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被拐来的代课老师(图)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6 392
导读:深山里被拐来的代课老师(图)

辛酸的人生,美好的心灵 深山里被拐来的代课老师


18岁时她被拐卖到河北当起羊倌的妻子,谁也没料到她会成为这个贫瘠山村的“灵魂”


12年前,郜艳敏被人贩子拐卖,多次自杀、逃跑;6年前,她成为河北大山深处曲阳县灵山镇下岸村的代课老师。


孩子们对念书的渴望,以及她对教育工作的热爱,使她留在这个被外界遗忘的角落。从此,偏远的小山村再次有了朗朗的读书声,郜艳敏成为一个受学生和家长欢迎的老师,不幸的人生因为她的善良和奉献演绎为传奇。


最近,记者在山区采访时,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这位女教师,她流着泪水对记者诉说了12年不寻常的人生经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郜艳敏在给学生上课




被人强暴后以2700元的价格卖入深山


三次自杀未遂只好“认命”


郜艳敏今年30岁,是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双庙乡化行村人,1993年初中毕业后没有再升学,到河北蠡县一家毛线厂打工。


那场噩梦的开始是1994年农历五月初的一天,因为快端午节了,郜艳敏准备回河南看望父母,并帮助他们收麦子。


在石家庄火车站排队买票时,她被两个花言巧语的妇女盯上,她们说是在唐县有工厂,正准备回乡招工,劝郜艳敏到她们的厂子看看,然后一起走。年仅18岁的郜艳敏因为轻信而落入人贩子精心策划的圈套。


感觉受骗后,郜艳敏几次试图逃脱未果,到唐县一个村庄后,郜艳敏被转手给了三名男性人贩子,其中一人将她强暴,然后以2700元的价格,卖给了河北省曲阳县灵山镇下岸村一个比她大6岁的羊倌。


由于下岸村位于曲阳县最北部的大山深处,惟一通向外面的是一条羊肠小路,郜艳敏难以逃脱,为了摆脱痛苦,她曾三次自杀,幸被人发现救起。


后来得知,家人为了寻找她曾历尽千辛万苦,母亲急瞎了眼,时年40多岁的父亲在她失踪的一年里头发全部变白。


一年后,她回过河南老家探亲,家人感到留她在家乡也无法找到好的对象,只能认命,让她回来跟“丈夫”过日子。


后来有了女儿、儿子,伤痛渐渐平复。但与没有文化的丈夫没有共同语言、下岸村的闭塞与贫困让她一直想离去。一个偶然的机会,郜艳敏当上了教师,为了村里孩子们期待的眼睛,她在这个给她屈辱与绝望的山村扎根……


“既然走不了,我就做个好人,当个好老师吧。”郜艳敏对记者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郜艳敏在给学生改作业




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的学生辍学


最大愿望是成为正式教师


郜艳敏看起来和其他的山区教师没有什么区别,她身上甚至有几分时尚的元素,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甜美,她能说比较标准的普通话,她的学生们都会唱曾在城市里流行的“两只蝴蝶”、“我的玫瑰花”等流行歌曲。


村民们对郜艳敏很尊重,在他们眼里再也没有“这个媳妇是买来的”轻蔑,他们告诉我,每到发新书的时候,郜老师都背着一大捆书爬十几里的山路给孩子们领回来,决不耽误孩子们一天课程;今年上一年级的学生去年是学前班,孩子们还小,每天放学她都背着孩子一个个送到家门口;山村的村民条件差,如果哪位孩子没钱买书了,她就拿出自己的微薄工资为孩子买课本,晚上还经常到孩子们的家中补课。


为了当好这个老师,不让自己的知识落伍,每次出山,她都要买一些旧书报回来,她最喜欢读的刊物是《读者》。


孤儿刘卫,和奶奶一起过,掏不起学费,都是郜老师给包下来;杨阔,没有母亲,原来很调皮,甚至把学校的玻璃都给砸了,几次逃学,郜老师就一次次家访,把他劝回学校。现在下岸村一二年级的适龄儿童中,没有一个孩子辍学。


在郜艳敏开朗的笑容下有许多忧愁,现在她的公婆、丈夫都有病,欠下了债务,一家人生计艰难,一天只能吃两顿饭。她远在河南的母亲因这场打击而患病,几年前病逝,父亲也因女儿被拐卖焦虑成疾,现在贫病交加,而自己现在每年只有2000元的薪水。郜艳敏说,她最大的愿望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上级的认可,能成为一名正式的老师,哪怕是合同制的也行。


郜艳敏对记者揭开自己曾难以向人吐露的伤疤,她想提醒像自己当年一样单纯的少女们提防那些人中的恶魔,不要让自己的悲剧重演。另外,她也想让外面的人知道,在崇山峻岭间有这样的一个小学校存在。


呼吁社会捐助她濒临失学的学生


12个穷孩子让她忧心如焚


郜艳敏有一桩沉重的心事,因为这里太穷了,她有10名升到辉岭小学和韩家村小学的学生曾先后辍学,她反复找家长做工作,现在有6人勉强复学,为了帮他们不再度辍学,有捐到下岸小学的文具纸本,她都要给这6个孩子每人分一份。


其他4人仍在辍学,她现在利用星期天办了个扫盲班,给这4个孩子上课,教他们识字和做人的道理。她给他们开设的课程有《三字经》等传统的教本,也教他们用电脑打字,学校里有一台电脑是外界的好心人捐的。


这10个穷孩子一直是她的心病,“他们的家都太穷了,我盼望着外界好心人能跟他们结个对子,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我的力量实在太小了。”郜艳敏对记者说。结对子救助一个小学生每年需要200元,初中生需要300元。“他们都是些聪明懂事的好学生。”


记者回到石家庄,郜艳敏又给记者打电话说,她现在班里的刘卫是个孤儿,杨阔的妈妈、奶奶都去世了,跟着父亲过,如果外界有救助的,也请加上他们,一共是12个孩子。


采访中郜艳敏对记者说,现在我也有时想回去,但实在又舍不得这些学生们,我走了,他们怎么办?不上学他们只能在山上放羊了。而且教了6年多的学,我已经不愿意离开讲台了,只有和学生们在一起,我才觉得我的人生是有价值的。(据《燕赵都市报》)


郜艳敏自述


他们长大了不能再放羊、买媳妇


整个村找不出一个老师


下岸村只有40户村民,200多口人,村民们的生活都非常贫困。我最早当老师是1995年,那时刚从河南回来不久。村里原来有一个小学校,几间破败的教室,两三个老师。因为这里没有路,吃水也困难,老师们都不愿意来,来了都呆不长。那时,学校里缺老师,就想在村里找个代课的,找遍了整个下岸村,就我文化程度最高———初中毕业。这样我就当上了老师。当了大半年的时间,女儿快出生了,我就回家了。


生完了孩子,我也没到学校去,因为当时的代课工资每月只有百十元。山下开了个烧窑,我就去窑上干活,每月也能挣到300元。一直干了三四年,这期间,学校里换了好几个老师。


2000年,因为合校并点,高年级的学生并到了辉岭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停了课。因为到辉岭村有十来里路,要翻一座大山,这里保留了一个教学点,正式的老师都不愿意来,来了呆几天下山就不回来了,眼看村里一二年级的孩子们都要辍学了。辉岭小学校长马民家打听到我曾代过课,家长们反映教学水平还不错,就来找我,做我的工作,要我当这个老师,开始我不愿意干,因为山里的代课老师的工资太低,我一个人要教两个年级的课,工资每月只有200元,而且放假的几个月没有工资。


马校长一次一次上门来,后来家长领着孩子们也来找,孩子们说,老师你教教我们识字吧。看着孩子们渴望读书的眼睛,我心软了,就答应下来。他们长大了不能再放羊、买媳妇啊。


一个老师和15个学生


这个教学点就我一个老师,现在有一、二年级两个班,15个学生,虽然一个人教两个班任务很重,但我还是把体育、音乐等副科开起来,我最爱唱歌了,孩子们也喜欢。


我教的这两个班成绩还可以,每个年级辉岭中心校有两个班40个学生,每次考试评比,我的学生都在中上游,一个年级发七八张奖状的时候我的学生能得两张。二年级的刘行一直是同年级的第二名。


这一教就是六年,最近两年,交通和通讯方便起来,村里许多被拐卖来的媳妇都回老家了,原来三十多个走了十多个,有时候我回家看看没有共同语言的丈夫,看看封闭的大山,也想插翅飞出去,但这些渴望读书的孩子们,又牵着我的心。他们整天和我在一起,下了课也去家里找我,我给他们补课,和他们一起做游戏、唱歌,我也离不开他们了。


买来的媳妇赢得尊重


去年,曲阳县农民摄影家刘向阳来深山拍片时发现了我,他把我的经历发到了网上,许多摄影爱好者来帮助我,石家庄一家企业捐了3万元钱翻盖了学校,这些摄影爱好者常来看我。丈夫心眼不坏,但过去喝了酒常打我,因为我是他买来的媳妇,现在他不敢打我了。村里人现在也尊重我,他们都喊我“郜老师”。真感谢向阳哥,他带来的那些热心人鼓励着我在这里坚守下去。


有这么多好心人在支持着我当好这个老师,我就好好当吧,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它支撑着我努力生活下去,我已经离不开这些孩子们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