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为一个重度动漫迷,兼国际关系的研究者和观察者,有些时候还挺羡慕传说中的“柯南体质”或者“毛利小五郎体质”:走哪儿哪儿出事,不用担心选定的研究或者观察领域没有问题可以写。从上一篇贸易战观察发出之后,相关的反应让我觉得还是应该勤快一些。第二篇准备观察的点是:这一轮贸易战会如何阶段性的结束?

先说这一轮贸易战是怎么真的开打的:开打的点,是美国正式开始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340亿商品征收25%的关税;而在这个点之前,中美双方贸易谈判代表经历了北京和华盛顿两轮谈判:北京谈判美方派出了七人团,带来了被华尔街日报提前曝光的超级强硬底线,中方给予了针锋相对的强硬回应,使得那场谈判非常“高效”(谈不下去),很快就结束了;然后美国媒体爆出纳瓦罗和财政部长两人直接F开头的四字经对骂;

接着华盛顿谈判,纳瓦罗和另一个超级强硬的老兄就离开了美方团,中美谈出了一个清单,中美双方谈判代表以不同程度表示了贸易战打不起来的意思;就在大家很乐呵的时候,日趋具有疯王气质的特朗普大统领出手了,而后续相关资料显示,疯王的预期是:中国要满足美国提出的所有涉及开放市场、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中国不能对美国提出条件;中国要明确承诺2018、2019两年削减中美经常项目贸易赤字的具体数字;中国要允许美国制裁中国,(当然美国心情好了之后会收回去),不许采取任何反击行动,包括不许采取口头反击行动。

一如《权力的游戏》里,坐上铁王座者莫名其妙的昏庸行为背后都有“小指头”的身影一样,特朗普能够不靠谱成这样,名为纳瓦罗的国师级教授功不可没,这老兄对中国战略判断的水准,大致相当于在中国自媒体圈广受诟病的某国情报告。当然对美国来说,悲催的是,纳瓦罗这厮真能影响一个叫特朗普的人,那人还真的会照做。

中美贸易战观察(2)| 结束贸易摩擦的球在“找事”的美方一侧
纳瓦罗
简单回顾可以发现,这一轮中美从贸易摩擦到贸易战,是美国最高领导人基于咨询顾问对中国的错误战略认知而做出的,其基本预判是:中国有求于美国超过美国有求于中国(比如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超过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中国必然在美国的强势压力下屈服,美国只需要通过威胁而无需承担成本,就可以让中国让步。

换言之,特朗普认为,只要他列出一串准备征税的数字,或者只要征很短的一段时间的税,中国就会让步。从中国自媒体圈的现实反映看,倒也完全不能说他完全不靠谱,只不过有那些反应的止步在自媒体圈,于是,美国发现,自己窘住了。认真说,中国对等征收关税,撤销中美已经达成的谈判成果,停止谈判的三段式回应,让特朗普陷入了极其尴尬的窘境:

中国自媒体主流以及经济研究者普遍高估的美国国内承受力呈现某种快速塌陷态势,造成了美方承受损伤绝对数量可能比中国小,但可感知的痛感显著超过中国的态势。中方自媒体发表的主流分析文章,基本的分析框架,是将中美贸易战变成一场数字比大小的游戏;从数量,形式和程序上进行分析。

其中,最经典的错误论断是: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有很强可替代性,美国可以在全世界找到新的提供者;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都是不可替代的,中国找不到替代的。但这个判断的问题在于:商品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两重属性;市场经济下资本主义生产商品的目的,不是为了使用价值,而是为了价值;无论美国决定进口还是出口,判定依据,都是为了实现利润的最大化,而不是为了购买某种特定的商品。美国对中国的出口、进口,对美国都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没有第二个出口方、进口方,能够在成本控制和利润方面取代中国。作为这种承受力快速塌陷的标志,是农民的普遍不满情绪,是特斯拉将生产线建设到上海,是共和党最大金主科赫兄弟在筹款会上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公开批判,是持续增加的工作总数、不断上扬的收入水平以及仍然没有填平的制造业就业岗位缺口,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持续上扬的基尼系数。

这种塌陷引发的连锁反应是特朗普不能承受之重,他必须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前,解决这种局面,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政府现在要重开中美谈判的需求比中国强烈,在拖延中承受的损失比中国更具政治性,中方至少从理论上获得了有利的地位,可以表现出一定的善意去认同谈判的大方向,当然也可以可以要求一定条件下的重开谈判,包括取消已经实行所有惩罚性关税等。今天中国外长王毅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关于中美贸易大方向一致的表述,展示这种可能。

在国际大环境上,特朗普上任伊始退出TPP的举措凸显了其贸易政策追求利益的矛盾性、不稳定性以及不可持续性。中美贸易战观察的第一篇里提到个别持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立场的自媒体撰稿人自说自话的替美日欧签了零关税自贸区,其实也不能完全怪这些在精神、心理和文化上都具有显著美国认同,在政治上试图对美国表现出强烈消肿的自媒体人,因为奥巴马政府和欧洲搞的TTIP以及在亚太搞的TPP,还真就是冲着对中国搞一个基于更高贸易标准的包围圈或者遏制圈来的。

中美贸易战观察(2)| 结束贸易摩擦的球在“找事”的美方一侧
[hr]但是,特朗普上任之后把奥巴马的TPP成果给废了,然后准备用一系列双边的条件对美国更优惠的来谈,对美国来说,这也是个事儿,但是他还没谈成就和中国、欧盟以及其他国家在关税上开打了。有人将此描述为特朗普神出鬼没的不确定性,以及让人捉摸不透的谈判高手的风范,这纯粹是为分析者自身颜面的脑补,用比较粗糙的话说,特朗普在国家间贸易谈判和战略博弈上,纯粹就是不懂装懂的傻大胆靠着出身名门的王八拳来搞乱拳打死老师傅的那一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作出的单一决策会产生什么效果,也坚定的相信中国、欧盟、日本这些国家会像商场上那些被他的无赖风格搞得没脾气的公司一样,拿他没办法,他对美国和中国的贸易关系蕴含多少利润根本没有印象,然后又特别爱显摆,不担责,争功诿过不要脸,这种气质下带来的最显著特征,是美国重大战略决策质量的下降,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显著缺失,如果各国都是有记忆的话,这同样将意味着美国霸权声望与国家信用的严重损耗。

综合上述两点,基本可以判定,中美这一轮的贸易战,是美国最高领导人在不具备相匹配的战略决策能力,受错误认知影响,按照不适任的智囊的错误意见,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以错误的方式,和错误的对手进行的一场错误的贸易战。

对美国来说,要能宣称贸易战取得胜利,就必须中国作出单方面的巨大让步,其间让美国的获益程度,要能弥补贸易战期间美国承受的伤害。次一等的胜利,就是中国在美国保持乃至升高关税威胁的压力下重返谈判桌,但拿出的协议与华盛顿第二轮谈判的协议没有任何数量上的差异,这种局面特朗普可以宣布是一次皮洛士式的胜利,疯王能够挽回一些面子。再接下来,就是中国方面明确提出美方必须撤销所有关税制裁以及相关威胁,然后回到谈判桌,最终以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讲话中提到的框架为基础,达成协议,而且必须在中期选举之前完成,这样特朗普会失去面子,但里子上收益还能继续。最糟糕的么,就是大家一起挺下去,包括特朗普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征税,坐实自己就是现实版的疯王,然后根据美国国内游戏规则,被和谐的替换掉,然后继任者务实的和中国打开一个新的局面。

特朗普知道自己的窘境,至少他的团队里面除了纳瓦罗之外的人,对贸易问题都还是蛮专业的,所以就出现了一些微妙但值得高度关注的动向:

一则,若干星期前,库德罗放话,中国最高领导人拒绝了让步,导致交易达不成。这是在甩锅,同时也是在放话,核心意思是美国还想着承认那份华盛顿谈出来的中方让步清单,中方表示不满的原因,应该是其中没有涉及中方的两个要求,一是保护中国在美国的合理商业利益和投资利益,二是美国解除对中美正常的高技术贸易的干扰乃至管制。

二则,是特朗普与共和党金主科赫的隔空喊话。科赫用转移资助对象直接威胁共和党议员,间接威胁特朗普;特朗普回呛一方面用自己的基本盘是锈带白人,以及自带的推特治国动员筹款技能,显示自己不会受制于科赫兄弟的政治捐款,另一方面则用看似回呛实则傲娇表功的方式提醒减税、减少管制以及提名保守派法官等功绩,提醒金主不要在共和党内还没有人能够替代特朗普之前就忙着卸磨杀驴。

三则,上述特朗普回呛消息前后,四家以上美国媒体爆料,中美私下接触准备重开贸易谈判,期间有谣言回荡在华盛顿说预期8月初生效的对新的14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征税可能延迟,同时特朗普喊价,威胁在8月底要将对新的2000亿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征税额度从10%提高到25%。这个时间节点的划定,与美国国内中期选举的时间表,以及特朗普能够在国内资本各方面做出的压力面前的坚持时间长短,密切相关。

四则,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公布了111天左右的关税豁免申请计划,美国国会两院继通过象征性约束特朗普贸易战权力的法案之后,此前又通过了实质性减免1660种进口商品关税的法案,完成版本合并后,将由特朗普签署,而美国白宫以及媒体均对此表示了特殊的沉默。

五则,美国国务院制造业安全局公布了一批新的技术禁运清单,一次性对超过40家中国公司禁止出口所谓军民两用技术。

六则,就是美国国务卿和中国外长关于在解决贸易问题上相向而行的宏观看法。

中美贸易战观察(2)| 结束贸易摩擦的球在“找事”的美方一侧
综合上述迹象,初步的观察结果是,阶段性终止中美贸易摩擦的“球”在美方一侧,美方的选择包括但不限于,其一,主动取消所有关税威胁,回到谈判桌上进行谈判;其二,持续释放接触和谈判的消息,同时不断加价但实质性延缓执行,营造中国迫于美国压力回到谈判桌上的观感,捞取政治加分;其三,不断宣布新的筹码,包括在11月中期选举前宣布对5000亿从中国进口商品全部征税,但同时采取实质性的宽松和减让措施,确保相关加税措施中的多数不对美国公司和民众产生实质性的损耗,从而将以增加关税为主要手段的贸易战变成一场纯粹的政治秀,同时将焦点聚集到中美高技术贸易,实质性提升和强化对中国的技术出口管制。

这场贸易战是被强加给中国的,中国作为迎战方,既没有义务牺牲自己核心利益取悦美方,也没有必要阵脚大乱一夜回到开放前,需要做的,是稳住阵脚,冷静观察,看穿美方的意图,看清美国的弱点,看透美国的套路,予以相应的反制。整体看,这场贸易战既然是美国不按常理出牌发动的,那么就必须由美国承担了相应的代价之后主动的予以收场;就目前已经暴露的一些迹象看,美国坚持承受以增加关税为主要手段的贸易摩擦的能力,比美国自身预期的要低,这场贸易战阶段性结束的时间和方式,必然也因此充满各种不确定性。

但对中国来说,需要牢记的是,这场由贸易摩擦意外升级而来的贸易战,即使结束了,也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大国竞争性合作的阶段,就是那没有端上来的主菜,还在静悄悄的等着呢。最后让我们牢记1943年德黑兰三巨头会议某领导人的名言: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这只是开始的结束。

中美贸易战观察(2)| 结束贸易摩擦的球在“找事”的美方一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