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 多位公安局长被查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赵乐际同志强调:“要把反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问题,严肃惩治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

近期,河南省纪检监察机关落实党中央要求,迅速行动,特别是郑州市纪委监委查处的郑州市公安局洁云路分局原局长成健为黄赌毒场所充当“保护伞”案件,打响了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深挖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第一枪”:

4月9日,郑州市公安局副县级侦察员、洁云路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成健接受审查调查;6月4日,马寨分局副局长张国华接受审查调查……

随即,乘势而上,深挖彻查——

7月2日,郑州市公安局正县级侦察员、十八里河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刘丛德接受审查调查。

7月4日,郑州市管城区政协原主席、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王晓军接受审查调查。

7月25日,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负责人田伟接受审查调查。

……

一起治安案件引出的黄赌毒“保护伞”

以案件办理为突破口,深挖“保护伞”,彻底清除“害群之马”

2018年1月31日,郑州市二七区京广南路某大厦三楼,河南省公安厅异地用警,以雷霆之势一举打掉了名为“久泓动漫城”的大型地下赌场,现场抓捕涉赌人员20余人。

经审讯,涉事人员陆续交代了开设赌场的犯罪事实,并提供了部分行贿账目,郑州12名涉嫌充当“保护伞”的公安民警进入了纪检监察机关的视线。

3月28日,河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任正晓召开专题会议,听取驻省公安厅纪检组关于郑州市公安机关12名民警涉嫌充当赌场“保护伞”问题线索的汇报,要求在省纪委统一领导下开展审查调查工作。驻省公安厅纪检组立即责成郑州市公安局对12名民警采取禁闭措施;郑州市纪委监委迅速抽调政治素养高、业务能力强的骨干力量,成立“3.28”专案组。

3月29日,河南省纪委监委“3.28”专案领导小组召开任务部署会,明确要以案件办理为突破口,深挖其他充当“保护伞”的人员,做到除恶务尽,彻底清除“害群之马”。

4月2日,郑州市纪委监委收到河南省纪委监委移送的关于成健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4月9日,根据初核情况,决定对成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在郑州公安系统,成健可谓大名鼎鼎:1963年出生,先后在郑州警校、市公安局管城分局、防暴支队、中原分局、金水分局、上街分局和洁云路分局等多个单位任职。他首创了巡察队制度,经验做法在全市推广,曾受邀到央视“新闻会客厅”做访谈;在中原分局分管刑侦20个月,带领民警破获33起新发命案、10起历史命案;在金水分局担任副局长时,他扑向绑着炸弹的暴徒,挽救了四名女学生的生命,荣立个人二等功……

“3.28专案”主要目标是成健,涉及马寨公安分局原副局长张国华、商城路分局西大街接警队原大队长蒲刚、新密市公安局原民警樊留发等人,还有“久泓动漫城”股东吴某等社会人员。

“一开始我们采取传统的外围突破思路,从樊留发和吴某等人入手,抽丝剥茧,一步步向成健逼近。”从检察院转隶到市纪委监委的季明,全程参与了案件办理。

然而,曾是员额检察官的季明却遇到了“硬骨头”:“这些人有多年警察职业经历,尤其是成健,多年从事刑侦工作,反调查意识、能力都非常强,对讯问技巧、调查策略非常熟悉,很难突破。”

第一回合交锋,吴某承认找樊留发,通过张国华联系老同学成健,要在洁云路分局辖区开设动漫城的事实,但是三人却坚称是“人情办事,没有花钱。”三人虽然言辞一致,细节上却有诸多漏洞。

动漫城管理人员供述,动漫城每年都会花钱“协调公安的关系”,而且账目上也确有累计40万元的支出,但是“具体给了谁,只有老板知道。”事实面前,无法抵赖的吴某和樊留发又狡辩,钱是樊留发帮吴某儿子找工作花了;至于张国华,则一口咬定“没见过钱”。

一次暖心的探望

“把赃钱上交出去那一天,我睡得特别踏实”

“几个人串供的嫌疑非常大。”郑州市纪委监委第三审查调查室主任翟旗判断。“根据我们对成健成长和工作经历的了解,他出身工人家庭,父亲曾经是省、市劳模,家庭和睦幸福;他本人热爱公安工作,职业荣誉感强烈,谈起自己的工作非常骄傲;能力也很强,36岁提副科、39岁正科、44岁成长为副县级干部。他现在的精神压力很大,经常欲言又止,说明正在作激烈思想斗争,只要我们方法得当,成健一定会很快开口。”

于是,专案组及时调整方向,将成健作为主攻目标。

作为老纪检,翟旗最擅长思想政治工作,“审查调查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整人。办案不是单纯为了撬开嘴、拿证据,简单、生硬、冷漠、粗暴,都不是党内审查方式。”

审查调查期间,专案组成员始终对成健以同志相称,多次同他一道重温入党誓词、重读入党志愿书。

“这个方法最常用,也最有效。”翟旗谈了他的感受:“我们往往在离家越远的地方越想家,很多东西也都是失去了以后才发现它的珍贵。党员干部的政治生命又何尝不是?平时跟着别人读读入党誓词也许不会有什么大的感觉,但是在接受组织审查的特殊时期,一想到自己违背了当初的誓言,这些被组织关怀、培养了几十年的党员干部,除非良心泯灭、毫无底线,不然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触动?”

成健的心底也有良知。

专案组人员陪他一起观看电影《焦裕禄》,使他回想起父亲对待工作的态度,以及父母从小对自己的教育;陪他看新郑市委原宣传部长王保军案件警示教育片,用事实告诉他组织对每一名犯错误的干部都是积极挽救的态度。慢慢地,成健开始低下了头:“回想在人生不同时期组织对我的教诲,我愧对组织的信任。重温‘入党誓词’,我更是惭愧。我败坏党纪、践踏国法,给警察队伍抹了黑。”

而专案组接下来的一个举动,让成健彻底放弃了抵抗。

专案组了解到,成健83岁的老父亲原本要动手术,他一直很担心老父亲的身体情况。留置期间,得知老人准备手术,翟旗带着专案组的同志来到医院,帮助联系专家会诊,并按照成健家属的要求,以成健同事的身份,带着果篮看望了刚刚做完手术的老人。

专案组把当时的情景录了一段视频,告诉成健手术很成功,免除他的担心。当成健从视频里看到刚刚做完手术的父亲,安详地躺在病床上已无大碍时,成健忍不住两眼泪流,继而嚎啕大哭……

“我错了,我大错特错!从现在开始我要在组织面前‘脱光’。”当天晚上,情绪稳定下来的成健,主动向审查组交代自己分8次收受张国华16万元,对吴某开设动漫城“给予关照”的事实。

成健供述,“1.31”案件后,他意识到“情况不妙”,就积极“活动”,三次约见张国华退还贿赂,指使分局民警打探案情。由于担心组织调查时起获家中的巨额现金,他还专门租赁了房屋,并于3月25日将家中的现金分批藏匿到了出租屋内,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成健说:“把赃钱上交出去那一天,我睡得特别踏实。”

两个苹果的转化

“承认自己辩解的‘贪赃不卖法’不过是‘自欺欺人’,只有彻底的悔悟,才能获得新生”

收受辖区“伯爵国际娱乐会所”负责人苏某70万元,收受辖区“亿元动漫城”实际控制人赵某95万元,收受辖区“久泓动漫城”股东吴某16万元……自2004年9月至2018年2月,成健先后收受各类动漫城、娱乐会所、酒店、洗浴中心等场所贿赂共计257.8万元。

对这些事实,成健供认不讳,但他却不愿承认自己是黄赌毒“保护伞”:“我没有入干股、没有通风报信、没有徇私放人,我抓了一辈子犯罪分子,现在咋成犯罪分子的‘保护伞’了?说我是‘保护伞’,我丢不起那个人!”

案发时,这些娱乐会所、动漫城都已经关闭,人员解散,涉黄赌毒的证据固定极其困难。

会同省纪委监委驻省公安厅纪检组,专案组加大了抓捕追逃力度,在谈话、讯问、查询、追赃等各个环节无缝对接,从行贿资金流向上寻找“蛛丝马迹”;公安机关分赴杭州、合肥等地调查涉黄、涉赌、涉毒的关键证据,恢复犯罪现场,最终取得了成健充当黄赌毒“保护伞”的完整证据链。

经查,“久泓动漫城”及其赌博“暗场”问题,上级公安机关责令严查,洁云路公安分局却一直没有进行有效打击,省公安厅不得不异地用警;赵某先后在洁云路辖区开设“亿元动漫城”等3家涉赌场所,并“罩着”他人开设4家涉赌场所,洁云路公安分局仅对这7家涉赌场所作过象征性查处;伯爵国际娱乐会所涉赌、涉毒,群众多次举报,洁云路分局从未进行实质性打击……

“你明明知道这些场所涉黄赌毒,还收他们的钱,并且跟基层民警打招呼。他们打着你的旗号,你让基层民警怎么执法?你说自己是什么行为?”

“我已经承认收了这些钱,该咋判就咋判吧,我认了。我干了一辈子警察,爹娘没有跟着我沾一点光。父亲是省、市劳模,光荣了一辈子,老了还让他跟着我丢脸。说我是‘保护伞’,还不如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案情清晰了、证据链也完整了,成健迟来的“自尊”却阻碍了审查调查的深入进行。

“案件不是说搜齐了证据就结束了,还要帮助被审查对象解开思想疙瘩,让他相信组织、深刻剖析。成健没有真诚悔罪,我们不能算是成功。”专案组成员张成林是一名业务娴熟的“老检察”,转隶到市纪委监委第三审查调查室担任副主任的他,把这次参加专案作为自己学习纪检监察业务的生动课堂。

转机出现在劳动节那天。

成健被留置以后,专案组没有一个人歇过节假日。但在五一劳动节那天了,翟旗却买了一些苹果,送到了成健留置房间。

“今天是劳动节,别人都放假了,咱们也休息一天,今天不谈工作。我代表组织给你送两个苹果,也祝你节日快乐。”当翟旗把两个苹果放在成健面前时,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点手足无措。

“大家都把苹果叫做平安果,我们也算送给你一个平安祝福。”翟旗解释,“你觉得给爹娘丢脸,我们都理解。但我们也都是当父亲的人,我不知道你咋想,我对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我想,父母对我们最大的愿望应该也是平安吧。”

成健又一次低下了头——

这两个苹果,成健仔细地摆放在床头。一连几天,看着苹果沉默不语。苹果一天一天缩水、枯萎,不能再放了,成健终于把两个苹果吃了,吃得干干净净,连核儿都没剩下。这个扑向歹徒被炸伤都没有皱一下眉头的男人,一次次泪流满面……

“爹,儿子对不起你啊!”一声痛哭后,成健终于放下了他的“自尊”。

在纪法震慑、政策感召之下,又通过严谨细致的思想工作,合力促使成健彻底认清了自己,看清了前路。面对组织的关心挽救和家庭的殷殷期盼,有什么理由和借口开脱罪责?成健终于承认自己辩解的“贪赃不卖法”不过是“自欺欺人”,只有彻底的悔悟,才能回应组织的教育关怀,才能回应家人的痛心和牵挂,才能迎来灵魂的新生。

2018年7月,经郑州市纪委监委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成健、张国华、蒲刚、樊留发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违纪所得;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有关机关处理。

现场以身说法

“我渴望自由、想念战友们……你们一定要以为我戒、珍惜岗位、珍惜家庭、珍惜生活……”

成健等人倒下了,郑州市纪委监委扫黑除恶深挖“保护伞”的工作仍在继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之规定,决定对刘丛德采取留置措施,期限自2018年7月2日起算……”

7月2日,郑州市公安局正县级侦察员、十八里河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刘丛德接受审查调查。

两天后的7月4日,郑州市管城区政协原主席,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王晓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25日,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负责人田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前车之失,后车之鉴。查处不是目的,更要做好执纪审查“后半篇文章”。郑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周富强表示:“我们必须树立‘靶向治疗’思维,一手惩一手治,惩治同向、同步、同进,既拿出当下‘改’的举措,又推进长远‘立’的机制。”

在解除留置前夕,得知全市公安机关要召开“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会,成健主动提出要现场以身说法。“用我鲜活的教训,拉以前的战友们一把,这是我现在惟一能做的了。”

“我败坏了郑州公安队伍的形象,玷污了警徽、污染了警服,给大家丢了脸……我违背了33年前的入党誓言、我已无法在80多岁的老父亲床头尽孝……我渴望自由、想念战友们……你们一定要以为我戒、珍惜岗位、珍惜家庭、珍惜生活……”

7月26日,成健带着自己修改了27次的忏悔书,在1500余名昔日的战友面前声泪俱下。

“成健等人的违纪违法问题,性质恶劣、触目惊心、教训惨痛,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严重玷污了郑州公安机关的形象,损害了党委政府的声誉,警示深刻、发人深省。”警示教育大会上,郑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马义中表示:“全市公安机关要痛定思痛、知耻后勇,敢于正视问题,敢于揭短亮丑,以铁的手腕、铁的纪律、铁的举措,整治队伍、整治作风、整治法纪,坚决防止和杜绝类似案件再次发生。”

“在‘扫黑除恶拔伞’行动向纵深推进的关键时期,市纪委监委以成健案件开展警示教育大会,非常及时、非常必要。有错误的同志有了悬崖勒马的机会,更多的同志可以从中汲取教训、防患于未然。”郑州市公安局洁云路分局政委窦照辉说。就在警示教育大会结束后的第二周,洁云路分局的两名中层干部找到了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主动退回了春节期间从辖区单位收取的9000元“慰问金”;南关公安分局一名民警主动上缴2万元、分局陇海责任区一位民警主动上缴2970元;十八里河公安分局一位民警主动上缴28万元;市公安局监管支队50名民警共上缴财政局廉政账户101.77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公安纪检监察机构已立案调查涉黑涉恶民警170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或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30人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公安部纪检监察组相关负责人表示,全国公安纪检监察机构坚决落实中央纪委《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对于已经掌握的问题线索,公安纪检监察机构及时开展核查调查,并建立台账,实行动态管理、实时更新。对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影响恶劣的典型案件,及时进行指导督办。严肃查处公安民警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祎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