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月31日,南非新总统拉马福萨公开表示,将允许无偿征收土地,并强调此举对南非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自1994年南非新政府成立之后,土地改革就是最核心的施政内容。然而在24年期间,人们从期待变得焦躁最后走向愤怒。

拉马福萨此举触犯了美国利益,白宫迅速发出了反对信号。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8月23日声称,无偿征收土地会使南非走上“错误的道路”。

特朗普推特上说得更干脆:他已要求国务卿蓬佩奥研究南非没收土地行为,以及“该国农民遭大规模杀害”的情况。还指责南非政府“正在侵占白人农民的土地”。

澳大利亚的白人团体也在跟着美国起哄,南非白人至上主义组织“非洲论坛”正在美国巡回游行,与特朗普遥相呼应。

南非政府对美国言论作出了回应,指责特朗普信口雌黄,想制造仇恨,撕裂南非社会。

“非国大”执委柯德瓦直接称特朗普是“3K党领袖”。

土地问题事关南非种族关系,民生国计和国家的团结和统一,无可回避。

目前,占南非总人口8%的白人拥有大约72%的土地,而占总人口80%的黑人仅拥有4%的土地,白人牢牢控制着经济命脉。

这种现状,是对西方鼓吹南非“种族平等”神话的最大讽刺,曼德拉得到虚名,而实际权力在白人手里。

逃避责任,赢得西方赞美,封神也好,成圣也罢,镜花水月,春梦一场。

[b]伟人与责任

[/b]

从1652年来到非洲的白人,通过屠杀,战争,掠夺,欺骗等手段夺得了土地,1910年南非联邦成立,布尔人(荷兰裔白人)放下刀枪与英国人和解,携手推行种族政策。

1913年通过《土著土地法》,1916年通过《土著信托土地法》,白人以法律形式将祖上非法掠夺的土地合法化,并固定了下来。

五十年代起,非洲独立运动风起云涌,南非也不例外,但南非是非洲实力最强的工业国,白人统治地位也最牢固,它一直拖到了90年代才结束种族隔离政策。

1990年曼德拉离开囚禁地罗本岛,结束了27年囚徒生涯。非洲人相信这位伟人将带领他们实现苦苦期盼几十年的《自由宪章》。

《自由宪章》是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ANC)一切政策基础,它是在1955年由非国大五万名志愿者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人民诉求,整理而成。

核心诉求就是“把土地分给没有土地的人”,在这个前提下才能谈平等,公正。1955年6月26日在克利普城正式制定为宪章。

土地收归国有,重新分配,意味着矿产资源等自然财富也将重新分配。《自由宪章》在右派眼里偏左,在左派眼里偏右,但它非国大的承诺。

曼德拉在出狱之前,1990年2月11日给非洲人民写了一封信,确认“不重新分配土地就不会有自由的基本原则。”

也就是说,离开这个原则,任何“转型”都是虚的。

然而,1994年曼德拉当上总统后,却没有走上土改道路,关于他的变化,现在说法很多,如黑人治理能力问题,社会动荡问题,国际压力问题等等。

关键是1990-1994年发生了什么?

非国大与白人的“新南非”谈判,分成两个部份进行,一是政治,一是经济。

政治方面由曼德拉跟南非总统德克勒克(国民党)谈判,曼德拉想让黑人得到选举权,以绝对优势的选票让非国大得到政权。

实际上,曼德拉掉进了西方的话语陷井,相信这是“民主”之路,也忘了自己的“革命领袖”身份。

这场谈判吸引了所有黑人民众目光,他们很简单认为只要曼德拉当上总统,《自由宪章》就会实现。

现任总统拉马福萨当时是曼德拉的首席政治谈判代表,被视为曼德拉接班人之一。

真正决定南非权力归属的是经济谈判,首席代表是南非前总统姆贝基,他也被视为接班人之一。

白人精英的策略是政治让步,经济上决不让步。白人是不可能在“民主化”后阻挡黑人接管政府的,继续控制经济命脉才是永不动摇的权力。

事关命运的经济谈判,黑人们却不关注,太费脑子,听听都头大,那是技术问题,无所谓啦,政治多爽呀。

姆贝基在与白人精英经济谈判中,同意将经济权力交给“公正”的国际组织—IMF,世界银行,WTO(当时是GATT)以及经济学家们,非国大的骨干居然不用参与进来。

这套经济计划交给曼德拉定夺时,居然畅通无阻,因为他在政治上“赢定了”,西方舆论都说他是胜利者。

然后,西方说服曼德拉不要将《自由宪章》中的经济内容变成法律,曼德拉同意了,这个保险一上,白人经济统治地位更加不可动摇。

曼德拉和追随们忙着制定各种蓝图,美好的明天就在眼前,但他们忘了,经济谈判小组接受的种种条件,使蓝图失去了实现的可能。

1993年,谈判进入尾声,白人提出一个致命要求:南非新政府的中央银行要变成独立机构,不受政府管辖。

南非央行(南非储备银行)如果独立,那么南非的货币政策由谁掌管?央行究竟对谁负责?难道要对IMF负责,对金融大鳄负责?

南非政府只有对央行行长例行公事的任命权,却不能干涉央行政策,曼德拉也同意了。

于是,南非央行成了全球最古怪的央行。2017年非国大终于醒悟,通过提案,要将央行收归国有,但太晚了。

央行问题让步后,国民党又提出另一个要求,让白人财政部长德雷克.凯斯继续出任新政府财长。《纽约时报》马上对凯斯进行舆论吹捧,曼德拉答应凯斯成为他的财政部长。

经济权力丢失殆尽,黑人们仍然相信他们取得了彻底胜利,因为曼德拉当选总统了。

1994年曼德拉就职之后,连他的经济顾问邦德都说,“我们掌控了国家?是的,但权力在哪里?”

土地问题,曼德拉有意回避了,甚至可以背叛来形容。按《自由宪章》,南非新宪法应当明确土地国有性质。

新宪法却根据白人地主要求,加入了一条“保护所有私有财产”条款,这让土改变成了不可能。

因此南非这二十几年土改,只能用赎买方式进行,但白人地主的要价根本不是政府财政能承受得了的。

拉马福萨为什么要宣布要无偿征收土地?因为2019年就是大选年,这能得到广大黑人选民的支持。

关于土改,西方有种论调说如果南非土改,会陷入跟津巴布韦一样的境地—经济崩溃。

这种论调是否成立?且不说西方的制裁因素,津巴布韦跟南非不同,它是个纯农业国,而南非是个工业国。

曼德拉掌权之时,南非工业还是很发达的,而且企业对外贸易竞争时,还能得到政府补贴。

后来美国说你这个不补贴,那个不能扶持,南非的纺织工业受到了很大打击,军工也迅速走向下坡路。

曼德拉如果搞土改,是可以推行的,把土地,矿产收到国家手里,无非是一场革命,长痛不如短痛。

稍有远见的人都知道土改是南非绕不过一道坎,曼德拉逃避了责任,没有背负西方的“骂名”,但这样的伟人,并非国家之幸。

[b]南非与美国

[/b]

为什么美国对南非土改会如此敏感?特朗普是“白人至上” 主义者是一个因素,但根本问题还是美国利益。

美国在南非有三大战略利益:

一,南非是矿产宝藏,黄金,铂金,锰,钡,铬等储量都居全球第一,其它矿产亦是种类齐全,蕴藏丰富。

除了黄金之外,美国更为看中的是四种战略资源:铂金,锰,钡,铬。美国的汽车,铁路,航空,电子,国防工业都离不开这些原料,还可以通过控制资源来增强自己的全球政治影响力。

南非的土地和矿山归属权在谁手里?还有个定价权的问题,白人资本集团背后的力量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定价权在西方手里,意味着什么?

二,南非是非洲最强大国家,影响力极大,一些非洲问题,美国都难以处理,而南非一介入,往往能取得成效,比如穆加贝的辞职和庇护问题。

军事上,南非曾经拥有核能力,实力碾压非洲各国,南非如果被纳入西方联盟,一旦中东和印度洋地区发生大战,南非的武装力量和军事基地将发挥重大作用。

三,从地缘政治角度理论出发,能不能控制好望角周边海岸线?对美国全球战略具有格外重大意义。西欧有60%的石油需要经过这里,北约有70%以上的战略物资也要经过这里。

另外,在美苏争霸时代,南非还是防止非洲赤化的重要堡垒。

因此,在种族隔离时代,美国对南非政策是阳一套,阴一套。表面上制裁南非(1986年《反种族隔离法案》),还有武器禁运,但美国又通过以色列给予南非军事技术和经济支持。

1990-1994这四年,当非国大向白人精英不断妥协之时,美国发动全部舆论能量,为曼德拉造神,但对真正要求革命的非国大领袖进行暗杀。

捧谁,杀谁?西方很清楚。

1993年4月1日,非国大与国民党开始制宪谈判。

4月10日,非国大领袖,南非共产党主席,“民族之矛”总参谋长(曼德拉是总司令)克里斯.哈尼,在首都郊区住所外被人暗杀,年仅51岁。

杀他的是波兰裔南非人沃卢斯,这样一起性质恶劣的政治暗杀,最终不了了之。4月19日,有十多万人在体育场参加了他的葬礼,曼德拉一路痛哭流涕。

在黑人与白人妥协的时候,哈尼这些共产党人是捍卫《自由宪章》最坚决的力量,所以他必须死,不能坏了西方的大计,哪怕他当时在为和平而奔走。

哈尼之死掀起的怒火,几乎要烧毁制宪谈判。哈尼遇刺当天晚上,曼德拉发表电视讲话,呼吁放下仇恨,保持冷静。不久,他就把共产党和非国大武装国家化。

美国舆论对此高度赞赏,称这是南非“民主化”最重要的考验,曼德拉的理性和宽容使全世界对南非前途有了信心。

曾经桀骜不驯曼德拉不见了,历史问题交给了“真相和解委员会”解决,任命大主教图图为主席,图图是全非洲混得最好的黑人,跟白人一个鼻孔出气。

原先白人政府手里有不少国有企业,结果,非国大上台后, 1997年到2004年间,卖掉了18家国营企业给白人和外国投资者,只得到了40亿美元,然后用这些钱来偿还以前的债务。

也就是说,曼德拉别说土改,连废除旧政权的债务都不敢,照单全收。西方怎能不爱他?

黑人没有任何实质的胜利,只有宗教般的精神胜利。 南非世界杯就是最好例证,黑人很欢乐,但足球能管饭管水管电?

大耳朵图图后来也看不下去,他说过一句实话:如果没有干净的水源,廉价的电,充足的食物,依然活在过去,那么胜利有什么意义?

拉马福萨现在要强行土改,美国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就看他敢不敢真的这么做了?我感觉还是会拖下去,选票到手,把包袱丢给下一任。

从国际格局看,南非作为非洲领头羊,正在偏离美国轨道,靠向中俄,这也许是南非未来希望之所在。

但这24年来,南非坐吃山空,经济一路下滑,工业化向农业化倒退,被迫土改会引发一连串的国内外问题。

不土改,国家毫无生气,矛盾积累到了爆炸边缘,土改,会诱发不可预测的动荡。

曼德拉没有远见,问题不是如媒体所说是在1994之后发生的,而是在四年谈判期间就注定了方向。

奥巴马在曼德拉葬礼上,笑嘻嘻地已经给他盖棺定论了,是位圣人。

如果曼德拉当初能强硬推行土改承诺呢?西方舆论就会将他描写为不学无术的非洲暴君。

对曼德拉的评价问题,背后是西方话语权的力量体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