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因饥饿而奄奄一息的老人。1936年秋开始,四川发生罕见的严重旱灾,土地龟裂,沟渠干涸,庄稼大幅度减产。干旱历时10个月之久,由此引发惨绝人寰的大饥荒。这些老照片记录了当时难以直视的惨况。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饥荒中骨瘦如柴的男孩。灾害席卷四川十分之九的县域,受灾人口近4000万。多数府县的粮食收成均在四成以下,重灾区大都不及一二成,甚至颗粒无收。本是“天府之国”的四川膏腴土地,短时间内成为一片赤地!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四川饥荒中,摘树叶充饥的孩子。粮食吃光了,百姓就吃秕谷,之后就以草根树皮、野菜野果野草等填充干瘪的肚皮。当野草树叶都被吃光时,人们开始吃白善泥,也就是常说的观音土。吃土会延长生命,但过不了一周就会腹胀而死。四川境内的情形真是饿殍遍野。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1937年初,四川饥荒中,两男子拖着儿童的尸体去掩埋。饿到极致的人将眼睛盯住了同类。当时媒体报道:“(1937年)二月份成渝路上饿死的乞丐有三千多个,三月中旬从成都至内江一段已死乞丐三百多个。……最近川东更有人吃人的事情发生,人肉卖二吊数百文一斤。”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四川饥荒中煮树叶充饥的一家。1937年陈功焘在《四川饥荒与粮食统制》一文中说:“灾民全靠草皮树根以裹饥腹,今年树皮已剥尽,草也吃完,就想到死人身上去。听说死尸的肉每斤卖五百文,活肉卖每斤一千二百文。”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1937年初,四川南部全村逃亡的灾民,俱为老弱妇孺,手捧的枯叶为仅有的可食之物。陈功焘分析灾害如此严重的原因说:一是租税太重,地主、军阀对农民的盘剥无以复加;二是大面积种植鸦片,民间无存粮;三是奸商居奇,米价成倍成倍地上涨。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地方政府赈灾,分给饥民每人几角钱。官府是怎么救灾的呢?1937年在四川省政府任职的甘典夔回忆:为赈灾,省政府好不容易筹借了141万元赈济款,但这点钱如按灾区120余县平均分配,每县仅一万余元;如按受灾人口三千余万人平均分配,人均不到四分钱!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饥饿中的儿童。大饥荒发生前,四川长期处于军阀混战的局面。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田颂尧、杨森等等军阀经常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尤其是“二刘之战”,战争自1932年10月起,到1933年9月止,战地绵亘川西、川北、川南数十县,动用兵力30余万人,大小军阀几乎全部卷入。在这种情况下,1936年-1937年的饥荒,说是由天灾引起的,又何尝不包含人祸的因素?

民国老照片:四川大饥荒惨不忍睹 灾民吃土吃人肉

1937年6月,四川遂宁灾民在雨后耕种。1937年夏天,天降久违的大雨,灾情才逐步缓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