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帖已被删除
28楼 大兵susu
已经对你的谬论进行了驳斥,自己去对号入座。因特网是人家的,先不说你有蹭网的能力,就是有,人家要不给你接入,我就不信你能联得进去!除非像北斗系统那样,自已做“群主”,然后在组一帮“朋友圈”。
32楼 稳步前行
1,“因特网是人家的...”,错!

早前,因特网技术是人家的,IPV4根服务器地址是分布在霉国及其盟国的。


2“人家要不给你接入...”再错!

镜像服务器就是对地址的备份解析,接不接入它无力阻挡。镜像服务器就是绕过根地址服务器的一种镜像地址解析用服务器。


3,“我就不信你能联得进去!...”又是错!

IPV6根服务器2部及1部辅助服务器在中国建设并完成。中国本身就是互联网的根地址,何谈“联得进去”。


4,“除非像北斗系统那样,自已做“群主”......”更是错!

有多少根地址服务器就意味着有多少群主,这都无法理解吗?


你真是个淫才啊,一句话居然可以错4处。难道你所接受过教育就是读懂《故事会》吗?


“想得太多,书读得太少”—杨绛

近期,一篇题为《美国分分钟让中国断网?》的文章引起中国网民的广泛关注,中国科学院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北京知识安全工程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吕述望教授接受了专访,详细解释了“中国没有互联网”的现状。在他看来,目前全世界除极个别国家之外,大多数国家都使用的是美国的internet服务,中国并没有互联网,而是美国Internet的用户大国。

全球只有一个主根服务器在美国

今天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网络,因特网、手机、Email给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网络的发展正在改造传统产业,但网络经济繁荣之下也让人忧心忡忡。

吕述望教授在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发表主题演讲。

中国并没有互联网 中国公众用的是美国“因特网”

吕述望认为,所谓的国际互联网根本就是一个伪概念。因为目前互联网有一个主根服务器,这个主根服务器事实上控制着“互联网”全网的解析和有序运行。

1个为主根服务器,放置在美国,其余12个均为辅根服务器。其中9个放置在美国,欧洲2个,位于英国和瑞典,亚洲1个,位于日本。所有根服务器均由美国政府授权的互联网域名与号码分配机构ICANN统一管理,负责全球互联网域名根服务器、域名体系和IP地址等的管理。

吕述望表示,从本质上看,目前中国老百姓使用的是由美国发明的一张网,也就是因特网(Internet)。它是由美国主根控制的网络而不是全球共有的网络,并非“国际互联网”。中国公众使用的也不是“中国互联网”,中国人使用的网络一直是主根服务器在美国的因特网,并非多张独立的网。

假如美国中断了已经提供的网络服务,我们还能得到由因特网提供的国际网络服务吗?吕述望认为,如果美国果真中断了某些根服务器的服务,整个因特网的经由根服务器的IP地址将无法解析出来,这些域名所指向的网站就会从因特网中消失了。

美国理论上有能力给中国的公众网络停止服务,其实这种局部停网事件经常发生的概率也不大。”吕述望表示,2014年1月21日,全球不少知名网站被错误解析指向了同一个IP地址,中国百度新浪等网站也受影响。1997年,由于根服务器错误地使用了空白名单,因特网局部地区几天之内网页无法访问,邮件无法发送,是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事故。吕述望认为,虽然这些有可能是故障,但是不能低估美国控制因特网的能力。

中国并没有互联网 中国公众用的是美国“因特网”

中国公众用的是美国“因特网”而非“互联网”

互联是网络技术中的一种连接方式,是两个或者多个网络之间的平等连接,不存在主从关系,而接入是从一张网络接入到另一张主网络,二者之间是主从关系。吕述望教授表示,Internet 是美国管理的一张网,其他国家的网络都是因特网的接入网络,是 Internet 的子网,就像集团公司下各个地方建设的分公司一样。

各接入国接入 Internet 时都与Internet 的管理机构 ICANN 签订了网络接入协约,需要按规定缴费并受其管辖。他进一步介绍,Internet 核心的 TCP/IP 协议采用特定机构统一集中分配 IP 地址与域名的方式进行管理。主根域名服务器在美国。

美国向其他国家提供部分网络服务功能,对计算机信息系统联网技术缺乏的国家无疑是一个好事。但是,1994年4 月20 日,中国将计算机信息系统全功能地接入Internet,这种把中国人和其计算机信息处理部件等形成的计算机信息系统一起接入到Internet的做法是有待商榷的。新技术的非理性应用导致了中国网络空间主权的全局性沦陷,美国通过Internet服务把自己的网络空间穿透各国的海陆空防线覆盖了世界,获得了世界性的网络霸权。

美国可以通过主根服务器控制 Internet 的各接入国的公众用网,也可以掌握其他国家的网络信息流。因此,中国的网络与 Internet 是主从关系,不能翻译成互联网,而应翻译成因特网

“我每天用手机上着的网,是按照规定租用给租用费,像我们使用电话一样。”,吕述望表示,每年中国都向美国交服务费,中国的网络才能得以正常运行。

“我们从事科学研究的就应该站在学术研究的立场看中国网络之安全,但在谈安全之前,我要‘纠错’”,吕述望表示,因特网被翻译成“互联网”,甚至大讲中国“互联网”如何成功,对中国的网络安全事业带来了极大的混乱。

“我把中国网络空间分为两块,中国的网络空间一块我称为政府管理类,就是军网、内网、专业网等,另外一块网络叫公众服务类网络,我们现在事实上真正建设的都是政府管理类的网络,公众网络就是老百姓上的网,这一方面亟待加强建设。”吕述望说。

希拉里?克林顿曾说过一话:“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China”,翻译过来是“穿越中国的现代防火墙,我们美国人能够到达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吕教授认为希拉里没有吹牛。美国人通过提供“优质”技术与服务,事实上占据了网络战的高地,这将给中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严重挑战。

吕述望主张中国应该建立多张独立的公众网络,例如“汉网”、“唐网”、“宋网”、“华夏网”,各有创新,自主建设,服务国家,服务人民,也避免“一张美国的网统治中国”。目前建设中国自己的公众网不是能立竿见影的,中国公众广泛使用在 Internet服务上微信的局面,还需要假以时日才能改变。

“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以伊拉克局势动荡为由,敦促“Internet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终止其国家顶级域名的解析,伊拉克因此从网络空间消失。”汪晓风表示,拥有域名解析的控制权,美国可以令对其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机构、组织的网站甚至整个国家的网络无法访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