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小黄安,真不简单,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黄安谣

名垂华夏,地属鄂东。身交楚吴,脉连豫皖。古系黄州之辖,今有兵县之尊。开域四百年,渊源既远;民丁七十万,文武兼修。得山川之旎丽,接风水之荫余,受天地之灵根,感阴阳之恩泽。钟灵毓秀,春秋并茂;披霞嵌锦,冬夏分明。文厚学先,将军三百,铁马金戈建开疆之业;地灵人杰,天柱两朝,雄韬伟略立兴国之功。兵戎骤起,多出干城之将;鼎鼐调和,常有社稷之臣。湖广明珠,水晶盘中红宝石;神州圣地,芙蓉帐里紫荆花。青史名标,丹心血记。天工勒石,文曲题铭。一赋万象包罗,千载雄姿英发。黄安丰碑镌永,长河史册堪存……

——黄安赋

前一首《黄安谣》是流传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鄂豫皖苏区的民谣;而后一首《黄安赋》则是当今诗人对家乡的赞美。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黄安的土地上,诞生了三大主力红军之一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造就了上百位共和国的将军。黄安的土地是红色的,那是因为她是被烈士的鲜血所染红——相传每四位红军烈士当中就有一位是黄安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1952年9月,为了纪念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创建于此,湖北省人民政府报请中南军政委员会转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改黄安为红安。

从此,黄安获得了她引以为自豪而又当之无愧的响亮的名字——红安!

红安的子孙,为他们的故乡而感到骄傲;红安,更为她拥有这样英雄的儿女而自豪……

大别山的儿子

黄安,是鄂豫边境大别山区的一个小县。事实上,黄安县最初的名称并不叫黄安,而是称“新安”。因黄安在明代属于麻城县,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由黄冈、黄陂、麻城三县析置新设,取安居乐业之意命名。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11月,时任户部尚书耿定向上《两台疏》,陈述其乡建县之利,得礼部尚书徐阶赞同。翌年3月13日,明廷准其奏,划麻城县太平、仙居两乡20里甲、黄陂县滠源乡8里甲、黄冈县上中和乡12里甲建县,定名新安。县治所设于姜家畈。建县时,全县有5841户79068人。旋改名黄安县。据《黄安县志》载,因春秋时地属古黄国,为求“地方宁谧,生民安妥”而得名......

清宣统元年十月二十七日(公元1909年12月9日),张仁初诞生在黄安县桃花区(今高桥)张家湾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家有父、母、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全家靠务农为生,家有一石田,另租田二石。除此以外,有时还打短工、做脚夫补贴生活。就是这样,家中还是饥饱不均,生活艰难。由于家境贫寒,张仁初自小只念过几个月的私塾就辍学务农了,八岁就开始给地富人家放牛。

说来也奇,张仁初自小就胆量过人,七、八岁放牛的时候,从不畏惧,再烈性的牤牛到了他的手里,也是服服帖帖的十分听话。据他自己讲,放牛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其他放牛的小伙伴比试牛的角力取乐,这一现在看来非常危险的活动到了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张仁初手里,简直就像做游戏一样简单,几十年后,他还是常常为此而津津乐道。

张仁初自小丧母,是他的二姐象母亲一样从小将他带大,张仁初对她感恩至深,直到晚年依然念念不忘。也许是由于自幼年就缺少母爱的缘故,使张仁初从小就性格刚强。家境的贫寒,使他过早的就挑起了养活家庭的重担。从十一岁起,他就开始下地种田,年纪很小就已经学的农活样样精通。自十三岁以后,除了在家种田以外,他还外出给地富人家打短工、做脚夫,靠出卖劳动力过活。那时候做脚夫,其实就是肩挑或者推车帮助人家运送货物。近则黄安、麻城,远则直达汉阳、汉口。艰苦的生活和劳动的锻炼,造就了张仁初吃苦耐劳,彪悍好胜的性格和健壮的体魄;更使他养成了在困难面前从不低头,在强敌面前决不示弱的刚强气概。

外出劳动,长途跋涉,对张仁初来说虽然十分辛苦,但走南闯北,经过了许多陌生的城镇和乡村,却也使他更加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同时,也使他看到了各地的劳动人民都受尽了地主劣绅的剥削和压迫,因此,他更加看不惯土豪劣绅那种不劳而获作威作福的样子,逐渐滋长了对剥削阶级的阶级仇恨,对反动统治阶级的反抗精神越来越强……

1926年后,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的影响下,黄安当地的农民运动也蓬勃发展起来了,乡村相继建立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民协会、赤卫队等组织。张仁初的二哥张仁麟,是农民协会的积极分子。日益高涨的农民革命运动,对张仁初影响很大,不久,他也加入了赤卫队,积极参加站岗放哨。与反动地主武装民团、大刀会等进行斗争。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桃花区的地主阶级对农会进行了疯狂的反扑,民团来逮捕张仁麟未成,便将张仁初的父亲捕去,受尽酷刑,在团防局押了两个月,家中借债一百块银元,才托保将父亲赎回。残酷的阶级斗争现实,使张仁初对地主阶级和国民党反动派有了更清醒的认识,使他明白了穷人只有彻底打倒地主阶级和为他们撑腰的国民党政权才能翻身,只有掌握“枪杆子”才能彻底得解放。

打出来的战将

1927年11月13日,在中共黄麻区特委的领导下,黄安、麻城两县农民和农军举行起义,14日凌晨,一举攻克了黄安县城,活捉了县长贺守忠等贪官污吏,摧毁了反动统治,建立了黄安农民政府。并将黄安、麻城两地的农民自卫军改编为工农革命军鄂东军,下辖游击一大队和游击二大队。黄安县农民自卫军编为游击一大队,麻城县农民自卫军编为游击二大队,两个大队共300余人。

黄安和麻城两地的农民群众大受鼓舞,人人欢呼奔走相告。在这轰轰烈烈的革命浪潮的推动下,张仁初抱着“打倒压迫者,求翻身解放”的思想,毅然参加了这次起义并被编入了工农革命军鄂东军游击一大队当战士,在黄安一带,进行革命宣传,发动群众扩大队伍,并对地主武装进行英勇的战斗。

1928年1月,鄂东军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张仁初随部队转战黄冈、麻城、黄陂、孝感等地开展游击战争。7月,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

从1929年6月起,他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一、二、三次反“会剿”,经受了生死的考验。1930年4月,第三十一师改编为红一军第一师,张仁初在红一军一师一团一连当战士。5月,以蒋介石为一方,冯玉祥、阎锡山为另一方的军阀混战在中原地区展开,盘踞在鄂豫皖地区的国民党军大部分外调参战。红一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实施进攻作战,积极向外发展。从6月起,第一师在平汉路南段陆续发起进攻战,张仁初随部队参加了奔袭杨家寨车站、阳平口伏击战、夜袭花园等战斗。9月中旬,红军北上豫南作战,在10月7日进攻潢川的战斗中,张仁初冲在前面,战斗中胳膊中弹,这是他第一次负伤。伤愈后,他回部队担任了班长。11月,张仁初随部队由豫南罗山潘新店南下作战,在进攻黄安的战斗中第二次负伤。

遵照中央的指示,1931年1月中旬,红一军与红十五军在麻城福田河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张仁初伤愈后,被分配到红四军十师二十八团三营九连任排长。在三年的武装割据斗争中,环境艰苦、部队流动性大;作战频繁、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但张仁初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坚决服从命令,作战勇敢顽强;坚定信念,不怕流血牺牲。从士兵到晋升为基层指挥员,始终敢于战斗,敢于胜利,在频繁的战斗表现了勇敢、不怕死的战斗精神,磨练了他坚定无比的革命意志,

1931年2月中旬,红四军向平汉铁路信阳至广水段出击。3月9日,张仁初所在的第二十八团和第三十三团担任军的预备队,奉命配合第二十九、三十、三十一团出击广水以东双桥镇国民党军第三十四师一部。当日拂晓,第三十、三十一团同时从双桥镇西北和东北突破守军外围阵地,迅速夺占部分高地。10时许,第二十九团迂回至双桥镇西南,彻底包围守军。敌人居高顽抗,战斗成胶着状态,此时,第二十八团和三十三团奉命加入战斗,张仁初率领9连突击队又担任了突击任务。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二十八团一举突入双桥镇,插入敌指挥中心。兄弟部队乘机发起进攻,很快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全歼敌第三十四师,俘虏敌师长岳维峻以下官兵5千余人,缴枪6千支(挺)、炮14门。这是鄂豫皖红军取得的第一次空前的大捷。张仁初在战斗中表现突出,受到上级嘉奖,他从胜利中受到极大的鼓舞,更加坚定了革命的信心。

双桥镇大捷之后,为巩固苏区和争取更大胜利,中共鄂豫皖特委在集结红军主力向长江沿岸发展的同时,命第二十八团拔掉插入苏区光山县陡山河西南的打银尖和大山寨两个地主山寨。大银尖和大山寨的地主武装武器精良,凭险据守,嚣张顽固异常。此次战斗,张仁初奉命担任突击队长。4月20日战斗打响后,他将突击队兵分两路,分别从两翼迂回进攻,在靠近民团机枪阵地时,张仁初挽着袖子端着枪,身先士卒,带头发起冲锋,子弹打光了,他就抽出背上的大刀,带领突击队员与民团展开肉搏,杀的民团血肉横飞,哭爹喊娘。两个山寨整整打了一天,反复冲锋四次才攻下来。战斗结束后,张仁初发现自己左肩和小腿不知何时被子弹击中,由于战斗异常激烈,他竟全然未觉。6月,张仁初伤愈出院后,担任了红四军第十二师警卫连副连长。

1931年11月7日,红四军与红二十五军在湖北省黄安县七里坪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此时蒋介石已陆续调集15个师的兵力,准备对鄂豫皖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红四方面军自11月10日起至次年6月中旬,接连发起了黄安、商(城)潢(川)、苏家埠和潢(川)光(山)等四次进攻战役。张仁初参加了历时6天的潢光战役。这六次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6万余人,使蒋介石准备对鄂豫皖苏区进行的第三次”围剿“未及开始即告失败。

1932年6月,由蒋介石亲任总司令的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调集30余万人的兵力,对鄂豫皖苏区发动了第四次“围剿”。由于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实行“左倾”冒险主义的战略方针,要红军实施不停顿的进攻,先是命令红军向平汉铁路信阳至广水段出击,进而威逼武汉。继又令红军南下夺取麻城,以实现其威逼武汉的计划,致使红四方面军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境地。

7月初,红军南下攻打麻城。18日,第十二师奉命攻占仓子埠,这一仗打得很残酷。战斗刚开始,国民党军就出动飞机进行轮番轰炸。张仁初又奉命率领突击队协同红军主力发起攻击,由于国民党军炮火猛烈,突击队员伤亡较重,张仁初也在战斗中被子弹击中腹部,肠子流出,昏死过去。当他醒来时战斗已经结束,张仁初咬紧牙关,把流出来的肠子塞进肚子,解开绑腿缠住伤口,吃力地向驻地方向爬去。在途中,他幸好被正在战地巡查的医护人员及时发现,送进战地医院。等他醒来时,已过了四天四夜。医护人员都惊叹他的生命力强,张仁初笑着对大家说:“我死不了,马克思还让我继续打白军呢!”此后,敌军开始大举进攻,张仁初随方面军总医院转移豫南、鄂西。由于张国焘错误路线的指导,红四方面军最终未能打破敌人的第四次“围剿“,全军被迫向西开始进行战略转移。

1932年10月,张仁初伤愈出院,因多次负伤,而这一次伤的又比较重,身体虚弱。因此组织上就把他分配到方面军保卫局下属保卫队任队长。12月,党组织审查了张仁初的入党请求,经周公凯、王清城二位同志介绍吸收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1月,红四方面军转移进入陕南地区,根据四川的政治形势和自然条件,决定进军川北。12月15日,红四方面军在钟家沟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讨论和制定了进军川北、建立川陕苏区的方针。为贯彻和实施这一方针,部队决定经天池寺、核桃树立即翻越大巴山。张仁初接受了护送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长曾中生同志的任务。曾中生原是中共鄂豫皖特委书记兼鄂豫皖军委主席,红四军政委,因对张国焘的错误进行过斗争而受到排斥、打击,他在第四次反“围剿”战斗中,腿部负重伤,无法行走。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很尊敬和关心曾中生同志,亲自安排张仁初带队伍护送其过大巴山。17日,先遣队先行出发,19日,主力部队相继出动。张仁初等用担架抬着曾中生随部队转移。

大巴山十分险峻,当地老百姓说:上山七十里,山上七十里,下山七十里,共二百一十里。时值寒冬,风雪交加,寒风刺骨,山高路滑,崎岖难行。张仁初等抬着曾中生行军十分困难,几乎是一步一滑。当时,出院不到两个月的张仁初身体仍然很虚弱,但他坚持和其他人一样轮流抬担架。翻越大巴山顶峰时,山势更加陡峭,曾中生见张仁初他们几乎是趴在地上抬担架,实在不忍心,就顺势翻下担架要自己爬着走。大家赶忙上前,把曾中生扶上担架。张仁初俯下身子对曾中生深情的说:“首长的伤动不得,我们就是爬着也要把首长抬过大巴山。”曾中生眼含热泪,紧紧地握着张仁初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经过数天的艰苦行军,终于翻过大巴山到达川北,张仁初率队胜利完成了护送曾中生的任务。

至1933年初,红四方面军开辟了以通(江)、南(江)、巴(中)为中心的川陕苏区,成立了中共川陕省委和川陕省苏维埃政府。

川陕苏区的出现,令国民党反动派大为震惊。以国民党川陕边区剿匪督办田颂尧为首的四川军阀,企图消灭和驱逐红军,恢复其在通、南、巴地区的统治。自2月中旬开始,对川陕苏区进行“三路围攻”。红军随即开始了反“三路围攻”作战,至6月中旬胜利结束,在此次战役的德汉城战斗中,张仁初又一次负伤住院。8月。张仁初伤愈出院后,被分配到四方面军保卫局保卫团任营长。1934年9月,红四方面军进行了整训。整训后,张仁初调任红三十三军九十八师二九四团二营营长。

为了向川、甘边境发展,配合中央红军在川、黔、滇边的作战,1935年3月到4月间,红四方面军发起了强渡嘉陵江战役,张仁初随三十三军掩护方面军后方机关和川陕省委机关,于4月初陆续撤到嘉陵江以西,后随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了战斗了27个月的川陕苏区,开始长征。6月初,张仁初升任二九四团团长。6月12日,红四方面军一部与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在川西懋功胜利会师。

腊子口、直罗镇,虎将成名

6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在川西懋功胜利会师以后。7月下旬,中央红军各军团改称军。鉴于中央红军经过长途转战减员很大,经徐向前提议和中共中央决定,为充实红一方面军战斗人员,从红四方面军抽掉了包括张仁初所在的二九四团在内的3个建制团补充到红一方面军。8月初,中央红军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张仁初由团长改任红一军二师四团二营营长(原二九四团所辖三个营缩编为第四团二营的3个连)。此时的红四团,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从此,张仁初便在红一方面军的序列中开始了新的工作和战斗。

5月3日,中革军委制定《夏洮战役计划》。决定把红一、红四方面军混合编成左、右路军北上。中共中央机关和前敌总指挥部随右路军行动。右路军经草地到班佑,左路军经草地到阿坝,再到班佑与右路军会合。张仁初所在的第四团奉命担任右路军过草地的先遣队。

毛泽东非常关注这一行动,他亲自把黄开湘和杨成武召去交代任务,明确指出:“你们必须在茫茫的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的行动路线来。”并讲了过草地可能遇到的困难和解决困难的办法,询问了部队的思想情况和过草地的物资准备情况,最后毛主席还特别关照的指出:“红四方面军的二九四团已经编到你们四团了,你们必须搞好团结,团结是党的事业胜利的根本保证。你们搞好了整编后的团结,就是一、四方面军亲密团结的标志。”

中央北上抗日的英明决策,铭刻在红四团每个同志的心头,毛主席关于“必须在茫茫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抗日的行动路线来”的指示,时刻激励着红四团广大指战员战胜困难的斗志。张仁初决心在红四团首长的领导下,带领二营坚决完成这次光荣的任务。他把二营带来的粮食和衣物,抽出一部分给一营和三营。大家表示:要以高度的阶级友爱和钢铁般的团结去战胜一切困难。部队经过六天的艰苦行军,全团指战员发扬藐视一切困难的战斗精神,终于通过了荒无人烟的草地,为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主力部队,踏出了一条北上抗日的前进道路。8月底,右路军全部到达班佑和巴西地区。

9月10日,党中央鉴于张国焘的分裂活动,为贯彻北上抗日的方针,毅然率领红一个方面军第一、三军团和中央直属机关,离开班佑、巴西地区,先行北上。红四团仍为先锋团,并领受了“三天内夺取腊子口,扫除前进途中抗阻之敌人”的命令。红四团日夜兼程,途中击溃敌人一个团,于9月16日逼近腊子口。

甘肃省迭部县腊子口,素称“天险”,是四川进入甘南的咽喉。这里地势险要,它的两边是悬崖峭壁,中间水流湍急,河上仅架有一座木桥,易守难攻。国民党军新编第十四师的两个营凭险据守,为打开红军北上的道路,第四团决定集中兵力夺取腊子口。张仁初率领的第二营担任突击营,任务是从正面进攻,强攻隘口,夺取木桥。

9月16日晚,战斗开始后,张仁初身先士卒,带领突击队身背大刀,腰插手榴弹,手持长短枪,对守军发起强攻。守军死守桥头堡,沿右岸石壁上倾泻下大量的手榴弹,在桥头构成一片火网。为夺取桥头阵地,张仁初和突击队员们勇猛拼杀,几进几出仍无进展,且伤亡惨重。张仁初见强攻不行,为减少伤亡,便由副营长魏大全带少数战士,在隘口大路上牵制守军火力,相机攻击,其他突击队员兵分两路,分别从两侧迂回攀岩,然后对隘口守军发起攻击。

随后,因正面攻击难以突破成功,红四团遂改变战法,增加迂回部队,实施前后夹击。半夜后,二营重组突击队,六连长杨信义和指导员胡炳云各带一个突击队,继续攻击。张仁初也带一个突击队,配合另外两个突击队继续冲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在黄开湘团长带领的迂回部队的配合下,张仁初率突击营终于突破敌军阵地,在激战中,张仁初率领突击队员,如入无人之境,打得守敌溃不成军。最后,胜利夺占天险腊子口,为红一方面军主力走出雪山草地,胜利完成长征,扫清了最后一道障碍。作战中,张仁初手臂负伤不下火线,仍一直率部队快速追歼逃敌,扩大战果,并与次日晨一举攻占哈达铺。战后,二营受到了上级的精神和物质奖励,毛泽东高度评价腊子口这一仗打得好。在战斗中,张仁初机智果敢,负伤不下火线,身先士卒的英勇行为受到上级的嘉奖。

9月18日,部队在哈达铺进行休整,红一方面军和中央直属部队改编为陕甘支队,红4团改编为第一纵队第四大队(相当于小团),张仁初任副大队长。然后,部队通过渭河,翻越六盘山,于10月19日到达吴起镇(今吴旗),至此,张仁初随一方面军走完了长征的最后一段征程。

11月初,陕甘支队与红十五军团会合,恢复了红一方面军的番号。四大队编为第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张仁初任副团长。11月下旬,张仁初协助团长黄寿发指挥部队,参加了直罗镇战役。这场战斗十分激烈,当张仁初看到部队被敌人的一个火力点所压制而久攻不下时,虎性大发,光着膀子跳上战马,率领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怒吼着冲锋,终于消灭了这个火力点。战后,有人敬佩张仁初在作战中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便送给他一个雅号“张疯子”,并很快传播开来。

根据中革军委1936年1月19日下达的《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2月18日,红一方面军下达东征作战命令,并对东渡黄河战斗作了具体部署。20日,东征战斗开始。张仁初所在团在师的编制内从绥德县沟口段东渡黄河,会同兄弟部队迅速占领山西省中阳地区。随着战役的发展,在山西关上村、兑九峪地区痛击国民党阎锡山的部队后,随红一军团乘虚南下,迅速占领了从霍县到曲沃的广大乡村,破坏同蒲铁路100公里,消灭了大量敌人。4月1日参加襄陵攻击战。在上述战斗中,张仁初一如既往,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身先士卒,英勇作战,并协助团长、政委组织指挥部队作战,胜利完成了战斗任务。

1936年6月,组织上为了培养张仁初,调他到红军大学学习深造。在这里,他认真刻苦的学习政治理论,并结合听课,总结个人以往在战斗中的经验教训。使他的政治理论水平和军事指挥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10月初,张仁初从红军大学毕业后,调任红一军团第二师第五团团长,五团政治委员王麓水。随后,红五团在三原地区集结待命。1937年2月,由于“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国内出现了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新局面。遵照党中央的指示,部队转入了整训,以便做好出师抗日的直接准备。张仁初在领导部队进行军事训练中,严格要求、具体指导,全团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为此,各团都组织干部到五团参观学习。在全师举行的比武运动大会上,第五团取得了总优胜的好成绩。

10年的土地革命战争,张仁初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斗争中,不畏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频繁而紧张的战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作战勇敢、屡建战功,冲锋陷阵,多次负伤。通过十年的党的教育和革命战争的锻炼,张仁初已从一名普通的红军战士成长为一位勇敢坚强、有勇有谋的我军中级指挥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