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7年5月16日上午7时许,围困在孟良崮山上的张灵甫74师51旅151团西南方阵地,首先被解放军突破,士兵纷纷溃散。团长和副团长见控制不住部队,也只好扔下阵地,与散兵一起溃逃。蜂拥的溃兵、骡马又把58旅的阵地,冲得阵脚大乱。

整编74师开始进入了最后的时刻。

昨夜,57旅旅长陈嘘云见势不妙,冒着炮火来到师指挥所,低声向副师长蔡仁杰和参谋长潘振钺建议:“既然援军无望,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组织部队突围,打出去。”

“到处都是共军,向哪里突围?”蔡仁杰说。

陈嘘云献计说:“向天马山去突围,打出一条通路,沿山麓向25师靠拢。”

蔡仁杰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

魏振钺一直是沉默不语。

蔡仁杰反对突围,主要是顾虑张灵甫一只瘸腿,怕他突围时不方便。

但是,到了16日清晨,张灵甫倒是做出了突围的决定,对蔡仁杰和潘振钺说:“如果到上午10时援军不到的话,就立即向垛庄方向突围。”

然后,他下令以57旅为前锋,51旅为右翼,58旅为后卫。

各旅随即进行准备,按师部发出的信号弹统一行动,同时联系空军协助。

上午10时许,师部发出了两颗红色信号弹,突围部队开始向芦山与李子园、横山出击,企图冲向垛庄的临蒙公路,可是山下已被围成了铜墙铁壁,哪里还能冲得出去?先头部队刚到山腰,就被解放军的猛烈火力打了回去。

在撤退中,51旅151团先自己乱了阵脚,丢了西南方阵地。5l旅副旅长皮宣猷还是集合残部,准备再次冲锋。

这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支队伍,头戴钢盔,身穿黄色军衣。突围官兵立即兴奋地欢呼起来:“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士气大振。

不料,对面“援军”来到阵前,冲锋号骤响,突然端着枪,密集冲杀了过来。众人这才惊呼上当。混乱之中,官兵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慌忙退回到山上。

结果,51旅反而又丢失了原来固守的两块高地,不得不与58旅拥挤在一起。

张灵甫的突围完全失败了。此一路“援军”也把张灵甫的突围信心完全打没了。

之后,张灵甫再也没信心去突围了。

为什么?

因为,突围必须先将兵力集中,再去向一个方向攻击。解放军到处都是。一线守军进行集结时,阵地一收缩,解放军就趁势跃进,趁机占领。突围又要脱离阵地,一旦突围失利,反把原来的阵地丢了,再后退,连地方都没有了。

于是,张灵甫决定还是原地坚持固守。

可是,全师经过这一次突围失利的折腾,只剩下600高地、孟良崮和芦山等最后几个山头,各部队已经陷入了混战,连张灵甫这个师长都已经控制不住了部队。

整编74师终于弹尽援绝了。

到了午后,张灵甫本人只有两个选择:是死,还是降。

最后,他选择了自杀。

张灵甫自杀后,多数幸存下来的官兵,后来都对最后击败他们的那一路“援军”记忆犹新,多年后还在一些回忆文章中提及。但是,这支“援军”具体是哪一支部队,解放军这一边却没有记载。

这支“援军”是谁带的,至今成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