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神风队员如何选挑?文科生送死理科生留后方

霍金去世时,有些人称“文科生不配纪念他”。而在中国,显然理科生这个名号显然要比文科生更好听一些。悲惨的是,在二战时期的日本,日本神风特攻队会优先让文科生去执行自杀式攻击任务,理科人才都是留在大后方。

▲文科生**瑟瑟发抖

神风特攻队是战争末期组建的,日军在中途岛海战等一连串的海战中惨败,海军几乎全军覆没,同时严重缺乏兵源。然而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并不甘心失败,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提出了一个馊主意,即组建自杀式攻击队伍。

▲特攻队学徒兵

特攻队员主要由飞行学校专门训练的毕业生和在校大学生组成。飞行学校专门针对青少年,刚开始是完成小学8年教育的少年,后来改成了完成中学4年教育的青年。至于大学生,日本有个很有意思的政策“学徒出阵”。

1927年《兵役法》规定大学生入伍年龄最迟为27岁。

1937年法律调整了年龄规定,大学生入伍年龄最迟为24岁。

1941年,日本为了进一步扩大战果,颁布了新的法令《关于临时缩短大学学部等在学年限或修业年限的文件》,法令要求把大学生的修业年限缩短6个月,让本该1943年毕业入伍的学生在1942年就提前入伍。

▲欢送前去送死的神风队员

1943年日本颁布《在校征集延期临时特例》,除了工科和师范这两门专业之外,取消其他专业(文科)的在校生免除兵役措施,然后保留学籍入伍。根据《京都大学“学徒出阵”调查研究报告书》,京都大学1942-1945年之间的入学者中,有将近4440人入伍,大多为经济学部、法学部等文科学生,其中作为特攻队员战死者最多。

某特攻队员内心os: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我还有多久才能见到她…如果我此去不回,请告诉她我爱她…

特攻队员中的很多文科生都有理想主义思想,他们“自愿”执行任务,涉及到了很多复杂的个人心理和环境因素。军队高层不断用“樱花”“男子汉”等古典词汇来美化自杀式攻击

▲被神风搞掉的美国航母

有些人最初一点也不想死,但后来就被忽悠得认为自己死亡像樱花飘落一样凄美。忠是孝的偿还,自己为天皇尽忠等于为父母尽孝。像个男子汉一样赴死无比光荣……(→_→真容易被忽悠)

▲日本的“樱花”火箭动力神风机

美国称为“白痴炸弹”

神风特攻队的长官可以自己安排“玉碎”的人选和顺序,他们把文科生安排在最前,不会安排掌握修船、造飞机等技术的理科生以及重要官员、军人、皇室成员子弟去执行任务。

在《神风特攻队、樱花与民族主义》中记载,有一名经济学的学生被送进神风特攻队。但是他的哥哥却没有去,因为他哥哥是学习化学的,要为军队做研究并干些体力活。。。

▲这是没自杀成功。。。

这对于文科生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友好的事情了。二战时期,日本原本就缺乏劳动力,尤其后期面临着强大的对手(美国),国家自然需要大量理工科的人才,需要他们研究武器或是在流水线上搞工业生产。

▲理科生不要太嘚瑟啊

这个公式认识不?

在当局者看来,学法律、文学、经济等专业的文科生在法制混乱、经济崩溃的战争年代里丝毫没有什么用,索性把他们拉去前线弥补兵力好了。

▲文科生的心声

▲楼上:挖坟少女,考古系妹纸,了解一下

在中国,也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之类的言论,这句话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50年代。新中国刚建立不久,百废待兴,我国的工业基础又非常薄弱,面临着国际上的种种威胁,急需各类理工人才建设工业、巩固国防。所以形成了重视理工科的风潮,当时建设了大量理工院校。

▲钱伟长先生:哎,你们这些人不要断章取义嘛

当时,钱伟长先生对自己的学生说“数理化这三门课学透彻了,可以获得扎实的理论知识基础”,他的本意是让学生打好理论基础,而不是只学实践应用技术。因为学好了理论,才能从根本上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这是科研工作者的任务,而实践应用则是技术工人的任务。然而,他的观点被以讹传讹,后来被曲解为数理化考高分就行了。

▲文理之争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辩论甜咸豆腐脑哪个好吃

国家的发展固然需要理工人才在技术、工业方面的贡献,但也绝对也离不开文科人才在文化精神层面的付出。而文理之争就像一个断了右胳膊的人和一个断了左胳膊的人争论谁更健全。

此外,日本派文科生执行自杀任务的事情只能发生在日本,而在中国,不管你学的是文科、理科或艺术,学生永远都是被保护的对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