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府军团杯原创大奖赛】新兵蛋子

LWJ123456 收藏 8 1098
导读:(原创)【北府军团杯原创大奖赛】新兵蛋子

新兵蛋子

新兵的思想是单纯的,所以新兵的感情是最真挚的,新兵的生活是火热的,所以新兵的时光是难以忘怀的。。。。。。


想知道新兵蛋子的真实感受吗?请看“告别教导队”

想知道新兵蛋子是怎么变乖的吗?请看“奇怪的班务会”

想知道新兵蛋子是怎么操蛋的吗?请看“四个新兵一台戏”

(注:在部队调皮兵叫“操蛋兵”,老实兵叫“熊兵”,老兵叫新兵为“新兵蛋子”,新兵叫老兵为“老兵油子”,掉歪捣乱的兵被称为“刺头兵”)

(提示:最后一篇很精彩)


告别教导队


明天就要下连队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在每个新兵当中飞快地传递着,不一会,整个营房便沸腾起来,新兵蛋子们个个兴高采烈,眉飞色舞,象幼儿园小朋友过“六一儿童”节似的.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对每个人来说好象过了三年,想想终于要离开被我们称之为“魔鬼训练营”的教导队,就要离开那不定时的或半夜或凌晨的紧急集合,还有那一踢就是两个小时的正步走,和让我喘不过气来的五公里越野,以及那老是出我洋相让我望而生畏的单双杠,心里美得那叫一个爽字!又象喝了十八罐蜂蜜,怎么滴说?从嗓子眼甜到屁股眼!


晚上,整个教导队的新兵跟猴子似的,到处乱窜,一个地方呆不上两分钟,相互交换着写有赠言的廉价笔记本之类的纪念品,猜测着自己会被分到哪个连队,有说警卫连滴好,背着手枪上岗,那叫一个帅气!有说侦察连滴好,学一身硬工夫,那叫一个牛比!熄灯号吹了都半个小时了,大家却无半点睡意,还爬在被窝里乱喳喳,一向严厉的班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理解新兵们此时的心情,他也是从新兵时候过来的.


第二天清晨,还没等起床的哨子吹响,新兵们都早早起了床,麻利地打着背包,整理着自己的行李,我不停地看着手表,心里有点“离心似箭”的感觉.队里今天破例没出早操,从食堂出来时,一排“大解放”已整齐地停放在操场上,我知道,那是送我们下连队的,心里不由得一阵莫名的惆怅,毕竟三个月的朝夕相处,同吃同居,摸爬滚打,平时象劳苦大众盼解放一样,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早日离开这个让我脱了一张皮的鬼地方,听新兵班长说下连队后就轻松多了,可如今离别在即,心里竟是七上八下,好似装了十五吊水似的.


随着一声长长的集合哨响,二百来人的队伍瞬间集合完毕,刚才还闹哄哄乱嚷嚷的操场刹时鸦雀无声,静的能听到彼此之间的心跳,平时大家可没这么听话,立正好长时间了,还有人在下面小声说话,可今天个个老实得象乖孩子似的.突然,觉得眼里有种东西在涌动,看看身边的战友,眼里也是一闪一闪的,教导队长宏钟般的讲话半句也没听到耳朵眼里,大脑仿佛一片空白.一阵掌声把我惊醒,只听队长在说,祝大家在新的战斗岗位上取得更大的进步!话音刚落,不知哪个不争气的家伙“啊!啊”地嚎啕大哭起来,瞬间竟连成一片,真他妈的奇了怪了!从来不知道哭这东西还是“传染病”,而且比什么都快,我的鼻子突然感到一阵酸涨,眼泪他妈的就象八辈子没捞着流似的,大滴大滴地往外淌,那天我才知道,原来男人的泪腺比女人要发达一百二十八倍也不止!


奇怪的班务会


初下连队,我被分配到防化连二排三班,同来三班的还有威海的于德占,潍坊的杨广田和烟台同乡于小伟.当天晚上全连以班为单位召开班务会,班务会在新兵连是早就领教过了滴,无非是表扬张啊,批评李的,总结前段的训练情况,布置下步的训练计划,再不就是政治学习,领读报纸之类的内容,可这次班务会的内容却让我大奇特奇怪了起来,那个长着幅娃娃脸的临沂班长和颜悦色,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不笑不说话,觉得格外地亲近,让我这城府不深的新兵蛋子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好了起来,不象教导队的班长,个个板着张“老”脸,张口闭口“反了新兵蛋子”,教导队的班长们大都是初中生,还不知毕没毕业,可训起人来有板有眼一套一套滴,以为自己是个少将似的,虽然新兵蛋子们私下不服,但他们那里外长满老茧的拳掌及粗壮发达的胳膊,足以让我们夹紧尾巴,大气不敢出一声,小屁不敢放一个,不服?胳膊一举,眼珠子一瞪:“来!有种的把俺撂倒,叫你班长!”.临沂班长姓井名岗山,据说他爷爷是老红军,老红军的后代就是不一样,一年也没训过我们一次,那次班会,只是让老兵新兵挨个自我介绍情况,什么家里几口人啦,生活条件咋样啦,父母亲大人高寿啦,身体还好吗,本人多大啦,有没有对象啦,长的漂不漂亮啦,有什么困难提出来啦,不要客气滴啦......平时开惯了“挨训”的班会,今天反倒一时不适应,我怀疑班长是不是别有用心,怀疑他以前是不是在派出所户籍科工作过,或者是不是前苏联克格勃的后人.


要说那次班会内容让人奇怪,后面几个月的班会就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每次班会都是表彰大会,这次我是内务标兵,下次成了训练标兵,再往后又成了遵守纪律标兵,而威海于得占那熊兵,整天吊儿浪当,牛比哄哄的(这是后话),也是什么什么标兵的,这我就不服气了,我那内务整的比豆腐块还豆腐块,有两次被评为全连内务标兵,是有目共睹滴,而他那内务说好了也就跟狗窝差不多,还有那潍坊的杨广田,走起路来慢慢腾腾,象个老牛拉破车,有时也被评为训练标兵,我戴防毒面具的成绩是二点八秒,可他最快的速度也就五秒钟,我那烟台老乡王小兵就更不用提了,星期天没事就下街逛百货,身上一分钱不带也能逛一上午,我最清楚,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哪里的服务员漂亮他往哪里钻,销假时总是超时,就这样的人也照样当遵纪标兵,我是完全彻底地服了俺班长,我想班长了他脑子不是“杠档”就是“进水”了!可班长的话就是“最高指示”,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


半年后,我们班被评为全连“标兵班”,即“训练标兵”、“内务标兵”和“遵纪标兵”,一年后班长复员,我被提到连部任文书兼军械员,手下掌管“两大员”(通信员和卫生员),在班长培训会上,连长传授带兵秘诀:“对待新兵要做到了如指掌,要把同志当兄弟,把熊兵当好兵,把批评当垃圾,把表扬当饭吃,把鼓励当水喝!”,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班长就象小孩子的父母,小学生的老师,新兵蛋子们来部队时间短,涉世未深,经不住表扬,三句好话就找不到北,乐得屁颠屁颠滴,哪还有心思掉歪!怪不得有人说,班长是军中之父!班长是军中之母!原来班长的眼睛跟镜子似滴!睁亮睁亮滴!比谁都亮滴说!


四个新兵一台戏


刚下连队的时候,新兵蛋子们还算老实,见到老兵,点头哈腰,毕恭毕敬,象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小脚包得紧紧的,尾巴夹得牢牢的,一口一个班长叫个不停,不到半年,彼此之间熟了起来,谁有口臭,谁有脚气,谁爱放屁打嗝,谁爱做梦说胡话,清楚得跟自己肚子里的回虫一样,说话也逐渐放肆起来,一些“操蛋”的本性也逐渐暴露无遗,大家最看不惯的就是我们班的于得占,这小子因长了两颗又长又大的门牙,大伙送他一个雅号“于大牙”,他对这个外号不以为然:“俺爹说了,外号多了能发家,有啥好听的再来两个”.他比我大两岁,刚满二十,家里靠打鱼、养殖发了“血财”,人民币“老鼻子”了滴说,别看他年龄不大,据说恋爱史倒是不短,拿他自己的话说是巴掌心里长胡子——“情场老手”了,他最得意的就是他“老婆”(在部队不管结没结婚,对象统称为“老婆”),整天有事没事胡吹乱捧地拿老婆来眼谗我们这帮小光棍,一提起他老婆,那小子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神采飞扬恬不知耻大言不惭得意忘形,一嘴涂沫满天乱飞:“不是吹牛比,俺老婆长得‘没治了’!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一笑脸上还有两个大酒窝!皮肤嫩得一捏一把水”,谗得一帮老、小光棍一嘴的口水,从嘴巴根一直流到脚后根.


“于大牙”的“狂妄”引起了我们几个新兵的公愤,不行,得治治这“熊玩艺”,不然的话他不知“政府”的厉害.一天,我们几个新兵凑到一块:“大牙啊,就你那‘光辉形象’,走到大街上既‘对不起观众’又‘影响市容’,你是咋把你老婆骗到手的呀?”,“大牙啊,你的牙那么黄,你老婆能让你亲嘴吗?”,“大牙啊,你说你老婆漂亮,谁信啊,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把嫂子叫来,让我们也瞻仰一番尊容啊”,“于大牙”一听,脖子上的青筋蹦得老高,一跳一跳的:“咋的,不服?老子下个星期就把她叫来,让你们开开眼界,不过咱有言在先,到时候把你们这帮穷光棍谗死了,‘本政府’一概不负法律责任!”,这小子整个一“炮筒子”加“二百五”,见他“中计”,我们暗自窃喜:“大牙啊,嫂子来时别忘了弟兄们,有啥好吃的东东多捎点啊!”大牙不屑一顾:“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果然,不到七天,“大牙”庄重宣布:“你们的‘嫂夫人’明天驾到,谁去接驾”,“俺”,几个新兵异口同声,我知道,接驾是假,图嫂夫人的东东才是真滴说!


见到嫂夫人后,除了“大牙”,几个小光棍的眼珠子瞪得跟个牛眼似的,能撸到头顶!足足在“嫂夫人”身上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方位”地扫描了能有二十秒钟有余,王小兵的马屁拍得贼快:“瞧嫂子那‘盘子’整个一‘山清水秀’!”我也紧跟其后:看嫂子那‘条子’,真乃‘横看成岭侧成峰’啊”,杨广田也小声说:“看人家长得,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该粗的地方粗,该细的地方细”,把个“王大牙”气得大骂色狼,一人赏了一大巴掌,新兵蛋子们这才回过神来,争先恐后地抢着“嫂夫人”手里的大包小包,一边点头一边直呼:“欢迎‘嫂夫人’驾到”,“欢迎‘嫂夫人’光临我班检查指导工作”,“欢迎‘嫂夫人’来我连慰问人民子弟兵”,“嫂夫人”乃一山里风凰小家碧玉,哪里见过这般阵势,直把个嫩脸羞得粉红,象朵春天里的桃花.“于大牙”赶忙解围:“去去去,别把你嫂子吓坏了”并不断地拿眼瞟着我们,意思是说,老子不是吹牛吧?


回来后,新兵蛋子们一边迫不及待地品尝着“嫂夫人”带来的“慰问品”一边愤愤不平:“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俺要是有这么个老婆,就是天天给她洗脚也愿意”,“就于大牙那熊样,凭啥啊?不就是家里有俩钱吗”,“唉!真是好汉没好妻,赖汉娶仙女啊!”......不服归不服,“计划”还是要昧着良心继续进行滴,趁着嫂夫人不在,开始轮番轰炸:“大牙啊,经过我们审美小组认真细致地观察,一致认为,嫂夫人么......”我故意将话语放慢,急得大牙直跺脚:“快说,咋样?”,“这个么,情况是这样滴,我们认为,‘嫂夫人’总体来说么......还是不错滴,基本够得上‘三心夫人’的条件,即看起来烦心,提起来伤心,撂在家里放心”,杨广田马上接上:“去掉一个最高分七点五分,去掉一个最低分五点五分,嫂夫人最后得分六点五分”,“还算可以,刚及格”,于小伟的话音没落,我的PP重重地挨了一脚,“于大牙”气得大叫放你们他妈的狗臭屁,抡起拳头又照我扑了过来,我赶忙一个“假摔”,爬在地上“哼、哼”装“熊”,其他新兵上前摁住“于大牙”,“哼!无辜殴打评委,如何处置?”,“罚他给我们洗三天裤头”,“不行,一个星期”,可“于大牙”死活不依口里大呼:“你们他妈的全都是遗精先进分子,满裤头都是你们的‘后代’,这不是叫俺杀生吗?不干,不干,坚决不干!”,呵,这小子一急,话说得倒是满有“道理”滴,不过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最后经评委小组一致通过,让“大牙”到小卖部买一条“阿诗玛”供全班享用.这小子干别的不行,花钱倒是利落大方轻车熟路,一条“阿诗玛”转眼呈到眼前,外加每人一块打火机!


“战利品”“阿诗码”一到手,新兵蛋子欢声雀跃齐声高呼:“大牙,你老婆长得‘没治’了!!!”

“ 大牙”的大嘴一裂:“俺早就这么说滴么!”


“慰问品”和“战利品”早已“墙橹灰飞烟灭”,新兵蛋子们的良心有点过意不去,又来到连队家属院看望“嫂夫人”,嘴巴象抹了二两蜂蜜似的,这个说嫂子你真漂亮,那个说嫂子你真有福......三句好话不到,大牙同志就有点飘飘然起来,学着连长的口气在老婆眼前装起“大个驴”:“同志们,嫂子有令,把所有的臭袜子脏衣服统统地拿过来,由嫂子亲自‘解决’”,“yes!”,看看嫂子,在一旁抿嘴直笑。


遵照“命令”臭袜子脏衣服抱了一大堆,只有大裤衩子没好意思拿过来,因为那上面除了有我们的“后代”外,它还是一份“绝密文件”,那是一张“军用作战地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