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次刘亚楼去看望飞行员们,飞行员们都受宠若惊,没想到空军司令员亲自来慰问他们。饭间飞行员们想邀请刘亚楼一起吃饭,没想到刘亚楼欣然答应,也就是在吃饭间飞行员感到刘亚楼很平易近人,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肃,如是刘亚楼与飞行员们无拘无束的交谈了好久,刘亚楼发现部队存在着追求战绩,不讲战术,单机蛮干,不愿做僚机的现象,认为这是造成不少伤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回来途中,刘亚楼越想越生气,便直奔师首长哪里,生气地吼道:“你列个名单,把不愿做僚机的飞行员请来跳舞。”师首长被刘亚楼这么一吼,又对请来跳舞不是很理解,如是心惊胆战地问:“请他们来跳舞?”刘亚楼斩钉截铁说了一个字:“是。”

说要跳舞,飞行员都高兴的乐呵了。那是一次特别的舞会,一方是文工团的演员,一方是由土八路变成的飞行员。刘亚楼和一位文工团演员最先上场,演员跳的轻盈,刘亚楼也毫不逊色,洒脱、漂亮。刘亚楼“命令”飞行员们上场,搂着女演员跳舞,对这些飞行员可是新鲜活儿。一番你推我,我推你后,胆大的终于冲上了去,绷着脸儿,悲壮得大气不敢出,恐怕喷到女演员的脸上或脖子什么地方。越怕越是出丑,一场舞下来,个个都大汗淋漓。刘亚楼哈哈大笑、问:“哪一对跳得好?”

“司令员一对跳的好。”飞行员起哄道。“我们跳得比你们好,是因为我们配合协同得好哇! ”刘亚楼的话很快就使聪明的飞行员们听出了弦外之音:司令员举办这场舞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司令员要把跳舞联系起来分析空战了。果然,刘亚楼在“拋砖”后很快就“引玉”了 :“现代化的空战要求我们保持双机作战,为此长僚机要密切协同,就像跳舞,也要‘双机编队’。要跳好一场舞,总要有带和被带,这是必不可少的。协同好了,就能跳好,如果单干,我向东你却向西,这就乱了套。空战中动作猛烈,飞机速度又快,天空是那么广阔,两个人的动作只要有一两秒钟的误差,就可能失去目标联系,敌我态势瞬间万变,一个事故就是机毁人亡!长僚机飞起来要像有一根神经拴着,无论多猛的跃升和俯冲,编队就像一个人一样,那也是一场配合默契的空中舞蹈啊!”

刘亚楼的比喻深入浅出,把长僚机密不可分的道理讲得透了, 那些飞行员听后一个个脸红了,比刚才跳舞时的失态更红。“司令员,过去我们认识不足,一窝蜂打乱仗,吃了亏。”“长僚机,亲兄弟嘛,保护一个战友胜于打下一架敌机。”刘亚楼说。这场舞会后,“长僚机亲兄弟”“保护一个战友胜于打下一架敌机”的口号就在参战空军部队中流行开了,一时间出现了一大批英雄僚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