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鲜卑族12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鲜卑族12

代国(十六国时期鲜卑拓跋部政权)


代国(338年-376年),十六国时期鲜卑人拓跋猗卢建立的政权,是北魏的前身。

拓跋什翼犍曾为质子,在后赵都襄国(今河北邢台)生活多年,深受汉文化影响。咸康四年(338)即代王位,置百官,制法律,由部落联盟最终转变为国家形式。代建国三年(340),代国定都云中盛乐宫,后又在故城南筑盛乐新城,发展农业。

1、历史

(1)立国以前

曹魏甘露三年(258年)大人拓跋力微徙居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北),鲜卑召集诸部,确立了在部落中的大酋长地位。西晋卫瓘为护乌丸校尉时,离间拓跋部与乌桓之关系。力微卒,诸部离叛。

晋元康五年(295年)拓跋力微之子拓跋禄官统部,分国人为中、东、西三部,自领东部。

(2)猗卢立国

295年,拓跋部三分,拓跋猗卢统西部,后来统一三部。310年,晋怀帝进封为大单于,封代公。315年,晋愍帝进为代王。316年,拓跋猗卢暴死,代国为争夺权利而大乱,猗卢手下受到排挤,不少效力于其异姓兄弟刘琨。

(3)前秦灭代

建国三十九年(376年),前秦苻坚发兵击代国。什翼犍兵败奔逃后被杀。代国亡。

2、《魏书》纪年

(1)晋爵代王

八年[晋愍帝建兴三年,315],晋愍帝进帝(拓跋猗卢)为代王,置官属,食(sì)代、常山二郡。帝忿聪、勒之乱,志欲平之。先是,国俗宽简,民未知禁。至是,明刑峻法,诸部民多以违命得罪。凡后期者皆举部戮之。或有室家相携而赴死所,人问;“何之?”答曰:“当往就诛。”其威严伏物,皆此类也。

九年[晋愍帝建兴四年,316],帝召六修(拓跋六修),六修不至。帝怒,讨之,失利,乃微服民间,遂崩。

普根先守外境,闻难来赴,攻六修,灭之。卫雄、姬澹率晋人及乌丸三百余家,随刘遵南奔并州。普根立月余而薨。普根子始生,桓帝后立之。其冬,普根子又薨。是年,李雄遣使朝贡。

平文皇帝讳郁律立,思帝之子也。姿质雄壮,甚有威略。

元年,岁在丁丑。

(2)僭立东晋

二年,刘虎据朔方,来侵西部。帝逆击,大破之。虎单骑迸走。其从弟路孤率部落内附,帝以女妻之。西兼乌孙故地,东吞勿吉以西,控弦上马将有百万。刘聪死,子粲僭立,为其将靳准所杀。渊族子曜僭立。帝闻晋愍帝为曜所害,顾谓大臣曰:“今中原无主,天其资我乎?”刘曜遣使请和,帝不纳。是年,司马睿僭称大位于江南。

三年,石勒自称赵王,遣使乞和,请为兄弟。帝斩其使以绝之。

四年,私署凉州刺史张茂遣使朝贡。

五年,僭晋司马睿遣使韩畅加崇爵服,帝绝之。治兵讲武,有平南夏之意。桓帝后以帝得众心,恐不利于己子,害帝,遂崩,大人死者数十人。天兴初,尊曰太祖。

惠皇帝讳贺傉立,桓帝之中子也。以五年为元年。未亲政事,太后临朝,遣使与石勒通和,时人谓之女国使。

二年,司马睿死,子绍僭立。

四年,帝始临朝。以诸部人情未悉款顺,乃筑城于东木根山,徙都之。是年,张茂死,兄寔子骏立,遣使朝贡。

五年,帝崩。是年,司马绍死,子衍僭立。

炀皇帝讳纥那立,惠帝之弟也。以五年为元年。

三年,石勒遣石虎率骑五千来寇边部,帝御之于句注陉北,不利,迁于大宁。时烈帝居于舅贺兰部。帝遣使求之,贺兰部帅蔼头,拥护不遣。帝怒,召宇文部并势击蔼头。宇文众败,帝还大宁。

四年,石勒擒刘曜。

五年,帝出居于宇文部。贺兰及诸部大人,共立烈帝。

烈皇帝讳翳槐立,平文之长子也。以五年为元年。石勒遣使求和,帝遣弟昭成皇帝如襄国,从者五千余家。

二年,石勒僭立,自称大赵王。

五年,勒死,子大雅僭立。慕容廆死,子元真代立。

六年,石虎废大雅,僭立。李雄死,兄子班立。雄子期,杀班自立。

七年,蔼头不修臣职,召而戮之,国人复贰。炀帝自宇文部还入,诸部大人复奉之。

炀皇帝复立,以七年为后元年。烈帝出居于邺,石虎奉第宅、伎妾、奴婢、什物。

三年,石虎遣将李穆率骑五千纳烈帝于大宁。国人六千余落叛炀帝,炀帝出居于慕容部。

烈皇帝复立,以三年为后元年。城新盛乐城,在故城东南十里。一年而崩。

(3)建国纪年

昭成皇帝讳什翼犍立,平文(郁律)之次子也。生而奇伟,宽仁大度,喜怒不形于色。身长八尺,隆准龙颜,立发委地,卧则乳垂至席。烈帝临崩顾命曰:“必迎立什翼犍,社稷可安。”烈帝崩,帝弟孤乃自诣邺奉迎,与帝俱还。事在《孤传》。十一月,帝即位于繁畤之北,时年十九,称建国元年。是岁,李雄从弟寿杀期僭立,自号曰汉。

二年春,始置百官,分掌众职。东自濊貊,西及破洛那,莫不款附。夏五月,朝诸大人于参合陂,议欲定都氵垒源川,连日不决,乃从太后计而止。语在《皇后传》。娉慕容元真妹为皇后。

三年春,移都于云中之盛乐宫。

四年秋九月,筑盛乐城于故城南八里。皇后慕容氏崩。冬十月,刘虎寇西境。帝遣军逆讨,大破之,虎仅以身免。虎死,子务桓立,始来归顺,帝以女妻之。十二月,慕容元真遣使朝贡,并荐其宗女。

五年夏五月,幸参合陂。秋七月七日,诸部毕集,设坛埒,讲武驰射,因以为常。八月,还云中。是年秋,司马衍死,弟岳僭立。

六年秋八月,慕容元真遣使请荐女。是年,李寿死,子势僭立,遣使朝贡。

七年春二月,遣大人长孙秩迎后慕容氏元真之女于境。夏六月,皇后至自和龙。秋七月,慕容元真遣使奉聘,求交婚。帝许之。九月,以烈帝女妻之。其年,司马岳死,子聃僭立。

八年,慕容元真遣使朝贡。是年,张骏私署假凉王。

九年,石虎遣使朝贡。是年,张骏死,子重华代立。

十年,遣使诣邺观衅。是年,司马聃擒李势。张重华遣使朝贡。

十一年,慕容元真死,子俊代立。

十二年,西巡,至河而还。是年,石虎死,子世立。世兄遵,杀世自立。尊兄鉴,杀遵自立。

十三年,魏郡人冉闵,杀石鉴僭立。

十四年,帝曰:“石胡衰灭,冉闵肆祸,中州纷梗,莫有匡救,吾将亲率六军,廓定四海。”乃敕诸部,各率所统,以俟大期。诸大人谏曰:“今中州大乱,诚宜进取,如闻豪强并起,不可一举而定,若或留连,经历岁稔,恐无永逸之利,或有亏损之忧。”帝乃止。是岁,氐苻健僭称大位,自号大秦。

十五年,慕容俊灭冉闵,僭尊号。

十六年,慕容俊遣使朝贡。是年,张重华死,子曜灵立。重华庶兄祚杀曜灵而自立,称凉公。

十七年,遣使于慕容俊。张祚复称凉王,置百官,遣使朝贡。

十八年,太后王氏崩。是年,苻健死,子生僭立。羌姚襄自称大将军、大单于。张瓘、宋混杀张祚,立重华少子玄靖,称凉王。

十九年春正月,刘务桓死,其弟阏头立,潜谋反叛。二月,帝西巡,因而临河,便人招喻,阏头从命。冬,慕容俊来请婚,许之。

(4)苻坚僭立

二十年夏五月,慕容俊奉纳礼币。是年,苻坚杀苻生而僭立。姚襄为苻眉所杀。

二十一年,阏头部民多叛,惧而东走。渡河,半济而冰陷,后众尽归阏头兄子悉勿祈。初,阏头之叛,悉勿祈兄弟十二人在帝左右,尽遣归,欲其自相猜离。至是,悉勿祈夺其众。阏头穷而归命,帝待之如初。

二十二年春,帝东巡,至于桑乾川。三月,慕容俊遣使朝贡。夏四月,帝还云中。悉勿祈死,弟卫辰立。秋八月,卫辰遣子朝贡。

二十三年夏六月,皇后慕容氏崩。秋七月,卫辰来会葬,因而求婚,许之。是岁,慕容俊死,子暐立,遣使致赙。

二十四年春,卫辰遣使朝聘。是年,司马聃死,衍子千龄僭立。

二十五年,帝南巡,至君子津。冬十月,行幸代。十一月,慕容暐荐女备后宫。

二十六年冬十月,帝讨高车,大破之,获万口,马牛羊百余万头。是年,张重华弟天锡杀玄靖而自立。

二十七年春,车驾还云中。冬十一月,讨没歌部,破之,获牛马羊数百万头。

二十八年春正月,卫辰谋反,东渡河。帝讨之,卫辰惧而遁走。冬十二月,苻坚遣使朝贡。是岁,司马千龄死,弟弈僭立。

二十九年夏五月,遣燕凤使苻坚。

三十年冬十月,帝征卫辰。时河冰未成,帝乃以苇絙约澌,俄然冰合,犹未能坚,乃散苇于上,冰草相结,如浮桥焉。众军利涉,出其不意,卫辰与宗族西走,收其部落而还,俘获生口及马牛羊数十万头。

三十一年春,帝至自西伐,班赏各有差。

三十二年正月,帝南幸君子津。冬十月,幸代。

三十三年冬十一月,征高车,大破之。是年,苻坚擒慕容暐。

三十四年春,长孙斤谋反,伏诛。斤之反也,拔刃向御座,太子献明皇帝讳寔格之,伤胁。夏五月,薨,后追谥焉。秋七月,皇孙珪生,大赦。是年,司马弈臣桓温,废弈为海西公,立睿子昱。

三十五年,司马昱死,子昌明僭立。

三十六年夏五月,遣燕凤使苻坚。

三十七年,帝征卫辰,卫辰南走。

三十八年,卫辰求援于苻坚。

三十九年,苻坚遣其大司马苻洛率众二十万及朱彤、张蚝、邓羌等诸道来寇,侵逼南境。冬十一月,白部、独孤部御之,败绩。南部大人刘库仁走云中。帝复遣库仁率骑十万逆战于石子岭,王师不利。帝时不豫,群臣莫可任者,乃率国人避于阴山之北。高车杂种尽叛,四面寇钞,不得刍牧。复度漠南。坚军稍退,乃还。十二月,至云中,旬有二日,帝崩,时年五十七。太祖即位,尊曰高祖。

帝雅性宽厚,智勇仁恕。时国中少缯帛,代人许谦盗绢二匹。守者以告,帝匿之,谓燕凤曰:“吾不忍视谦之面,卿勿泄言。谦或惭而自杀,为财辱士,非也。”帝尝击西部叛贼,流矢中目。贼破之后,诸大臣执射者,各持锥刀欲屠割之。帝曰:“彼各为其主,何罪也。”乃释之。

是岁,苻坚灭张天锡。

3、艰难复国

塞北是一种三足鼎立的情况,分别是独孤刘卫辰部以及贺兰部。

而其中刘卫辰部为拓跋代国的世仇, 两方势同水火。刘库仁部这个时候的首领为本来就和拓跋珪间隙非常的刘显,假如拓跋珪此时复国,想要两者和平共处,那也是及其困难的事情。贺讷在这个时候让拓跋珪,用意不可以不说是相当的阴险了。 但是,尽管机心非常,在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在应对染干上门争问为什么要让拓跋珪得偿所愿的时候,他到底还是装成一个好人样,说出了一席掷地有声的话语来,“帝,大国之世孙,兴复先业,于我国中之福。常相持奖,立继统勋,汝尚异议,岂是臣节!”

于是,在386年,在贺兰部等部族的支持下,拓跋珪在牛川(今内蒙古锡拉木林河、呼和浩特市东南)召开了部落大会,正式宣布复国。而第二年,也就是387年,拓跋珪将新生的代国的国都迁到了故都盛乐。

尽管名义上复国成功,拓跋珪和贺讷之间的表面往来依旧和和气气。但是,正如世界上并没有不散的筵席一样,以贺讷染干为首的贺兰部和新生的代国之间关系实在已经是伤痕累累。刘库仁部的奴真促使两者之间的关系宣告破裂了。

奴真其人,本是代国时期臣属拓跋部的一个小部落的王子。在代国崩溃之后,他带领族人投靠了刘库仁部。但这个人对于代国可以说是相当的怀有好感也和童年时期的拓跋珪相处颇为友善,因此,在野心极大的刘显继承了刘库仁部之后,他的日子也变得不好过了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听说代国的直系继承人拓跋珪因为刘显所逼出奔贺兰部之后,他马上带领族人全族远徙,投靠正在不断的招揽故代国旧臣的拓跋珪。

但是,当到了贺兰部之后,奴真却发现此时的情况有相当的变化。打算投靠的拓跋珪,此时业已在名义上离开了贺兰部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家新代国不算,在贺兰部中,却赫然有着在代国崩溃时期失散的兄长犍和去斤。这就让奴真的部落发生了分裂,其中一派主张继续由奴真来管理部落,而另外一派则主张应该长兄为先,犍统领部落更为妥当。

发生在奴真部落中的冲突,看似是一个小部落的继承权的争夺问题,可实际上却涉及到了拓跋珪和贺兰部之间的利益关系。事实上,尽管在投奔贺兰部之后,拓跋珪利用贺兰部的资源在不断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并成功的复国,但另外一方面,他也不得不小心应付来自贺讷方面的责难。虽然名义上复国成功,但毕竟是寄人篱下,在经历了刘显一事之后的拓跋珪在人情世故上进步的已是太多。

于是,尽管奴真本人并不情愿,但是在拓跋珪的示意下,在保留了本部落和新代国的臣属关系的前提下,他还是拱手交出了部落的统治权。而拓跋珪和贺兰部基于自己的利益的直接交锋,也以拓跋珪的暂时退让进入到了下一回合。

在得到了部落的统治权这么一个大蛋糕的情况下,自代国崩溃以来就一直失意的犍却得意忘形了起来。考虑到这么几年一直在贺兰部的庇护下生活,他特别打造了一匹金马,并让去斤送给贺讷。去斤和犍送礼给贺讷,这在道义和人情上都还说的过去,可糟糕的地方就在于,去斤在回来的时候,却正好撞上了心有所图的染干。两人一阵叙旧后,染干直奔主题,他明确的要求去斤和犍脱离代国的附属臣服自己。 等到去斤回到部落之后,他马上请求犍召开部族会议商讨是否放弃和拓跋珪的关系而倒向贺兰部的问题。这就掀起了涛天大浪。在会议上,奴真勃然大怒。“父为国家附臣,世效忠贞。我志全名节,是故推让。今汝等无状,乃欲叛主怀贰。”《魏书.列传第十一》,他的话说的甚是冠冕堂皇,可他的心理,其实也不难猜到,一直就和拓跋珪关系密切的奴真,如果部落投靠了贺兰部落的话,作为部落前领袖的他的处境势必更为尴尬,这由如何是他所能忍受的。而更进一步的,在这个不欢而散的会议之后,奴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乘着两人刚回部落,尚且羽翼未丰的当口,以此为借口,将两人处死。

奴真枉杀其兄,这个消息传到了染干的耳朵后,这个贺兰部的重要人物对此的反应自然是异常的震怒。他马上带足了人手,前去代国处,打算擒杀此时已经率部投奔了拓跋珪的奴真。他以为拓跋珪必不敢公然的包庇凶手,因此人手也没有带上很多。但是,这次染干却再度失算了。在听闻事情的整体经过之后,拓跋珪已是意识到也无法再坚持和贺兰部保持微妙关系的立场了。而在染干出兵的消息传来之后,拓跋珪更是尽起新生代国的全部兵力,和染干对峙了起来。这就让染干大惊失色,在明摆着实力相差太大的情况下,染干无法可想,只得愤然离去。

奴真事件,给新生代国和贺兰部带来的打击都是异常的严重。与新生的代国而言,日后的日子无疑要艰难了许多,而与贺兰部而言,虽然这个恶果并没有很快的到来,但是,距离整个部族被彻底的消亡的日子,也并不是太遥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