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参加过1979年的对越作战,又参加了1984年靠矛山炮战。

两次对越作战,经历过越南炮兵向我炮击四次,三次有日

记为证。

第一次1979年2月18日,在水口关596高地大炮台指挥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9年2月18日战地笔记:“18号敌向我主观察所打炮,一发炮弹落在了山后没有爆炸。”

第二次1979年2月26日,在越南谅山同登县811高地下方行进途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9年2月26日战地笔记:“在上观察所中,遭敌炮火袭击。”

第三次1984年4月20日,在龙州县下栋镇五指山北公路上,敌人并不是炮击我们,而是我带领给养车正好经过敌人炮击地域,况且炮弹距离较远,所以没有在日记中留下记录。

第四次1984年5月8日,在靠矛山战区428高地指挥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4年5月8号日记:“今天下午敌人向561和我观察所炮击,有发炮弹离观察所只有十几米。很多炮弹不爆炸,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从未向观察所这么炮击,共打了二十多发。”

我是炮兵,当然更注重研究越南的炮兵,曾经参加军区组织的外军研究培训班。每个炮兵团选派两人参加。

有人说越南炮兵很厉害,打得很准,又有人说越南炮兵不厉害,打的不准,到底谁说的对呢,要我说,说的都对,听我仔细讲来。

炮兵有远程火炮,有步兵随伴火炮。

远程炮兵是一个多专业协同的兵种,需要各种保障分队,气象、测地、侦察、计算、通讯、阵地操作,指挥员指挥射击等多方面共同协作完成射击任务,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都会影响射击精度、速度。

炮兵是技术兵种,1979年时越南的远程炮兵不具备这个能力,那个时候的越军远程炮兵,首发炸点偏离目标七、八百米是正常的事,射击校正也很慢,打一个目标,二十几分钟也不一定修正到位。和我军的远程炮兵相比,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我军远程炮兵,使用精密法射击,首群炮弹即可覆盖目标,可以说快、准、狠。

中越炮兵相比,无论是数量,还是技术水平,我军处于绝对优势。因为我国历来重视炮兵建设,大炮兵主义。我们炮兵在战争中对敌人进行狂轰滥炸,敌军炮兵毫无还手之力。打的敌人丢盔卸甲,魂飞魄散。在对越作战中,我军强大的炮兵立下了不朽功勋。

越军的步兵伴随火炮,有82迫击炮、60迫击炮、40掷弹筒、无坐力炮等小炮,越军的小炮水平可以说是一流的,打的很准,因为小炮不需要各种保障,不需要各个专业配合,熟能生巧,甚至一个人就可以操作一门炮进行射击。经过多年的战争磨炼,越军小炮炮兵的单兵素质还是可圈可点的。

对于越南炮兵,我有一个基本的评价,他的远程火炮,无论从反应速度、射击精度、火力强度都不是我军炮兵的对手,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不是我瞧不起他的炮兵,而是根本不瞧他。但是对于他的小炮,譬如迫击炮,我给以足够的敬畏,他射击一个目标,不会超过两发炮弹,第一发没命中,第二发一定会直接命中,或者将目标覆盖在炮弹的杀伤半径之内。在靠矛山战场上,569高地邓吉辉(广西灵山人、75年兵)副指导员就是被越军迫击炮首发炮弹命中而壮烈牺牲的。我和他挺熟的。

79年战时,越南人吃了我军远程炮兵的大亏,战后痛定思痛,认真总结经验,大力发展远程炮兵,经过五年的努力,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有长足进步,靠矛山炮战时,已经是一支不可小觑的炮兵部队了。我在84年靠矛山炮战时,就有亲身体会。

1984年5月8日,上级要求各部门搞总结,听说仗不打了,大家都松懈下来了。我在428高地观察所带领侦察排执行任务,下午闲的没事,除留下值班的外,招呼大家在坑道外面打牌,当时部队最时兴的是打K、10、5。不像现在斗地主,升级之类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侦察班在428高地坑道口,后排右二为侦察排长向明

靠矛山地域,中越边界线是南北走向,越南在西边,我国在东边。428观察所坑道口留在高地的反斜面,我坐西朝东,正和大家打的高兴,突然“轰”的一声,我抬头一看观察所后方六、七百米的地方一发炮弹爆炸,打到一个帐篷跟前,爆烟挺大,随后传来的炮口声尖锐高亢,马上判断是敌人大口径重炮,应该是122、130加农炮,这个帐篷是一个炊事班,我们是知道的,当时正在做饭,我以为是炊事员没有做好防烟雾工作,暴露了目标,被敌人侦察兵发现而进行炮击,令我不解的是,敌人的远程炮兵也太厉害了,首发炮弹就命中目标,事后听说是某连炊事班,做饭的锅被炸烂了,一名炊事员负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28高地团指挥所。

按照射击法则,首发命中,需要用原射击诸元再打两发检验,根据两发的距离、方向平均偏差量,修正诸元后进行效力射。有的网友可能会说,既然已经命中,直接进行效力射不行吗?不行的,因为第一发射击,是冷炮射击,炮膛,炮管都是凉的,炮身、驻锄稳固程度还不行,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必须再射击两发,才能得出准确的射击诸元。

知道敌炮马上再进行射击,我心里着急,心想炊事员们,赶快隐蔽,敌人马上进行两发射击了。

可是等了几分钟,“轰”一发炮弹在观察所后方三、四百米的地方爆炸,距离帐篷挺远了,敌人并没有按射击法则再打两发。这是为什么?我想了想,又看了一下观察所和炊事班之间并没有其他军事目标,一激灵,马上反应过来,敌人射击目标不是帐篷,而是我们观察所,命中帐篷,只是碰巧了。

因为刚爆炸的这发炮弹距离近,声音很大,大家有点沉不住气了,都看我,也忘记出牌了,我稳如泰山,说:“没事的,敌人进行试射呢,继续打牌”!催促大家出牌。因为在场的人员,只有我参加过79年的战争,大家看到我若无其事,也就稳定下来。

几分钟后,“轰”,又一发炮弹在观察所后一、二百米的地方爆炸,声音非常震撼,我看到大家都面面相觑,有点紧张了,放下了手中的扑克,我说:“你们撤吧”。我等大家一溜烟跑进坑道后,仍然坐在原处,我要看看越军指挥员的射击水平。

我之所以能够沉住气,原因一是过去参加过战争,二是对射击法则的熟练,我军炮兵师承苏军,越军炮兵师承我军。敌人射击完全按照我军的射击教程规定进行的,试射的每一发都是加减200(400)米,再说我们在高地的反斜面,敌人用的是加农炮,弹道低伸,最大射角45°,就算是敌人直接命中观察所,也只能打到观察所迎向敌人的那个面,对在反斜面的我们构不成威胁。

可能有人会说,你怎么能够确定敌炮是低伸弹道的加农炮,而不是榴弹炮,这叫“行行有道,道道有门”,合起来叫”门道“。加农炮的炮声尖锐清脆,榴弹炮的炮声浑厚低沉。区别就像女高音和女中音的区别,相差很大的。

几分钟后,“轰”!一发炮弹打在观察所前方爆炸,只听到声音,但看不到炸点,听声很近,我知道敌人“夹叉”了目标,已经完成试射,再打两发检验射,就转入效力射了,我起身不慌不忙信步走入坑道。

“轰!”“轰!”两发在观察所头上爆炸,紧接着,敌人炮弹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我在坑道里细心的数炮弹的数量,一共二十多发,是一个炮兵连一个炮标准,6发急促射,即4门炮,每门炮发射6发,其中有五、六发哑弹,我是头一次听到哑弹钻入地下的声音,“嗖”的一声。因为我们在地面下,炮弹从地面上往下钻,所以我们在下面听得到,如果我们在地面,不会听到哑弹钻入地下的特殊声音的。

吃过晚饭后,没事干,我走到观察所顶部,去了解一下敌人的射击水平,看到弹坑密集,射弹散布不大,又步量了一下最近的弹坑,距离观察所中心只有16步,8复步,约合12米,惊叹,越南炮兵进步真大,他们的射击指挥员很有水平,比我军的优秀射击指挥员毫不逊色,侦察兵很专业,阵地操作也可以,对我们炮击覆盖了目标,达到炮击目的,射击的连队可能立功,我可以想象到立功材料上会写“摧毁了中国军队的一个师级指挥所”。因为越南人吹牛从来不打草稿的。

靠矛山当面之敌为越南第一军区第五军,军属炮兵旅有一个122加农炮营,一个130加农炮营,共24门远程重炮。最可笑的是,越南人使用最优秀的射击指挥员,为数不多的远程炮,最过硬的战炮分队,花费了半天的时间,消耗了宝贵的弹药,射击的确是一座永备工事,对我观察所毫发无伤,别说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算是在21世纪的今天,越南人也没装备能够摧毁428高地观察所的兵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