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三反运动轶事

提起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军第一次授衔的将校礼服,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大都并不陌生。但是,如果说到礼服帽盒,即使是许多长征时期的老干部都说不大清楚,普通人更是闻所未闻。我有幸,伴随着父亲的这只帽盒度过了我的大半生,也想给后人留下一个有关礼服帽盒的故事。记得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在家里的箱子上摆放着一个紫红色的圆圆的盒子。盒子上面有个标签,标签上写着几个字。那时候,我还不识字,只是偶尔看到父亲从盒子里取出一顶天蓝色的大沿帽戴在头上。有的时候,也看到过父亲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把帽子装进里面。虽然,我对那个盒子很好奇,但是从父亲对盒子的爱惜的样子,我知道那个盒子不是我可以随便动的东西,再说那时我的个儿头离箱子上面还有很大的距离呢。后来,我的个子长高了,能够到箱子上面的东西了,家里也添了一个大立柜,那帽盒不知什么时候被转移到立柜里面去了。立柜在父亲的房间里,一天,我趁父亲不在家,打开了立柜,在里面看到了那只庄严的帽盒。盒子的颜色已经不如小时候那么鲜艳,但更增添了几分凝重。我第一次看到上面的标签上写着父亲的名字、部队所属和编号。从那以后,那只帽盒对我更增添了几分神圣感。期间,部队几次调防、几次搬家、直至文化大革命,许许多多的物品都遗失了都丢弃了,唯有那只帽盒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们家。一晃儿,我参军、上大学、工作、成家,似乎忘记了那只帽盒存在。前些年,父亲病逝,整理父亲的遗物时,时隔几十年,我又一次看到了那只帽盒。盒子更显得陈旧了,底部的几个地方已经有些脱落,但是父亲的名字依稀可见。60年过去了,授衔礼服的故事仍被后人津津乐道的谈论着,可是,却很少有人谈起礼服帽盒。
父亲走后,我时常静静地端详着那只帽盒,走访了许多老同志,可是他们对礼服帽盒的了解都很陌生,查阅了一些资料,也没有找到有关帽盒的记述。只好借助依稀父亲生前讲给我的一些经历,整理出这段故事。
1955年国庆节前夕,国家特邀全军将校代表2百人进京参加国庆观礼并接受中央领导人授衔。9月26日,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向进京将官代表授衔、27日,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在人民大会堂向进京校官代表授衔。授衔日,进京代表身穿礼服,佩带军衔,每人发礼服箱子和礼服帽盒各一个。礼服帽盒与礼服箱子为同一颜色。不同的是,帽盒为纸盒制品、箱子为布制品。其后全军数万余名将校均未享受帽盒之殊荣。1955年国庆节后,在各地区各部队接受集体授衔的将校军官,礼服帽子与礼服置放于礼服专用箱内,都没有再单独配发帽盒。志愿军三反运动轶事

志愿军三反运动轶事

60年过去了,当年配发的600只纸制帽盒也许所剩无几,我要替父亲保存好这只能见证我军军史发展的帽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