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平,守胜。守中伺机,守中偷食,朱家军守字当头,国家队成立以来,执教深圳队守得中超二年冠军的朱广沪深信“守”字诀,新的国家队一直崇尚防守反击,那怕对手是弱队,防守第一也是朱广沪一再强调的。


龟缩半场,置七、八人于后方,反击时大脚找速度李毅,让李毅拚命往前跑,冷不丁把球送进大举进攻中对手的球门,这样的战术,如同疯狗伺机偷咬攻击对象,这就是朱广沪功利式打法的内涵。


事实证明,如此毫无技术含量的打法,在功利足球大为盛行而技战术粗糙的中超取得成功不足为奇,但到了国际赛场上却屡试难爽,即便在亚洲也让战火不断,缺钱少练的伊拉克打得灰头鼠脸,悻悻而归。


坚持使用不进球但速度快的李毅并非朱广沪完全恋旧,在朱广沪所谓361的保守体系下,1便是偷冷饱的一支疯狗,其余人员都是偏重于防守的棋子,这就是为什么在俱乐部风光无限唯缺速度的李金羽在国家队经常坐冷板凳、即使上场也鲜有进球机会的原因。


攻守平衡的球队需要的是整体的攻防移动,正如米卢诟病中国足球联赛打法时所说的:“快是指整体的快”。前锋进球必须靠后场、中场向锋线有层次的传递和配合,因此,朱家军的功利战术直接导致了国家男足的锋无力。


都说谢亚龙先生是外行领导内行,在我看来,龙王对足球规律及其内涵的领悟比之前任阎世铎要内行得多。龙王在不同场合批评了朱家军战术打法的保守,并指出:一支球队光靠防守是走不远的。


在巨大压力之下,朱广沪不得尝试改变,此次国家队集训,李毅最终没能入选国家队,朱广沪开始重拾国家队熟悉的442打法,但阵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知道,战术打法的改变并不完全取决于阵型打法,关键还在于教练员的战术指导思想。国家队通过此次集训,在欧战中是否会有改变,有待实战检验。


一直记得上届世界杯国家队在米卢麾下战巴西时的情景,中国队并没有因对手是巴西而全场退守,肇俊则射门击中巴西横梁,曲波旋风般的向前突破,都给广大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中国队输了,但输得血性,输得爷们!


朱家军什么时候会象爷儿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