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39(原创连载中)

山东黄河南岸的作战(1)

淞沪和南京大战的同时,津浦线、平汉线和山西方面大大小小的战斗也一直在进行当中。

东京。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在参谋本部关于渡过黄河作战方案进行解释和说明,但直到12月15日之前都未获得认可。日军华中方面军攻占南京之后,参谋本部改变了原来的态度,鉴于黄河结冰期延迟的气候条件,决定趁此机会对中国北方的部队再予打击。12月17日,参谋本部秘密通知华北方面军可以准备对山东作战。18日,日军大本营以大陆命第34号正式发布作战命令:

一、大本营同意以武力解决胶济铁路(青岛至济南)沿线及济南地区的中国军队;

二、开战同时确保已占领区的安定。

由于第二军的第108师团主力于10月间转入对平汉线作战,第16师团又调往上海,所辖兵力仅剩第10师团,参谋本部曾考虑取消第二军司令部。但为了执行渡黄河南侵的作战方案,参谋本部又指示华北方面军,在以后对青岛和山西南部作战中,可使用第五师团。华北方面军按照这个命令,调方面军直辖的中国驻屯军第二联队主力和炮兵联队主力暂时归属第二军指挥;命第五师团步兵第十一联队和工兵联队主力组成“鲤城支队”集结于山东德州。作战部署在隐秘的情况下开始实施:以第十师团在济南市齐河县曲堤镇以东、本川旅团在滨州市惠民县王判镇东面或南面渡河,两股日军渡河后均从东面进攻济南。

黄河南岸的韩复榘第三集团军虽有部署,但军心已经动摇。日军上海派遣军对安徽蚌埠一带的军事行动以及日军第二军兵临黄河北岸,对韩复榘心里上也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他担心被日军南北夹击使他不仅丢失地盘,还会赔上他手中第三集团军这点看家老本,因此,无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如何劝说,他都下定决心一旦日军渡过黄河,全军不战南逃。

日军这边为渡河作战,做了周密的准备,包括渡河舟艇、救生衣和抗严寒的壮行酒。12月23日晚20时日军开始行动,奇袭部队1000多人从惠民县清河镇和齐东县门台子镇等几个渡口强渡黄河。这一带的守军是谷良民56军第22师。尽管当天黄河还未冰封,但由于枯水期黄河水道变窄,加之守军缺少重武器,日军在向南岸猛烈炮击之后,载着步兵的汽船首先从门台子渡口这里取得突破,守卫该处的国军一个连伤亡殆尽丢失了阵地。日军登岸后占据了黄河南岸2公里宽、纵深达5公里左右的地带。

谷良民急忙向韩复榘告急,韩命谷良民部先向东退到淄博市高青县的小清河。因无险可守,只得再向南撤退到淄博市周村区。23日夜,天气突然转寒,黄河水结冰,日军渡船和架桥都不得不停止,改为踩着冰面小心翼翼过河。按照华北方面军24日的命令,第十师团一部和第118旅团向济宁市和临沂市蒙阴县展开追击。第十师团分兵两路分别在齐河和济阳渡河,一部于25日占据了济南市章丘区龙山镇,时山东省政府已按韩复榘之命从宁阳迁至鲁西南的曹县。韩复榘命令孙桐萱留第20师守卫济南,并指示孙桐萱:能打就打,不能打就撤。韩复榘则率部不战南逃。离开济南之前,韩复榘通知蒋介石的军事联络员蒋伯诚第三集团军已经决定放弃济南。蒋伯诚要求先请示蒋委员长再做决定,韩复榘答复:你不走,我先走了。蒋伯诚无奈只得向蒋介石报告。留守济南的孙桐萱仅向黄河北岸打了百余发炮弹算是交差,随后放火烧了省政府、日本领事馆、火车站、进德会及市内的一些重要建筑物,对日资银行、工厂、仓库以及中国、上海、交通和大陆等国资银行进行了抢掠后,撤离济南。此外,还炸毁了淄博矿区和济南电灯公司等,实施无抗战的“焦土策略”。27日,黄河北岸鹊山一带的日军也自泺口渡河进入不设防的济南城区,济南沦陷。

蒋介石得知韩复榘不战南逃,急电韩以主力“分布于泰安到临沂一带,泰山山脉地区各县,万勿使倭寇唾手得全鲁”,但电报还是慢了点,韩接到电报时已逃到了泰安。李宗仁也去电要求韩复榘守泰安,但韩置之不理。待蒋介石再致电要他坚守泰安时,他已跑到了济宁。他命曹福林的第29师在济宁布防,孙桐萱第20师集结于曹县。韩复榘这个部署一看便知意在保存实力,因为津浦线上就没有驻军,等于是敞开了大门让日军南下。韩复榘所为气得李宗仁向蒋告状,蒋也窝着一肚子火。他召开紧急会议,会上,何应钦、陈诚等一律主张严办韩复榘,以振军纪。韩复榘的祸根算是埋下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