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精神病人工作“烦”与“忧”

[face=宋体][face=仿宋_GB2312] 2018年7月15日20时许,中联村刘主任给民警打电话称:精神病人魏某在家又犯病了,存在着重大的安全隐患,希望民警晚上将其送进医院。不是说好不出院,怎么还是出院了,我的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face]
[face=仿宋_GB2312]前些天,我得知魏某有出院的打算,特意上门进行了走访,魏父告诉我:由于家境贫寒,还要抚养今年就要高考的孙子,夏渡医院又再催款,面对每月二千元的治疗费,俩个老人根本没有支撑的能力。老人说的是实话,辖区不少精神病人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有的家里拿不出钱,接到群众的报警,政府便拿2000元钱让民警送进医院,由于后续的医药费跟不上,最多住上一个来月,医院会强行将病人送回。如再次发病报警,政府再拿钱,民警接着再送,就这样一次又是一次┅┅ [/face]
[face=仿宋_GB2312]魏某的病我很清楚,已发展到不可治愈的地步。近四年来,基本上都是在精神病医院度过的,光我就送过他三次去医院。魏某与妻子已离婚多年,丢下一个儿子一直靠父母抚养,父母都是快70岁的老人,一旦犯病,有时还打骂父母,父母哪有管控他的能力。魏某总是说自己没病,不会坚持服药,因此每次出院,不出一个月病就会复发。我告诉两位老人,针对他家中的困难问题,我会向水阳镇党委政府反映,千万不要接儿子出院,不行我把他转到《爱康医院》,听说每月的费用只要一千多点。通过一番思想工作,两位老人最终答应了,并不停地向我致谢,这才放心地离去。临走时,我还一再交待两位老人,魏某任何时候出院,都一定要提前给我打电话,老人到底还是违约了,如不是发病,我还一点不知。 [/face]
[face=仿宋_GB2312]走访回所,我把魏某的家庭情况,已特意向分管民政的刘副镇长进行了汇报。刘副镇长对我的工作一直十分赞赏,说我做任何工作都是认真负责,特别是在精神病人方面,做出大量的工作,及时消除了安全隐患。当时答复我:今年把魏某的贫困条件往最低条件报,到时各种补助费基本上够住院用,政府直接把钱打到医院,不再打给家人。这样挺好,免得家人拿到钱,到时哭穷舍不得付。听了刘副镇长的话,一直让我烦恼的魏某,如同服下了一颗“定心丸”。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本以为,我将不再经受魏某折腾,没想到这么快又来了。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刘主任打完电话不到十分钟,一辆白色小轿车在派出所的门前停下,车上下来一个男子正是魏某,他径直走进了派出所大厅,说有事要报警。魏某称:他一直呆在医院里,因父母亲整天想他,现在精神都想坏了。村里人都仇视他,邻居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把他家里泼了许多粪便和柴油,还要打他,要求民警必须马上过去调查处理,否则他将不再忍让,已做好干邻居准备。一听便知魏某的病比较严重,晚上必须送进医院,民警立即将其控制。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控制好魏某,民警一边联系村干部和家人,一边联系医院。家人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很快来到了派出所。父子见面相互对骂,如同仇人一般。魏某说,你这个老家伙不是个东西,我来报警,你却让民警抓我。魏父说,妈的个B,哪个叫你跑到派出所来了。魏某拒绝上车,瞪着双眼对民警怒恐道:“我没有病,你们凭什么送我去医院,我不会去的。”在我的警告下,多少他还是有所畏惧,老老实实上了车。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前年夏天,魏某发病送他去医院,他把钥匙放进嘴里不肯吐出,被我掐晕后才取出,差点让他断了气。当时认为钥匙取出已经没事,就在我们民警放松警惕的时候,缓过神的魏某突然起身冲进厨房,幸亏民警孙勇反应及时,以迅雷不及掩耳快之势追到魏某,把魏某已拿到菜刀的手死死的按在灶台上,伙同随后赶上的我,才将魏某手中的菜刀夺下。虽然没有出事,想想都有些可怕,因此每次提到魏某,我都会情不自禁想到此事。从那以后,我对魏某更加多了些谨慎,让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face]
[face=仿宋_GB2312]魏某坐在车上,一路不停地骂国家领导人,某某是个卖国贼,又要把我送到夏渡医院了,表现出极度的绝望和恐惧。就在我们赶往宣城的路上,魏某的弟弟不停地打驾驶员电话,要求把他的哥哥送到芜湖治疗,如果再送到宣城魏某就彻底的废了,魏某的弟弟对他的病还抱着一线希望。南京、芜湖和宣城,这三家医院我多次送过病人,效果最好的是南京脑科医院,当然费用挺高,一个月要三、四万元,芜湖一个月八千,和宣城的治疗效果几乎一样,如果没钱去南京,就不必多花冤枉钱。在我的建议下,魏父决定继续送往宣城。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到了医院,魏某不肯下车,被我们连拖带抬才弄下了车,在我的劝说下,魏某自觉地走进了医院。因为换了家医院,魏某面对陌生的医生,一点也不服从,对着医生大吼大叫,朝一名女医生脸上猛的一口唾沫,唾液同时飞溅到我的脸上。医生劝说半天,魏某就是拒绝打针,最终我和医生不得不采取强制的手段,注射成功,医生便让我解开了手铐。面对这样的病人,所有的医院都是把病人手脚固定到床上,什么时候老实才会放开。爱康医院的医生与众不同,给病人注射一针镇定剂就不用固定,我觉得挺好。 [/face]
[face=仿宋_GB2312] [/face]
[face=仿宋_GB2312]安妥好魏某,我正在医生的办公室里等待魏父办理住院手续,魏父很快回来了,我以为手续已办好,谁知魏父却对我说:“医生还要我交住院费,我哪有钱交啊?”魏父的话,当时让我晕了,住院哪有不交费的,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魏父说,这个医院比夏渡贵多了,一年要交一万多元。是你亲口跟我说,夏渡一个月要二仟,那一年要二万多,到底谁多,否则我也不可能送到这家医院,我是社区民警,又不是医托,是为辖区的老百姓做好服务。医生接过我的话:伍警官是个好警官,他为老百姓办了很多好事,你一定要相信伍警官。就你这样还说要上芜湖治疗,人家立即把你赶出医院,就是夏渡医院,有一次家属交二仟元住院费,医生嫌少不愿接收,我和医生吵了一架才收下。在我的指责之下,魏父只肯交一仵元,还是我从魏某身上搜下的钱。 [/face]
[face=仿宋_GB2312]医院和病人,你真得让我左右为难,发病时家属们都求着我送进医院,进了医院你们却狠了,我遇到过多次都说没钱,让政府给你们买单。曾有两个病人出院后,欠下好几仟元住院费,医院打电话求我帮忙。钱不可能要到的,我便建议他们采取夏渡医院的方法,免得欠下太多的治疗费。医生却说,因为看在我的面子,他们才不好意思把病人送回。既要对病人负责,也要让医院放心,医生的话,让我感动之余,却十分的过意不去。 [/face]
[/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