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是于1927年实现了对江心坡地区的实际有效管制的,当时的民国政府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反应,直到1929年,才由云南交涉署向英国驻滇总领事提出过抗议照会,称「查江心坡一带仍属我国领土……」。好的,虽然晚了一些,但总算有了初步的动作。接下去,自然是应该继续不断的进行交涉,提出具体证据,使得江心坡至少成为一块国际公认的国家间有争议领土。但是,但是……,没有了!除了这次抗议之外(英国人当然没有理睬),随后直到民国政府败逃到台湾,我再没有找到过民国政府为江心坡问题,与英缅交涉或发表正式公告的记录。——(有种说法,1929年的抗议,本来目的是为了在当时与英国为首的国家谈判取消领事裁判权等时,增加中方的筹码。)——从上面的地图来看,就在这个唯一的抗议后的第二年,即1930年,中国出版的地图上也没有包括江心坡,而官方地图(包括江心坡的),最早大概也要在1947年才出现(上图350第7幅,尚存疑)。而在这期间,民国政府却做出了几桩举动,为英缅对江心坡拥有权的合法性提供了国际法上的实际背书。

1942年9月,国军上校团长谢晋升带600人的队伍进入江心坡建立怒江西北抗日基地,英国立刻提出抗议,蒋政府随即密令其速从江心坡撤出。请注意,这是1942年9月!此时,日军已经席卷缅甸,中英两国已经于41年底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这种情况下,英国仍然视缅北为禁臠,不容他人染指。而中国一接到抗议就撤军的情况(没有任何其它声明),很容易被解释是对英缅拥有江心坡主权的默认。

另一次是1944-45年,国军在胡康谷地和三江以外拥兵近30万,全是精锐之师。腊戍以北尽在中国军队实际控制之下,但在英国要求下,全数退入中国境内,以实际行动承认了英国在未定界上的权益,而且将片马也重新让给英军!而此时的英国,已经面临着强大的殖民地独立运动,内部允许缅甸独立的意见日益高涨,而中国战后国际地位大大提高,也不再如1941年那样有受制于英国之处。这个千载难逢的修改国界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其间,甚至没有发表一个“保持主权、等待谈判”的声明。这对于中国对江心坡主权要求的打击是致命的。

最后是在1947年缅甸独立时,英方向缅甸移交行包括江心坡和孟养在内的实际控制地区的行政权,对此当时作为中国中央政府的中华民国政府未提出异议,最后一次丧失了将上述领土确定为争议土地的机会。

顺便再说一下其间对勐卯三角地区(南坎)问题的处理。南坎是清廷所租,但国民政府干的却更丢脸。抗战期间南坎被日军占领,1945年1月15日,国民政府的远征军经过战斗从日军手中收复了南坎,当时的中国在军事实力上可以保持军事占领,在法律上由于英国在1943年已经宣布放弃了对华“租借地”,中国也完全有依据收回南坎,但是想不到蒋介石却主动退出,继续把南坎送给英国“永租”,缅甸独立后,蒋介石也没有去要回南坎,反而用事实行为追认了“永租继续有效”——每年收取租金1000卢比。

1949年后,共和国政府接手的就是这么一个摊子——有争议的领土都处在缅方的控制下。而且除了片马地区,其它的地区,不是有条约为证;就是缅方(继承英国)进行了长期有效管制,其间,中国不但没有正式的要求交涉谈判(仅有一次云南地方政府的交涉),还多次在实际行动中,默认了英缅的主权地位。当然,在军事上,中国绝对有力量打败单独的缅甸,强行占领江心坡及其它有争议地区。可是且不说从当时的国际形势和长远的战略利益出发,都要求中国不应该把缅甸树为死敌。仅从国际法的有效性来说,这种没有依据的纯武力占领,时间再长,也很难被世界承认为合法领土(除非你是世界老大,或是能强迫对方签署割地条约)。更何况,这块土地,既与中国没有太多的历史、民族联系,也没有很大的经济、战略价值,根本不值得中国付出极其巨大的形象和战略代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那么,1960年的《中缅边界条约》(即现在的中缅边界线)究竟是如何划界的呢?

南段(尖高山以南)基本保持了1841年线以来的走向,中国放弃了对南坎名义上的主权(永租,年租金1000卢比,与完全割让没有任何实质区别),但对于1941年线阿佤地区边界线作相应修改,原被划给了缅甸的班老、班洪地区重新归属中国。

北段,中国承认缅甸对江心坡的主权,双方基本以高黎贡山脉分水岭为界,但片马地区归还中国。

就是这么回事。现在可以总结了。

江心坡地区曾经与中国有过一定的历史联系,如果,在近代形成明确的国家四至边界期间,中国有力量、有行动,确实有将其纳入版图的可能性。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能做到这一点。进入民国以后,特别在抗战期间及胜利之初,曾经又有过机会,改变原来的实际控制线,或者至少将其变为正式意义上的国家间有争议领土。然而,可惜的是,也没有。这使得,共和国建国之后,在法理上已经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局面,除非使用武力,否则不可能改变实际控制状况。而即使使用武力,也难以改变法理上的劣势,而因此引起的国家形象的破坏与战略环境的恶化,代价却是极其昂贵的。中国领导人做出了我认为是明智的决择,放弃了本来就没有多少理由与意义的空洞要求,最大可能的索回了部分领土,并且也与缅甸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可以看到,虽然后来,中国有支持缅共游击队等的举动与东南亚传统的恐华、反华思想等多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中缅之间的关系却还一向不坏,这在东南亚国家中几乎是唯一的。而如果,当年用武力强行夺取了缅北地区,中国必然成为缅甸不可解的死敌,进入印度洋的捷径自然也就永远关闭了。更不用说,整个东南亚恐怕都会永远对中国怀有如同东欧对俄国的恐惧。不要忘了,如果说,曾经臣属就一定是中国的领土,那么除了印尼的部分领土,所有东南亚(其实还不仅是东南亚)就都是中国必须追求的领土目标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所以,1960年中缅边界条约并不是一份丧权失地的卖国条约,相反,它是一份基本公平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平等协议。之所以出现所谓的“割让江心坡7万平方公里领土”的说法,基本是台湾出于心战的原因炮制,而又有人不负责任的未经考证而随意宣传而来的。

我一向自认为,而且也多被认为是怀有民族主义思想的,但是我却奇怪的发现,在对待中国近代历史失地的问题上,最“慷慨激昂”的却是往往是来自某个自称与民族主义誓不两立的派别(当然,绝不是这个派别的全部),甚至大力鼓吹不恢复所有的失地就绝不与那些国家实现和解与友好共处。相反,总是被这个派别批评为“只有激情、没有理性”、“会象义和团那样祸害国家”的民族主义者们,却大多一面主张要牢记那段历史,教育我们及我们的后人,国家不强大就可能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人民的根本自由和权利就得不到保障;另一面主张,除非出现可行的历史机遇,否则在现实国际政治中纠缠于索要已经被明确的条约(虽然是不平等条约)割让的领土主权,不但没有实际意义,而且会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国家安全、外交选择以及国际形象等方面的重大利益。所以,与那些国家在既成的长期历史现实的基础上,实现平等互利的和解和友好是合理与正确的选择。

我们还可以看到,就在强烈要求不收回所有曾经的领土誓不罢休的同时,这个派别中的很多人(往往就是上面叫得最凶的人)却又强烈反对在任何情况下对台独动武,甚至有人公开支持台湾独立。我想,只要稍微对中国现下的政治、思想争论有所了解,就会知道这其中的“矛盾”究竟为何而起。有位网友说到好,有人总想着让中国(大陆)北方和俄罗斯对峙,西北火并中亚伊斯兰国家,西南越过喜马拉雅山脉与印度打一场长期消耗战争,南方和东南亚国家拼个你死我活,再跑到东北替美国人灭了朝鲜。只有让中国在陆地边境上四面起火,忙得焦头烂额,有人或有人的雇主才可以在中国的软腹部,在中国未来发展的必然方向上,插上致命的一刀。

以上为转贴。文中观点我并不全部认同,但作者至少用大量的史料梳理了“江心坡”问题的来龙去脉,对有兴趣于此的朋友们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

藏南、江心坡、外蒙、钓鱼岛,这些历史争端都曾经是各中文论坛的热门话题,大家往往先入为主、人云亦云,而忽视了这些领土争端各自不同的历史背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