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争所得

不争所得

天生我才多,必有优你才。

现实这把手术刀还太锋利太无情你再清醒也冲不过去逃避不掉,但麻木下神经也许就。

金钱好像是些盐,男人女人都齁咸。因此,才会有男人大声强调说:我是男人。

人把空气污染了,干净水也没有了土地也打算流失掉……就剩下阳光还在忽隐忽现的普照。上帝创造的对所有物种都有用的东西,就只剩下阳光这一个项目还可能紫外杀伤而,人创造的却都是只对人有利的东西还侵犯了他人的权利就是害己害他。

人是上帝最不听话的孩子。“输不起”,就别玩了,越玩越输。

两本书同时写且共用一个名字叫《太大》。哲学太大小说太大,哲学与小说一个是太一个是大,它们是男女是夫妻家庭世界阴阳正负宇宙时空大小上下东西南北……

如果我也跟帖:请教压水花技术。我建议去国家跳水队读博士后,那里的压水花技术超一流全球无敌。(这是2006年看网上的帖子那会儿还不会在网上跟帖没注册)

如果人能做一件对万物都有利的事可以跟上帝比较一下,就只有“作死”这一项内容。

权力滥用权大一级学问大全高一等是全能导致下属大下属永远是听话的孩子。

当我的剩余价值太多太大的时候,大哥会被吓的窃喜着给我买早点做关心状,当我争取到自己应得的一点利益的时间和尊严以后(我的一贯作风就是我行我素不争所得,特别是有这层亲兄弟关系就只会等着大哥的正常发挥自然财满外溢的流出来,大哥一定会先想到我的等待也会早点晚点的事无所谓。我认为我可以等而且一等四十年,如今都老白了少年头发但是,上游的溢出外流断了,都建起来大水库被拦截还在不断扩大库容量……),大哥就再次假装不认识我了还咬紧牙关。其实我要求的期望值并不多就是大哥所谓的“我都不细看”的数字之内,也就他每月博取秘书一个傻笑的零嘴钱。

“安排得再好,再溜光水滑,结果怎么也要留下个疤……”大哥真是执政党出身有问题都是他人的错,功劳全是自己的能耐或领导有方。输不起就别玩,其实这个你看到的伤疤早就有了,你身上有疤心中有疤嘴里有疤脑子有疤到处是疤就你自己看不见罢了。

人类灭绝是对天下万物最有力的事件,可以跟上帝的创造有一比较,可以一试。

别依照人的道理去讲应该怎样生存。如果人人都能意识到正在侵害其他动植物而又无法自制,应该主动出局。多行不义必自毙的人赶快以死谢天下吧!

大哥心里是这样的逻辑:这是他的道理如果大声讲出来,没人敢说不对:这是我的地盘,你来免费存车就算是照顾关系,还每天占我的车位,还不知规矩,我就是故意去挤占在你的车身旁边,我管你早上来好不好开门,我管你倒车不方便呢,我管你愿不愿意呢,就是要你知道,人有高低,车有贵贱,赞比比讲讲。——始终不得理,得理一次就不饶人。人人都会讲都能讲都懂的道理是小理,1+1等于2是小道理,只有懂得1+1大于2的人才算懂的大道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懂得天理。(大哥公司前邻有段时间来公司院子里存车每天,还是大哥的客户还欠着大哥的钱要不回来还不敢得罪他还在大哥面前尽装大尾巴狗还拿他没办法而且,他们刚开始创业大哥还帮过他在流动资金反面但现在人家全面反超就是有欺负你的实力大哥也没招也就跟你打个招呼算是同意而且,每天来停车就好像耍威风似的胡乱一停劈拉在院子中间下车来每次还要双手提提裤腰带就很不规矩很不雅观就像是个大闺女刚在当街撒完尿因此,大哥的心思我就看出来很有气还小气还要出气还没法直说就想办法来每天把公司的车挤在他的车身边就要你不好开车门,其实不是偶尔一两次人家也会有感觉这是故意找茬大哥就总是这样对付他的手下或客户:先给你个甜枣吃再马上打你一巴掌叫你哭与一般人的做法正好相反结果也不一样)

法制,就是些通行的道理。所谓合情合理是些小道理在民间。

天理,就是些总的道理是大道理。是不用跟你讲的道理,理在道的上面。

大哥的心理是这样的活动和生厌的来由:当厂长不再决定给他认真干积极干的事实已定,他也全无回天之术又输得一塌糊涂颜面尽失。为了挽回一点面子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之下就同秘书商量研究,就弄出来个毫无价值还会丢人现眼还失败过一次被甩过一次,又是一个外行加外行要跟高厂长定个合同,虽然他与秘书研究得很起劲在秘书处拿的全票通过鼎力支持,却在征询时间遇到强大的阻力。这足以使他满怀的希望破灭虽说是表面上听个建议心里却始终不是滋味:我定下的事,你就敢给我否了。因此协议还在,心当然不死。就又故意透露给人家看因此,人家才有那句话说:有什么了不起,顶多几千块工资不要了。这话再传回来大哥一听就又后悔不该给他看到……事情虽然总是慢半拍,也从别人的否定里得到好处可是,心中的症结却总是自己解不开疙瘩但秘书的话你也敢听?大哥就想不明白亲自与秘书商量好的计划就被我否定,还不顺着他说要知道,这协议是与秘书几天讨论的心血。你们就不是好职工,记住,无论怎样也要报复你们。大哥就像一位耍大刀的小丑,在知道人家是关公之后就在关公背后耍,却换了把小刀。(这段在笔记本的省略号看来是把这次的前因想全部省略,却是难为现在的我想不起来缘由但多少还有点印象。大哥看的明白高厂长在他公司的胡乱作为又没有好办法阻止就自主当事跟他的秘书商量个协议的办法想难为高厂长一下,意思是你高厂长在我这里学的技术不能透露给第三方的建议要签合同的知识产权要约束,他俩有好几天的研究这秘书就是个说随话拍马屁的小肥猪就只管吃什么的好吃她还管你说什么都是好样的最厉害我看行但,大哥就还是有些不放心也该是有炫耀的成分就忘不了定案以后跟我看一下我就一嘴给他否定大哥却仍不死心但听了我的分析又不得不服但,最后就还是虚荣心的不死占据了大哥的魔鬼心理还故意不小心给高厂长看到一部分的透露就最后又后悔莫及就是那种输光了还不服气的地痞流氓心态)

女人那个物件的外观实在太恶心因此,不管怎样描述男人就总是想找个漂亮的脸蛋来弥补。当你面对一块无从下嘴的肥肉,当狮子面对鳄鱼这个无法打开的肉罐头,当小男猫在春天里面对一个百依百顺却始终无法上身的美丽异性,那种不得其法的拙态窘态那双无计可施的眼神那焦躁不安的叫声那急不可耐的一次又一次。吃不到葡萄还不敢说葡萄是酸的此时,在胸中燃烧的已经不再是熊熊烈火了。面对此种玩笑,往事让我在哭笑中格外怀念,需求强烈却方式方法不对路当然成不了好事。小白猫没说什么,心里却想:你只会生火却不会加煤,更不会灭火。想着想着就远走了他方,在大地急需雨露滋润的时候,一滴汗珠也能引诱聚集来无限的渴求,“我要找到他”就是要到找那个可以救火的消防队员,哪个女人不是这样从你身边走过但却要一个敢截住她的男人。此后的结论是:如果付出的能力严重不足,先别急着把需要挑逗成不满的求索。现在正在进行时有时竟进行不下去,前期准备充分只是缺乏充足的资金支持,没有资金就没有子弹而且缺口很大……封顶,遥遥不期,当无话可说的时候,都给我等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