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位中将没学过武术 只靠一身蛮力轻松摔倒许世友

在开国将帅中,许世友堪称“武功高手”的代名词,一身硬功夫罕有人敌。

不过,许世友也并非完全无敌,在今天这位开国中将面前,他就输了一次。

那是在红军时期,许世友经常找战士们比武摔跤,一来锻炼身体,二来以武会友,联络感情。

这天,许世友来到一个连队,找人摔跤,而且下了死命令,如果谁要是让着他,绝对严惩!

以许世友的本事,即使不让,也没几个人能赢他,所以,上来了好几个人,都被许世友摔得俯首称臣。许世友很高兴,大声问:“还有没有敢挑战的了?”

这时,一个刚入伍的新兵走了出来,说:“军长,我来试试!”许世友一看,是个新兵蛋子,就没放在心上,拉开了架势。可这一次,许世友还真输了,没过几招就被摔倒在地上。

许世友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对这个新兵说:“小子,你行,一身蛮力,要是懂得技巧,你就更厉害了!”

这个新兵,名叫刘飞,后来的开国中将。

刘飞1905年生于湖北红安,从小家境贫寒,为了谋生,16岁就到汉口码头扛包,练就了一身蛮力。后来加入红军后,凭着一身力气和不要命的斗志,一路高升,成了红军师级干部。

刘飞一生打仗无数,但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还要数他在阳澄湖带领36名伤员战斗的岁月,甚至在身体里还留下了一颗子弹,一直到去世都没取出来。

那是在1939年,刘飞时任江南抗日义勇军(俗称江抗)政治部主任,这支部队刚刚组建不久,便火烧虹桥机场,奇袭墅关火车站,攻打土塘,连打几个胜仗,震动了江南。

然而,江抗在这一带的优异表现,也让活跃在这里的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很不爽,时不时的来挑衅。1939年9月22日,忠义救国军撕下了面具,向我军发起进攻。不幸的是,在指挥部队反击时,刘飞被子弹击中胸部,受了重伤。

当时毕竟是合作抗日时期,为了避免冲突扩大,江抗决定将大部队撤往扬中,将刘飞等40多名伤病员和10多名医护人员留在阳澄湖养伤。

因当时的医疗条件太差,医生不敢动手术,刘飞的伤势十分严重,一咳嗽就吐血,经常高烧昏迷。更要命的是,日伪军知道了新四军有一部分伤员在这里,便对这里发起了封锁搜捕。

在老乡的掩护下,刘飞躺在门板上指挥伤病员与日伪军周旋,白天躺在芦苇荡里,夜间出来救治。由于缺医少药,加上环境条件恶劣,不少伤员感染了败血症,牺牲了。到了10月底,伤员只剩下了36人。

刘飞知道这样躲下去不是办法,就千方百计找到地下交通员,向江抗提出成立江抗东路军的想法。这一想法立即得到了批准。11月上旬,江抗东路军司令部成立,刘飞考虑到自己伤势越来越重,无法指挥部队,便推荐夏光同志担任司令,其他伤愈的战士组成了特务连。

不久后,刘飞被秘密送到上海治疗,但医生说他体内的子弹离心脏太近,手术风险太大,决定不做开腔手术,只做了保守治疗,因此,这颗子弹就一直留在了刘飞的身体里。

1984年刘飞将军去世前,还对子女们说:“我这辈子没给你们留下什么财富,但我死后你们可以得到一个礼物,这是你们一生的财富。”将军说的这个礼物,就是身体里的那颗子弹,火化后取了出来,现在被苏州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

解放战争时期,江抗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第2师,刘飞就是第2师的师长,后来又担任第1纵队副司令。

淮海战役时,第1纵队司令叶飞在治病,1纵实际上就是由刘飞指挥的,胜仗一个接着一个,战地记者崔左夫采访刘飞,但刘飞表示仗是大家打的,功劳是大家的,他没啥可说的,但他对崔左夫说:“你可以好好写写2师,这个部队的基础是36个伤员。”

崔左夫了解这个故事后,激动不已,进行了深入采访,1957年,以36名伤员为素材的散文《血染着的姓名》完成,一经刊发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后来,又改编成了家喻户晓的现代京剧《沙家浜》,而剧中指导员郭建光的原型,就是刘飞将军。

这位中将没学过武术 只靠一身蛮力轻松摔倒许世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