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5年12月05日17:46 来源:扬子晚报

1944年3月粟裕、叶飞带领新四军于苏中咽喉——淮安车桥取得大捷。这一战,不仅解放了淮安、宝应以东纵横二百里地区,更使苏中、苏北、淮南、淮北连成一片,彻底巩固了根据地。自此,日伪对江苏的侵占进入倒计时。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

日伪失算

车桥一出“空城计”要唱砸

车桥,淮安东南20公里一座大镇,连接苏中和苏北的枢纽。车桥坐落在涧河两岸,东西2华里,南北1.5华里,河道上有5座桥梁,俯瞰全镇,形如“車”字。

车桥一带日伪的兵力部署很有“特点”:虽然地处咽喉,却仅有日军1个小队40余人和伪军1个大队500余人驻守。反观车桥附近淮阴、淮安、泗阳、涟水的日伪据点却驻有重兵。后世人们分析此战时,认为可能是日伪故意布下陷阱,吸引新四军小股部队前来袭扰,再实施包围歼灭,以消耗新四军有生力量;又或是故意以空虚示人,使新四军疑心有诈,不敢来取。

再看我军的部署,就知道日伪这出“空城计”注定要唱砸。新四军不仅来攻,更是集中了罕见的5个团兵力。此战由粟裕统筹全局,第1师副师长叶飞、参谋长刘先胜组成野战司令部,现场指挥。他们决定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法——你布口袋阵,那我干脆就进来,但你援兵会被挡在路上,根本收不紧口袋!

兵分四路

一路机动,一路围点,两路打援

粟裕等指挥官将兵力分为四路。第一路——围点:第3旅第7团担任主攻车桥日伪军据点的任务。第二路、第三路——打援:第1旅第1团、第3军分区特务营及泰州独立团第1营,在车桥西北之芦家滩、石桥头、杨家庄一带占领阵地,担任对淮阴、淮安方向的警戒,负责歼灭或击退援敌的任务;第18旅第52团、第1军分区江都和高邮独立团各1个营,在车桥南下之官田、大施河、瓦屋庄一带占领阵地,担任对曹甸、宝应方向的警戒,负责歼灭援敌的任务。第四路——机动:师教导团第1营及第4军分区特务团2个营,为总预备队,集结于车桥北之赵杨庄附近地区待命。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车桥战役的重心落在“打援”上。原因很简单:截击一支急行军的部队,比攻坚中消灭敌人容易得多。

战前准备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新四军统一弹药、器材、粮秣、野战医疗、运输等后方勤务工作,还制作了“攻城器”,如连环云梯、单梯三角钩、爬城钩、麻绳、煤油、棉花、竹竿、土坦克、炸药、烟幕弹、沙包等。与此同时,江苏的抗日群众也动员起来支援前线,为新四军提供了大批船工和船只,时刻准备配合战时勤务以及战后平毁敌人据点工事的工作。

敌人增援

前3批被围几乎被我军全歼

1944年3月5日凌晨1时50分,车桥战役打响。攻城部队进展顺利。战士们在夜色掩护下,从四面八方越过外壕,架起云梯,爬上围墙,很快攻占了围墙上的所有碉堡并迅速攻入镇内,到中午,残敌被压缩在镇内工事中,仅剩残喘之力。午后时分,从曹甸、塔儿头向车桥增援的伪军,被52团阻于大施河以南。紧接着,淮阴、淮安、泗阳、涟水等地日军第65师团一部900余人,先后分5批乘汽车和装甲车奔向车桥。

晚8时,新四军实施“反冲击”,向集中在韩庄的日伪增援部队进攻。在间杂着白刃肉搏的激烈战斗中,日伪军遭到重大伤亡,开始溃逃,并旋即遭到我军包围。此时,日伪增援车桥的企图已经宣告失败——增援部队反而遭到包围。到了6日凌晨前3批增援部队已被歼灭大部,这时日伪军第4、第5批增援姗姗赶来,而他们能做的仅是接应前批增援部队的残兵撤退了。

新四军打退日伪援军后,没有占领车桥。6日,镇中残余的日军也趁此时机逃回淮安城。不过新四军没有停下脚步,从7日到13日,战士们进一步向车桥周围出击,拔掉据点12处,进一步扩大战果。车桥战役宣告全面胜利。

车桥一战,共歼日军大佐以下460余人、伪军480余人,合计近千人,新四军指战员受伤185人,53人牺牲,其中就包括《不屈的江苏》第15期(扬子晚报今年8月15日A8版)曾介绍的“日本士兵反战同盟”成员松野觉。粟裕的捷报传到延安。窑洞里,新四军军长陈毅发了嘉奖令,毛泽东当场说了一句:“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这一“预言”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成为现实。朱德后来也说,“粟裕在苏中战役中消灭的敌人,比他自己的兵力还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