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38年诞生在唐县的晋察冀军区游击军

2018年8月31日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在河北省唐县成立80周年纪念日。唐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位于河北省中部,太行山东麓,距保定50公里,抗战时期是中国共产党八路军最先开辟的抗日根据地,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柯棣华工作、战斗并以身殉职的地方。许多革命先辈曾长期在这里生活、工作、战斗。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抛洒在这片红色大地上,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军、66军中一部分部队的发源地。
走进太行山,来到抗日模范县一一河北省唐县,一件件仿佛依然在诉说着那段艰苦卓绝、浴血奋战岁月的文物、一个个让我们身临其境、刻骨铭心的真实的抗战故事、老人们语重心长的讲述…都让80年前的历史在心中再次深扎下去。只有铭记历史才能以史为鉴,深切缅怀那些为今天和平生活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的英雄们,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我父亲李云祥曾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的老战士。1938年8月他跟随王溥、厉男同志参加了这支队伍,经历了游击军的成立、发展和所有战斗,生前他曾多次和我们谈起这些往事。他参加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后,经历了游击军几任领导人。他们当中多数是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身经百战的老红军,个个英勇善战,游击军部队在他们的带领下,经过整训和实战,被铸造成了一支敢打硬仗、作风顽强、战斗力十分强悍的武装力量,使之成为晋察冀军区的主力部队,1949年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笫64军190师570团,1951年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这支英雄的部队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1938年8月23日,在河北省保定发生了一次震动华北的“兵变”。驻守保定满城的“平汉线警防队三纵队第六区队”1800余官兵按照共产党的指示,发动“兵变”,宣布起义。带上所有武器装备,开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唐县北店头村,参加了八路军。领导这次起义的是该部队上校区队长王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溥(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中关敬陶团长的原型)原名:王振东,辽宁兴城人,他曾在东北军中先后任少尉排长、上尉连长、少校教官。“九一八”事变后,投奔了马占山部队参加抗战,任马占山少校副官,参加了闻名中外的“江桥抗战”,1936年调到河北省滦县任中校督导长,1937年调任“平汉线警防队”三纵队六区队上校区队长。1938年8月23日,王溥趁日军顾问去北平开会之际,立即组织起义,晚上,第六区队司令部周围岗哨林立,王溥按照共产党的指示,把区队副大队以上的军官集合起来,宣布起义,布置起义计划。参加会议的人员多半来自东北军,对日本侵略军早已恨之入骨。午夜时分,王溥命令部队集合,带上所有武器弹药,冒着大雨向晋察冀根据地唐县北店头进发,投入到伟大的抗日战争中。王溥率领所属1800余人武装起义,正是日寇十分猖獗的时候,此举震动了华北,震惊了日伪政权,对日本侵略军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此事件改变了平汉县北段敌我力量的对比,壮大了我抗日力量。1938年8月31日,晋察冀军区在唐县北店头召开了近万人参加的欢迎大会,聂荣臻司令员亲临会场,并讲了话,起义部队正式命名为“晋察冀军区游击军”,隶属晋察冀军区三分区领导,司令员李允声、副司令员王溥(不久任司令员)、政治部主任厉男,下设三个支队(营级单位),每个支队下设三个大队,每个大队三个区队,每个区队四个班,每班十人,大队还有个炊事班。全大队编制150人。配有重机枪、掷弹筒和日本“三八式”步枪,军直属还有迫击炮大队和一部电台,这支部队的武器装备,在当时算得上相当精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欢迎大会期间,晋察冀军区还派沙飞同志拍摄了许多相片,解放后,曾刊登在《人民战争必胜》画册中。从相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起义部队扛着“三八”式步枪坐在会场中间,前面坐着儿童,四周站着欢迎的人群。从此,这支部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向了抗日战场。
领导和策划这次起义的还有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敌工部部长厉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厉男(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我党负责人杨晓东的原型),他受聂荣臻的委派,多次深入到王溥的部队中,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与王溥共同筹划了该“警防队六区队”的起义,是有大功的,起义成功后,他被任命为游击军政治部主任,是我党在游击军中政治工作的主要领导人。厉男(1916-1983)原名:厉广学,黑龙江省呼兰县人,1934年在北平东北光复中学读高中,1935年7月去日本广岛高等师范留学,1936年8月回国,在北平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同年12月到陕西省洛川镇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后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区地委书记,北方局党校教育长,北方局敌工部副部长兼晋察冀军区敌工部部长,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主任。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厉男奉命到沈阳参与接收日伪政权,1948年沈阳解放后,任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安总队政委。1951年历任东北公安军副司令员、旅大市委常委、旅大市公安局长兼公安总队政委、旅大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湛江港务局局长,1979年任广州市委常委,1981年任广州市委顾问组副组长,1983年7月因病逝世,终年67岁。1955年我军授军衔时因厉男已到地方工作,故未授军衔。

我父亲后来回忆说,他曾受命给厉男送信,并护送厉男出入敌占区,在同厉男同志的接触中,厉男给他讲了许多革命道理,并又询问了他的情况,父亲讲了两个哥哥因参加抗日活动被日本鬼子杀害,一直想找共产党和红军给哥哥报仇,厉男说,八路军就是打日本的。至此以后,父亲对厉男同志一直很敬佩,他说厉男参与策划了王溥起义是有大功的。起义后,厉男被任命为游击军政治部主任。解放后,我父亲到处打听厉男同志的情况,后来得知厉男同志在大连工作,1964年,我在大连当兵时,65年他到部队看望我,让我陪同他去找厉男同志,后得知厉男同志已调到南方广州工作,父亲再也没有见到厉男同志。
2015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来到到唐县北店村附近的杨庄岭,追寻七十七年前父亲参加八路军后参加的第一次战斗的地方。
那是在1938年9月,父亲刚当八路军不久,日军集中5万余人对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实施“扫荡”,企图彻底毁灭我敌后抗日根据地。根据晋察冀军区命令,游击军的三个支队分别把守在唐县杨庄岭、宋庄岭、魏庄岭三个隘口,利用这里山岭阵地在这里抗击日寇进攻,扼守根据地的东大门,配合军区其它部队彻底粉碎日寇的秋季“扫荡”。
1938年9月中旬,驻保定的日军1000余人作为东路,企图从唐县杨庄岭进入冀西根据地进行“扫荡”。进攻的日军先占领岭下沟口的麻黄头村。战斗一开始,日寇先采取政治瓦解的办法,用飞机散发传单,策反游击军,尽管一张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散落在阵地上,但是游击军抗战决心已定,不受日寇蒙蔽,而是用仇恨的枪炮子弹回击日寇。日寇一看策反计策失败,马上露出了狰狞面目,采用武力进攻用山砲轰击游击军陣地。当他们刚踏上杨庄岭边时,就被游击军的猛烈炮火打了回去。随后日军组织多次冲锋,都被游击军打退,始终未能攻下游击军杨庄岭陣地。于是日寇就兵分两路,一路加强正面强攻,直接攻打杨庄岭,另一路则采取迂回战术从魏庄进攻,企图包抄游击军的后路。游击军不畏强敌,沉着迎战,一方面在加强杨庄岭主阵地防守的同时,另一方面对魏庄来敌予以迎头痛击,使日寇迂回包抄的阴谋未能得逞。两处战场打得十分激烈,其中以杨庄岭阻击战打得最为惨烈,有的战友牺牲了。1960年秋我随父亲到唐县探亲时专程去北店头杨庄岭的山上走了一趟,父亲说,我们就守在这个山头上,阻击敌人。他指着山下的一座石桥(此桥现在还存在)说,日本鬼子一过桥,王溥司令就命令开火,我们的机枪、迫击炮、掷弹筒一起砸向鬼子,打死不少小鬼子,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枪炮声、喊杀声振动山谷,游击军打退日军十几次进攻,没让他们前进一步。游击军始终守在杨庄岭的阵地上,这是我们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成立以来首次对日军作战,游击军英勇顽强,奋勇杀敌,打退日寇十几次进攻。父亲说,我们这支部队的武器装备,在八路军部队中算得上相当精良。下设三个支队(营级单位),每个支队下设三个大队,每个大队三个区队,每个区队四个班,每班十人,大队还有个炊事班。全大队编制150人。配有重机枪、掷弹筒和日本“三八式”步枪,军直属还有迫击炮大队和一部电台,火力强,与日军相差无几。日寇无计可施,竟然违背国际公约施放毒气,致使游击军两个班的战士中毒。但游击军一面用毛巾包住口鼻,一面顽强打击日寇。虽日寇采取多种方式进攻,但始终未能前进一步。鏖战整日,日寇只好焚烧尸体后,狼狈逃窜。战斗中,当地群众积极为游击军运送给养、弹药,护理伤员,使游击军真切地感受到根据地人民群众的关怀和鱼水之情。杨庄岭阻击战,游击军共毙敌100多人,这是自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成立以来首次对日作战的胜利。受到晋察冀军区通令嘉奖,同时也赢得了晋察冀边区人民的赞誉,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的名声在根据地传开,人们纷纷到游击军驻地慰问。父亲说,他参加这次战斗时年仅17岁,此战以后,他成了一名真正的八路军战士了。他对我说过,他参加八路军后,长期处于残酷的战争环境中,部队又经常打仗,生活特别艰苦,有人吃不了苦,看他年纪小,想拉他一块开小差,被父亲坚决拒绝。他说:“我当八路军就是来给哥哥报仇的”。
1939年1月,游击军到唐县管家左村一带休整,同时担负保卫军区机关、军区医院的任务。后来,游击军驻守在河北省唐县迷城村,时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游击一支队支队长赵国泰率六个连队800余人与游击军合编,王溥被任命为游击军司令员,原游击第一支队队长赵国太任游击军政治委员。
王溥在起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起义后,他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认真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团结广大官兵,为改造这支部队又做出了新的贡献。1939年7月,他由厉男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王溥入党后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对部队的管理更加认真负责,对游击军的领导作用更加加强。在不断与日伪军作战的同时,遵照中央军委和晋察冀军区关于整训部队工作的指示和训令,晋察冀各部队开展了政治整军运动,目的是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提高部队战斗力。为了使游击军早日成为一支政治、军事过硬的抗日武装,游击军进行了第二次整训。整训中首先学习了军区编写的《目前形势和党的任务》、《坚定我们的政治方向》等教材,通过课堂讲授,学习讨论,紧密联系实际,使干部战士的政治觉悟明显提高。整训中结合游击军的具体情况,取缔了“三青团”,清除了个别阴谋投敌和不易改造的人员,建立了党的各级组织和政治工作制度。大队建立了党支部,支队建立了党的分总支,游击军建立了总支委员会。调整了部分大队以上干部,培养了数百名积极分子,到整训结束时,多数大队的党员人数达到了20%,使游击军的军政素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为了打破日军的“囚笼政策”,破坏以正太铁路为重点的铁路、公路交通和沿线敌人据点,八路军总部于1940年8月20日发起“百团大战”。游击军根据军区指示,在第一、二阶段主要承担了彻底破坏平汉线新乐站至望都方顺桥一段的铁路和桥梁的任务。

王溥司令员审时度势,时而将部队化整为零,时而集中出击。整个部队活动在全长50公里的铁路沿线,掩护民兵、群众8000余人,破坏敌人的通讯线路,收缴电线数千斤,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王溥还亲自带领部队袭击来犯之敌。北扬村炮楼是敌人据点中心,由日伪军联合把守,地势险要。游击军决定拔掉这个钉子。

一天黄昏,游击军秘密接近敌人,王溥司令员命令二、三支队向望都方向佯攻,一支队夜间向北扬村据点实施强攻。战斗打响了,突击队的一名队员巧妙地登上炮楼。日军发现后端起刺刀向他猛扎过来,这名战士闪身躲过,回手一枪将敌人打倒。突击队随即迅速登上据点。一大队乘机正面突入,全歼守敌。北扬村战斗歼灭日军1个分队、伪军1个小队,俘虏日军3名,缴获不少武器弹药等物资。

1940年8月下旬的一天拂晓,细雨绵绵。日军认为这是偷袭游击军的好时机,便纠集了500名日军和伪军携带九二步兵炮,悄悄地朝游击军一支队驻地摸来。

一支队警戒哨发现敌情后立即报告。王溥司令员决定歼灭这股来犯之敌,命令一支队诱敌深入,退至田庄以后立即占领高房工事。敌人不知是计,疯狂地向村内扑来。一支队长一声令下,各种武器一齐开火,打得敌人晕头转向。

同时,王溥命令二、三支队出击,在迫击炮掩护下从两翼向敌人猛冲过去。敌人3面挨打,丢下100多具尸体,仓皇逃回据点。王溥率领游击军参加了这次作战行动。战役第一阶段,为了配合主力在正太路的破击作战,他们袭击了唐县县城和司各庄之敌,攻克北堙据点。接着,掩护民兵群众破坏敌公路20多公里,破坏铁路一段,炸毁铁路大桥一座,收割电话线600多公斤;后来又在白沙、北曲河和曲阳县七里营地区歼敌80余人。游击军的活动和作战,打击和箝制了敌人,有力地配合了主力在正太路的大规模破击作战。

1940年11月16日,游击军在河北省曲阳县张家峪被日军包围,日军包围了游击军军部所在地,王溥司令员决定率军部警卫连掩护政委赵国泰率主力突围,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王溥司令员身上五处受伤,已不能行动,为了不当俘虏,同时不拖累战友,把最后一发子弹留给自己,举枪殉国,时年仅31岁。当时,父亲跟随赵政委突围出去后,听到这个消息大哭了一场。聂荣臻司令员听到王溥壮烈牺牲的消息时,心情十分悲痛,满怀激情地说:“游击军为华北的抗战做出了贡献,王溥本人为民族的解放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王溥有爱国心、热情、人也老实,对他的死我心情很悲痛,王溥同志抗战是积极的,表现一直很好。王溥是我八路军在百团大战中牺牲的重要将领之一”。解放后,王溥司令员的灵柩迁葬在石家庄市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王溥牺牲后第三军分区参谋长唐子安调到游击军任司令员(开国少将,曾任64军军长、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后来政委赵国泰调延安学习由李光辉担任游击军政委(开国少将,曾任原福州军区副参谋长,顾问等职)。
1942年2月军区整编,晋察冀游击军番号取消,分编成八路军41团、42团,归晋察冀军区三分区指挥,1943年三月,41团和42团合并,又组建了新的42团。1943年秋季,日军向晋察冀军区北岳区发动一次“毁灭性”的大扫荡,这次扫荡中日军出动总兵力四万多人,前后历时达三个月之久,三分区42团在团长成少甫、政委熊光焰、参谋长马卫华领导下留在神仙山,担负掩护军区机关和部队的任务,这次反扫荡战斗异常激烈、残酷,面临敌人的疯狂进攻,42团奋力抗击,寻找战机,打击敌人,连续击退敌人多次围攻。父亲在谈到这次反扫荡战斗时说,他们连曾掩护军区抗敌剧社,过阜平大沙河时,因初冬季节,河水冰凉,剧社中一些女同志不敢下水,后面又有日军追击,面临紧急情况,他们连每两个战士架着一个女同志过河,他和另一个战友架着田华同志(现著名电影演员,河北唐县人)冲过沙河,胜利地冲出敌人的包围圈。(不知田华阿姨是否还记得此事)。经过几个月的浴血奋战,42团与日军作战46次,毙伤敌800多人。战后,该团被军区授予“神仙山保卫者”称号。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部队(后改42团)在抗日战争中打了许多恶仗、险仗,大量消灭日伪军的力量,为保卫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为保卫人民做出了巨大贡献。
今年8月31日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成立八十周年,让我们永远怀念晋察冀军区游击军的创始人王溥司令员,是他带领部队参加了八路军,他的牺牲是游击军的一个重大损失。1940年12月28日,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在题为《彻底粉碎敌寇“扫荡”永远保卫晋察冀边区》报告中说:“英勇作战光荣殉国的司令员王溥,曾经受敌寇压迫,在冀东伪警防队饱经痛苦,阅尽敌寇黑暗野蛮的奴役、宰割与谋害,亲见敌寇对我祖国同胞横加凌辱、淫掠与屠戮,愤而高举义旗,反戈抗日,回到祖国的战场上来,为保卫民族,保卫边区,而不断奋斗,终于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洒在他所热爱的祖国的山川上。”晋察冀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王平说:“他在光芒万丈的抗日斗争史上,写下了不平凡的一页……我们将用胜利的高歌来慰悼他不朽的英灵。”
八十年过去了,原游击军的老战士们有的早已牺牲在战场上,有的年事已高,有的已离世,作为一名老八路的后代,将永远铭记先辈们为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而英勇战斗的功绩。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王溥、厉男、赵国泰、唐子安、李光辉、成少甫、熊光焰、马卫华、刘凤珂、郝玉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中国成立后,王溥的遗骸迁葬到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被人民永远怀念。
2015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四月份,我来到到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向王溥先輩敬献了鲜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在我们的前头英勇的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那段如火如荼的岁月,那些老一辈,那些为人民的事业浴血奋战、做出贡献的可歌可泣英雄们,必将成为我们永恒的怀念和不灭的记忆,必将成为我们心中不朽的、永远的丰碑!缅怀过去,展望未来,我们惟有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现实中去,积极进取,努力工作,才是对革命先烈们最好的告慰,才无愧于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历史!向曾在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战斗过的老前辈致敬!
祝愿健在的老前辈们身体健康!
祝愿所有的后代子女幸福安康!

此文献给那些在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后改八路军晋察冀军区42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笫64军190师570团)战斗过的先辈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庄岭战斗遗址位于唐县县城西北5公里,是从平原进入太行山的要道,入山口两侧是海拔200米左右的山岭。杨庄岭东北方向为宋庄岭,西南方向为魏庄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1960年秋我随父亲到唐县探亲时专程去北店头杨庄岭的山上走了一趟,父亲指着山下的一座石桥(就是照片里这座桥)对我说,日本鬼子一过桥,王司令就命令开火,我们的机枪、迫击炮、掷弹筒一起砸向鬼子,打死不少小鬼子,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枪炮声、喊杀声振动山谷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庄岭战斗就发生在这座山上,在我小时候跟随母亲不知路过多少次,335国道没修成之前,进山出山的人们都走这条沟里的土道,这是从山区进入平原的必经之路,岭上就是北店头村和东杨庄村,山下是麻黄头村,五十年代是一条土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