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契丹族与辽王朝6

(三)疆域

西辽幅员辽阔,统治区域除直辖领地外,包括很多附庸国和附属部族。西辽的直辖领地以虎思斡耳朵为中心,北至伊犁河,南至锡尔河上游,西至怛罗斯,东至巴尔思罕(今伊塞克湖东南)。其附庸国有西喀喇汗国、东喀喇汗国、高昌回鹘和花剌子模,附属部族主要有粘拔恩部(乃蛮部)、康里部和葛逻禄部。

西辽的疆域东至土拉河,包括可敦城周围地区。乃蛮部、克烈部迁至这一地区后,西辽的东部边界退至附庸国高昌回鹘的东部边界;东北至谦河,与吉尔吉斯为邻。

1175年,由于粘拔恩部归附金朝,退至阿尔泰山;西北越过巴尔喀什湖,包括康里人活动的地区;西至咸海、乌斯提尤尔特高原和卡拉库姆沙漠,包括花剌子模在内;南部西段以阿姆河为界,先后与塞尔柱帝国和古尔王朝为邻。中段包括瓦罕走廊。东段以喀喇昆仑山、昆仑山、阿尔金山为界与吐蕃、黄头回纥接壤;东南包括哈密、若羌,隔塔克拉玛干沙漠与西夏为邻。

(四)政治

西辽既继承了喀喇汗王朝的基础,又为辽朝的继续,所以西辽的官制基本上是沿用喀喇汗王朝与辽朝的官制,而对附庸国则保存了其原有的制度。西辽王朝继承辽朝的两部制:“官分南、北,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 “北面治宫帐、部族、属国之政;南面治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定居的农业民族按地区管理,设置州县,中央设南面朝官总理军政事务;流动的畜牧民族,以部族为行政单位,设官统治,中央设北面朝官总领部族军政事务。

(1)属国

除直辖领地外,西辽拥有很多附庸国。西辽保留了这些附庸国的独立和制度,让它们享有很大的自立权。西辽在附庸国基本不驻扎军队,只是应附庸国要求,帮助其镇压国内叛乱。菊儿汗发给他们一块银牌作为归顺的标志。西辽根据这些国家的重要性和忠诚程度采取了不同的管理政策:如完全自治的布尔罕王朝;派沙黑纳(负责监国的少监)常驻首府、监察军政的东、西喀喇汗国、高昌回鹘;派官员按时了解情况,收取年贡的花剌子模。

(2)南北官制

“北面”官:主治游牧部族。其下分为:“朝官”(中央政府机关)、“御帐官”、“皇族帐官”、“诸帐官”、“宫官”、“部族官”、“坊场局冶牧厩等官”、“军官”、“边防官”、“行军官”、“属国官”;

“南面”官:主治农业居民,分官设职基本依据唐制,根据国情略有变通,有“朝官”、“宫官”、“五京官”、“方州官”、“军官”、“边防官”。

另外具有汉族特点的谥号庙号也一直保留。

(五)军事

西辽的军事体制直接继承喀喇汗王朝,又对其中的某些地方进行了改良。原喀喇汗王朝军队仍然是西辽军队的主力,葛逻禄、康里等族在喀喇汗王朝时代就构成近卫军的主力,由伊克塔地主组成的封建骑兵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为防止军队叛乱,耶律大石禁止将军直接控制100骑以上的军队,军队都由西辽皇帝直接控制,只是在战争期间临时调派若干士兵给某位将军指挥。西辽限制已定居的游牧民族携带武器,参与战争。

西辽的军队在对外扩张、守卫边疆、镇压叛乱和维护西辽统治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西辽的附庸国也拥有各自的军队,负责维护治安及维持国家统治。附庸国的军队有时协同西辽作战,有时受西辽的调遣执行任务,但有时也与西辽直接对抗。

(六)经济

(1)农业畜牧业

西辽在直辖地区实行中央集权制,禁止分封土地,但在附庸国保留了封建采邑制(伊克塔制);轻徭薄赋,不收取土地税,只向每户收取1个第纳尔的户赋;宗教开放,信仰自由;对附庸国采取羁縻的政策。

西辽统治的直辖地区随着经济的发展,城镇的数量和规模都得到大规模的发展,据统计,仅伊犁河谷地区,在12世纪城镇数目就达到56个[40] 。原有的城镇除虎思斡耳朵外,如怛罗斯、乌兹根、讹答剌(今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阿雷思河和锡尔河交汇处)等,规模都得到成倍的扩大。七河及附近地区灌溉系统发达,当地居民使用铁铧木犁和砍土镘耕作,使用镰刀收割。西辽的农业不仅有谷物种植,还有园艺业、棉花种植和养蚕业,这些行业又带动了粮食加工业和葡萄酿酒业的发展。此外,畜牧业和狩猎业也在西辽直辖地区占有重要的地位。

(2)手工业

西辽直辖地区的手工业主要以制陶业、玻璃制造业、矿冶业、制铁业、铜器制造业和石料加工业为主。贸易的货物主要是金、宋的女奴、古玩、丝绸和白毡等;中亚和西亚的珠宝、玉器和香料等。此外,西辽的直辖地区存在奴隶贸易,奴隶主要来源于北方游牧部落(特别是钦察人),多运往河中和西亚地区充当马木路克。

西辽曾按中国内地钱币的形式铸造过自己的钱币,如萧塔不烟时期的感天元宝,《古泉汇》中记录的康国通宝。但西辽始终未统一货币,原喀喇汗国的货币仍被继续使用和铸造,税收以金第纳尔为计算单位。

由于西辽对附庸国的经济很少干预,附庸国的经济水平要高于西辽的直辖地区。在河中地区、喀什噶尔、和田地区和高昌回鹘都有发达的农业,畜牧业、狩猎业、捕鱼业也是主要行业。

西辽附庸国的手工业主要有河中地区、喀什噶尔和和田地区的玻璃制造业;喀喇汗国的制陶业、金属制作业、织造业和造纸业;高昌回鹘的织造业、五金业、矿业、冶炼业、制药业和香料制作业。喀喇汗国和高昌回鹘位于中西交通的要道,与东方的宋、金,西方的印度、阿富汗以及西亚、北非和东南欧都有贸易关系。

西辽附庸国的经济以河中地区的撒马尔干和布哈拉最为发达,其他城市包括喀喇汗国的察赤、忽毡等;高昌回鹘的喀什噶尔、斡端、别失八里、哈密力(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唆里密(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仰吉巴里(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玛纳斯县)等。

(七)文化

(1)汉化

西辽王朝的创建者耶律大石是一位文化修养很高的契丹贵族。在辽国灭亡后,西辽以契丹民族的正统自居,典章制度除作必要的变通和修改外,始终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的传统,在各方面都强烈地表现出自己的文化特色。西辽王朝的统治者为了把西域建成“光复旧物”的根据地,把当时最先进的文化推行到自己新建的国家。这时西域正处于封建社会发展的前期,这种推行适应了这种发展趋势,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

西辽的建立,结束了东西喀喇汗动乱纷争的局面,大一统的出现,使社会秩序比其前其后的朝代都为安定。西辽王朝统治者以早期喀喇汗王朝治国思想与儒家思想作为指导,对人民“轻摇薄赋”;对属国属部“柔远怀来,羁縻安抚”;对宗教信仰“循俗宽容”。因此,当地比较紧张的阶级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都有所缓和,形成了一种比较安宁、宽松的社会政治环境。为文化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西辽统治下的中亚文化的显著特点就是东西方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加强。西辽官方使用契丹语、汉语和波斯语,民间多使用回鹘语。各民族在相互交流的过程中学习不同民族的语言,促进了文化的融合。

西辽时期,由于受阿拉伯文化的影响,原来使用的回鹘文字母,逐渐被阿拉伯字母所代替。这一时期西辽的回鹘语部族诞生了多位有影响力的诗人,如阿赫马德·亚塞维、阿赫马德·本·马赫穆德·玉克乃克、阿马克·布哈拉伊、苏扎尼·撒马尔罕迪等。

西辽统治时期,汉文化在中亚地区得到了广泛的传播,由于耶律大石西征的军队中有大批汉人,在西辽定居后,他们与契丹人一起在传播汉文化方面起了很大作用。《长春真人西游记》载,伊犁河谷地区“土人推以瓶取水,戴而归。及见中原汲器,喜曰:‘桃花石诸事皆巧。’桃花石,谓汉人也。”这里虽然只举出汉人把中原“汲器”(辘轳)传入西域这一事例,但是当地人民明确指出,汉人“诸事皆巧”,足见传入的先进技术是很多的。长春真人一行在撒马尔罕见到“汉人工匠杂处城中”,在农村也有汉人,或为地主,或为农民。常德出使西域也见到许多汉人,与当地人民杂居。

此外,西辽的君主使用汉文年号和庙号,官方语言中也有汉语。在行政、军事、赋税、生产技术、建筑艺术、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方面,汉文化从多方面影响着当时的中亚地区。考古资料证明,在西辽王朝的直辖领地上有很发达的冶炼和兵器制造业,箭簇、斧、刀、短剑、铠甲各地都有发现,工匠们使用了中原地区先进的锻造技术,生产钢制武器。

(2)宗教

西辽统治的地域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地区。生活在这里的民族除契丹族外,还有汉、回鹘、葛逻禄、样磨、塔吉克、栗特、吐蕃、蒙古等民族和操回鹘语的一些部落,还有波斯人、阿拉伯人、叙利亚、犹太人等。流行的宗教有佛教、儒教、伊斯兰教、袄教、摩尼教、景教、道教、萨满教、犹太教等等。其中伊斯兰教和佛教是信仰民族和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两个宗教。

西辽奉行宗教自由的政策,改变了过去喀喇汗国法定以伊斯兰教为国教,限制其他宗教的政策,各种宗教都允许在西辽的境内存在和发展。佛教、伊斯兰教、景教、萨满教、摩尼教和犹太教在西辽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契丹民族信仰萨满教,仍保持着自己的信仰。佛教在辽朝时期已在契丹上层流行,在西辽时期也如此。佛教在附庸国高昌回鹘王国盛行。景教在巴拉沙衮地区流传,在喀什噶尔设有教区。犹太教在撒马尔罕和花剌子模也很流行。至于当地人民信奉的主要宗教——伊斯兰教,更得到耶律大石的尊重。他用穆斯林方式给下属写信,叫他根据当地伊斯兰宗教首领的意见办事。属国的宗教文化,特别是伊斯兰文化,也得到了比较好的尊重。 由于西辽王朝执行比较宽容的宗教政策,各种宗教信仰的人都得到保护。

伊斯兰教和佛教的分布情况大致是:伊斯兰教主要分布于新疆西部、南部至中亚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主要有回鹘、葛逻禄、样磨等一些操突厥语的民族,以及操东伊朗语的塔吉克、粟特等民族,还有除犹太人以外的西亚人。佛教主要分布在高昌回鹘王国和天山北部地区,信仰民族主要有汉、回鹘、契丹、吐蕃等。景教、道教、萨满教等其他宗教则广泛分布于上述伊斯兰教和佛教流行的地区和民族中,形成多种宗教相互交错和并存的复杂局面。

西辽是伊斯兰教传人中亚和新疆西部、南部地区以来,在这里建立的第一个非伊斯兰政权。西辽统治者面对复杂的宗教情况,制定了自己的宗教政策。他们“继承了本民族对其他宗教信仰都能容忍的传统”,没有强制推行他们所信仰的佛教,更没有把佛教定为国教,而是采取了对各种宗教一视同仁、不加歧视的宗教宽容政策。西辽的宗教政策是其统治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维护统治的立场出发,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制定的。实行宗教宽容政策,使种种宗教不分大小均享有平等的地位和权利,不设国教,也不允许任伺宗教坐大,自然会让各宗教的信徒满意。同时,也使伊斯兰教失去了过去的独尊地位,从而既有利于遏制伊斯兰教上层势力的膨胀,防止其以势干政,又避免了同占居民绝大多数的穆斯林发生对抗和冲突。

(3)建筑

在建筑装饰方面,体现了汉人艺术和汉文化与中亚文化融合的特点,如瓦、泥塑和暖炕等,在亚历山大古城发现了有代表性的远东建筑材料:方砖、灰色的半圆瓦。在这里还发现了瓦当。在瓦当上有图案,中央坐着的是佛,四周是菩萨。庙宇中有汉族风格的绘画装饰墙壁,佛像不但有汉族艺术的模型,还兼具古代印度艺术的特点。此外,位于托克马克附近的布兰塔和乌兹根的两座大型伊斯兰陵墓,都是至今保存完好的西辽时期的伊斯兰建筑。这一时期河中地区的园林艺术也获得了高度的发展,耶律楚材和丘处机写下了不少赞美当地园林艺术的诗歌。

(八)民族

西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有从中国内地而来的契丹人、汉人和其他民族,有使用波斯语的塔吉克人,使用回鹘语的回鹘人,游牧民族有葛逻禄人、康里人、乃蛮人等,还有从西亚侨居而来的阿拉伯人、波斯人、叙利亚人、犹太人等。作为人口少数的契丹人和汉人,与当地占多数的回鹘人、突厥人长期相处、通婚,适应了当地的习俗,逐渐融合于回鹘或其他突厥民族中。

西辽王朝对归顺的国家一律采取保存其原有王朝的政策,让其继续统治本土,享有相当的自主权,并拥有军队。西辽王朝在这些国家基本不驻扎军队。西辽王朝派出官员常驻或定期巡视属国。他们的任务是监察情况和收取贡赋。西辽王朝的前期和中期与其他附庸国的关系也是良好的。但是西辽王朝后期,这种政策遭到破坏。

西辽王朝采取上述政策,在主观上毫无疑问是为维护其封建统治,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但在客观上对社会的安定、经济文化的发展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44] 在西辽王朝统治时期,新疆和中亚社会经济和文化艺术进一步向前发展,西辽的民族政策对此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