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世界杯 谁越位戏金莲?

帝国荣誉 收藏 33 126
导读:大宋世界杯 谁越位戏金莲?


1096年7月10日,经过31场厮杀后,技高一筹的大宋和辽国各自击败对手,会师本届世界杯决赛。大宋拥有东京中场第一人林冲、天才射手燕青等一帮新人,而辽国则由更换国籍的前世界足球先生萧峰挂帅,两强相遇不分伯仲,比赛也被拖进了残酷的点球决胜……


今日,汴梁是座失望之城。


多年以后,人们仍会记得这一天:全市超过一半的男人都在喝酒,全市超过一半的碗都被砸碎,全市超过一半的妇女都在街上,她们没有购物,而是手持蜡烛,在街边的醉汉堆中挑挑拣拣,试图准确地拎出自己的丈夫。汴梁南北城墙同时出现两张大榜,南为《汴梁,今夜请将我遗忘》,北为《大宋汴梁没有眼泪》,前者文风如晚风般悱恻,后者则如丧家犬样悲壮,只见榜前群情激愤,引车卖浆者流,竞相传诵。


作为卫冕冠军,备受期待的国足在残酷的点球大战后,最终以5比6败于辽国队,只得到丙子世界杯的亚军。这是一直以蹴鞠象征民族精神的大宋第一次将冠军奖杯交到水火不容的劲敌辽国手中,足协主席高俅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含泪表示:“下次要是不把奖杯夺回来,我就去塞北拾牛粪!”但人们显然已经没了耐心,下课声将新闻发布会现场窗户上的灰尘震得漫天飞扬,更有人重提高俅去年春天的受贿丑闻,某球迷愤怒地说:“高俅再不下课,何谈球事?”


“事皆前定,孰弱又孰强。”大宋学者苏东坡赛前一席话被认为是一语成谶。自开场哨声起,双方就大打对攻,机会失误可谓各自均半。运气没有光顾吴用执教的大宋,胜利的天平最终倾向了萧峰所在的辽国。正如《大宋时报》所说,裸奔者的出现只是让大宋没有颜面完无地输掉比赛,而孰强孰弱在比赛过程中已昭然若揭。


大宋风雨起苍黄 八对雄师战汴梁


1096年7月10日,这注定将是个载入史册的日子,经过31场厮杀,大宋和辽国技高一筹,各自击败对手,会师本届世界杯决赛赛场——汴梁三碗酒业体育场。


这个午后,三碗酒业体育场涌进了八万多名热情洋溢的球迷,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有的胸前印着狼图腾和萧峰头像,有的脸上用绚丽的油彩画着大宋国旗,还有一些来自欧洲中亚等地的球迷,尽管他们的国家队早早被淘汰出局,但出于对足球的喜爱,他们没有马上离开大宋,而是组成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方阵,成为体育场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贵宾席上坐着众多名人,包括辽国国王耶律洪基、大理国皇帝段正淳及第一夫人刀白凤、西夏公主梦姑以及欧洲各王室成员。值得一提的是,本届杯赛入选最佳阵容的完颜阿骨打,由于球队早早即遭淘汰,也恢复其金国王室身份,坐到了贵宾席。他表示,虽然契丹曾欺负族人,但自己和萧峰交情颇深,因此决赛还是看好辽国,“至于大宋,虽然少了‘北乔峰南慕容’,依然不可小觑。”


通往决赛之路并不轻松。虽然在一年前的12月10日,大宋作为卫冕冠军兼东道主,就如愿抽到了上签,与英吉利、波斯和埃及同组。但先是世界足球先生萧峰已更改国籍重返辽国,随后主帅黄眉僧和教练组集体辞职,陷入贿赂丑闻的足协主席高俅遂任命新教练吴用。今年5月15日,吴用公布球队大名单后就引发巨大争议,上届球队夺冠主力竟无一人,预赛最佳射手、三朝元老慕容复竟意外落选。接受媒体采访时,慕容复一脸无奈:“我和国家队其他球员并无不睦,但吴用上任以来从未联系过我。这次(落选)在我意料之中,但我将永不放弃为国效力的机会。”而同样落选的昔日主力前锋包水同则语出惊人:“吴用只是个农民小学教师,无任何过人功绩,足协无非想找个听话的。”


小组赛波澜不惊,新一届大宋队三战全胜进12球失1球积6分(两分制),以A组头名身份出线,让广大球迷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萧峰级别的偶像级人物,但代替其前腰位置的队长林冲身为80万禁军教头,表现也可圈可点。赛前对吴用的质疑顿时得到缓解,一直为慕容复打抱不平、以风波恶为代表的往届元老也纷纷闭嘴静观其变。淘汰赛开始,大宋迎来D组第二法兰克王国。让人意外的是,这场1/4决赛竟以对手的进球开局,此后的80分钟,大宋狂轰乱炸始终不得法。第82分钟,吴用孤注一掷,把最后一次换人名额给了替补前锋、花名“小乙”的燕青,并让强力中卫李逵改打中锋。他的急中生智立竿见影,燕青上演帽子戏法,3球气走高卢人。


半决赛在大宋与黑马西夏之间进行。由于淘汰赛表现不佳,主力中锋武松的位置岌岌可危,本场比赛又迟迟无法进入状态,导致双方闷战。惟一值得庆幸的是,大宋防守稳固,李逵、鲁达的中卫组合滴水不漏。关键时刻出关键先生,70分钟,伤愈复出的张清领命上场。5分钟后,他的远射让对方门将脱手,边锋时迁脚底抹油,动作神速地将球一抹,在西夏后卫出脚之际,动作夸张地摔倒了。点球!燕青顶住压力,一蹴而就。


辽国所在下半区强队云集,但D组头名出线的辽国还是展现了其强大实力。虽然战术极其简陋,即一切战术围绕萧峰服务,但效果却非同凡响。1/4决赛2比0完胜金国,半决赛4比1狂扫本届杯赛表现抢眼的大理,大宋媒体对萧峰的态度已经从惋惜到愤怒再到无奈,正如《大宋邮报》悲叹,萧峰的存在是体制的悲剧,也让大宋能否夺冠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今日汴梁》则开起玩笑,以“究竟他姓乔还是姓萧”作为头版标题。


决赛,就在这种基调下展开。


摆乌龙牛二决赛丢大脸 挽狂澜燕青点球遇黑手


应该说,在比赛的前30分钟,大宋队的表现仍算优秀,哪怕开场仅10秒,辽国前腰萧峰套边,强行突破左后卫戴宗防守后送出的一记低平传中就被顶替李逵出任先发的中卫牛二挡入自家球门。据说郁闷的鲁达赛后拒绝接受采访,同他相熟的国家队队友杨志透露,没有了中卫搭档李逵,花和尚感觉很糟。事实也是如此,争议人物牛二此后虽无大过失,但总体表现平庸。面对萧峰,防守重担几乎就由鲁达一人挑起。


其实,上半时辽国最有威胁的进攻是在开场第18分钟:辽国队6号后卫在后场徉装捣脚,随即以一记近50米长传将球送到了萧峰脚下,后者做出了一个堪比“临波微步”的假动作,人球分过突破了紧张过度的牛二,并在鲁达铲球之前拔脚射门——皮球击中立柱。射门瞬间,场边大宋队的吴用和辽国主帅耶律重元同时跳来,一个紧张,一个兴奋,而耶律重元流露出失望的同时,汗湿青衫的吴用长舒一口气。


更多的观众将注意力放到了大宋第一球星武松的身上。由于景阳岗潇洒打虎,他是大宋小报《南人装》“全球最性感100人”评选的状元,如果武松能帮助球队获得冠军,那他很有可能成为今年的“大宋年度人物”。但事与愿违,整场比赛,他梦游如大虫附体,从未让球在自己脚下呆上3秒钟。作为中锋,他的表现可谓空灵,不,是空白。如果不是燕青发挥出色,大宋队根本等不到踢点球的机会。场外许多女球迷唱歌给武松:“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想法/我只爱你/尤啊卖素盆狮达。”但事实上,这个人应该是燕青。


正是燕青,很快就把比赛重新带回了起跑线。大宋落后的5分钟里,时迁不辞辛劳地穿梭于辽国防线,终于让对手忍无可忍,放倒此蚤。大宋获得了直接任意球。这时,花荣和燕青同时站在球前。通常,花荣是第一定位球手,张清第二,由于队中地位不高,曾有小道消息暗示燕青是靠河北玉麒麟的关系才获得国家队的一席之地,因此任意球几乎没有燕青的份。


但此刻,仿佛天意,花荣还在犹豫,燕青已经将球射出。近角!门将最容易防守的近角!速度不快,弧线不好,但球进了。赛后对方门将、辽国前南院大王耶律涅鲁古也赞叹,本以为花荣要射远角,判断错误,因此提前移动。


高潮来得快也去得快。此后近两个钟头里,双方再无建树。虽然下半时辽国优势明显,但大宋毕竟底蕴深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硬是把比赛拖入加时。萧峰的体能早就透支,但大宋球员也浪费了太多精力在盯防这位世界足球先生身上,若不是裁判手下留情,有黄牌在身的鲁达早就下场休息去了。当问到为什么加时赛不大举进攻时,赛后吴用辩解这是出于战术考虑,担心偷鸡不着倒蚀把米。无论如何,双方都失去了反扑的动力,比赛只能拖到点球决胜。


点球前,吴用似乎胸有成竹。在赛前的训练里,大宋几乎每日都加练了点球,而队中的花荣、张清、林冲等都是个中好手。此时看台上也乱作一团,镜头突然转向一墨镜人士,于是大屏幕上出现了慕容复嚼着口香糖、面无表情的一幕。而身旁的王语焉在镜头前则笑得灿若春花,着实出了一把风头。


点球开始,偌大一个三碗酒业体育场,竟然鸦雀无声。萧峰第一个主罚,他和其他辽国操刀手一样,丝毫没有给大宋留下机会,干净利落地破门。而大宋方面,第一个点球手是本次赛事状态不佳的前锋武松。好在这一次的表现还算对得起观众,一脚怒射中路命中后,他仰天长啸,似乎要把之前的霉运驱散。毕竟,作为二龙山俱乐部的头号射手、宋甲联赛最佳射手,武松还是有实力替代姑苏慕容复的。


战成5比4后,以下这历史性的一幕已为我们所铭记:当本届杯赛的天才替补燕青骗过对方门将耶律涅鲁古,射向球门另一方向的皮球却“啪”地一声被某物体挡落。随后,这个突破保安防线的裸奔者又抱住皮球在场内跑了50米,直到暴跳如雷的鲁达将其撂倒在场上。


这时,大宋其他球员和官员目瞪口呆,而机警的辽国球员迅速包围裁判,于是后者不得不敲响了锣声。根据规则,此球不进有效,辽国历史上首次捧起世界杯。


这是一场没有结尾的决赛。


现在,整座汴梁陷入无休止的争吵和扩散开来的阴霾中。谁该为这一切埋单?截至本文发稿,负责安保工作的朱仝、雷横下落不明,据说他们已被朝廷通缉;这名身份不明的裸奔者已关押在牢,将由霹雳火秦明亲自拷问;被逐出球队的李逵声明永远退出国家队,只为俱乐部效力;前国脚慕容复接受采访时表示可以不计前嫌,前提是吴用走人;主教练吴用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辞职;足协主席高俅拒绝表态。


外电酷评


《11世纪环球报道》:决赛进程与盘口惊人一致,洪太尉上书要抓内鬼


汴京时间7月10日午时三刻,在世界杯决赛中,辽国以6比5(点球5比4)击败大宋,夺得冠军。赛后,大宋球迷伤心欲绝,但大宋赌场却赚了个盆满钵满。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赌场高管称,由于赛前一致看好大宋,虽然他们多次调低大宋的夺冠赔率,但仍然收到了大量重注大宋的赌资,现在这个结果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他表示,牛二的进球只有一名神秘男子下注押中,而比赛结束前燕青将比分扳平,也让不少追走地盘的赌徒损失惨重,但他否认裸奔者是赌场的安排。据了解,决赛进程与盘口惊人的一致也引起了大宋体育部长洪太尉的注意,他已经上书表示要抓内鬼。


《辽国日报》:夺冠引发球迷狂欢,大宋输球又输人


1096年世界杯冠军昨日在汴梁产生。我国健儿在点球大战中取胜东道主成功捧起世界杯。我队在南院大王萧峰的率领下从哨响开始就展现了他们的不屈精神。在我队的强大攻势下,大宋后卫牛二开场仅10秒钟就自摆乌龙,虽然大宋利用一个有争议的任意球将比分扳平,但球员们没有受到干扰。在点球大战中,我队最终以5比4胜出。接到比赛结果飞鸽传书的那一刻,整座燕京城都陷入了欢乐的海洋。反观大宋,由于无法接受我队夺冠的事实,梁山足球流氓趁机闹事,更有部分球迷在汴梁街道上点火烧车,可谓输球又输人。


《西夏新闻》:大宋没有珍珑只有乌龙,驸马义兄上演完美复仇


在西夏时间昨日巳时举行的世界杯决赛上,大宋点球不敌辽国。占据天时地利的大宋出人意料地调整了首发阵容上,牛二取代了山东梁山俱乐部的李逵出现在拖后中卫的位置上,然而正是这个人员变化导致了大宋一开场就丢球。开场不到10秒,改换了国籍的前大宋足球先生萧峰边路传中,牛二头球解围,皮球竟飞向了自家大门。0比1落后的大宋此后展开了反攻,下半场终于利用任意球将比分扳平。可惜在点球决赛中,扳平功臣燕青的射门被裸奔球迷挡出,大宋在最后时刻轰然倒下。而虚竹驸马的义兄萧峰也成为第一个代表两个国家夺得过世界杯的球员。


《拜占廷纪事报》:决赛再现漂亮足球,辽国夺冠众望所归


世界杯决赛没有让早早爬起来看球的球迷失望,君士坦丁堡时间昨天清晨,辽国在点球大战中力克大宋队,捧得本届的世界杯。辽国的胜利,是漂亮足球的胜利,什么是“漂亮足球”?在大宋解氏双雄撰写的经典足球教程《双尾蝎斗》里这样解释:拥有对攻势足球和控球的喜爱,攻守平衡,有伟大的球星和对胜利的渴望,除了打法华丽,还必须战绩彪炳。辽国的胜利就是对这段文字的最好解释。


《大理都市报》:辽国夺冠功臣另有一人,听阿朱讲述背后的故事


辽国点球战胜大宋夺得世界杯,萧峰功不可没。很多人都知道,萧峰是段誉王子的义兄,但大家可能还不知道,他也是一个大理女婿。赛后,我们通过千里传音第一时间联系上了阿朱,她表示,“萧峰其实这段时间一直有伤,但在云南白药帮助下他踢了一场非常出色的比赛,感谢家乡人民的支持。”


记者 陈建利 惠州报道


(引言)大宋世界杯刚一结束,大宋队挟主场之利却败于大辽队的消息传遍朝野,国人震惊了,粉丝愤怒了。大宋队为何夺不了冠?大宋学者对此有何解读?本报特派记者,日夜兼程,宿山涧,换舟楫,忍饥挨饿,奔赴岭南。两日后,终在惠州城东北数十里外的罗浮山下,见到贬居在此的知名学者苏东坡先生。


此时的东坡先生,年已六旬,发须斑白,虽着芒鞋布衣,身形清瘦,但仍双目炯炯。自入仕以来,苏先生历经“乌台诗案”之无常,宦海沉浮,世事沧桑,已写出“一蓑烟雨任平生”、“休将白发唱黄鸡”等大彻大悟的诗句,与世事本应圆容通透,坦然淡定。然苏先生告诉记者,他虽贬迁千里之外,处江湖之处,但一直关注本届世界杯。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斜阳西照,苏先生坐在山间竹林石凳上,手执自酿“罗浮春”桂酒,时而怒目圆睁,时而深眉紧锁,其言辞也颇为尖锐激烈,令人意外。


一夜悲愤难寐


南都周刊:东坡先生,比赛结果你是否已知道?


苏东坡:是的,比赛第二日,即是昨日,亲临决赛现场的好友黄庭坚已飞鸽传讯,告知结果。


南都周刊:知道结果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苏东坡:悲愤!我好久已没有这种情绪了。想我大宋,人才济济,物质丰蕴,足球运动开展已久,高手林立,上届世界杯,我大宋队由乔峰领衔,夺得大力神金杯。本届大赛在本朝国都举办,可谓夺杯卫冕的最佳时机。然而,我大宋队却以5:6的比分惨败在宿敌大辽手下,岂能不悲愤?不仅我如此,举国上下皆是如此,黄庭坚弟今日又传讯过来,说京城现已乱作一团,球迷砸轿烧店,国子监罢课,盗贼趁机疯抢店铺,朝廷正直之士也在纷议是否该革除足协主席高俅职务。


南都周刊:对于球迷砸轿烧店的过激行为,你怎么看?


苏东坡:球迷的过激行为,乃是他们对大宋国家队失望情绪的总爆发,情有可原,但对过激行为,我不赞赏。当然朝廷处理事件时应以宽慰引导为原则。我已于今日上午修书两封,一封呈皇上,一封呈体育部长洪太尉,敦促朝廷妥善处理此事。


南都周刊:看你眼圈发黑,似乎昨晚未曾休息好。


苏东坡:我在眉山年幼之时,就爱踢足球,时常与同族兄弟玩耍。这么多年来,我东奔西走,然此项业余爱好从未曾丢弃。当年在黄州,虽已达不惑之年,但偶有少游、参寥来访,我都会拉上近邻陈慥,及犬子苏迈、苏过等一起,玩个痛快。我是大宋队的忠实球迷,当年最喜欢看高俅踢球,现在则是豹子头林冲的fans。


昨日听说林冲决赛退场后双泪垂面,我即陷入悲愤之中,不能自拔。躺在床上,再思及大宋的未来基业,辗转反侧,心如刀绞,不能入寐。见明月当空,不禁想起当年与舍弟子由踢球时,豪情万丈,深以为大宋足球,谁与争锋,然世事无常,心中感慨,作了一阕《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归去踢球,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球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