆非:

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是草食民族。你们被那么茂密的丛林包围,居然报告缺乏食物?这算怎么回事!

当然,吃草是不可能吃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吃草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吃草的日军

于是,当月25日日军开始撤退,而10万日军,仅剩4万形容枯槁的难民...但是,战败的牟田口廉也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他反而将锅甩给了作战的士兵,认为是他们的软弱才导致战争的失败,而为了激励士气,他强令疲惫不堪的士兵大兴土木,建造神社!

牟田口廉也的所作所为让军部大为恼火,一纸调令下,包括牟田口廉也在内的缅甸方面军司令部,被丢进了预备役...对于自诩为“皇国兴废在我一人”的牟田口廉也来说,军部的羞辱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在接到调令后,他一身缟素手执战刀直趋司令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着全体军官的面,牟田口廉也痛心疾首的高呼:

这次作战死伤了那么多部下,损失了那么多武器,作为司令官,我应该负起责任。如果我 切腹自杀的话,是不是可以求得天皇和众多阵亡将兵的原谅呢?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请毫无保留地说出来。效果很明显,所有军官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司令官,甚至一些军官已经开始抽泣,上前进行劝阻.....但是,就在牟田口廉也大感满意的时候,参谋长藤原不仅手头没有丝毫停顿,反倒语出讥讽:

“自古以来,口头上喊着要死要死的人从未有过真正想死的。如果司令官和我们商量关于自尽的事情,作为下属幕僚,在形式上我有责任不得不制止您……只是,如果您真的感受到了作为司令官的责任,想要以死谢罪的话,那么请在没人的地方悄悄地切腹,谁都不会阻拦您。请您毫无牵挂地自尽好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藤原参谋的话,让牟田口廉也大感意外...

在哈哈哈哈...的自嘲尴尬中,牟田口廉也收起了激昂、藏起了战刀、像没事人一样尬笑着退出了司令部。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一口一个“皇国兴废”的人,一直活到了78岁,战后他开了一个名为“成吉思汗”的小饭馆,经常参加一些小聚会,为自己开创的成吉思汗战法辩护。并且在临终时,还特意嘱托儿子在自己葬礼上派发传单,宣扬英帕尔战役中自己的英勇事迹....不过,据说英帕尔战役后15军的幸存者,曾联合起来想要去军事法庭告牟田口廉也

3、陆军中的“海军马鹿”

众所周知,二战时期旧日本帝国陆海军两派之间的互掐,可谓是已经到了“仇敌”的高度。

但是,虽然陆海军之间互相痛斥“马鹿”(笨蛋),但是好歹是共同对外侵略,因此一些战场的配合在所难免。

在瓜达卡纳尔战役后,痛定思痛的日本陆军,为解决各岛屿驻军的补给,建议海军将潜艇改造为“物资输送艇”,而倾向于“独立决战”的海军,则痛斥陆军此举是为了让海军沦为附庸!

因此,没了法子的陆军只好自己研发制造潜艇—三式潜航输送艇,又名丸输(陆军造潜艇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得不说,陆军的这一手“潜艇大法”,那就是赤裸裸的抢海军的饭碗,而做贼心虚的陆军,自然也不希望海军知道自己偷摸造潜艇的事,因此就悄悄把潜艇制造的工作,安排给锅炉厂来代工...

毕竟是锅炉厂与旱鸭子,没有丝毫潜艇制造经验的军民双方,最后在勉强仿制成功了一战德国的“爷爷辈”潜艇之后,定名为了“丸输1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试的丸输1号

值得一提的是,就是这么个半残品,还是在海军技师所谓的资料支援(捣乱看笑话)下建成的。

1943年12月10日,丸输1号在山口县柳井湾进行首次海试,在海陆军方代表的见证下,这艘陆军潜艇,不是舰首沉舰尾浮,就是舰首浮舰尾沉(总之就是竖着的)....

海军在旁边哈哈大笑,面子实在挂不住的陆军试航员,索性一榔头凿破了舰尾的水密隔舱,保持了平衡的潜艇终于沉了下去!

陆军马鹿见此都以为是下潜成功了,在岸边高呼万岁,独留海军在一旁一脸懵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然,后面半捞出水,敲敲打打的丸输号,终究还是投入了使用。

1945年4月,正在训练的丸输恰巧在海上遇到了出击冲绳的大和号,丸输艇长冈田守巨少尉,为了过一把“登舷礼”的瘾,让所有乘员排成一列,迎接大和号...

但是陆军并不知道海军的“登舷礼”到底该怎么做,因此只得拔出军刀,敬了一个陆军礼!

没成想,就是这个不伦不类的“登舷礼”,却得到了大和号的回应—上百位军官站满侧舷,吹奏喇叭,作为回礼。

仅仅300吨(排水量)的丸输受到了70000吨(排水量)的世界第一战舰的回敬,把丸输的乘员感动的痛哭流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式潜航输送

受到如此感动的冈田守巨少尉,从此变成了个海军迷,迷到了某一次当着来巡视的陆军高官行了个海军式的敬礼。冈田理所当然的被臭骂了一顿,遭受降职处分。

“倒霉”的冈田守巨,只得在广岛的郊外车站,目送着其他升职调动的同僚去往广岛市内兵营任职...

那一天是1945年8月6日

两个小时后,一个带降落伞的炸弹被美帝扔在了广岛……

因祸得福的冈田守巨战后成为了一名画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