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鲜卑族18

西秦(五胡十六国之一)


西秦(385年—400年,409年—431年),十六国之一。陇西鲜卑族(一说属赀虏)首领乞伏国仁所建。都苑川(今甘肃兰州西固)。其国号“秦”以地处战国时秦国故地为名。《十六国春秋》始用西秦之称,以别于前秦和后秦,后世袭用之。385年,鲜卑酋长乞伏国仁在陇西称大单于,又被前秦封为苑川王,都勇士川(今甘肃榆中)。388年,其弟乞伏乾归立,称大单于,河南王,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400年国灭于后秦,409年复国,改称秦王,迁都苑川。乞伏炽磐又迁都枹罕(今甘肃临夏市东北)。最盛时期,其统治范围包括甘肃西南部,青海部分地区。历四主,共三十七年。431年被夏国所灭。

(一)简介

鲜卑乞伏氏在汉魏时自漠北南出大阴山,迁往陇西并定居于此。前秦主苻坚在位时,乞伏鲜卑酋长乞伏司繁被命为镇西将军,镇勇士川(今甘肃榆中东北)。司繁死,子国仁代镇。淝水之战后,苻坚败亡,国仁招集诸部,众至十余万。385年,国仁自称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筑勇士城为都(在勇士川内,即后苑川郡城),史称西秦。 388年六月国仁死,弟乾归继位,称河南王,迁都金城(今兰州市西固区)。

394年前秦主苻登败死,乾归尽有陇西之地,改称秦王。400年迁都苑川。同年败于姚兴,遂降附后秦,为其属国。407年乾归被姚兴留居长安,两年后回到苑川,复称秦王。

412年乾归为兄子公府所杀,子乞伏炽磐继位,称河南王,迁都临夏。414年攻灭南凉,十月改称秦王。431年(永弘四年)一月,大夏赫连韦伐率兵进围南安,炽磐子暮末降夏,西秦灭亡。

(二)西秦历史

(1)渊远流长,迁徙兴起

鲜卑乞伏氏在汉魏时自漠北南出大阴山,迁往陇西并定居于此。

昔有如弗斯、出连、叱卢三部,自漠北南出大阴山,遇一巨虫于路,状若神龟,大如陵阜,乃杀马而祭之,祝曰:“若善神也,便开路;恶神也,遂塞不通。”俄而不见,乃有一小儿在焉。时又有乞伏部有老父无子者,请养为子,众咸许之。老父欣然自以有所依凭,字之曰纥干。纥干者,夏言依倚也。年十岁,骁勇善骑射,弯弓五百斤。四部服其雄武,推为统主,号之曰乞伏可汗托铎莫何。托铎者,言非神非人之称也。其后有佑邻者,即乞伏国仁五世祖也。佑邻死,子结权立,徙于牵屯。结权死,子利那立,利那死,弟祁埿立。祁埿死,利那子述延立。讨鲜卑莫侯于苑川,大破之,降其众二万余落,固居苑川。述延死,子傉大寒立。会石勒灭刘曜,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大寒死,子司繁立,始迁于度坚山。

(2)败于王统,降于前秦

371年(建元七年),前秦将王统来攻,司繁率3万骑拒统于苑川。统潜袭度坚山,部民5万落悉降于统。司繁归降于前秦主苻坚,被封为南单于,留之长安。又以司繁叔吐雷为勇士护军,抚其部众。373年(建元九年),苻坚令司繁回镇勇士川(今甘肃榆中东北)。次年,前秦击灭前凉张氏,占有河西、陇右。是年,司繁卒,子国仁立。乞伏国仁继承父业,仍为前秦镇西将军,借前秦之威,逐渐发展自己的势力。

(3)淮南折戟,举旗叛秦

383年(建元十九年),苻坚一面遣吕光征西域,另一面又征集全国丁壮,南击东晋。以乞伏国仁为前将军,领先锋骑,淝水之战前夕,国仁叔步颓反于陇西,苻坚即遣国仁率军还击。国仁与其叔同谋,欲霸一方。不久,传来苻坚淝水大败的消息。国仁“招集诸部,有不附者,讨而并之,众至十余万”。

(4)建制改元,裂土开基

385年(建元廿一年)九月,乞伏国仁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改元建义。并分其地置武城、武阳、安固、武始、汉阳、天水、略阳、川、甘松、匡朋、白马、苑川十二郡,筑勇士城(在勇士川内,即后苑川郡城)而都之,史称西秦。

388年(西秦建义四年)六月,国仁卒,群臣以国仁子公府年幼,推国仁弟乾归为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河南王。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 改元太初,“置百官,仿汉制”,逐渐任用陇右一些汉族豪强。并由勇士城迁都至金城(今兰州市西北),连续出兵降服邻近诸部,“于是秦、凉、鲜卑、羌、胡多附乾归”。疆域西至金城、苑川,东暨南安、平襄,北抵牵屯,南达枹罕。后枹罕虽为后凉吕光所夺,但西秦在东面的势力却有所发展。394年前秦主苻登败死,遣凉州牧乞伏轲弹、秦州牧乞伏益州、立州将军越质诘归率3万骑,击败前秦和仇池氐陇西王杨定的4万联军,杀杨定及苻崇,斩首17000级,使乾归“尽有陇西、巴西之地”。十二月,乾归改河南王为秦王,史称西秦。中央置尚书省、门下省,进一步汉化。同时,保留大单于号,以便于统治境内众多其它民族;保存大将军号,便于掌握兵权。后屡与后凉发生战争,并联络南凉秃发氏以抗击后凉。又出兵击败南边的吐谷浑视署。

(5)国亡身降,归义后秦

西秦太初十三年[元始400岁年]正月,乾归因所居金城南景门崩,恶之,遂迁还于苑川。这时,后秦的势力进一步西进,直接威胁着西秦。自太初九年后秦夺去上邽,原西秦越质诘归、休官权千成等先后降后秦,姚兴以姚硕德为秦州牧,积极准备西击乾归。是年(400岁年)五月,后秦主兴与其将硕德率军五万,从南安峡(今甘肃张家川西)向西进攻西秦。乾归帅诸将拒之于陇西。姚兴则潜军走绝道深入,乾归闻姚兴军将至,对诸将说:“吾自开基以来,屡摧勍(qing)敌,乘机藉算,举无遗策。今姚兴尽中国之师,军势甚盛。山川阻狭,无纵骑之地,宜引师平川,伺其怠而击之。存亡之机,在斯一举,卿等戮力勉之。若枭翦姚兴,关中之地尽吾有之。”从乾归这番话,可知后秦这次西进,尽全国之力,军势甚盛,而乾归虽然因屡胜而有骄色,但也知道此役乃决定西秦存亡的关键一仗。为了实现引师平川的作战方针,乾归令其卫将军慕兀(《晋书》作“慕容兀”)率中军二万屯于柏阳(今甘肃清水西南),镇军将军罗敦将外军四万迁于侯辰谷(在柏阳附近),自率轻骑数千以候姚兴军至。会大风昏雾,与中军慕兀相失,为姚兴军所逼,走投外军罗敦。第二日晨,乾归整军与后秦军大战,为姚兴击败,走还苑川,其部众三万六千皆降于后秦。姚兴进军枹(fú)罕。时乾归由苑川弃金城,谓诸将曰:“吾才非命世……叨窃名器,年逾一纪,负乘致寇,倾丧若斯!今人众已散,势不得安,吾欲西保允吾(今青海乐都西南),以避其锋。若方轨西迈,理难俱济,卿等宜安土降秦,保全妻子。”部众不愿,乾归说:“吾将寄食以终余年,若天未亡我,庶几异日克复旧业,复与卿等相见,今相随而死,无益也。”于是乾归独引数百骑奔允吾,降南凉秃发利鹿孤。利鹿孤待以上宾之礼,处之于晋兴城。后乾归与南羌叛,为利鹿孤(秃发利鹿孤)所知,乾归乃送子炽磐于西平。八月,南奔枹罕,降后秦。十一月,乾归至长安,姚兴署其为“镇远将军、河州刺史、归义侯,复以其部众配之”。

这样,西秦从公元385年称制建元,至400年为后秦所吞并,凡历十五年。西秦虽然灭亡,但其在陇右的实力,即以陇西鲜卑为主的势力仍然存在。我们之所以说西秦此时已亡于后秦,是因为西秦与南凉、北凉、西凉之降于后秦不同,它确为后秦用军事力量所击灭,原国土为后秦所据,分设郡县,任命郡守;西秦主也出奔南凉,又投后秦为一方州牧(河州刺史),受封亡国屈身的归义侯。至于南凉、北凉和西凉向后秦称臣纳贡,仅名义上的臣属关系,其国内一切内政、外交均自主,与西秦亡于后秦之事有实质的不同。由于后秦姚兴还想利用乾归父子在陇右的潜在势力,以巩固和扩大他在河陇的统治,故对乾归父子及原西秦的势力采取笼络的政策,保存了他们的实力,“复以其部众配之”。这就为以后乾归父子复国创造了条件。

西秦之亡于后秦,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而是有其必然的因素。首先,乞伏氏建立的西秦政权主要依靠陇西鲜卑各部贵族,以军事征服为手段,合并各地方实力派所组成,故其内部经常发生各地地方实力派叛服无常的情况,政权还不十分巩固。乞伏氏虽然也注意了与陇右汉族豪门士族的结合,但这种结合还刚开始。同时,其内部的经济状况,处于各鲜卑部落由游牧向农业定居的转化过程之中,经济实力远比不上据有关中的后秦。无怪乎《晋书·载记·姚兴上》多次提到,后秦占领陇右后,“军无私掠,百姓怀之”;取后凉姑臧后,“祭先贤,礼儒哲,西土悦之”。此中多有溢美之处,但也反映汉化较早的后秦,进入河陇是颇得该地区广大汉族豪门及人民支持的。其次,西秦仅据陇右西部,四面强敌压境,西有后凉、南凉,南有吐谷浑,东有后秦。乞伏氏统治者在公元400年以前,又专与后凉、吐谷浑连年征战,忽视了西进的后秦,以致在后秦大军压境的情况下,一战溃散而亡命南凉,西秦沦丧亡国。从此,乞伏氏集团在后秦的统治下开始了其新的历史。

(6)西秦复国,走向极盛

409年(后秦弘治十一年)乾归以炽磐留守枹罕,二月乞伏乾归逃回苑川,招集三万人马,迁到度坚山。下臣劝乞伏乾归称王,乞伏乾归因为力量单薄不同意。下臣们极力请求说:“天道和符历相应,即使衰败的也一定会兴旺;图表所遣弃的,即使成功了也一定会失败。袁绍的军队不少,曹操使用策略,使袁绍四州瓦解。王寻、王邑的兵力强盛,光武帝刘秀大显身手,亡新就作鸟兽散。这是天命不能凭空强求,符录不能有非分之想。姚兴气数将尽,我们否极泰来,趁此机遇,实在是圣人的事。现在我们有三万人马,足可以统治秦陇,平定洮河。陛下顺应天命第二次兴起,四海仰望,岂能固守谦虚,不以国家为本!希望陛下应时登上王位,以副众望。”乞伏乾归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僭称秦王,西秦再度复国,并大赦境内罪犯,改年号为更始。设置百官,公卿以下都恢复原位。

西秦更始二年(410),乞伏乾归派遣乞伏炽磐讨伐薄地延,军队驻扎在烦于,薄地延带领军队出来投降,被任为尚书。乞伏乾归把薄地延的部落迁移到苑川。乞伏乾归又派陇西羌昌何攻克后秦金城郡,任命其骁骑将军乞伏务和为东金城太守。乞伏乾归还都苑川,又攻克后秦略阳、南安、陇西各郡,把二万五千户迁移到苑川、枹罕。姚兴没有力量向西讨伐,又担心乞伏乾归成为边境上的祸患,就派使者暂任乞伏乾归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陇西岭北匈奴杂胡诸军事、征西大将军、河州牧、大单于、河南王。乞伏乾归正在图谋河西,权且接受了这些封号,就向姚兴称臣。

西秦更始三年(411),派乞伏炽磐和他的次子中军乞伏审虔率领一万步兵骑兵攻打南凉景王秃发傉檀,军队渡过黄河,在岭南打败了秃发傉檀的太子秃发武台,缴获十多万牛马回来。又在伯阳堡攻克姚兴的别将姚龙,在水洛城攻克王憬,把四千多户迁徙到苑川,三千多户迁徙到谭郊。西秦更始四年(412),乞伏乾归率领步兵骑兵三万人在枹罕攻打西羌彭利发,军队驻扎在奴葵谷,彭利发丢弃部众往南逃跑。乞伏乾归派将领乞伏公府在清水追上彭利发并杀了他。乞伏乾归进入枹罕,收纳了羌人一万三千户。接着率领二万骑兵在赤水讨伐吐谷浑支统阿若干,把他们打得大败并使他们投降。

同年二月,乾归迁都谭郊(今甘肃省临夏市西北)。率骑2万败吐谷浑别统阿若干于赤水,又攻夺南凉三河郡。疆域东迄平襄、略阳,西至金城、白土,南抵层城、赤水,北达度坚山以北。乞伏乾归在五溪畋猎,有枭鸟停留在他手上,乞伏乾归非常憎恶。

同年六月,乞伏乾归被其兄子乞伏公府所杀,被杀的还有乞伏乾归的十几个儿子。乞伏公府逃到大夏固守。乞伏炽磐和弟弟广武将军乞伏智达、扬武将军乞伏木奕于讨伐乞伏公府。乞伏公府败逃,乞伏智达等人在嵻崀南山追上并抓住了他,连同他的四个儿子,在谭郊把他们车裂。把乞伏乾归安葬在袍罕,谥号武元王,乾归共在位二十四年。其子炽磐于八月袭位,改元永康,自称大将军、河南王。承父遗策,笼络陇右汉、羌等,重用汉族豪门、俊杰之士,巩固了政权。

永康三年(414),有五色云在南山上升起。乞伏炽磐认为这是自己的吉兆,非常高兴,对大臣们说:“我今年应该能平定天下,大业就要告成了!”于是整修武器,训练兵马,以等待天下大乱。他听说秃发傉檀向西征讨乙弗,挥剑而起说:“可以行动了!”率领二万步兵骑兵袭击南凉都城乐都。秃发傉檀的太子秃发武台倚仗城垣抵抗守卫,乞伏炽磐攻打,十天就攻克。于是进入了乐都,论功行赏,各有不同。派遣平远将军犍虔率领五千骑兵追击秃发傉檀,把乞伏武台和他的文武百官以及一万多户百姓迁徙到枹罕。秃发傉檀于是投降,南凉灭亡,秃发傉檀被暂任为骠骑大将军、左南公。随从秃发傉檀的文武百官,按照才干选授或提拔官职。乞伏炽磐兼并秃发傉檀以后,兵强地广,设置百官,立妻子秃发氏为王后。十月改称秦王。继又逐北凉沮渠氏势力出湟水流域,并不时向河西进攻,掳掠人口。

西秦兴盛时期,所辖面积从甘肃武威到天水、陇南及青海东部,共11州、30郡、48县、二护军。

对外纵横捭阖,东征西讨,使西秦进入极盛时期。西秦的存在及兴盛,对于陇右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以及各民族之间的融合,均具有重大意义。

但西秦的强盛并未能维持多久,内忧外患接踵而至,迅速走向衰亡。

(7)暮末继位,西秦衰乱

428年六月,炽磐病死,其子乞伏暮末即继位,改元永弘。同月,乞伏暮末葬父乞伏炽磐于武平陵,上庙号为太祖。乞伏暮末任命右丞相乞伏元基为侍中、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等职务;同时任命镇军大将军、河州牧乞伏谦屯为骠骑大将军;征召安北将军、凉州刺史段晖为辅国大将军、御史大夫;任命叔父、右禁将军乞伏千年为镇北将军、凉州牧,镇守湟河;又任命征北将军乞伏木弈干为尚书令、车骑大将军;任命征南将军乞伏吉毗为尚书仆射、卫大将军。

北凉国主沮渠蒙逊利用乞伏炽磐去世的机会,进攻西秦所属的西平,西平太守对前来攻城的沮渠蒙逊说:“殿下如果能够先攻取乐都,那么西平一定会归附殿下。假如我望风而降,英明君主也看不起这样的守将。”沮渠蒙逊于是放弃西平,改变方向去进攻乐都。西秦相国乞伏元基率领骑兵三千人救援乐都。乞伏元基的援兵刚刚进城,沮渠蒙逊的大军也开到了城下,开始攻击,很快就攻陷了乐都外城;切断了乐都城的水源,城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死于饥渴。东羌部落酋长乞提原来跟随乞伏元基救援乐都,却暗中与城外的北凉军队勾结,从城上抛下绳索,从内部牵引北凉士卒登城,很快登城的北凉军士达百余人,他们大声呐喊,纵火焚烧城门,乞伏元基率领左右亲军奋力抗击,北凉的军队才被打退。

最初,乞伏炽磐重病时,曾对乞伏暮末说:“我死以后,你能够保住国土不失,就已经不错了。沮渠成都一向得到沮渠蒙逊的信任和重用,你应该把他送回国去。”这时,乞伏暮末遣使来到沮渠蒙逊的营中,答应归还沮渠成都,请求和解。沮渠蒙逊接受了西秦的建议,撤军回国,随即又派遣使臣赴西秦吊丧。乞伏暮末用厚重的礼物,送沮渠成都回国,并派将军王伐护送。沮渠蒙逊对西秦的做法仍深怀疑虑,就派恢武将军沮渠奇珍,在扪天岭设下埋伏,擒获王伐及其三百骑兵回国。不久,又派尚书郎王杼护送王伐返回了西秦,并送给乞伏暮末战马一千匹以及其他锦缎绫罗。同年七月,乞伏暮末派遣记室郎中马艾前往北凉回访。

同年(429年)五月,沮渠蒙逊讨伐西秦,乞伏暮末命相国乞伏元基留守都城罕,他自己则退保定连城。西秦南安太守翟承伯等人叛变,据守罕谷,响应北凉军队的进攻。乞伏暮末大败翟承伯的军队,进抵治城。西安太守莫者幼眷,占据川城,背叛西秦,乞伏暮末发兵讨伐,被莫者幼眷击败,乞伏暮末击又回到定连。

沮渠蒙逊大军包围了西秦的都城罕,又派他的世子沮渠兴国进攻定连。六月,乞伏暮末在治城反击沮渠兴国的围攻,生擒沮渠兴国。沮渠蒙逊率军立即撤退,乞伏暮末追击北凉军,一直追到谭郊。

吐谷浑可汗慕容慕派他的弟弟慕容没利延率领骑兵五千人与沮渠蒙逊的大军会师,合兵讨伐西秦。乞伏暮末派遣辅国大将军段晖等拦击敌人,大败北凉军和吐谷浑汗国的骑兵。

七月,沮渠蒙逊派遣使臣出使西秦,送谷三十万斛请求赎回世子沮渠兴国,乞伏暮末拒绝。沮渠蒙逊于是立沮渠兴国的胞弟沮渠菩提为世子。乞伏暮末则任命沮渠兴国为散骑常侍,并把自己的妹妹平昌公主嫁给他。

乞伏暮末的弟弟乞伏殊罗通奸其父乞伏炽磐的左夫人秃发氏,乞伏暮未知悉后禁止二人往来。乞伏殊罗感到害怕,就与叔父乞伏什夤谋杀乞伏暮末。秃发氏在宫内偷盗锁门的钥匙,钥匙拿错了,守门人告知了乞伏暮末,乞伏暮末逮捕了他们的党羽全部杀死。想鞭打乞伏什夤,乞伏什夤说:“我欠你的死,并不欠你的鞭。”乞伏暮末发怒,就刳开他的肚子,把他的尸体抛到黄河中。乞伏什夤的同母弟乞伏白养和乞伏去列为此颇有怨言,乞伏暮末又杀了他们。

(8)势穷附魏,为夏所灭

永弘三年(430年)十月,乞伏暮末在北凉的军事威胁下,派使臣王恺、乌讷阗出使北魏,请求派兵援助。北魏许诺把尚在大夏掌握中的平凉郡和安定郡封给乞伏暮末。乞伏暮末于是纵火焚烧城邑,捣毁宝物,统率部众一万五千户,向东前往上邽。乞伏暮末的大队人马刚走到高田谷,给事黄门侍郎郭恒等人阴谋劫特沮渠兴国,反叛西秦。郭恒的密谋泄漏,乞伏暮末杀掉了郭恒。大夏国主赫连定听说乞伏暮末的大军将来进攻,发兵抵抗。乞伏暮末只好就地固守南安,西秦的故土全被吐谷浑汗国占领。

永弘四年(431)正月,赫连定突袭西秦大将姚献,大败姚献军。随即又派其叔父、北平公赫连韦伐率领一万人攻打乞伏暮末据守的南安城。当时,南安城中正发生饥馑,人与人相食。西秦侍中、征虏将军出连辅政,侍中、右卫将军乞伏延祚,吏部尚书乞伏跋跋等,逃出城去,投降了大夏。乞伏暮末穷途末路,用车辆载着空棺材出城投降,西秦灭亡。赫连韦伐把乞伏暮末连同沮渠兴国,一并押送到上邽。西秦太子司直焦楷,逃奔广宁,哭泣着对他的父亲焦遗说:“您一向承蒙朝廷的重用,身居藩镇大员,统领一方。如今国家颠覆,您怎能不率领大家,首倡大义,消灭寇仇!”焦遗说:“现在主上已经陷入敌手,我不是那种惜命忘义的人,如果派大兵追击,只能加速主上的死亡。不如选择王族中贤能之人,拥护他继承王位,然后再去出兵讨伐,或许还有希望。”焦楷于是修筑高台,召集部众盟誓,二十天的时间里,竟有一万余人赶来归附。不巧的是此时焦遗病逝,焦楷没有力量独立承担此重任,于是领部下逃往北凉。

六月,赫连定杀乞伏暮末及其宗族五百人,西秦亡。共历4主,47年。

西秦的统治者为巩固和扩大其统治区域,连年与后秦、南凉、北凉、大夏等国进行战争,并将被征服地区的各族人民强制迁徙于其统治中心或军事要地。

(三)西秦都城

公元385年,乞伏国仁建立政权时,筑勇士城,为西秦第一个都城。

公元388年,乞伏乾归继位后,将都城迁到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固城西)。

公元395年,都城南景门倒塌。出于忌讳,乞伏乾归又将西秦都城迁回苑川西城。

公元400年,乞伏乾归降于后秦姚兴。

公元409年,二月,乞伏乾归自后秦返回苑川。七月,西秦复国。

公元410年八月,复都苑川。

公元412年,乞伏乾归迁都谭郊 。同年,乞伏炽磐继位后,迁都枹罕(今临夏)。直至西秦灭。

(四)宗教信仰

西秦建立政权后,开始延纳汉族士大夫,学习汉人的统治经验,推行封建政治制度。西秦政府还设置了传授儒家经典的博士,对鲜卑族贵族子弟进行汉文化教育。据《通鉴》记载,乞伏炽磐以太子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总揽全国军政,以名儒焦遗为太师,与参军国大谋,表明了儒文化已受到鲜卑统治者的高度重视。《十六国春秋纂录?西秦录》载:“乞伏慕末幼而好学,有文才。”说明其好学经史,能诗善文。

在学习汉文化的同时,西秦也大力提倡佛教。《榆中县志》载,鲜卑乞伏氏“崇尚佛教,供养玄高、昙弘、玄绍3位高僧为国师,追随弟子300余人。东晋安帝隆安三年(399年),名僧法显与同学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西行取经,到西秦国都苑川勇士城时,适逢佛教徒‘坐夏’,留住3个多月。”说明西秦已经有很好的佛学和修行氛围。另外,西秦佛教的兴盛和发展,从著名的炳灵寺可以得到证实。炳灵寺中已确定的年代最早的一座石窟,就是西秦乞伏炽磐建弘元年以前建成的。炳灵寺的位置正好位于西秦三个都城苑川、金城、枹罕之间,距离金城和枹罕都只有几十里,而且石窟的供养人又有乞伏氏族和西秦官员。这就说明,它的修建开凿和它能成为一个规模较大的佛教中心,必定受到了西秦统治者的大力支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