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49年最大的成就,是真正完成了中国的统一(至少是大陆的统一),结束了自义和团战争以来中国事实上的南北分裂的状况。

满清在三百多年前完成了对中国的征服,重新建成了统一的中华帝国,但到太平天国战争后期,满清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对全国的有力掌控,随着武昌、南京、杭州等地满八旗的覆没,清庭在南方中国仅剩广州、成都还有直属的本族武力,而那两地地处偏远,清庭基本上彻底丧失了对南中国的军事控制,不得不依靠汉人武装来维持其表面的统治。而以湘军和淮军为首的南中国汉人武装势力,对清庭几乎毫无忠诚度,如同军阀部队一样,仅对其首领忠诚。首领不愿造反,他们帮清庭打仗,首领要是有二心,他们则巴不得建从龙之功,实际上湘军上下早就蛊惑曾国藩自立了。但曾、李二人,却有力无心,甘做满清的裱糊匠,故而使得满清能够残喘到20世纪,但中国却逐渐陷入事实上的南北分裂状态。

太平天国战争结束后,满清肢解湘军,但却又依赖淮军,前门驱狼,后门进虎(后来扶持南北新军,更是直接要了自己的命)。湘淮体系将领和南方地方官僚们融合起来,在南中国开始了浩大的洋务运动,以建立现代军工体系和现代军队为目的。但清廷直接控制的北中国却毫无动静。

随着洋务运动的发展,南方不仅军事实力急剧膨胀,经济实力也急剧膨胀,不仅很快从太平天国战争的废墟中走出,还迅速成为了中国的经济发动机。同时,淮军实力也急剧膨胀,甚至有能力玩海军了,与淮系的北洋水师相比,清廷还能直接控制的福建、南洋水师,简直就是侏儒。淮军实际上已经成为清廷的心腹大患了,李裱糊匠自然愚忠,但下一个呢?问题不在于首领是否想谋反,而在于首领是否有能力谋反,原来的赵匡胤、后来的袁世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都是被部下黄袍加身的。

日本的崛起和野心,帮助清廷解决了这个潜在的大患。甲午战争,并非中日两国对决,而是淮军和整个日本的对决,实力对比不言而喻,这也是为什么淮军上下极力避战的根本原因。但日本人却把淮军看的比清廷威胁还大,确实在当时的东亚,也只有淮军才有实力对抗日军。一方消极避战,一方倾全国之力猛追死打,战争结果也不言而喻。至于清廷,几乎整个战争期间就是在打酱油。

消灭了淮军主力后,东亚再无能对抗日本的军事力量(当然列强除外),日本的野心再也无人能制,从此走上军国主义道路。而清廷,消除了淮军大患之后,表面上看国内再无能够威胁中枢的力量了,但实际上,清廷也丧失了唯一能够维持其统治的军事力量了。八旗、绿营早已腐败不堪,湘军和淮军灰飞烟灭,于是只能去搞新军。但清廷财政在历次战争和战败赔款中,早已破产,它仅仅只能在北方搞一些自己能支持和能控制的新军,在南方,则完全听任汉人官僚们自建军队,当这些汉人官僚们又能自建军队、且又能“自收自支”时,地方割据和地方军阀的出现就无人可挡了。

情况在义和团战争期间就明白无疑了,清廷在北中国被八国联军按着打,南方督抚们却串联起来,勾结上列强,搞“东南自保”,甚至大言不惭的宣称,清廷中央宣战的圣旨是“乱旨”!这开了满清建朝三百年以来的最严重的首例,而清廷却对这种严格来说是造反宣言的举动,毫无任何办法,只能默认!从此,南方中国对中央的命令是选择性的接受,表明南中国事实上已经脱离了清廷中央的控制,而中国从此开始了事实上的南北分裂。

武昌枪响,南中国的督抚们带着官僚们和新军一起迅速“革命”,清廷一夜之间就丧失了整个南中国。可以说推翻满清的,并非孙大炮的革命党,而是南方的汉人官僚们,在他们“咸于革命”之前,孙大炮和他的革命党是翻不起一点波浪的。

而北中国却留在了清廷掌控之中,但实际上掌控清廷的不再是满清皇族和八旗子弟了,而是北方汉人新军的头目,袁世凯。在和南方比试一阵,让南方大佬们见识到自己的实力后,袁世凯准备把清廷卖个好价钱。而南方大佬们也不准备接收贫穷的北方,当然他们也不准备给北方钱,也就听任袁世凯独霸北方了。于是他们把总统的帽子从孙大炮头上摘下,送给袁大头,但却没有送一毛钱给北京的所谓中央政府。

袁某人发现生意做亏了,除了一顶不值钱的总统帽子,他不仅没有得到号令全国的实权,甚至南方的税负也没有一分钱送过来。每年他不仅要自掏腰包喂饱他的几十万北洋军,还得按协议供养庞大的满清皇族,而北中国早已经破败,根本就支持不起。于是总统干不到两年,袁世凯发现自己已经破产了。

政府破了产,要么政府下课,要么外头去抢。至于是关起门来抢自己的老百姓,还是出门去抢外国的老百姓,全看自己的力量来定。一般末日的昏君是没能力出门当强盗的,于是只能朝自己的子民下手,王朝也随之在万民造反的浪潮中完蛋。而又能力的,像二战的德国小胡子,也是破产了,就带领全国人民出门当强盗去,却是很能获得举国拥戴的。

袁世凯呢?北方中国已经够穷了,每年的税负摊派已经把很多有钱的逼的往南方跑了,没钱的则上山打游击去了,再抢,北方就成无人区了。出门抢,抢谁?出门全是列强,连蒙古西藏都拜了列强码头档口当马仔。就只有南中国了,那帮感觉良好、有打着民族大义旗帜的革命党和官僚们,居然不去拜列强码头找保护伞,这不是端端的一头肥猪吗?(后来孙大炮拜了苏俄的码头,于是北伐成功;再后来蒋光头拜了英美的码头,基本统一了中国,甚至后来还扛住了日本的野心;再后来又是苏俄,于是又扛住了美帝。。。)

袁世凯首先拜了日本码头,然后就向南方开刀了。没有坚实后台的南方大佬们,很快被打得屁滚尿流,孙大炮又一次留洋去了。南中国的势力不赶到两广等偏远地方去苟息残喘了。但胜利之下的袁世凯,却被自己的野心和自己的儿子弄昏了头,居然想当已经不再值钱的皇帝来,结果惹怒了手下众军头,他们原本是准备竞争袁死后留下的那个位置的。于是袁某人只能到坟墓中去继续他的皇帝梦了,而中国则丧失了第一次重新统一的机会,南北继续分裂,只不过北方势力自己也分裂成几大块,简直就是五代十六国的现代翻版。

跑到海外的孙大炮痛定思痛,终于找到了救国良方,就是找个列强拜码头,他找到了新兴的苏俄。苏俄也没钱,但内战结束后遗留的枪炮比较多,找不到工作的军官也够多,当然还有披着马烈皮的集权思想。不过,这正和孙大炮的意,他要的正是苏俄的枪炮、军事人才和颇适合中国“国情”的集权思想。靠苏联武装、训练和思想洗涤的第一支“党军”诞生了,相对中国传统的半封建的军阀部队,无疑具有跨代的优势。于是秋风扫落叶,北伐在短短半年时间就横扫南中国,一举恢复原来南中国势力的范围。

但可惜,总舵把子,孙大炮死早了,于是内部开始党同伐异起来,惨烈程度不逊于与军阀的外战。接盘的老蒋及时更换门庭,改拜了英美的码头,于是大洋滚滚而来,他自然也不再需要精神武器了,左手枪炮,右手大洋,他用另一种手法也做到了秋风扫落叶。从辛亥革命以来,中国终于在老蒋手中,勉强达成了表面上的统一。

但列强可不愿意中国统一强大起来,英美不说了,一个在一战后实力大幅下垮,再无力充当世界霸主,另一个才起步,中间还隔着日本,都无力直接下手来捞。但旁边还有两个,苏俄和日本,而这两个,都还是野心勃勃的军国体制,于是中国悲催了。蒙古被苏俄划走了,东北被日本抢走了。同时两国还在中国国内各自扶持代言人,弄得中国内战不休。实际上,中国的内战,知道抗日战争爆发前,都一直没有停止过,老蒋的这个表面统一,真的只是一张纸啊。

野心已经无法制止的日本,终于捅破了这张纸,于是中国内战变成了规模更巨大、损失更惨重的抗战。抗战的结果却是,中国被分成了三个势力范围,国统区,解放区,沦陷区。各自都有自己的政府、军队、金融体系,相互征战不已,整个一出现代的三国演义。不过决定抗战胜负的,却不在中国大陆,而是在太平洋的海面上。世界新霸主的朝阳正从大洋对面冉冉升起,猖獗一时的日本帝国,几乎是被美帝国用一只手就按倒了,而且到今天,日本都还老老实实地臣服着当殖民地小兄弟。

日本垮台了,三国演义变成两方对决。早已蜕变成半封建的军阀部队的国民党军,又面临着原来被自己打败的北洋军阀部队那样的境地,他们要对抗是像他们原来那样的、另一只用思想做武器的党军。军队的跨代差距,不是几架美国飞机、几辆美国坦克就能弥补的,于是秋风扫落叶又一次出现了,不过这次被扫的是原来扫人的国民党的军队。

到49年中,国民党势力再次退回到辛亥革命时的南北对抗的南中国范围,但这次是现代中国最后一次南北对决了。到年底,国民党势力基本退入海岛,中国终于在庚子战争五十年后,真正重归统一,而不再是表面的统一。而只有真正统一了的中国,才有能力跻身世界舞台,重归世界大国的行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