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为延安建设奉献了一条胳膊的老伴,在北京市政府的关照下,再次成为“啊,光荣的北京人”。而给老伴造成终身残疾的延安呢,如同打发乞丐般的给了老伴一点钱就永远失忆啦!老伴刚回京的那十年是三无人员(无工资无医保无任何收入)。全家就靠我的工资生活!为了节约每一个铜板,老伴有病都忍着不去医院,一次牙疼的难以忍受就抽自己的嘴巴子!孩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家里收入有些改观。有朋友劝我给老伴买个保险“一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难免有啥事,有个保险托底。二来民间也有大凡有个托底的,啥事反而顺利的说法呢”。于是我给老伴买了份人身重大疾病保险,每年缴纳一定保费,保险期限二十年。

去年二月,二十年期满啦。这保险期一满,按合同再有啥事人家保险公司就不管啦,当年的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保险责任终止”。

既然保险责任终止啦,我遂按约定到保险公司领取满期保险金。谁想人家说这不能领“得等到投保人再满一岁仍然在世才能领取”。我问他们那这一年内投保人不在了你们还赔付吗?答复不赔付啦“合同写的很清楚,保险责任终止嘛”!我又问既然已经终止了那说明与你们保险公司无关了那满期保险金就该退还我们“为啥还要推后一年呢!那这一年你们拿这钱去放债吃利息要多剥削多少钱!”人家大方的答复“你说的很对。我们就是吃这个”。而且还特意告诉我不光他们,理财,银行,商家,就连发养老金的“哪个不是能推迟一天是一天呢!”

人家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刚到北京工作时,有位据说家人是某保险公司中层干部的,年薪二十五万,要知道那时我们月工资不到二百元!那时就记得人家每天浑身上下那叫一个香哟,可不是十里香,百里香都挡不住!记得某高干的司机天天往人家怀里扎说是闻胳膊窝里的香,据说那喷的香水一瓶就好几万呢。怪不得那香的连高干的司机都放下平时仗势的排头屈尊下低的每天闻闻呢。就是香嘛。

那时我就感触到这贫富差距如此之大,当然依法合规勤俭节约先富起来的话,那没得说,应当享受!不过,这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手段真正是依法合规勤劳朴实能富起来吗?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与保险公司打了这番交道,哈哈哈哈,感谢人家坦诚相告,我方得知答案!

今年老伴生日一过,算是符合保险公司的那不对等要求啦。考虑到我刚化疗结束,家人不想着急办这事,但我告诉家人,人家保险公司就是喜欢这样拖着不办的“多拖一天光利息人家就能多吃多少?又能买多少香水供高干的司机闻闻。已经抚养他们这多年啦,不能再被他们剥削!”

于是我顶着酷暑,当年毛主席领导人民推翻剥削人民的三座大山,多大困难没有经历过!多少革命先烈连命都丢了!我们还在乎这酷暑难耐!走起!

到了人家的业务大厅,得益于改革开放这多年的好处,那里面凉快,好几部大柜机呼呼的吹着冷气,我们都是短衫短裤,刚一进去还刺激的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冷呀!但人家毕竟是大单位,有礼貌,所有的业务人员一律长衫长裤,而那胸前挂有经理级别牌牌的还是西装革履楚楚动人。那是,与国际接轨实质就是与西方接轨嘛,自然得学人家的那一套把式嘛。

我说明来意后,人家接过单子看了后,几个人面面相觑,也许是负责主办的一位说了句“这笔赔啦”。然后要我们坐下等候,人家也坐下心不在焉的办理相关手续。

也许是“赔啦”的缘故,这么凉爽的大厅,我们都冷的寒意倍生,可办理人员的火气甚大,一会拿起另一份材料伸长了脖子与右侧邻柜业务员讨论该不该给,一会又与左边邻柜谈及周五上哪里约会吃饭游泳跳舞。这还不够,还又指责站在老伴跟前的我“离远点。挡住空调的风啦”。我赶快退后了好几步,这挡住凉风的罪过可是承担不起。万一把人家热糊涂了不给我们办了是小事,耽误了闻香游泳吃饭跳舞的大事那罪过可就大啦!不过我退却后,有位也就是他们的自己人补了我的缺又站那里,我还差点来个英雄救美喝令人家躲开别挡住凉风,不过我瞧人家没一点嫌挡风的意思,顿感自作多情啦,自嘲看来还是要自己人,这挡了凉风一时半会也热不糊涂的,我们的手续有望办理成功!

好不容易办完相关手续,我斗胆的问了句“请问,这满期费啥时候能到账呢(按保险公司规定只能打银行账户里)?”人家根本没搭理我。老伴又问了句也是如此。我再次问并直接指出我们已经问你两遍,你都不答复。这才比划了个窝凯的手势说了句“三个工作日吧。啊,不,也许五个工作日。啊,你们问我两遍,我没听见。”

我当即说了句“那实在不好意思!我的耳朵也是当年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被震聋了,所以特别理解你听不见的痛苦”!

对方一愣,这才露出只打我们来了就未见到过的笑脸说“啊,没关系。这样吧,这钱我给你们盯着点,一到账就通知你们一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