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条英机,男,1884年生,日本前首相,第二次世界大战甲级战犯,1948年被远东军事法庭处以绞刑。

据东条英机老家岩千县的乡亲们说,东条英机从当上官后,尤其是当上首相后,就很少回老家看望他年老多病的爹娘,在少得可怜的回老家历史上,每次都是带着条狗。当乡亲们问他为什么很少回老家看望他年老多病的爹娘时,他总是说“公务繁忙”、“为了避免被怀疑有腐败之嫌”。可是,他回老家后不说侍奉在年老多病的爹娘身边,而是到处打猎,而且所打猎物如鸡呀、兔呀的,宁可不拿回家让年老多病的爹娘吃,也得让他的那条狗吃。当乡亲们他为什么如此舍得喂狗时,他竟然如是说:“狗是弱势群体,但和人是一样的,也是生命,生命都是平等的。更何况,狗特别有灵性,特别可爱,不仅能看家护院,而且能逗人开心,值得高度尊重。”

看来狗的生命比他爹娘的生命还高贵,比他爹娘还“有灵性”、还“可爱”。东条英机为什么不“一样”、“平等”地“高度尊重”他年老多病的爹娘呢?难道仅仅因为他年老多病的爹娘不能给他看家护院、逗他开心、是“弱势群体”的相对面——“强势群体”吗?也难怪人们这样说:“养狗而不养爹娘的人连禽兽都不如,绝不可与之交往、委以重任。”东条英机最终被处以绞刑顺应天理,合乎民意,罪有应得。

如此疯狂的爱狗人士,最终必然沦为悲惨的下场,这是久经考验、屡试不爽、千真万确、勿庸置疑的历史发展规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