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眼下,距离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还剩不到3个月时间,共和、民主两党预选进程已过半。从目前情况看,民主党有很大机会夺取国会众议院多数党地位,但在参议院翻盘胜算不高。

民主党境况喜忧参半

目前,在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与民主党席位数是236:193,另有6席空缺。要掌控众议院,民主党需要从共和党手里夺下23席。在众议院席位争夺中,共和党选情严峻。特朗普在大量城市郊区选区民意低迷,而竞选连任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因建制派身份处于不利地位。

相形之下,民主党选情向好。自特朗普去年1月上台以来,至少已有40个州议会席位由共和党的红翻转为民主党的蓝。在补选和预选中,民主党选民投票率大增,基层选民小额捐款非常踊跃;多项民调显示,城郊选区的独立选民今年显著倒向民主党。民主党分析师乐观地预测,在中期选举中,会出现针对共和党的“城郊反抗”;美国知名民调专家约翰·佐格比指出,历来新总统上台后,执政党通常更容易在中期选举中受挫。

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为了防止民主党人意外获胜,特朗普近日为共和党参议员鲍尔德森发推文助选。

但在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境况却不容乐观。知名民调师纳特·西尔弗指出,民主党面对着1914年国会参议院直选以来最不利的局面。

美国国会参议院每两年改选约三分之一席位。表面上,两党在参议院席位比为51∶49,民主党只需要在中期选举中多赢得两个参议院席位。但实际上,今年参议院改选的35个席位中26个为民主党所控制,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席位只有9个要改选,这意味着民主党需要捍卫的席位数接近共和党的3倍。

今年要改选的共和党参议员席位多数位于深红州。民主党要想在参议院翻盘,需要拿下一些“最白(白人人口)、最乡村、民主党选民最少和拥枪立场最强烈的州”。

而对民主党来说,比这难度更大的是保住已有参议院席位。此次民主党要打保卫战的州中,有10个州在2016年大选中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在其中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和北达科他州4个州,2016大选时希拉里所获选票都没有达到40%。在这些州很多地区,民主党的招牌并不是什么资产。

就此而言,不得不承认特朗普的运气不错——尽管上台以来,他在全美范围内的民意支持率最高只有四成多,但在今年中期选举改选参议院席位的多个州,他却享有强劲的支持率。不仅如此,特朗普已摆出准备全力以赴的架势,要利用自己在这些州的人气,狙击民主党的选战。他目前安排的参加竞选式集会日程,与中期选举两党争夺的州,有相当的重合度。

俄亥俄是重要风向标

8月7日,美国密歇根州、堪萨斯州、密苏里州和华盛顿州4个州举行两党预选,俄亥俄州第12选区举行国会众议员补选。在俄亥俄州,共和、民主两党候选人短兵相接,争夺激烈,成为中期选举一个重要风向标。

俄亥俄州第12选区靠近首府哥伦布港,涵盖部分城郊和部分乡村,属于传统共和党“深红”区。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在此赢面达11个百分点,行将退休的现任共和党众议员赢面达37个百分点。

但此次补选前,民调显示,尽管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大力站台、尽管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不吝重金助选,但共和党候选人特洛伊·鲍尔德森所获支持率仅比立场温和的民主党黑马丹尼·奥康纳高出一个百分点。而实际投票情况比民调结果更为胶着。截至10日,两人选票仅相差1200多张,只相差0.8%个百分点,仍有数千张选票尚未计算。尽管特朗普早早发推宣布己方获胜,但正式结果尚需数日乃至数周方见分晓。

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资料图片:选民在俄亥俄州的一个投票站投票。(美联社)

美国媒体认为,这次补选表明,民主党有能力扩大在城郊居民中的支持面,对冲共和党的乡村优势,从而把共和党在该选区“领先数英里的优势”缩小到咫尺之遥。就此而言,民主党已松动了共和党的传统地盘,获得提振士气的重要胜利。

导致俄亥俄州第12选区补选如此胶着的决定性因素在城郊,城郊居民投票率达42%,而乡村居民投票率只有27%-32%。这意味着不满特朗普执政、富裕和受到良好教育的选民参与投票比例大增。此外,共和党急剧右倾,党内温和派被排挤,这种内部分裂在不少传统共和党选区,给了民主党人机会。

从全美情况来看,民主党和共和党选民投票率都显著增加,而民主党选民投票率增幅远高于共和党。截至6月底,有1360万选民参加民主党预选投票;而参加共和党预选投票的选民则为1040万。根据538民调网站,在全美范围内,民主党对共和党的领先优势从6月底的5.7个百分点扩大到8月初的最高8个百分点。

尽管如此,美国选举制度决定了中期选举与大选的相似特点,即全国性的选情优势不等于选举结果就能占优。更何况由于共和党长期把持国会,党派色彩浓重的全美选区划分总体结构上对民主党不利。像7日俄亥俄州补选这样尽管差距急剧缩小,但最终可能仍逊一筹的情况或一再重演。如何把全国性选情利好转变成地域性翻盘成功,民主党有相当艰苦的路要走。

“老人政治”遇严峻挑战

今年美国中期选举,对民主党的“老人政治”也构成严峻挑战。特别是众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佩洛西,有可能成为民主党的一个竞选包袱。

她身上集中反映了民主党的两个久已存在却迟迟未能解决的问题,一是“老”——领导层过度老化、堵塞中青年向上通道,党内青黄不接日益严重;二是“旧”——当“建制派”年头太久,难以走出“舒适区”,不易接年轻民主党选民的地气。实际上,不仅佩洛西,以她为代表的老一代民主党领袖,在民主党年轻选民中有越来越不受欢迎之势。

目前,美国国会众议院3名民主党领导人年龄都超过78岁。佩洛西是美国国会众议院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众议长,自2003年以来一直是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已在这个位子上待了15年。在相当程度上,正因佩洛西等老人恋栈不去,民主党一再失去改革更新的重要机会。近些年,不断有民主党少壮派因出头无望转而进入司法界或商界,或改为竞选参议员。有评论人士说,过去10年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毫无变动,处于完全停滞状态。

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克劳利在国会山的一次记者会上讲话。(路透社)

原本,目前众议院民主党第四号人物、50多岁的乔伊·克劳利是中期选举后接替佩洛西的最热门人选,却在6月底纽约州预选中意外落马。尽管众议院仍有一些四五十岁的民主党众议员,但佩洛西举目已无党内竞争对手——想要挑战她的人要么太老,要么太年轻。美媒分析认为,由于多年来一系列失误,民主党出现严重断层——从政治梯队建设的角度,克劳利为代表的“50来岁”群体整体消失,导致在以佩洛西为代表的一代与30多岁的年轻民主党人之间,出现巨大的真空。

由于长期在位,佩洛西如今在很多美国选民心目中,不仅是建制派,也成为政党政治“极化”的一个符号。今年以来的国会补选中,从特朗普到一些共和党竞选人,都把民主党竞选人与佩洛西关系作为攻击话题。今年3月宾夕法尼亚州补选时,共和党候选人就攻击民主党对手康纳·兰姆是佩洛西的“橡皮图章”;在8月7日的俄亥俄州预选中,特朗普也开口抨击民主党竞选人是“佩洛西的秘密支持者”。

而在特朗普与共和党开打“佩洛西牌”同时,民主党内部对佩洛西的反对声浪也逐渐增大。早在新一届国会召开后,民主党众议员中的少壮派就曾公开挑战佩洛西。今年以来的预选和补选中,不断有民主党竞选人刻意与佩洛西拉开距离,公开承诺将支持新一代民主党领导人,主张“改变华盛顿”。

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国会山》日报等美国媒体8月10日报道说,目前,至少已有50名参加中期选举的民主党人表示,如果民主党赢回众议院,不会支持佩洛西出任众议长;另有34人表示目前不准备支持她。

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美国众议院少数派领袖南希·佩洛西在每周于华盛顿国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与记者对话。(路透社)

在7日密歇根州民主党预选中获胜、可望成为美国国会第一位女性穆斯林议员的拉茜达·塔利布9日在接受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访谈时声称:“(佩洛西)没有谈到对我所在选区家庭很重要的那些问题,而我会以这些问题为优先。”

近期,佩洛西本人一再表示希望带领民主党人在中期选举后夺得众议院多数并继续担任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她能否实现这一愿望,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已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号。

温和派与激进派角力

中期选举预选开锣以来,民主党内部分裂和分化日益显现。众多民主党竞选人却纷纷“桑德斯化” (伯尼·桑德斯,2016年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以激进的进步主义者、民主社会主义者身份出现。

不仅如此,往往立场越趋左、主张越激进的竞选人,在民主党选民中人气越高。究其原因,记者认为,一方面,美国今年中期选举一大特色就是风向不利于谋求“连任”的建制派。

另一方面,民主党领导层似乎在“舒适区”待得太久。虽然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失败和共和党黑马特朗普的胜利,已经证明传统竞选方式——比拼更强大的筹款能力、更雄厚的竞选资金、依赖成熟的政党架构从上而下铺展和宣传、更深广的人脉以及媒体支持,统统撞上了南墙,但大选后,民主党的竞选思路并无明显改观,而由于领导层未能重组,其与基层选民“失联”状况也无显著变化,这部分导致“桑德斯选民”的愤怒情绪没有得到有效释放,这是预选以来左翼竞选人势头强劲的重要推手。

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此外,特朗普上台后,与种族主义相关的社会话题受到热议,民主党和中间选民中反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情绪高涨。仍在深入发展的“我也是”反性骚扰社会运动推动着更多女性选民参加投票。迄今为止,民主党预选已经产生至少8名女性州长候选人,女性和少数族裔国会议员竞选人数量也创下纪录。民主党将更加重视少数族裔和女性力量,这已形成长期趋势。而民主党作为“女性和少数族裔政党”形象在公众舆论中的强化,本身也助推着民主党的左转,成为其左转内容的一部分。

既然如此,民主党是否会整体急剧左转?民主党竞选人还能不能走通中间路线,依靠争取包括共和党温和派在内的中间和独立选民获得选举胜利?

就此而言,8月7日预选具有重要的指标性意义。这一晚,可谓民主党温和派的“胜利之夜”,甚至被部分媒体称为民主党选情的一个“转折点”——当日,在几乎所有中西部城市郊区带的众议院选区,民主党左翼候选人都败给了获得党内领导层支持的温和建制派。

有分析人士认为,8月7日民主党预选结果表明,党内激进左翼力量的快速崛起势头可能高峰已过,开始退潮。民主党内温和派与激进派究竟谁占上风,是一个十分要紧的问题,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民主党会否整体急剧左转,也关系到美国两党政治的下一步演变。共和党已经整体急剧右倾,如果民主党也急剧左倾,美国民意将更趋对立,美国的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势将更加难以收拾。

竞选策略未达成一致

在中期选举预选中,“反特朗普”情绪显然是黏合民主党选民的一股重要力量。民主党州长协会主席、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说:“特朗普一直是位伟大的医生,在一针针缝合民主党的伤疤,系统地治愈我们”。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米特·罗姆尼的竞选顾问凯文·马登也说:“特朗普的确推高了民主党的投票率”。马登代表了不少共和党温和派的看法。

尽管如此,民主党领导层一直谨慎地避开直接攻击特朗普及其政府,只字不提“弹劾”,也没有把“通俄”调查作为竞选话题。许多民主党建制派、温和派竞选人对如何打“抵制特朗普”这张牌小心谨慎、顾虑重重,与年轻、激进的左翼竞选人形成鲜明对比。民主党的一个共识是:单说抵制或反对特朗普是不够的,还需要做别的文章。

民主党迄今的竞选策略着重于医改和经济公平,抨击共和党的政策主张利好有钱有势的富人,而不是普通美国人。

特朗普“帝位不保”?多重风险下,位子稳不稳即将见分晓!


▲资料图片:特朗普在南卡州西哥伦比亚的集会上为竞选连任的州长麦克马斯特站台助选。(美联社)

值得注意的是,预选初期,不少共和党竞选人夸耀税改——特朗普上任以来最重要的立法成就。但近期的预选中,税改却似乎成为共和党的软肋和民主党的攻击武器。在俄亥俄州补选时,从特朗普到共和党竞选人,对民主党对手的攻击重点是“(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的秘密支持者”,在打击非法移民和犯罪等问题上立场软弱。

不过,民主党就如何打“反特朗普”牌和总体竞选策略并未达成一致。在民主党内部,许多激进左翼竞选人主张效仿特朗普只顾基本盘的竞选策略,坚持更加进步主义的价值观,放弃争取和迎合摇摆选民,依靠铁杆民主党选民获胜。民主党温和派、建制派则一方面吸纳左翼一些主张,如扩大奥巴马医改覆盖范围等,希望接通年轻选民的“地气”;另一方面仍然坚持迎合中间选民,特别是在城郊和共和党把持的“红州”,把争取独立乃至立场温和的共和党选民作为一大竞选重点。

来源参考消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图灭倭寇
西方的皿煮就是代表党派利益,谁上台都一样,它们从来没有那个党派会代表人民的利益,这是体制问题,没法改变!中国的现行体制远比西方伪皿煮先进万倍,不知那些公猪为何要跪舔西式皿煮!
西式皿煮最大的优点就是:

把无理取闹当做追求自由!

把虚伪下流当做风度翩翩!

把行贿受贿当做政治献金!

把蛮不讲理当做据理力争!

把为非作歹当做手段高明!

把不要B脸当做家常便饭!

把婊子妓女当做娱乐明星!

把流氓无赖当做政治精英!

把烧杀抢掠当做生财之道!

2楼 图灭倭寇
西方的皿煮就是代表党派利益,谁上台都一样,它们从来没有那个党派会代表人民的利益,这是体制问题,没法改变!中国的现行体制远比西方伪皿煮先进万倍,不知那些公猪为何要跪舔西式皿煮!
因为公知精英基本上都是富人,富人当然肯定更喜欢西方资本主义那一套了,因为他们可以控制政治,富人当然要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说明富人和穷人的利益追求从来都是冲突的,矛盾不可调和,你不可能指望一个成天到晚住豪宅坐豪车的富人和一个成天到晚在工地上搬砖的穷屌丝有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观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