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白俄罗斯电影《布列斯特要塞保卫战》讲述了苏德战争最初几日,布列斯特要塞的苏联军人可歌可泣的战斗,在绝望的情况下,这些军人在德军重兵围困下,令人难以置信地坚持了近十天的有组织的抵抗,少数军人则借助迷宫般的要塞坚持得更久。

据说在已经失守的布列斯特要塞的地道里坚持战斗一年多的最后一名苏军战士,被德国人发现时,他被德国人从地穴中押出来刺眼的阳光让他几乎失明。面对德国将军的审问,他的回答是: “将军,现在您知道一俄里有多远了吧?” (战前德军宣称这个距苏德边境仅一俄里的要塞一个冲锋就能拿下)。

不知道这个“一俄里”故事是不是真实的,但是那又如何呢?每个民族都有一些半真实半夸大的英雄人物,史诗和传奇。这些故事代代相传,成为民族历史的一部分,成为民族的血液的一部分,成为民族的灵魂。

一、战前态势

战前驻守布列斯特要塞的苏军,有奥廖尔红旗第6步兵师,该师成立于1918年,可以算开国元勋师,资历极老。还有第42步兵师,成立于1940年1月,成立后就投入了苏芬战争,损失惨重。但是因为经受过战争考验,在战前的考核里,42师的战斗力明显高于老大哥第6师。

布列斯特要塞分为四个部分,中央要塞,南,西,北岛,中央要塞四面环水,各部分间有桥梁联结。南岛有180名武装人员,其中大约40人执勤。西岛有300名边防军,其中10到150人处于战备状态。北岛有3400人,其中300人是值班部队。中央要塞部队比较多,有333步兵团,31独立运输营,132NKVD独立营,84步兵团,75独立侦查营,455步兵团(该团在素芬战争里面经受过考验,战斗力最强),37独立通信营,44步兵团,总计5000人,其中720人是佩戴武器值班的。

总共兵力大约9000人,其中1100人是属于值班部队,应该是在德国人进攻时处于战备状态的。部队编制比较混乱,有好几个分属不同的部队,天知道它们是如何统一指挥的。

当时的苏军经过了大清洗,战斗十分堪忧,特别是大量突击提拔起来的基层军官,极端缺乏专业知识和技能。然而在1941年上半年,要塞的军官们,却并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学习战术,多得多的时间被用于学习马列主义和斯大林的讲话。在1940年,部队主要学习构筑工事,但是到了1941年,却开始转向学习进攻。

更扯蛋的是,要塞的装备居然还没全部到位,特别是重装备严重缺乏,部队很大的精力都用在政治学习上了,挤占了业务和训练的时间。看来政治挂帅,是能保证忠诚,但却并不能保证胜利啊。

而当时许多基层官兵,却普遍对德国人可能的进攻表示担心,因为他们就是德国人第一波冲击的目标,军心十分不稳。电影中加夫里莫夫少校在接受内务部温施坦因中尉调查时,就很焦虑的表达出对战争爆发的预感和不安。

战争爆发前几个小时,气氛已经非常紧张,要塞有好几个边防检查站都发现了德国人的动静,而且有逃兵投诚过来说德国人马上就要进攻了。红军这边的很多将领也非常紧张,第4集团军司令员Korobokov(边境会战后被枪决)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和参谋长一起去看戏,但是他无法安静下来,看了一会又回司令部了。他向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后来也被枪决了)要求进入战斗准备,但是被否决了。

但是布列斯特市里面已经开始有居民逃亡了。一个叫Mahknach的红军军官步行回要塞的时候,和一个工人一起走路,结果这个工人劝他别回要塞了,因为现在城市里面盐火柴之类的日用品已经被抢光了,这就是战争的前兆,跟1939年德国闪击波兰一样。军官还嘲笑了他。

84步兵团政委福明(就是后来在要塞里面顽强组织抵抗的那位),本来打算搭火车回家把驻在附近城市的家小搬到要塞来(他的妻子告诉他说很多军官的家小都在往东逃亡,福明很无奈,不好说什么),结果火车票卖光了(有可能是因为市民开始逃亡)。电影中却是他想回家去探亲。他回到团部,发现很多军官都没有睡。

当晚,德国人的45师已经进入冲击地段了,红军还在过周末,军官们在举办舞会,士兵们在看电影。。。

开战前45分钟,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终于命令部队进入战斗状态,但是也仅限于捕捉渗透入苏联境内的德国部队,而且要求绝对不能进入德国国境作战(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

第4集团军司令员Korobokov早已等候多时,立刻命令部队撤出要塞,进入工事准备战斗。但是已经太晚了,要塞的军官大都在外地和老婆娃儿渡周末,要塞里的士兵基本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开战前1分钟,第14机械化军军长和第10混成航空兵师刚刚赶到第4集团军司令部。铁木辛哥下达了第一号命令:部队全部进入战斗状态。

第28军军长正在开始读上级的命令。

第42步兵师师部:团营军官们得到紧急通知正在聚集,但是师长不知道去了哪里。

要塞的边防站仍然没有收到命令,但是他们注意到对面的德国边防站的狗今晚没有叫。

二、战争爆发

3点15分,战争爆发。

德国人集中了大量火炮对付布列斯特要塞,甚至使用了“卡尔”600mm攻城迫击炮,炸得地动山摇,把要塞打成一片火海。

在第一分钟的炮火准备里,苏军主要的牺牲者是参加骑兵和体育学校的边防军学员,他们的楼被炸垮了,官兵们要么被压死,要么被烧死。但是边防军官兵动作很快,军官和士兵们已经操起武器跑出来进入工事了。

南岛,观察哨里的边防军官兵全部在炮火里牺牲。在南岛的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病人一起跑出来躲进工事,但是很多手术后或者准备做手术的病员都牺牲了。岛上的95卫生营和84团学校的官兵在混乱中准备投入战斗,但是他们严重缺乏武器和弹药。可见苏联方面的准备实在是太糟糕了(这个跟德国间谍在头一天到处破坏通信线路有关,上面的战备命令传不下去)。

北岛,上面的驻军伤亡很小,主要是靠要塞巨厚的墙体挡住了炮火。

东岛,红军官兵也被炮火惊醒了,大家乱成一片,不过伤亡比较小,只有守军火库的哨兵给炸死了。

西岛上的情况,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资料。

但德军的行动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德国人一开始以为行动就好像刀切奶油一样顺利,所以有点得意忘形,但是这时红军的一些官兵已经从一开始的惊惶失措里面清醒过来了,于是德军发现他们的闪电战不灵了。

德军130步兵团3营的突击队奋力将冲锋舟划过布格河,他们预计登陆后迅速突进去占领主要的桥梁。这个德国突击队运气不太好,在河中央被自己人的炮弹炸死了一半人,船又搁了浅。正好暴露在南岛的红军84步兵团的人面前。红军官兵没有机枪,就猛甩手榴弹。不过他们太没有经验,没有发现他们的手榴弹甩不了那么远(如果从二楼甩就可以炸到德军,但是二楼在燃烧),结果被德国人把筏子拖出沙洲扬长而去。

德国135团11连的任务是渡河后冲过西岛杀到联结西岛和中央要塞的桥梁。他们从西南方向向东北方向前进,而苏联边防军人纷纷从东北方向跑向西南方向的边界。边防军人跑到驾驶学校的时候,发现德军正在围攻驾驶学校里的红军,于是边防军从德国人后面用机枪开了火,反过来合围了德国人。

德国135步兵团3营更糟糕,他们大摇大摆开进了中心堡垒区,居然连前进警戒哨都不放,于是早已埋伏多时的苏军84步兵团的一些官兵,在84团的团委书记Matevosian(电影中是基热瓦托夫中尉)的带领下,一涌而出,很多人还拿着木棒和凳子,居然把德军打的屁滚尿流,甚至被一路撵过河去,还有有11名德国士兵被俘虏,包括有军官。被俘的德军官兵很惨,被审问后全被枪毙,因为俘虏根本送不回去,而且战争初期的惊慌恐惧也造成了杀俘的氛围。电影里面有审问俘虏的镜头,但是没有杀俘的情节。

Matevosian(中文翻译叫马捷沃相,亚美尼亚人,后来被俘,活到了战后),这人很牛逼。当时士兵们管他叫“艺术家”,因为他老爱戴了个旧式的带尖儿的头盔。也许这是他的幸运头盔,保佑他运气盖天。在被俘三个月后,他和其他6个人从集中营里逃了出来,参加了游击队,俘过伤,在乌克兰农民家里养好伤,然后又去卢茨克师领导地下工作,红军打回来的时候领导大家起义。返回红军后,当上近卫军连连长,三次受伤,最后打进柏林,在德国的国会墙上霸气的刻下“老子来自布列斯特”。战争结束后,他回到亚美尼亚干他采矿工程师的老本行,而且致力于布列斯特保卫战历史的挖掘和战友的联系。

三、6月22日

德国人一脚踢到了铁板上,俄国人的抵抗越来越强。德国突击队队长Tueschler带着手下杀到了北岛靠东的地方,突然前面楼顶晃过三条人影,不知是敌是友。按照突击队的规则,如不确定,格杀勿论。但是Tueschler知道这里预计有友军过来会合,所以他让大家不要开火。结果不幸的是,那三个人是俄国人,而且更不幸的是,他们是俄国狙击手。德国人反应过来后,用一切武器拼命向那三个人射击,打不死狙击手的话就要被打死啊。一颗子弹飞过来从Tueschler头上飞过,没中,Tueschler正庆幸感谢上帝,结果上帝突然翻脸,马上下一颗子弹就把他的胸打穿了。他想这下死定了。结果后来还抢救过来了,总算检了一条命。

但45师就没那么幸运了,友军方面传来的信息是进攻势如破竹,红军连象征性的抵抗都没有。但是布列斯特这边打成了僵局,现在终于醒过来了的守军抵抗越来越激烈。德国第4集团军司令官冯克卢格元帅也来到了45师师部坐镇督战,总参谋部则要求师长写报告解释为何损失这么多、进展这么小。后来45师的报告成了苏军的战利品,也成了布列斯特要塞苏军坚强战斗的有力佐证。

加夫里莫夫少校从家赶到了北岛,拦住了混乱的士兵,组织防御,电影中也如实表现出这个史实。。但他纠集的手下十分混乱,大概有来自不同单位的300人,他把部队部署在三个地方,每出大概100人。少校参加过俄国内战和苏芬战争,非常有战斗经验。他在他们团以严厉著称。

第6师的军需官Lapshin少校带着一个步兵排赶到要塞,找到了125步兵团第1营营长,命令他们赶到5公里之外的Peschnaia桥去。营长带着一干后勤人员和平民突围,最终有一半的人突出去了。这是布列斯特要塞成功突围的部队里最大的一群。

根据德国人的记载,布列斯特要塞里面有女兵参战,战后基本证实,这其实是家属大妈操家伙上了,真不愧是战斗民族啊。

德军突击队长Kremer带着队伍历经千难万险(包括被自己的炮弹炸),终于突到了铁路桥,而且占领了桥梁,俘虏了80名苏军。这时候德军也是疲惫不堪,三个主攻营的营长死了两个,一堆德国官兵被合围在中心要塞的教堂里(电影里面有这个情节)。Kremer为了鼓舞士气,拿着一面旗帜,不顾战友的劝阻,爬上桥,挥舞旗帜,向德军和苏军宣告胜利。苏联狙击手很赞赏他的勇气,于是干净利落地把他一枪打死了。

红军对躲进教堂的德军发动了攻击。攻击的部队主要来自84步兵团团和33工兵营,而其他部队例如333步兵团,455步兵团等等,都被德国人设在Terespol门的机枪火力压制住了。因为缺乏通信手段,攻击的部队无法有效协同,只能靠通信员传递信息大致确定攻击时间。

冲锋发起了,红军官兵冒着教堂里德国人的火力猛冲过去,成片的人被打倒,但是更多的人杀到了教堂门口,冲进教堂。德国的自动枪手们跑到唱诗班的地方(楼上)拼命往下射击,据当时冲进去的人讲,里面光线很差,根本看不清楚,大家都是在瞎打。大批德国人从窗口跳出去,往一个方向跑,被红军的火力屠杀。但是教堂内双方打成僵局,谁也灭不掉谁。这次进攻红军损失了一两百人,可谓惨烈。

为了尽快消灭红军,德国人又调来了他们的步兵终结者——突击炮,从北岛开上桥,冲进大门,乱炸一气,结果有间堆满红军伤员的房间被炸起火,伤员们都被活活烧死了。但是只要突击炮一停,红军暴风雨般的火力又恢复了,跟随在突击炮后面的德国士兵几乎全部伤亡,最后连这突击炮都被红军设法炸掉了。

硬的不行来软的,德军派红军战俘打着白旗去传达德军让红军投降的要求,结果没有成功,不少传达要求的战俘还被杀掉了,有的在去的路上就被打死了。之所以德国人不自己去当军使,估计也是被这一天激烈战斗的场面吓到了,感觉去劝降会有人身危险,当然这个感觉是正确的。

最后德军找了个红军军士的女儿去,那位红军的女儿叫Valia,当她走进要塞时,听到一声枪响,然后一声叫喊:“Valia!趴下!趴下!爬过来!”叫喊的是333工程营音乐排的14岁小战士Petia Klypa(电影里面主角之一,那个小号兵)。Valia 爬进了城堡,留下来照顾伤员。

德国人劝降不成,决心第二天进行猛烈的火力准备后进行强攻。但是他们还有人困在城堡中央的教堂里,到时候会成为炮火的牺牲品。所以教堂里的德国人又一次进行了突围战斗,结果被边防军一个反击打了回去,死了不少人,而且还有一个伤兵被俘虏。红军幸存者回忆说这个俘虏吓坏了,反复说他父亲是德军的高级将领,如果放他走,他可以设法和红军做交换。这个俘虏后来怎么样了,不知道,多半被处决了。

22日的夜晚是不平静的,城堡外德军准备第二天的强攻,城堡内到处是德军和苏军伤兵凄惨的呼救。红军方面不愿意坐以待毙,军官们商议的结果是,让波塔波夫中尉带领一个小组,突到西岛,再泅渡到南岛,从那里到达附近坦克22师的驻地寻求援助(这时他们已经怀疑布列斯特市可能已经陷落了)。

但是他们的突围路线是遭到教堂内的德军的机枪封锁的。所以,他们设法搞了76毫米火炮向教堂猛烈射击,但是教堂内的德军已经和外面的德军设法建立了无线电联系,所以他们指挥炮火压制苏军的火炮。苏军拼死射击硬是把德军从教堂的二楼打到了一楼,这样德国人就无法用机枪封锁波塔波夫小组的前进道路了。

波塔波夫找到了一百来人一起突围(包括小兵Klypa),但是他们在过桥的时候遭到了德军机枪和迫击炮的严密封锁,很多人被打死,也有跑回去的。波塔波夫带着少数人到了西岛,然后从这里下水前往南岛,但是他们刚到南岛的岸上,就遭到那里德军的机枪扫射,波塔波夫失踪(很可能被打死了),只有13人成功上岸,其中9人第二天被德国人捕获,突围失败。

小兵Klypa倒是跑出去了,但是第二天在布列斯特以南被德国人捕获,这个运气逆天的娃,后来居然成功地从战俘营跑掉了,并最终熬到了的胜利时刻。电影里他哥哥在和德国坦克的对射里面阵亡了,但是现实生活中他哥哥活了下来,后来做到中校。作家Smirnov写《布列斯特保卫战》这本书时,通过他哥哥了解到他的下落。原来这娃1949年因为一起刑事案件包庇好友、知情不报,被作为同案犯判了25年的徒刑,弄去西伯利亚改造地球去了。有脾气的Smirnov,直接给伏罗希洛夫写信,历来崇尚英雄主义的俄国人,立即把这小子从罪犯变成了英雄,全国各地到处去做报告去。

当夜,要塞里的红军还由Bytko上尉组织了一次突围,计划路线是向北岛突围。Zubachev大尉本来是反对的,他认为在没有仔细侦察之前就进行突围肯定是凶多吉少。但是他和Bytko属于不同的单位,虽然他是要塞保卫战的主要军事负责人(福明主要负责政治鼓动工作),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Bytko的突围果然失败了,他们遭到了德国人猛烈火力射击,死伤惨重,剩下的人在Bytko的指挥下撤了回来。

第一天的战斗结束了,据德国人事后估计,在第一天的战斗里,进攻布列斯特要塞的45师阵亡了300多人,总计伤亡近千,占了当天德军总伤亡的三分之一。作为对比,友邻的31师只阵亡了12人。

四、6月23日

6月23日凌晨5点,德国人开始炮击。重炮向要塞内的建筑进行了猛烈的射击。Terespol门附近的一座塔楼被集中,没有幸存者。两个红军战士向一栋叫“白宫”的楼爬去时,一声巨响后,这栋楼没有了。1959年人们从这栋楼的地下室里面清理出了48具遗体。1958年,人们在这栋楼的墙上发现了当时红军用刀刻下的字迹:“我们是光荣地战死的”。。。

到23日6点之前,45师抓了1000多俘虏,但是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俘虏数量又激增了1000多。估计是头一天被打散的官兵,躲了一夜后,现在出来投降了。

德国人架起了高音喇叭敦促里面的人投降,但是过了好一会,只有7个人出来,后来又出来一个,说他是要投降了,但是估计里面的人都不投降。

高音喇叭就架设在沙布罗夫斯基大尉一干人守卫的房间附近。这时候他们已经弹尽粮绝,两名军官开枪自杀。大尉命令大家都出去投降,他亲吻了女儿,把女儿给了妈妈。在德国人押解他们,经过一个小桥的时候,大尉突然大喊一声“跟我来”,然后就纵身跳进水里,很多人跟着跳,但是最后全部都被德国人打死在河里了。他们的家属随后也被枪杀。

此时,中央要塞里面的红军主要有这么几拨人:福明指挥的84步兵团和33工程营,Bytko指挥的44步兵团团部和团级学校,Vinogradov指挥的455步兵团。另外北岛的东堡里面还有加夫里莫夫指挥的几百人。福明设法到了中央要塞的几个阵地,见了那里的指挥官,形成了统一的指挥机构。

这时候福明主要考虑的是突围。中央要塞里面还有一些德军盘踞在东面的杂货屋里。红军组织对这里进行了一次突击,用了从装甲车上面卸下来的小炮,打得德军跳窗而逃,然后就被红军通通打死。

在22日的近战之后,德国人基本采用围困,炮轰和劝降的方式,要塞守军的体力和精神也都快到了崩溃的边缘,不断有成群结队的红军官兵出来投降,尤其是刚入伍的新兵。

政委福明看到情况已经很难支撑了,决心突围。在突围前,他们对封锁了突围路线的杂货屋里的德军再次进行了突击,这一次他们终于突了进去,把德国人堵在了地下室里面,然后往里面扔手榴弹,终于消灭了盘踞在那里的德军。突围在23日半夜开始。结果突围一开始就遭到德国人火力的猛烈杀伤,红军死伤惨重,只好退了回去。

这次突围的失败对士气打击很大。但是福明仍然决心继续考虑突围,他把其他几个地段的红军设法集结到了一起,建立了联合指挥部,下达了第一号命令(战后命令的手稿被找到了),决心集结所有人的力量打出去。但是祖巴乔夫大尉反对突围,他认为主力部队会打回来的,如果现在突围,那么到时候主力部队还得花时间来夺取要塞,所以不如就在这里坚守下去等待主力。

祖巴乔夫大尉对未来太乐观了,他还需要再坚守三年多,才能迎来红军主力部队。

五、6月24日

6月24日,战斗的第3天,要塞守卫者已经到了几乎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步兵44团的地段上,红军所剩的人员已经不多了,弹药也几乎耗光了。指挥员Bytko的手枪里面也只剩两发子弹了。Bytko决定自杀。但是大家劝说他活下来和大家一起共同面对命运。最后他们都被俘虏了。在押解的过程中,Bytko和另外一位少尉Sgibnev跑掉了,他们跳进了布格河想逃跑。Bytko不知所踪,Sgibnev几天后又被抓住,被暴打一顿后关入战俘营,最后失踪了,多半死了。

同日,德国人宣布攻克了北岛上的东堡(就是加夫里莫夫少校指挥的地段)。但是实际上他们只是拿下了东堡的制高点,少校他们会一直抵抗到30日。

福明这边也无法支撑下去了。即便是祖巴切夫大尉也意识到他们手里没有弹药再打下去了。所以,他们决心再次突围。这次突围将是在白天进行,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坚持到晚上了,而且晚上突围也差不多,反正德国人会用照明弹照得跟白天一样,就如前面几次突围一样。

Vinogradov上尉负责组建突击队,他收集了25到30份共青团证,加上他自己的党证以及勋章,还有455团的团旗,放入一个包裹,藏在一个地方。可惜战后这个包裹没有能再找到。

祖巴切夫大尉则组织一批人去联系附近的单位,而且潜伏过桥,掩护主力的突围。他们三个人(还有福明)在临时指挥所里面又开了个会,约定了联络信号和计划时间,然后互道再见,回到自己负责的部队里。

晚6时,Formin指挥的部队开始突围。Vinogradov上尉带领突击队冲过了通往北岛的桥,虽然死伤惨重,但是毕竟他们冲到了对岸。可是他们看到了一颗信号灯,表明你们继续前进,主力取消突围。他们只好继续向前。运气好的是,挡在他们前进道路上的德军部队被调去参加北岛上的围攻了,而接替他们的部队又没有到。Vinogradov的突击队就这样毫无阻力地彻底冲出了要塞!

为什么福明的主力取消了突围呢?这是因为他们开始突围的时候,德军也开始了对中央要塞的进攻,德军攻进了中央要塞,从背后封锁住了福明主力突围的路线。福明只好命令取消这次突围,而没有能够突围的部队就被堵在了临近北岛附近的要塞建筑里,那里将是他们最后战斗的地方。

事实上,即便福明他们跟着突出来了,结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因为Vinogradov的人突围成功后,在公路上碰到了德军的装甲部队。结果可想而知,突围人员非死即俘,Vinogradov也落入了德国人的手里。

同时,德国人也开始对西岛和南岛进行最后的清剿,同时德军开始枪决被俘虏的政委。在南岛上被俘虏的一位高级政治指导员和一位指导员很快就被枪决,他们可能是战争里最早被枪决的政工人员。后者在被俘前,拒绝撕下袖子上的红星标志,所以很快就被德国人辨认出来了。

六、6月25日

6月25日,战斗的第4天,中央要塞百分之九十的阵地已经被德国人占领了,只有福明他们还在通往北岛的桥附近的建筑里面战斗。北岛上的独立98反坦克营则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一位叫Sokolov的军士回忆,他们和德国人进行肉搏,德国人把他们一步一步逼到角落,一位坦克兵军士高喊着:“妈妈,永别了!为我报仇啊!”然后把手枪伸入自己的嘴里饮弹自尽了。剩下的人被德国人用枪托和刺刀赶了出来。精疲力尽满身血污的俘虏们相对无言,等待着命运的判决。

德国人在24日就报告过占领要塞了,结果到25日又报告了一次占领要塞。但是要塞还是在战斗。福明他们占据的建筑叫作军官室。这里几乎成了人间地狱。到处是伤员和尸体。军医已经精神崩溃自杀了(电影里面有这个情节)。德国人爬上楼顶,把炸药吊下去在窗口爆炸,每一次爆炸后都传来红军官兵的惨叫声和呻吟声,但是接下来子弹仍然从窗口里面射出来。

跟这些比,坚守的红军官兵最大的威胁是水。他们没有水,冒死去河边打水的路都已经被德国人的火力彻底封锁了。他们嚼泥沙来获得里面的一点点湿气,他们喝尿,他们甚至喝自己的血,有的人已经渴到神志不清丧失理智。

可是他们仍然在战斗!

夜晚,祖巴乔夫向福明请求再次突围,但是被福明否决了。福明已经知道突围根本没有希望了,在这里继续打下去当然也是死路一条,但是至少可以依托工事多杀一些德国人。

七、6月26日

26日的清晨到来了,这是中央要塞里红军的最后一天。Solozobov回忆,地下室里面的伤员们似乎已经绝望了。为了鼓舞他们的情绪,他对伤员们撒了个谎,说我们的人就要从布列斯特市那边打过来了。伤员们一下就兴奋起来了,还有人说“我就知道我们的人不会走远的,今天或者明天他们就会来救我们了”。Solozbov痛苦地走出地下室,他几乎因为极度的疲倦而昏倒。他看见了福明,靠着强,双手抱着头,筋疲力尽的样子。他向福明报告:“政委同志,我们已经没有东西给伤员们吃了”。福明说:“坐下来,我们确认一下我们还有些什么东西,列个表。”

德国人发动了最后的进攻,红军官兵和他们进行了一间房屋一间房屋的争夺。福明遭受了严重的炮弹震荡,但是仍然在指挥战斗。最后他和祖巴切夫都负伤倒在了瓦砾堆里(祖巴切夫的头骨被炸裂了,福明的整个左脸被炸坏了)。在无法抵抗后,有人自杀,有人把自己埋在瓦砾里面,希望能够躲过去然后半夜逃脱。德国人指挥被俘虏的官兵开始清理瓦砾,有很多被埋在下面的人被挖出来成了俘虏。

福明被挖出来后,被叛徒出卖了他政委的身份,他被枪决于他保卫过的Kholm大门外。祖巴乔夫则于1944年患肺结核死于战俘营。

战后,有132位保卫者的遗体在军官室附近被发现,1951年又清理出了34具遗体,以及84步兵团的团旗(最后也没有让德国人夺去),还有一个笔记本上的三页纸,后来被辨认出是第一号命令的笔迹。

中央要塞的枪声平静下来了。但是,布列斯特要塞仍然在战斗!因为北岛上的加夫里莫夫少校的部队还在继续战斗!

加夫里莫夫这边的情况比福明他们要好,他们找到了食物储备,有鱼可以吃,还找到了木屑覆盖的冰块,可以缓解一些口渴。他们也挖出了地下水,虽然是泥汤,但是可以烧开加上镇水剂喝。他们的弹药也比较充足。根据一位在27日被俘虏的红军政委(东堡守卫部队的政委Skripnik)的口供,保卫者有20名军官,360名士兵,10挺轻机枪,10只冲锋枪,1000颗手榴弹。

八、6月27日

27日,德国人调来了坦克,开始轰击东堡红军的阵地,给守卫者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是守卫者仍然继续坚守阵地。同时加夫里莫夫他们开始挖地道,试图突围。但是他们发现土是沙质的,很容易塌方。最后他们设法把地道挖了出去,但是他们从地下一出来就被德国人发现了,猛烈的机枪扫射把他们赶回了建筑物。

一直攻不下阵地,德国人决心用飞机轰炸。29日,德国人通知了守卫者,敦促他们出来投降,否则,德国飞机就要扔一颗一吨半重的炸弹了。到中午12点,加夫里莫夫命令城堡里的军人家属出去投降。到下午,德国人开始从警戒线后撤,因为炸弹的威力会非常大,可能会伤到自己人。德国士兵们被命令撤到掩蔽部里防止伤亡。但是还是有很多德国人跑出来看热闹,有的还拿着相机准备拍下要塞的最后陷落。

下午5点30分,7架德国轰炸机飞到了要塞上空。

载着炸弹的飞机在要塞上空盘旋,接受地面的指挥以便对准目标。这是东堡要塞守卫者的最后时刻。士兵Sisin回忆:他看见加夫里莫夫拿着两颗手榴弹,他问:“少校同志,我们该怎么办?”加夫里莫夫没有说话,眼里噙着泪,转身走进了地下室。

6点钟,飞机扔下了炸弹。剧烈的爆炸震撼了整个城市,很多建筑物的窗玻璃都被震碎了,那些出来看热闹的人也被震了个七荤八素。

但是红军守卫者那边仍然没有动静。到7点半,德国人汇报说看上去红军不会投降。但是逐渐的,开始有红军官兵出来投降了,到8点半,有160人出来投降。到9点钟,220名俘虏。到晚上10点,俘虏数量达到384人。要塞终于陷落了。

根据德国人事后的报告,投降的红军官兵看上去气色不错,吃饱喝足,也没有被炸弹震伤的痕迹。据战俘交代,是加夫里莫夫少校命令大家出来投降的。但是加夫里莫夫少校本人可能自杀了。

但是,其实加夫里莫夫并没有死,他要进行一个人的战争。

在命令部下去投降后,加夫里莫夫和一位边防军各挖了一个洞,在里面隐蔽了一段时间。加夫里莫夫带着一只毛瑟枪,一只TT手枪,以及5颗手榴弹。他希望能够躲过德国人的搜捕,设法逃进森林。他的确躲过了德国人的搜捕,但是他发现在他逃亡的路上驻扎了德国部队。他只好躲进了马厩,靠吃马食为生。他坚持了5天,可是第6天胃开始疼痛,他的呻吟声引来了德国人。加夫里莫夫打光了手枪的子弹,又开始扔手榴弹,可是这时他已经非常虚弱,手榴弹扔不了多远,结果他被自己的第二颗手榴弹震昏了。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战俘营里面了。

加夫里莫夫活到了战后,被苏军解救后,并没得到公正的对待。他经过审查,也只是恢复其少校军衔,被派到西伯利亚负责管理日本战俘。1958年,加夫里莫夫和其它死去和活着的布列斯特的英勇保卫者一起,终于得到了国家的认可,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此时,距离要塞保卫战已经17年了。

九、战斗没有停止

在中央要塞和东堡陷落后,仍然有一个战斗小组在某位不知名的军官带领下战斗。他们奇迹般地在要塞里打到了8月初,最后或死或俘。当时已经在战俘营里的Ivanov回忆,他们听说有刚刚被抓的红军士兵进入战俘营,他们跑去看,看见几个已经不成人形的俘虏,穿着破烂的衣服,身上是血污的绷带,他们在咳嗽,抹着眼泪,他们已经虚弱得几乎站不住了。德国人为了表示对他们的敬意,都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但是,这可能仍然不是最后结局。据说仍然有几个红军士兵在五号要塞里面坚持。已经没有翔实的史料证明他们的存在和姓甚名谁了。事实上,在7月25日,红军的262步兵师还收到要塞内边防军电台的明码呼叫:“情况危急,要塞陷落在即,正在消灭败类,我们将来将自我爆炸。”后来这份电报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就永远沉寂了。

而据Smirnov的书里面讲,有可能有人坚持到了1942年4月(根据杜拉索夫准尉的证词),就是那个著名的“一俄里”故事,但是亲历者,那位被抓来当翻译的犹太牧师后来被德国人杀害了,因此无法证实这个说法的正确性了。

十、后来

布列斯特要塞的保卫战,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并不为人所知,只是在一些老兵中有一些传说,说是开战时布列斯特曾有部队在坚守。但战后的苏联,百废待兴,根本没有能力去发掘战争期间的一些陈年往事。直到50年代,才有能力开始做一些战争期间的发掘工作。而此时,布列斯特保卫战的一些幸存者,还由于在德国战俘营中呆过,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而作家Smirnov也是偶然听到老兵们讲要塞的故事,敏锐的感到这里面可能有重大的材料可以挖掘,在他的努力下,布列斯特保卫战的史实渐渐得到发掘,苏联政府也重视起来,重新对遗址进行了全面的挖掘,也对部队中的幸存者进行调查取证。

到了斯大林去世后,赫鲁晓夫为了竖立自己的威信,高度重视这件事,不仅为幸存者们全部平反、解决待遇,并把要塞保卫战作为政治典型加以树立。布列斯特的保卫者们,终于得到了历史和人民的公正和崇高的对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