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遗憾,老严不出山,谜底难以解!要想解决夏商周,这仅是第一关!

“工程”是个巨系统,处处皆有谜,关关有风险,因为往往因牵一发而动全身,前功尽弃,全盘皆输!

例如:“工程”的西周王年,只要有一处错,武王伐纣就不当在公元前1046年!而今“工程”责任人所制的西周各王在位年,百分之八十皆为不实的错误年!

首当其冲的是周武王在位年,他们定武王克商后,周武王在位4年,这是一种错误,更是一种欺骗!

依据《逸周书》武王是死于克商的当年,(公元前1009年)周历十二月份,次年六月葬于毕!

而纣王死于此年的周历二月甲子,初四日,只比纣王晚死十个月,所以周人因“武王伐纣,天下未宁而崩”,而由于忌讳,而密不告丧,直到次年六月才葬!而武庚、禄父一听武王死去,立即便进行叛变,抢夺王位!武王一崩,周室大乱,周公内外交困,为保幼主动首先救内乱,杀兄驱弟,以康叔为卫,(公元前1006年)伐纣的第四年,克商后的第三年,也就是武王举丧年结束后的甲戌年立即东征!

武王一死,成王嗣位,因在襁褓,周公摄政,摄政六、七年!于是《逸周书》又有了武王六年崩”,与前自我相矛盾!

也许有人言《史记》中明明白白,写有武王伐纣后“二年崩”!但自古至今有几人能不对其误解,而能知此“二年”所指?此“二年”实是指伐纣年与克商年,前为公元前1010年,后为公元前1009年!前为辛末年,后为壬申年!

老严一再强调,考证历史一定要以史为据,因为无有史据,多为猜想,而猜想是不能当作实证的!以史为据,更要看得深,看得全面,不但要知其燃,更要知其所以燃,不能一叶障目,坐井观天,盲人摸象,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余!否则便钻入云里雾中,失了方向,上当受骗!

按照自黄帝起的老规矩,摄政王年皆应算在先王头上,尧舜夏禹皆有过摄政年,今人定禹在位45年,就是不懂这个道理!鲁昭公在位25年外逃,史记其在位32年,周厉王12年外逃,《竹书》言其在位26年!共和之14年,只是共伯摄政,召穆辅政,但这14年理当算在受命君周厉王头,而非共伯和君头上!所以在“工程”发表后,郿县新出土的西周青铜器,便狠狠地打了“工程”责任们的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得他们昏头昏脑,不知其所以然,至今难醒!也令老严哭笑不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恨其骗人到于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