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日航123空难

1978年6月2日,该飞机以JAL115航班在大阪的伊丹机场曾损伤到机尾。[9]

机尾受损后,日航工程师没有妥善修补。在替换损伤的压力隔板时,应当使用一整块接合板连接两块需要连接的面板,并在上面使用两排铆钉固定,但维修人员使用了新的接合板,上面只有一排铆钉[7]。这使得接合点附近金属蒙皮所承受的应力明显增加,对金属疲劳的抵抗力下降了70%之多。在维修后几年的飞航过程中,因客舱内部的多次加压和减压,此处的金属疲劳不断累积。依照事后调查人员的计算,这次修补只能耐受10,000次左右的飞行,而事故班次已经是维修后的第12,319次飞行。

飞机爬升至7,000米左右高空时,压力壁面板累积的金属疲劳达到了极限,无法再承受气压差而破裂。机舱内因此发生爆炸减压,高压空气冲进机尾,直接将垂直尾翼吹落,连带扯断了主要的液压管线,导致机师无法正常操控飞机。

由于日航飞机维修人员的偷懒和救援的廷迟,才造成人类单机最严重空难!8月12日,日航123空难8月12日,日航123空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