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的回忆之--同桌的你

真拉登 收藏 1 148
导读:萨苏的回忆之--同桌的你

小时候萨的老巢离外交部不远。因为那儿环境优美,卫生整洁,我们保姆佟大妈总是推着我在外交部门口遛弯儿,小孩子看着国徽高悬,各路诸侯的小车儿进进出出很有意思也就不闹 -- 可也有惹祸的时候,小家伙儿内急上来,佟大妈曾想把萨抱起来对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大门作一方便,这种“有辱国格”的可怕举动,被站岗解放军毫不犹豫的给制止了。


这种地方的哨兵都特文明,要是换了制止球迷闹事的防暴警察,老萨今天兴许就没机会和大伙儿相见了。


上小学,学校和外交部隔两个胡同,和外交部机关的宿舍只隔一条街,所以班里居然有五六个孩子是外交官子弟,上学总是一个路队走来。其中有个学习委员家是南京的,两只大眼睛,文文静静,说出话来婉转动听,和北京的卷舌头音完全不同。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儿让童年的萨心头鹿撞。两小无猜,一来二去竟以人家男朋友自居起来。


不久老师也知道了,找来小萨谈话,小萨告诉老师我们那不是谈恋爱,我们二十年以后才谈恋爱呢。弄得一屋子老师都笑。


我和宁的交往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当时萨虽然学习不费力气却绝不肯下功夫写作业,家长和老师通气,便每天检查我写作业了没有,而萨应对的方式是大肆篡改老师所留作业的内容,以达到少写的目的。一来二去老师用了绝招,让担任学习委员的宁每天看我记的作业内容,在上面签一个字,以免萨捣鬼。想想也就是那时小孩子没有自尊心的概念,只觉得好玩儿,这要是现在放在西方某国,也该是“侵犯人权”的概念了。不过萨还是有机可乘,因为萨很快就学会了模仿宁的签字。。。


那时候是一九七八年,我上小学二年级。


因为只是小学二年级,我一直很怀疑这算不算是早恋,而这个疑问也始终无人可以探讨。


二十年以后,萨成了家,娶了小魔女,生了小小魔女,渐而,也学着为人夫,为人父。


有一天终于忍不住,把这件事儿和小魔女说起,末了,问:你觉得我这算是早恋么?


小魔女非我中土人士,向来以对汉字的运用颠三倒四,新意百出而不断制造新闻,这次,居然连磕巴也没打,干脆利落的给了我一个相当精妙的回答 – 哦,单相思阿。


¥#·!#¥%%


有一天课间,老师忽然把宁叫了出去,她当时正转过头和我说话,见老师来叫,便起来走出去,谈天的笑容未收,大眼睛里带着一点儿疑问的表情。。。


上课了,宁没有回来,老师告诉我们,宁的父亲牺牲在非洲了。


从此再也没有见到宁在我们的教室里出现,我也没有再到她家去过,那一缕担心,却自此深深的隐藏在了我的心里,从那时候起,一直到现在也没有释怀。三年级的时候我转学,走之前,我曾经久久的站在外交部宿舍门前的小胡同里,只盼望宁的身影在那门前闪过。


永远不能忘的,是她那谈天的笑容未收,大眼睛里带着一点儿疑问的表情。。。


写到此处,童年一点旧事,又仿佛在眼前。


相信小学的时候替别人签字审查作业,这样经历在同龄人中绝无仅有,所以,宁如果今天在看书,或许可以凭了这一段描述,认出我这大头细胳膊的“男朋友”来,假如那样,让萨说一句隔了二十多年的话:


---------- 保 重 ------------


[完]


曾经在宁家看到过一次宁的父亲的照片,清隽,白皙,带着江南才子那种浓浓的书卷气。


宁的父亲的牺牲详情,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那一年,他所在的驻在国发生了严重的旱灾,政府官员前往灾区视察的时候,宁的父亲也应邀同机前往 – 那时中国对非洲若干国家经常提供援助,该国领导人显然希望中国外交官的实地观察能够更准确的反映他们的困难。


工作一路顺利,但是返回的时候发生了事故。


直升机在大风中起飞,尾桨恰好和附近的一条高压线缠绕在一起,飞机失去控制坠落,因为正在准备起飞,飞机油箱加满,坠毁后汽油熊熊燃烧达一个多小时,无法抢救,同机十余人全部遇难。


因为烈火的焚烧,所有遇难者的遗骸都高度炭化,面目全非,但宁的父亲依然被辨认了出来,和他的遗骸一起,人们发现了一枚属于中国外交官的徽章,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大火焚烧之后,那上面的国徽仍然依稀可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