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15日,是一个值得亿万中国人民铭记的日子。73年前的今天,日本电台播出裕仁天皇宣读的《终战诏书》,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14年抗战艰苦卓绝,中国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今天我们选取了几名日军老兵的参访实录,从侵略者的角度回顾这场战争。

回望历史,不仅要揭露侵略者的罪行,警示世人勿忘战争创伤,更要以更宽广的视野面向未来。

少尉藤井

我是一个原侵华日本军人,少尉军衔。我从一踏上中国的土地就厌战,但当时军国主义的日本不许我们说话。我们普通军人的意见向哪儿去提呢?我只敢和一个老同学说。他也是少尉,也厌战,由于没地方诉说,心情压抑,就在中国的土地上自杀了。我至今都为他感到惋惜。今天,日本的电视、电影、小说、杂志、摄影、绘画,都把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为什么挨炸却很少有人研究。日本向何处去,正是我感到心情郁闷的原因之一。

中尉山下

我永远忘不了一个人,他是国民党军冀察第二十九军步兵四师的机枪营长,少校军衔。一次在和我们日本军队战斗中他腿部中弹而被俘,带到我们监狱是 1943年春天。如果政府军军官提供了实情,我们马上放人还给路费。不讲的话枪决。可是这位政府军少校宁死不屈。没办法,用大刑。他的另一条腿就是中国打手在老虎凳上弄断的。

他是河北省人,农家子弟,父母送他去保定军校,毕业后就去军队。自从腿断了,他常昏死过去。他不吃不喝,就那么一天天饿着。 执行(枪决)前突然他要找我说话。我很高兴。我跑去看他,我不希望他死。谁知,他的要求是穿上他那件有军衔的破军装。再一个要求就是要站着死,面对枪口。我想他两条腿都断了。于是我同意他坐着,穿军装,看着枪口。别人行刑前都是拖出去,唯独他,我命令用担架抬着。把他抬出去的情景,我至今鲜明地记得:他看了我一眼,并点点头……这种人生最后的安详、平静和礼貌给我心灵的震撼极大……

野琦

我们是为日本国去打仗的呀。我们从上海到南京途中,一直遇到抵抗。在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江阴,都遇到强烈的排日情绪。当时陆军传达日本首相近卫的指示:“别无他途,只有拿下南京,打垮蒋介石政权。中国人的排日情绪,必须付出代价!”从上海到南京,天天都在拼杀。如果不遇到抵抗,我们怎么会杀人呢?这不是最简单的道理吗?”

[原创]日本投降日:日军老兵眼中的侵华战争

独臂铃木

老人竭力嘶喊着什么,我用尽全身力量也没能拔出枪刺,只是把老人拖了几米远。

“轰”的一声,人群炸了。他们顶着雪亮的枪刺赤手空拳向我们扑来。混乱中,一个青年跳过来一柴刀就砍下了我的左臂。边上一个日本兵一声嚎叫又一枪刺扎进他的胸膛。那一瞬间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那老人自己双手拔出了三八枪,然后睁着眼倒在地上!我当时一点儿不感到痛,只感到有股热流从刀砍的地方向外喷涌。卫生兵冲过来使劲勒住我断臂上部,我立即昏死过去。

问:“那中国老头儿喊什么呢?”

“瓶 (拼) 了吧,瓶 (拼) 了吧!”我去过中国,我只记住这一句中文,我永远忘不了这句话。那是在愤怒和绝望之中,我们人类由于被残杀而发出的最后的呻吟,是一个长者面对死亡而向他的村落发出的最后命令……”

金井

我开始并不喜欢他(杨靖宇),他毕竟是我们关东军的敌人。他所领导的抗日联军一直坚决抵抗,我们连队的许多军人都在他们的抵抗中阵亡了。当看到自己的朋友被打死,是一定要报复的。我不明白杨将军的抵抗意义何在。不理解他的同时,我却佩服他。他的军队一共 3000人,没有重武器,没有任何援助,他却没有后退一步。

到后来,也就是现在,我的想法全变了,我感到杨靖宇是个伟大的人物。一个到外国去征战的军士,表现得再英勇也只是短暂的英勇;而一个为保卫自己祖国而战的勇士,才具有永恒的意义。

飞行员松井

1940年和 1941年,我多次在重庆上空投过炸弹。我亲眼见过炸弹在地面爆炸时的情景:先是一个个爆炸的闪光点,跟着就是一个个圆形冲击波;圆形冲击波迅速扩张后,就是腾空而起的浓烟。我只看着飞行图操纵飞机做俯冲动作,下面死了多少人,不得而知。

1996年桥本首相在‘日本战没者慰灵祭’上发表悼词时说:‘每当我思念起那场激烈至极的大战中,怀着对祖国安泰的期望,想念着家庭,零落在战场、倒在战祸中或丧身异国他乡的 300万战亡者时,心中不禁充满悲痛。

我对桥本的演说不满。是我们先轰炸重庆和珍珠港,美军轰炸东京是在其后。光说东京挨炸不好,这样会使日本年轻一代产生错觉。

[原创]日本投降日:日军老兵眼中的侵华战争

山田

1942 年之后,八路游击队更猖狂,弄得我们分不清楚什么人是游击队,什么人是情报人员,什么人是一般平民,好像中国人都成了八路游击队。一天夜里,我记得很清楚,枪声在村头不远的地方响起。听枪声就知道他们不过十几个人。我们一个中队全体出动,结果谁也没抓到。回来睡觉,枪声又响。我们又是全体出动,还是没找到一个对手。又回来睡,又响起枪声。中队长佐藤大尉说,别理他们,游击队没什么大动作。果然,枪声渐渐远去了,可以安心休息了。大家都太累了,很快都睡着了。

谁知就在这时,一颗炸弹在窗台上爆炸了。我们一屋子人被炸死 6个……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心惊肉跳,从没能安安心心地睡过觉,八路军游击队那颗炸弹总响在我耳边。那晚墙都炸出一个大豁子,我们屋那 6个士兵都炸得血肉模糊啊。天知道我怎么还活着,我身上至今还有弹片。

小林勇

在侵华战争中的日日夜夜,我们作为普通军士,杀人不行,不杀人也不行。我们不抢粮食就要饿死;我们抢了粮食,中国的农民就要饿死……罪恶呀!国民党军要消灭我们,八路军、新四军、游击队要消灭我们。归顺的国民党军,今天迫于武力威胁和我们“合作”,明天就可以吃掉我们。我们可以一时占领中国辽阔的土地,但让一个民族屈服,是绝对不可能的。在战争中的日日夜夜,我常想:是谁发动了这场战争?为什么要让我们打下去?这场战争的目的和结果是什么?

上述内容选自《我认识的鬼子兵》,作者方军,辽宁人民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

[原创]日本投降日:日军老兵眼中的侵华战争

1991年在日本留学期间,方军认识了不少曾经的侵华老兵。有些老兵在知道了方军的国籍后,主动与他接近,这些“鬼子兵”向方军讲述了很多事情,基本再现了侵华战争时期最底层日军士兵的行为。

[原创]日本投降日:日军老兵眼中的侵华战争

[原创]日本投降日:日军老兵眼中的侵华战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