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尔·特纳:靠贸易重拳打退中国?美国你想多了

眼下,世界各国普遍担忧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将侵蚀全球贸易的长远利益。当然,也有部分人心存侥幸——其中大部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包括很多美国企业——以为可以通过强硬政策阻止中国在技术领域与美国平起平坐。但其实两种心态都有问题:前者夸大了全球贸易萎缩的长期趋势,后者希冀抑制中国崛起则根本不可能实现。 各国之间之所以产生贸易行为,背后受到三个因素驱动。首先,各个国家拥有不同的先天资源禀赋,比如:有的国家石油储量巨大,有的国家矿产丰富;有的国家适合种植香蕉,有的国家适合种植小麦。如果此类贸易停滞,全球经济繁荣度将大打折扣,但实际上大宗商品和农产品贸易只占今天全球贸易总量的一小部分,未来也必将遵循这个趋势。

贸易也反映出各国劳动力成本的差异。劳动力成本低的国家从劳动力成本高的国家进口机器设备,以劳动密集型生产模式制造商品。正如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戴维•奥托尔等人所指出的那样,全球劳动分工对发达国家来说是把双刃剑,它对部分工人来说是灾难,但对公司盈利却是好事一桩;然而对任何发展中国家而言,只要平衡好对内投资和地方企业,利用出口带来的经济增长对基础设施和劳工技能培训进行投资,则能够从全球贸易分工中获得巨大利益。如果在经济发展初期没有低成本劳动力驱动的贸易,中国经济很难取得今天这样辉煌的成功。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由劳动力成本差异带来的贸易收益将不再扮演重要角色。如今中国工人的薪资水平正快速提高,廉价劳动力优势正在迅速减弱。尽管许多人预测制造业会转移到非洲等劳动力更廉价的地方,但其实相当大一部分制造业可能向发达经济体回流——当然,高度自动化的工厂只能提供非常少的就业岗位。

第三,在同等富裕程度的发达国家之间,贸易受研发制造的专业化、规模经济和品牌差异驱动。欧洲的奢侈品级汽车出口到美国,哈雷戴维森摩托出口到欧洲,还有大量其他高度专业化的资本设备通过贸易在欧美国家之间流动。

一旦各经济体建立起贸易关系,陡然变更关税将对贸易造成严重破坏。因此,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无疑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重大短期威胁,但从长期来看,第三种贸易——即人均收入大致相当的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并不像人们通常以为的那么大。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多么庞大的经济区域才能既促生规模经济,又拥有复杂的一体化供应链,还维持大量同业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如果一个人口规模五百万左右的国家,比如爱尔兰,试图实现所有商品自给自足,那么其收入将只有当今水平的一个零头。即便体量远大于爱尔兰的英国、法国、德国等经济体,如果它们试图实现经济自给自足,生产率和民众生活水平仍将遭受巨大冲击。

但对于拥有14亿人口、经济规模堪比大洲的中国来说,任何领域的规模经济、竞争活力都能在国家内部实现。理论上印度也具备这个潜力。与此类似,拥有3亿人口的美国哪怕不怎么开展进出口贸易,也不会伤的太严重;人口规模达5.2亿的欧盟单一市场也是如此。

不管同等富裕的国家之间如何拓展贸易,在达到某个拐点之后,边际收益就会不可避免地减少。到2050年,哪怕中美欧这三大洲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水平远低于今天,它们各自的生活水平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真正受全球贸易萎缩和投资流动停滞影响的,是知识、技术和实践经验的传播。中国经济起飞的初始动力来自劳动力成本套利,但却是大规模知识转移支撑着中国经济朝更高处翱翔。尽管有一小部分知识转移来自非正当手段,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转移是自然而然、合法合规且不可避免的。

许多受聘于西方企业的中国籍员工和经理人在工作岗位上学到了新技术;由于外资企业对供应商有较严格的要求,许多中国本土企业家得以借机利用高品质供应链参与竞争;合资企业也不可避免地导致外商的知识向本地合作伙伴转移,但西方公司为了进入中国庞大的内部市场,十分乐于跟中国公司组成合资企业。

如今,美国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技术实力感到担忧。美国今后很难再像过去那样通过先进技术和知识产权收取经济租金,这令商界格外痛惜;而技术优势减弱带来的地缘政治后果则使美国国家安全鹰派感到头疼。在某个方面,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正是对以上两种担忧的回应,限制中国资本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更是旨在直接拔除其眼中钉。

但美国这样做为时已晚。搁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如果美国政府不支持中国经济开放,而是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在华投资,那么即使无法永远抑制中国崛起,也至少能将其大大推迟。

正因为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所以中国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光靠自身力量便足以持续崛起。坐拥庞大的国内市场和日益富裕的消费者,中国经济增长对出口贸易的依赖程度大大降低。迅速提升的工资水平极大地激励了机器人技术的应用,中国企业也的确正在成为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前沿创新者。习近平主席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推动中国企业借助国内自主研发技术,向高价值制造业转型。哪怕美国现在闭关锁国不再进行贸易和投资,也不会对中国经济政治实力的崛起造成太大影响。

但对于印度和非洲等较贫穷的发展中经济体而言,情况却并不乐观。自动化已经使这些经济体面临威胁,出口导向型工厂的就业岗位本就遭受着冲击。面对特朗普引发的混乱,这些国家的头等要务是防止有害的贸易限制使就业状况雪上加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无论怎样,对美国绝对不可以软下来来!坚持到底,即使有损失,反抗美帝在所不惜。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